叁伍 · 学习
言胭2020-12-01 19:002,184

  因为有了目标,言胭也变成了一个效率极高的人。

  这不一大早,言胭梳洗完毕后,直接就去了言卿的院子里。

  言卿还闭着眼睛让丫鬟梳头呢,就听到修乐走过来说,“谷主,少谷主在外面等您了。”

  言卿眯着眼打了个哈欠,朝着修乐挥了挥手,“让她去找刘京墨,我还有事儿要处理呢。”

  修竹将话带给了言胭,言胭听后忍不住赞叹道,“娘亲真是辛苦了,一早起来就要处理事务。”

  言胭赞叹完后,朝着言卿的房间大声说道,“娘亲那你先忙!我去找骗子叔叔学习了!明天再来看你!”

  言卿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坐在椅子上惊魂未定得拍着胸脯。

  “小……小胭说啥?”

  “少谷主说明天再过来看您。”

  言卿眨了眨眼,小胭能早起一天,总不可能早起十天吧。

  想到这里,言卿放心了很多,明天估计就不会大清早来了。

  到了晚上,言卿听修乐说,刘京墨带着言胭出去了一整天,认识山脚下的商铺。

  言卿听后十分欣慰,小胭真是长大了,开始帮自己排忧解难了。

  不过今天这么累,明天应该不会来这么早的吧……想到这里,言卿十分开心地上床睡觉,明早总不会听到言胭的大嗓门了。

  第二天一早,言卿上午无事,索性躺着闭目养神。

  “娘亲!”

  言卿这一声“娘亲”给吓得睁开了言卿,这天刚亮没多久吧,怎么来这么早了又。

  “谷主,少谷主来了。”

  言卿无奈地叹了口气,“就说我昨晚睡得晚,还想再眯一会儿,让她去找刘京墨。”

  “是。”

  言胭在外面听到修乐的回复,忍不住拍了拍手,“娘亲真是日夜辛劳,为了神农谷的发展鞠躬尽瘁。”

  “娘亲!那我先去找骗子叔叔了!你别太累了啊!”

  言卿感觉自己的右眼皮跳了跳,有些烦躁得转了个身。

  第三日。

  “娘亲!”

  “修乐,你去告诉小胭,早上来了直接去找刘京墨,不用来看我了。”

  “是。”

  “娘亲!那我去找骗子叔叔了!你记得起来吃早饭!”

  第四日。

  “娘亲!”

  “修乐,你去……”

  “娘亲我去找骗子叔叔了!你也早点起来吧!”

  第五日,第六日,第……

  丫鬟甲总觉得今天早上缺了点什么,便问道身边的姐妹,“你有没有觉得,今日哪里有些不对劲?”

  丫鬟乙看了眼太阳的位置,“快了,少谷主应该是快来了。”

  刚说完没多久,就听见言卿的院子里传来言胭的声音。

  “娘亲!你醒了吗!我先去找骗子叔叔了!”

  两个丫鬟相视点头,是了,现在缺了少谷主的这一嗓子,都觉得有点不习惯呢。

  被言胭喊了半个多月的言卿,终于是忍不了了。

  太痛苦了,现在早上到了那个点儿自动就醒了。被嗷嗷了那一嗓子以后,死活是睡不着了。关键是让言胭整的都有点神经衰弱了,听到了大的动静儿心脏都吓得砰砰跳。

  晚上吃饭的时候,言卿看着两人思考了很久,还是说出了口。

  “小胭,你每天早上是不是来的太早了呀?”

  “有吗?”言胭想了想,“还好吧。”

  “起这么早是就不会困吗?”

  “不会呀,学东西还挺好玩的,主要能见不少人,比在青衣坊学东西好玩多了。”

  “这……这样呀……”言卿见她这么说,自己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尴尬的低下头吃饭。

  刘京墨自从那晚以后,本来心里有些不舒服。这几日见言胭天天早上把言卿吵起来,久了也觉得言卿有些可怜,便说道,“小胭,以后早上在神农府门口见面吧。你如果先到了,就和谷里的侍卫交谈一会儿,也算是和大家多熟悉一下。”

  言胭点点头,去哪里见面无所谓,自己就是想让娘亲看到自己的决心。

  每天这样忙忙碌碌的,时间过得也很快。白天忙碌,晚上有时间就给夏侯彧写信,日子过得也十分充实。

  就这样挨到了除夕,这几个月的学习下来,言胭对神农谷明显熟悉了很多。言卿回来的时候,神农谷正乱成一糟,所有的事情都需要言卿尽快的上手,所以言卿在处理一些事的时候,小细节不会注意很多,更重视结果和后续。

  言胭学习的这几个月,刘京墨带着她一点点去了解神农谷各处的发展,包括府里人员的编排,和江湖各方势力的利益关系等。

  像是今天,送给皇帝的贺礼就要出发了,出发前言胭在一旁仔细清点了一遍,忍不住感慨,“不愧是皇家,财力雄厚,平民的话哪有钱买这么多药草啊。”

  刘京墨看向她,“你想多了,这些都是无偿供给朝廷的。”

  “无偿?”言胭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马车离开的背影,“那怎么着也要上万两白银吧?就这还不算那几颗名贵的药丸呢!”

  刘京墨笑笑,“神农谷要想安宁,这些打点是免不了的。要不是看在每年这些白送的药草的份上,皇帝怎么可能不对神农谷动手。”

  言胭明白刘京墨的意思,神农谷的存在,肯定会威胁到一些人。若要求个平安,该大方的时候一定不能小气。

  可那些药草加起来,差不多是神农谷年产量的三分之一啊……要白送这么多的吗……

  言胭捂住胸口,虽然不是自己种出来的,但毕竟是自己家送出去的,感觉心在滴血……

  “看把你心疼的,”刘京墨拍了一下言胭的脑袋,“这些药草大都供给了军队,小部分供给了太医馆。总的来说,楚筲是个不错的皇帝,对边境的补给从来没心疼过。我们这些朝廷外的人,能做点什么,也就做点什么了。”

  言胭叹了口气,心疼的感觉并没有好多少,现在只想回去来碗百花膏,让自己快乐快乐。

  “哦对了,今年你娘亲还给你安排了一件大事。”

  “大事?”

  “每年正月初一,谷主都要去山脚下给商户们发红包。虽然你是少谷主,但也是大家公认的下一任谷主,今年就代替你娘亲去山下吧。”

  言胭一听又是白送,心口更难受了,“就每年这么个送法,我们还能赚到什么吗?”

  刘京墨被她痛心疾首的模样逗笑,“人家老百姓年年交给神农谷那么多税,过年的时候肯定要还回去一些的嘛。神农谷发展了一百多年了,怎么可能入不敷出。”

  言胭点点头,不亏损就好,自己真的是被这个送礼的阵仗给吓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