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叁 · 拦路
言胭2020-11-10 19:002,935

  言胭看着念武一脸温和,不像是有心事的样子,自己这副样子或许严肃了些,就只好拿起来锦囊继续忙活,想寻个合适的点开口。

  念武本来在自己房间里准备运功,玲珑去找了念武,说是自己要外出,担心言胭自己在这房间里不安全,请念武过去陪她说会话,念武就过来了。

  念武见言胭在缝制香囊,便开口问道,“言姑娘,这是送给谁的呀?”

  “是给杨将军的,这不快到你家了嘛”言胭拿起来给念武看,“我不会绣‘杨’这个字,只好绣一些花纹了,你看可以吗?”

  念武仔细得看了看,笑着点点头,“言姑娘绣的特别好看。”

  言胭听到认可也十分开心,笑嘻嘻得继续缝。

  念武沉吟了一下,“言姑娘,你是怎么离开神农谷的呢?”

  “离开神农谷的时候我还没出生呢,娘亲怀了我后不愿意嫁给什么刘公子,然后就带我跑出来了,后来在桃花村生了我。十岁那年应该是娘亲的祖父去世了,然后谷里好像出了什么事,娘亲就把我放在青衣坊自己回去处理了。哦不对,不是自己,还有一个叔叔一起。”

  “言姑娘可曾想过,当时随谷主一起回去呢?”

  “想过呀,当时可生气了,气的在青衣坊里都不愿意和别人说话。”言胭想到当时别扭的自己,不禁笑了起来,“当时就是特别生气哈哈,把娘亲不带我走的气往别人身上撒。”

  “但是慢慢也能想通,娘亲不带我回去反而是好事。神农谷对她来说很重要,我对她来说也很重要,她即守住了神农谷,也保全了我,她做的没有什么不对呀。而且我后来也在想,幸好当时没回去,谷里哪有青衣坊好玩呀,除了不能出门,真的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特别快乐。”

  “言姑娘,既然青衣坊也很好,为什么你要回去呢?”

  言胭笑眯眯看着他,“因为那是我的家呀,我娘亲在那里,我肯定要回去的呀。”

  这句话突然点到了念武,好像有些事情开始变得明朗了。

  “小和尚,其实你仔细想,这些是不冲突的。青衣坊对我来说很重要,娘亲要守的神农谷对我来说也很重要,虽然我没有去过神农谷,但是我和娘亲一样,如果要我回去接下来我肯定会接。青衣坊也不会因为我的离去而坍塌,在那里的回忆也不会因为分离而变得不愉快,这些都是不冲突的呀。”

  言胭覆上小和尚的手背,“我不是非要你和我一样,一定要考虑祖辈的基业。我只是想告诉你,很多事情是可以两全的,就看你怎么想了。”

  念武听着,良久后点了点头。

  言胭见念武好像听进去了一点,赶紧开心得转移话题,“小和尚小和尚,我还想送你一个香囊呢,你看你喜欢哪种料子呀?”

  念武记事后,第一次正式拜主持为师时,见到了师父穿的那一身正红镶金的袈裟时,就开始十分喜欢热烈的红色。

  言胭有一块暗红的料子选的特别的好,裁剪了一部分已经在做香囊,念武想了想,看着言胭手里的香囊说道,“言姑娘,我也要这个颜色吧。”

  言胭有些惊讶,“你和杨将军要做一样的吗?”

  念武点点头。

  “那好吧,那我得去了长安再给你做了,这个做好了要给杨将军。”

  念武笑了笑,表示并不着急。

  很快,玲珑带着包裹回来了,言胭赶紧打开包裹查看。

  “竟然真的做出来了,太棒了!”

  言胭轻轻地摸着成衣,嘴边是掩盖不住的喜悦。

  “小主子明天要穿着走吗?”

  言胭摇摇头,“等回谷了再穿,路上穿刮坏了怎么办呀”

  念武见玲珑回来了,便朝玲珑点头,示意自己离开了。

  玲珑不知他们交谈了什么,不过看念武的神色比之前放松了许多,看来小主子还是帮了不少忙。

  第二天启程时,言胭还是睡着的,而且比前一天更过分,直接被玲珑从里面抱了出来。

  玲珑一早找了马车,给他们的两匹马套上了绳索,言胭直接被抱到里面睡觉。

  念武则是有些纳闷,但是见玲珑神色如常,想来昨晚又看了话本睡晚了。

  玲珑把言胭放进车厢里,招呼着念武过来,小声说道,“小师傅,我给她下了一点点安神的药,估计得睡上一会儿,你在里面看着她,别让她睡着睡着掉下来。”

  念武点点头,掀起帘子也进去了。

  玲珑坐到车夫的位置,又对着车厢里的人嘱咐了一声,“一会儿外面有什么动静都不要出来。”

  念武虽然有些疑问,但也应了一声。

  这一路都十分顺利,直到到了出城的城门口,玲珑看到了意料之中的场景。

  玲珑停下了马车,笑着对来人作揖,“夏侯少爷久等了。”

  夏侯彧也抬起了手,“在下只是来送个行,还望玲珑姑娘不要误会。”

  “那玲珑在此就谢过夏侯少爷了。”

  玲珑面上在笑,内心里却已开骂,这夏侯彧样貌堂堂,看起来处处周到,其实是在多次试探。

  至于在这等着,说是送行,还不是想确定小主子身份?还好她昨晚没有动作,直到今天一早才换的马车,让这些人没有准备。

  “如果夏侯少爷并无他事,那玲珑就要出城了。行程虽然赶了许多,但路上还是少耽搁些的好。”

  “那在下就在此祝玲珑姑娘,还有贵人们一路顺风。”

  说罢,夏侯彧侧身,把道路让了出来。

  夏侯彧见玲珑驾着马车来时,心里有些诧异,但也是嘱咐了随从,等马车经过时,想办法把帘子掀动一些。

  念武一直守着言胭,虽然听到外面有些动静,也还是未动,听着外面谈话的走向。直到马车再次动起来时,念武担心言胭碰着,便去稍微挡了下言胭的头。

  这个时候,念武感觉到车厢旁边的帘子被掀了起来,念武转身,彻底挡住外面的视线。

  夏侯彧看着马车远去的背影,这时随从说道,“少爷,里面有人察觉了我们的意图,挡住了窗口,所以属下没有看到里面的情况。”

  夏侯彧点点头,“欲盖弥彰,看来这事是真的。”

  玲珑离开城门一段距离后,见四下无人,周围还算是安全,便停了马车,打算进去看看言胭的情况。

  言胭自是在里面睡得香甜,念武在一旁打坐。

  不过……念武的头发长出来了一点,这画面看起来有些许奇怪。

  “小师傅,她中间醒过吗”

  念武摇摇头,“刚刚我们从城门口离开时,有人从外面掀起了帘子,我挡住了,应该什么都没有看到。”

  玲珑嗤笑一声,“这夏侯彧虽然看起来正派,花花心思倒是不少,也不知道小主子看上他哪里了。”

  念武不知如何接话,只能笑着摇了摇头。

  玲珑耸肩,“无所谓咯,小女娃总得吃点苦头,才知道爱她的是谁。不过我觉得啊,小主子这看脸的……”

  “嘘,有声音。”

  玲珑赞许得看着念武,“小师傅的武功又精进了不少呀,不过不用着急,我们不必出面,自会有人来处理。”

  念武心惊,原来她早就听到了,看来武功真的是十分高强。

  不过……谁会来帮忙呢?

  “这郝掌柜不是什么好东西,前些日子有一批人马,都是谷里孙管家的亲眷,带了不少东西来探望他老人家。结果半路遭了劫,身上的细软全被劫了去。还是谷主不放心,派了人来接时,才把身无分文的他们给带回了谷。当时询问抢劫头头样貌时我也在场,其中一个描述与那郝掌柜十分相似。”

  话音刚落,就听到外面起了兵刃相接和惨叫声,玲珑伸手点了言胭的穴位,让她安心地继续睡。

  “很快查出来这郝掌柜一边吃着夏侯宅的油水,一边与周围匪寨练手劫持来往过客,那日应该是不小心露出了真容,恰巧被看见了。谷主最近忙着谷里除夕各项进出的事情,还有除夕和百年宴请的事宜,加上孙管家一直觉得人没受伤就好,不必处理他们,所以就暂时没有解决这伙人。”

  “昨晚我给谷主传了个信儿,今天郝掌柜肯定会给匪寨通风报信,选在城门外下手,谷主便连夜派了人过来,那匪寨人并不多,只是都长得十分凶猛,中看不中用罢了。”

  不多会儿,外面没了动静,有人慢慢靠近了车厢,“属下带人已处理干净,奉谷主之命护送少谷主和侍长回谷,侍长可以安心启程了。”

  玲珑点点头,“郝掌柜留活口了吧?扔给夏侯彧,让他自己处理。这事做的干净些,让夏侯彧知道就可以。”

  “是”

  “留下来一人驾车,其余侯在暗处。”

  “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