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肆 · 安排
言胭2020-11-30 19:003,118

  言卿晚上去找言胭时,言胭正在院子里舞鞭子。

  修竹远远地看见了言卿过来,言卿做了个手势让修竹过来。

  “谷主。”

  “小胭吃饭了吗?”

  “回谷主,吃过了。”

  言卿点点头,发着脾气还不忘吃饭,应该是没啥事了。

  言卿走到她身后,找准时机把鞭子夺了过来。

  言胭一回头,见是娘亲,一瘪嘴转身去了亭子里。

  言卿将鞭子递给修竹,也走了过去。

  “小胭还气着呢,吃饭了没呀?”

  言胭不情不愿得说道,“吃了。”

  “那行,修乐,你让厨房做点东西端过来,不用做太多。”

  “是。”

  言胭看着言卿像是真的要在这里吃饭的样子,便装作不在乎的样子问道,“你没有吃晚饭吗?”

  “下午哄刘京墨,下午过来哄你,哪有时间吃饭呀。”

  “哼,”言胭听她这么说,有些不好意思,还有些委屈,“他这么大的人了,还需要人哄啊?”

  “大人也是会有负面情绪的,不是说作为大人,就可以承受和排解所有的情绪。”

  言胭不说话了,沉默了一会儿后,趴在桌子上看向言卿。

  “这神农谷原本就是言家的责任,我不愿让你太早就被这里束缚住,便不忍心让你回神农谷。我中间离开了十年,很多事情都不知从哪里下手。刘京墨从来没有外心,把神农谷的事手把手得告诉我怎么做。要不是他一直在我身边帮着,神农谷现在还不知是什么样子,你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自由。”

  言胭听到后,自己也明白今日说的有些过分了,不论刘京墨是作为长辈,还是对神农谷有贡献的老人,自己今日说的话都不合规矩。

  “他也没吃饭呢,一直担心这你这边。你看你要是消气儿了就给我说一声,我回去告诉他,他也能放心了。”

  言胭“哼”了一声,“我又没有真的生他的气……哎呀人家喜欢的人走了嘛,我一回头看你俩在那里亲亲热热的,我心里肯定就等难过了呀!”

  言卿皱了皱眉头,“我们什么时候亲亲热热的了?”

  言胭想了想,“今天你不是被骗子叔叔搂着吗?平常你们也总是成双成对的啊。”

  言卿惊的张大了嘴巴,自己从没觉得两人的动作有什么不妥,原来在别人眼里两人十分亲昵吗?

  言胭尽量压低了声音,小声问道,“娘亲,你俩是不是偷偷成亲了呀?你们不用瞒着我,我支持的。”

  言卿赶紧摆手,“你误会了,我和他只是朋友。”

  “真的吗?如果你们在一起的话,和我直说就行,我不会不开心的。”

  言卿摇摇头,“小胭,我与他不会有别的关系,我只把他当照顾我的哥哥。而且你爹爹是个很好的人,我有你爹爹和你就足够了。”

  “我都不知道我爹是谁,你也与他分开很久了,那还管他干嘛。”

  言卿一愣,说的是有点道理,但是自己和刘京墨……

  言卿也不清楚,说起这个总觉得十分别扭。

  “骗子叔叔挺好的其实,一直对你这么好,而且还能待在神农谷里。我和夏侯公子还不知啥时候能再见呢,夏侯公子有自己的生意,不可能为了我留在神农谷。”

  “刘京墨为人是不错……但他毕竟没有义务一定要留下,如果他有一天要离开,我也不会强留他。”

  言胭耸了耸肩,“他肯定不会离开的。”

  言卿摸了摸言胭耷拉下来的脑袋,“他会的。”

  “你就这么肯定吗?”

  言卿笑着点点头,“等他觉得我能独当一面了,就会离开了,到时候娘亲身边可就只有你啦。”

  言胭听后有些难过,不知是因为刘京墨会离开这件事,还是自己必须要留在神农谷这件事。

  饭菜陆陆续续得上来,言胭练了会儿鞭子也有饿了,便和言卿一起吃了一些。

  言卿见言胭一直闷闷不乐的样子,以为她还在生气,便打趣道,“你这气性也太大了,一点儿也不想我。”

  “唉,”言胭叹了口气,“我不是在生气,我是……”

  言胭不知如何开口,自己真的不想一直待在神农谷里,至少现在不想。

  “有什么你就说,和我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言胭纠结了一会儿,看着悠闲吃饭的言卿,还是说出了口。

  “我想去找夏侯彧。”

  言卿挑挑眉,这件事儿她有预感了。就冲着现在言胭对夏侯彧的热切程度,等夏侯彧一离开,她肯定要来和自己说离开的事。

  “想好了?”

  言胭见言卿没有直接拒绝,说明这件事儿是有戏的,便赶紧点点头,“想好了,我要去找他。”

  “可我见夏侯彧不像你这么热切,你这趟去了保不齐要伤心。”

  “不会的,夏侯公子私下对我特别好,我能感觉出他也是喜欢我的。”

  “喜欢你?”言卿心想,是挺喜欢你的,还喜欢你身后的东西。“那你能接受他三妻四妾吗?”

  言胭沉默了,这件事自己还没想过,不过两个人真心喜欢的话,为什么还要加别人进来呢?

  “小胭,你喜欢的那个人,不能也喜欢你就够了,要只喜欢你才行。”

  言卿也吃的差不多了,放下筷子对言胭说,“你可以去,但是你要答应我三件事。”

  言胭一听她答应了,赶紧保证,“别说三件了,三十件我都答应。”

  “第一,修竹必须时刻跟着你。”

  “这个是肯定的。”言胭肯定要带着修竹,除去修竹能保护她以外,怎么也算是个军师呀。

  “第二,不能与任何人私定终身,如果你做了决定一定要让我知道。”

  言胭点点头,这个她明白的,话本儿里都说了,不被祝福的感情是走不长远的。

  “第三,感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过了年你再去找他,年前不许出去。”

  言胭正要拒绝,言卿一把把她按住,“刚任了少谷主,院子还没待热乎就往外跑,你让神农谷的人怎么看?我们这么多年没见面,你说走就走了,也要解一下娘亲的思念之苦吧。”

  言胭一听,说的也是。自己本来就是回来找娘亲团聚的,因为宴请人太多的原因,也没怎么好好陪过她,实在是不孝顺。

  “我也很想你嘛……那我不那么早走了,我等二月了再走吧,多陪陪你嘛。”

  “你若真的有那份心,待到过了生辰再走。”

  言胭一算,那都快一年了,夏侯彧身边如果有了别人怎么办!

  “过生辰还要好久呢……那三月总行吧?”

  言卿一挥手,“五月。”

  “四月!”

  言卿正要挥手拒绝,言胭赶紧握住她的手,“娘亲,就四月吧,我要是太晚去的话黄花菜都凉了!”

  言卿看着她激动的样子,便慢慢放下了手。

  “这几日你要开始学习处理谷里的事情,能不能为我分忧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如果我不得已出门了,谷里有你在也不会乱。”

  言胭赶忙点头,“你放心吧娘亲!我学东西可快了!”

  言卿笑着捏了捏言胭的脸,“那就好。”

  言卿见言胭也没什么烦恼了,也把她处理谷里事务这件事提上了日程,这一趟也没白来。

  想到这几日就得计划好言胭要学的东西,言卿便准备离开,回去和刘京墨商量一下。

  和言胭道别后,言卿就离开了。

  刚离开院子,言卿便问道,“修乐,刘京墨在哪里?”

  “刘公子刚刚来看少谷主了,待了一会儿便离开了,现在应该是回房休息了吧。”

  言卿的脚步一停,刘京墨刚刚来过,那自己说的话……

  也不是不能说给他听,只是背后议论这些,怕他会多想。

  言卿叹了口气,算了,听见便听见吧。

  ————————————————————————————————————————————————

  言卿回到院子里的时候,刘京墨正在亭子里坐着。

  看到言卿回来,刘京墨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转过头倒了杯水。

  言卿和他住在一个院子里,两个房间是挨着的,也是为了言卿找他时方便。现在言卿发现了这样住的不方便性,想躲他的时候就躲不开了。

  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言卿只能问他,“你吃饭了吗?”

  “嗯。”

  刘京墨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有一下没一下地喝着杯里的水。

  “对了,小胭在谷里会多住些时日,明天开始教她处理谷里的事务吧。”

  “好。”

  “那个……你来教她吧,谷里的事情你最清楚,你教她定不会错的,我也放心。”

  刘京墨转头看了言卿一眼,嘴唇动了动。

  言卿以为自己没听到,便问了句,“你说什么?”

  “没什么,那就我教她吧。”

  言卿点点头,又偷偷看了一眼刘京墨,好像也没有什么太大的表情,许是没听到呢……

  言卿决定还是不要自己吓自己,见刘京墨也没有什么要说的,便打了声招呼,回房睡了。

  刘京墨在亭子里坐了一会儿,眼睛一直盯着言卿的屋子。见她熄了灯,刘京墨也准备喝了这杯茶回去。等他把茶杯拿起来时,发现茶水早就凉透了。

  唉,马上就要入冬了,热茶在外面凉的越来越快了。

  刘京墨握住茶杯,暗自调息,借掌温试图升高茶水的温度。

  见茶杯表面隐约有热气后,刘京墨端到嘴边尝了一口。

  “啧。”

  凉透了再去热的茶,味道还不如不热。

  刘京墨将一杯饮尽,转身也回了房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