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 · 仓州
言胭2020-11-07 19:002,195

  第二天启程的时候,念武早早就等在了酒楼门口,看起来不是特别有精神,想必是昨晚没有睡好。

  昨天吃晚饭的时候言姑娘没有出来呢,莫不是还在生气……

  “小和尚你出来这么早啊”

  玲珑带着睡眼朦胧的言胭出来,言胭看着门口站着笔直的念武,打了声招呼。

  看着外面的摊位还是零零散散的,言胭的起床气又有点要上来的意思。

  “玲珑姐姐,我们出发这么早干嘛呀,外面还没开街呢”

  玲珑把言胭身上的包裹系好,搀扶着她骑上了马。

  “趁着没开街还好走,一会儿满大街都是人,骑着马怎么出去。”

  玲珑踩着马镫上去后,念武也跟着骑上了马。玲珑看向念武的侧颈,这伤口其实很浅,纱布一直捂着是不是不太好呢……难道昨天下手真的重了?

  念武意识到玲珑的视线,摸着侧颈的纱布说道,“这点小伤不碍事的。”

  玲珑点点头,看着念武不太精神的样子,本想暗示一下言胭,关心一下人家,一低头才发现这姑娘已经睡着了。

  玲珑无奈得闭了闭眼,还真是好睡,转头对念武说道,“小师傅,我们出发吧。”

  仓州距离扬州并不选,不到半个时辰就到城门口了。仓州以丝绸闻名,从扬州过来的这条路上,也总是能遇到忙碌的妇人。

  仓州地界不小,但并不繁华,因为大部分田地都用来种植桑叶,用来农耕的田地反而很少。

  进入仓州后,街上有一些卖胭脂水粉的摊子,再有就是各式各样的卖布料的店面,像是酒楼,或者其他娱乐的场所,都是特别少的。

  仓州的门面基本是朴素精致为主,门匾上纹着精美的花纹,远远看去十分雅观。仓州里有一些大户人家,宅子外观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有大有小罢了。

  言胭此时还在玲珑怀里睡着,可能是真的没睡饱,这一路颠簸也没有醒。

  “玲珑姐姐,言姑娘昨晚睡得很晚吗?”

  “昨天给她寻了个话本解闷,非得看完了才睡,今天起的又早,肯定是没睡饱。”

  念武“嗯”了一声,城内还是有来来往往的人,虽然不多,但也不好走的太快,就慢悠悠得边看边往前走。

  “小师傅要不要在这逛逛呀,如果有想买的东西,我们可以在这待一天,明日再走。”

  念武摇摇头,自己对于身外之物没有什么太大的需求,但是瞥见还在熟睡的言胭后,还是说了句,“好”

  由于言胭贪睡,他们还是在仓州停下了,找了家客栈稍作休整。

  吃午饭之前,言胭被饿醒了,看到玲珑坐在窗边儿的椅子上看书,便伸了个懒腰。

  “睡饱了?”

  言胭嗓子有点干,哑着嗓子问道,“这是哪呀……”

  “你睡了一路,我们到仓州了,停一晚,明日再走。”

  言胭点点头,肚子开始咕噜咕噜的,“玲珑姐姐,我们去吃饭吧,我饿了。”

  玲珑把书放到一边,起身去外面招呼小二送盆水上来。

  言胭洗漱完了以后,觉得自己睡得脸有点肿,素着脸确实不太好看,就拿出了萧菡送的黛膏,想描描眉。

  玲珑看着那盒黛膏,吃惊得说道,“这也是你自己做的?”

  言胭看了看镜子,确定描好了以后,摇了摇头。

  “萧菡姐姐做的,我一瓶娘亲一瓶,等我回了神农谷后研究研究,等给你也做一瓶。”

  玲珑笑笑,“小主子好事儿都想着我呢,真是没白疼你。”

  言胭笑嘻嘻得甩甩脑袋,敲门声正好响起来。

  “玲珑姐姐,言姑娘,我是念武。”

  “估计是来叫你吃饭的,”玲珑一边说,一边把言胭的瓶瓶罐罐收好,“走吧小主子,吃饭去了,吃了饭下午还能转悠转悠。”

  三人在客栈里面吃了午饭,菜色虽然可以,但是价格却比扬州高很多,玲珑自是知道原因,言胭觉得好奇,便直接问了出来。

  “仓州吃饭这么贵的吗?”

  店小二见几人出手还是比较阔绰,也是痛快付了饭钱才问的,想必是真的好奇,就笑嘻嘻地回答。

  “客官,咱们仓州丝绸这么厉害,植桑的田地也就多,农田肯定就少了。再说桑农领的工钱比种田挣得多两三倍,还不用担心收成,时间久了,种田的就更少了,这粮食的价格嘛,也就不用我多说了。我们这辛亏有个好心的夏侯老爷,每年仓州粮食不够,都是夏侯老爷出钱救济,从来没要过百姓一点好处,真是个大善人……”

  “小二!”

  “来嘞客官!”店小二听到别处招呼,赶忙应了一声,“各位客官,小的先忙去了,咱们有什么需要的再招呼小二就行!”

  店小二走后,言胭仔细想了想刚刚店小二说的话,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玲珑看出了她的困惑,但并不打算给她解释,“别想了小主子,我们明日就走了,管这么多做什么。仓州的丝绸确实是不错,一会儿我们下去看看可好?”

  言胭听到丝绸两个字,眼睛都亮了,赶紧加快吃饭的速度。

  在坊里这几年,言胭最喜欢的就是好看好闻的东西。香膏和梳妆用品可以自己研制,衣服不行,坊里药草太少,连染个手帕的量都不够。想到今日不但能一饱眼福,还可能换身新衣服,言胭顿时觉得吃饭没什么意思,放下碗筷就准备起身。

  “我们走吧!我吃好了!”

  念武和玲珑早就吃好了,在等着细嚼慢咽的言胭。乍一看言胭又着急又兴奋的样子,念武不自觉笑了一声。

  言胭伸手去拉念武的袖子,“哎呀别笑啦,我们快去快去。”

  念武笑着起身,“好的,言姑娘。”

  玲珑见两人往外走,看样子昨天那事是翻篇了,无奈笑笑,也跟了上去。

  仓州的丝绸制品,一是供给长安和扬州的商户,再有就是仓州的店面里会自留一些上好的织品,也是借此吸引人流。

  言胭刚开始进这些铺子时,脸上还是抑制不住的新奇,多进几家以后,发现样式都差不多,配色也普普通通,真是糟蹋了上好的料子。

  言胭逛着逛着便觉得有些无趣,见前面还有家看起来比这些的大不少的铺子,决定最后去看一看,如果再都这样平平无奇,就买些料子带走,回去自己剪裁。

  念武和玲珑但是没有太大的感觉,玲珑虽也爱美,但神农谷什么没有,见到这些也看不上。

  至于念武,念武只是担心再发生昨天的事情,索性也无事,就跟着一起转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