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王爷在上(十)
糯米卷2021-04-21 23:043,115

  皇城脚下,一列浩浩荡荡的车队引人注目。

  这正是前往巡鹿台的队伍。一行中,临安王府的马车在前,太子晏宛的马车在后,而茂国使臣元荣则位于中间。

  其余随行的侍卫和太监们,则是骑着马在旁。

  贴身侍从都跟着主子进了马车,安福却乐得把马车里的位子让给卓溪。能让他不用一路上都和王爷待在马车里,他高兴还来不及。

  所以当卓溪提出想坐马车时,安福非常爽快地答应了他,自己跑去要了匹马,缀在临安王府的马车旁边。

  卓溪从马车窗户往外看,就见后面的元荣正望着他们这边。

  他这一探头,正好和那留着两撇胡子的中年男子对上,对方也看见了他,还朝他露出一个破有深意的笑。

  卓溪莫名感觉有点不舒服。

  而此时元荣心里想的却是:这临安王都成了废人一个,身边却还带着那般俊俏的少年,也不知道他们二人在床上的时候,是怎样的一番画面?

  随从道,“元大人,这一路上咱们岂不是能随意折腾那临安王了,反正他也是残废一个,哈哈。”

  元荣并不赞同,“你想错了,这次那个毛都没长齐的太子殿下也跟了来,他身边还带了那么些宫人,我们不可做得太过分。”

  “这倒是……”随从恍然,随即会心一笑,“不可太过,但是谁说不能小小的为难一下呢……嘿嘿。”

  他对那小太子可是一点都不惧怕,不过一个小孩儿罢了。

  就是他们故意发难,那太子能不能看得出来,都不一定呢。

  他们打算作妖,而晏珹那边又怎么会不知道。

  卓溪:“看看他们到底想搞什么幺蛾子。”

  男人正合着眼小憩,马车行驶在路上,车厢不时摇晃两下。

  卓溪问,“晏珹,你那些属下都跟着我们么?”他指的自然是那些暗卫。

  男人淡淡地“嗯”了声。

  卓溪想了解多点,“他们……是你身边的亲信吗?你以前带的那些兵,不是被皇帝收回了吗,也就是说,他们不是兵?”

  听了他的问题,晏珹缓缓睁开眼。

  “不是。”男人轻描淡写道,“他们是跟了我许多年的暗卫。”

  卓溪有些明白了,他点点头表示了解。

  难怪这些暗卫没被皇帝收回,因为他们本身就不属于皇家。

  “那他们有名字么?”他好奇道。

  晏珹:“从一开始,以数字命名。”

  卓溪一听乐了,“一共有多少号?”不知道有没有叫十三的……

  晏珹:“共十人。”

  这么不巧。卓溪对系统说,“十三,看来你注定没有同名兄弟了。”

  系统:……他可一点都不期待有好吗。

  卓溪又自得其乐地想:要是从零开始命名的话,那岂不是会有一个叫零和一个叫一的。

  官配呀,可惜了。

  “……”晏珹不动声色地瞥他一眼,不知他又在心里脑补什么。

  巡鹿台距离皇城有两天的路程,想到要在马车里待上整整两天,卓溪就觉得有点不得劲。

  但晏珹没法骑马,只能在马车里,卓溪便觉得还是陪陪他好了。

  毕竟这人本来就没几个人可以说说话。

  况且,天大地大,攻略目标人物最大。

  想到这儿,他喊了声系统,询问最近的进度。

  系统瞅了眼进度条,回复他:“目前是百分之十。”

  好家伙,敢情他还只到达十分之一。

  不由感到前路茫茫,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见男人又闭目小憩,他也靠着车壁,闭上了眼睛。

  本来没打算睡着,没想到随着马车摇晃,卓溪渐渐的还真睡了过去。

  起初背靠着车厢,睡着后,却因两边没有着力点,整个人一点点往晏珹的方向坠了过去。

  男人不知何时睁开了眼。

  他看着卓溪一点点往自己这边倒,最后大半个身子,都靠在了他右手边的车壁上。

  他略偏头,就能感觉到少年呼出的气息。

  那是种温温热热的,带着节奏的呼吸,一下一下,扑在他身旁。

  对方的脑袋抵着车厢,眼睛阖着,嘴巴却微微张开。

  才启程半个多时辰,少年倒是睡得比谁都快。

  就是这姿势,看着就让人感觉有点难受。

  系统突然有了惊人的发现,然而宿主睡着了,他只能先按捺住不说。

  等卓溪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上盖了块毯子。

  还有点眼熟。

  他握着毯子一角,视线落到身旁男人空空如也的腿上,表情难得有点茫然。

  不是,这毯子……是晏珹给他盖的?

  等待已久的系统叫道:“……宿主!你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吗?”

  卓溪还有点懵,他不解道:“你怎么这么激动,怎么了?”

  “……就在你睡觉的时候,进度条一下子涨了百分之十!”系统语出惊人。

  这种感觉和暴富也差不多,卓溪被这消息砸了一下脑袋,顿时不懵了。

  系统幽幽道,“宿主,原来你在目标人物旁边睡一觉就能涨这么多,以后可以多睡睡。”

  卓溪:……怎么觉着十三这句话歧义这么大呢。

  什么叫多睡睡。

  他没搭理系统,而是盯着男人看了起来。

  晏珹:“……何事。”

  卓溪不说话,只是嘴角慢慢扬了上去。

  他把毯子盖回对方腿上,笑得意味深长,“谢王爷体贴。”

  然后发现马车似乎是停了下来,他问:“这是过了多久了?”

  晏珹:“两个时辰。”

  他竟然睡了这么久。卓溪有点惊讶,“那咱们这是停下来准备找地方修整吗?”

  “嗯。”

  两人下了马车。

  他们的队伍停在了一座府邸前,匾额上写的是“刘府”。

  原来他们现在所在的是皇城隔壁的一座城,原定计划便是在这刘府的主人,刘知府府上歇息一晚。

  对方自然早接到消息,这会儿已经迎了出来,“下官拜见太子殿下,临安王——这位便是元大人了吧?下官府中已经准备了丰盛的晚宴,快快请进!”

  刘知府知道这几位要经过自己管辖地的时候就开始费尽心思准备一切,生怕怠慢了。毕竟这三位中的谁,他都不敢得罪。

  伺候得好了,是本分,若哪里没做好,那可就是关乎他后半生的事。

  所以他现在瞧着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元荣脸上挂着笑,眼神却透出几分轻蔑,“劳烦刘知府了,坐了几个时辰的马车,我这骨头都快散架了,肚子也饿得很。”

  太子看他一眼,没说话。

  众人往宅邸里走去。

  刘知府将他们引入大厅,恭敬道:“各位请落座,酒菜马上就上……”

  不一会儿,一群模样姣好的女子捧着美酒珍馐鱼贯而入,将酒菜布置好后,就当着众人舞了起来。

  卓溪:这些人,倒是真会享受。

  元荣和刘知府说了些场面话,便欣赏起舞女们的舞姿。刘知府见他无意继续和自己搭话,又试探着和太子聊了聊天。

  晏宛应付得还算坦然。

  几人用了些酒菜填了肚子,便准备下去休息了。

  元荣眼珠一转,看了看刚才跳舞的某个舞女,对刘知府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

  那舞女对上元荣的视线,有些惧怕地颤抖了下。

  太子将这些看在眼里,神色有些反感。

  虽然年轻,但他并非什么都不懂。男女之事,宫中的教养嬷嬷在他十四岁时就教过了。

  他知道元荣是什么意思:无非是示意刘知府待会儿把那女子送到他房中去。

  他见那女子的反应,有心想帮一下,却又想起临行前容帝对他的嘱咐,让他不要和元荣发生任何摩擦。

  他握了握拳,内心涌起无力之感。

  就听元荣又道,“旅途劳顿,临安王睡前不寻些乐子么?”

  这乐子指的是什么,成年人自然都清楚。

  见晏珹只沉沉盯着他,没说话,元荣“啊”了声,装模作样道:“我差点忘了,王爷您如今……倒是挺不方便的。”

  太子面色微变,正要出声,却见晏珹身边的少年双手抱胸,拦在晏珹与元荣中间,挡住了元荣的目光。

  “旅途劳顿,元大人竟然还有精力找乐子?不怕明天早上起不来么?要是你明天爬不起来了,我们可不一定会等你呀。”

  元荣脸色一僵。

  这少年不是摆明了说他肾虚吗!

  “……你是什么人,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卓溪:“我是什么人,元大人不是很清楚吗?我是王爷的人啊。”

  “不过一个男宠……”元荣冷笑。

  卓溪面露意外,“男宠?谁说我是王爷的男宠?”

  众目睽睽下,少年眨了眨眼,随即有些羞涩地说,“……我倒是想,只可惜,王爷他并未接受我的心意。”

  晏珹:“……”

  系统:完了,又开始演上了。

  元荣一时语塞,竟分不清卓溪是说真的还是在他面前演戏,忍不住又开始揣测他的身份。

  他可是看着二人在一个马车里待到刚才,总不能真的就在里头聊天吧?

  卓溪:恭喜你,答对了。

  元荣仍在思考着卓溪的身份,倒是他的随从沉不住气了:“你这小子,竟然冒犯使臣大人!”

  那茂国人长得人高马大,抽出随身带的剑就冲着卓溪而来。

  晏宛急道,“住手!”

  似乎来不及了。他眼看着那剑离卓溪只剩一点距离。

  没想到下一秒,卓溪却躲开了。

  随从愣了下,又想继续提剑,只听旁边的刘知府叫道:“使不得使不得,别打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攻略目标人物(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攻略目标人物(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