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王爷在上(八)
糯米卷2021-04-21 23:023,071

  还是容帝开口打破了寂静:“皇弟,快过来罢。”

  晏珹看他一眼,不声不响地往前而去。

  卓溪相当自觉地跟在他身旁,直到男人在一个位置上停了下来。

  按规矩,晏珹是在太子身旁入座,此时太子身边也确实给他留了个位子。

  然后,卓溪就跟左手边的晏宛对上了眼。

  太子带着点好奇地瞧着他,对他笑了笑。

  这少年,和他的年纪貌似差不多。

  卓溪觉得对方看起来挺有亲和力,笑得也挺甜的。于是也回了一个笑。

  见他们都跪坐了下来,他也有样学样地坐了。

  刚坐下,就听到对面一个有点阴阳怪气的声音:“临安王,许久不见呀。”

  说话的自然是元荣。

  他就坐在晏珹对面,正有些玩味地打量着男人。

  晏珹淡淡和他对视。

  元荣笑了笑,“不知道王爷对于昨天那事,有什么想法?不妨说出来,若王爷不方便的话就直说,也没什么的嘛。”

  这人长着两撇山羊胡,眉目精明,甚至还有点贼眉鼠眼——卓溪有点不满地抿了抿嘴,看了看身前男人的侧脸。

  男人的目光落在对方的脸上,就像是在看一只滑稽的青蛙手舞足蹈。

  “参观巡鹿台?”众目睽睽之下,晏珹忽然轻笑了下。

  “那便如你所愿。”

  众人都是一愣。

  临安王……居然笑了?

  这,不是他们眼花了吧……

  总觉得,这笑起来的临安王,比不笑的时候,还要可怕……

  “……”元荣犹疑地看着晏珹,又觉得是不是自己多心了。

  不过一个废人,连路都走不了,装腔作势罢了,他有啥好怕的?

  他镇定下来,拿起酒杯,向晏珹示意:

  “那之后,可要请王爷多多关照了。”

  目睹全部过程的卓溪:不明觉厉。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看到男人这么笑了,总觉得晏珹露出这种笑容的时候,嘲讽之意满满。

  不过他也渐渐察觉到了一件事,那就是男人似乎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脆弱。

  最起码,晏珹应该是有他自己的办法。想到这里,他又看了看对方。

  全场除了四处穿梭送酒菜的太监和宫女,除了上头的容帝,就数晏珹坐得最高——因为他坐在轮椅里。

  卓溪想了想,凑过去夹了点菜,放到一个盘子里,递到男人手中。

  “晏珹,这个应该挺好吃的。”他在对方耳边悄声说完,然后就缩回去坐好了。

  “……”晏珹垂眼看了他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神有些莫名。

  卓溪:“王爷,怎么了?”

  系统:我觉得他肯定是想到了某人之前做的某种黑暗料理。

  那玩意儿给人的阴影得多大啊,瞧瞧,现在卓溪一给人递吃的东西,人都得慎重两分。

  系统幸灾乐祸地想。

  还好他不是人,不用吃那玩意儿,卓溪就是想祸害他都不行。

  晏珹没说话,只是随便吃了两口。

  卓溪见他胃口不是很好的样子,问道:“要不要喝点酒?”

  男人微微颔首。

  一只带着凉意的酒杯被递到他手边。

  少年望着他,弯了弯嘴角。

  “……”晏珹接过酒杯,送到唇边饮了一口。

  少年似乎是对扮演他的侍从上了瘾,一会儿问他想吃什么,一会儿问他累不累。

  大殿中人员众多,空气有些闷热,人们渐渐开始聊起了天。

  不过倒是没人来找临安王聊天,除了对面那个使臣。

  元荣笑眯眯地走过来,“想当初,王爷在战场上那可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如今却……哎,真是天意弄人呀,可惜、可惜了。”

  他看着男人冷冷的神色,自顾笑着饮了口手中的酒,就走开了。

  卓溪看着他的背影,对系统说:“这人说话也够阴阳怪气的。”

  晏珹都没理他,还一个人在那说的起劲。说起话来,还故意拉着长调,听着难听得很。

  而且对方说的话,明显很针对晏珹。

  系统:“目标人物对他来说是曾经的敌国将领,阴阳怪气挺正常。”

  卓溪:“还不是欺负晏珹现在站不起来?要是放以前,这人还敢当着他的面这么说话么。”

  系统:“确实。”

  卓溪想了想:“你说,我要是去找找那种天下第一神医什么的,能治好晏珹的腿么。”

  “宿主。”系统说,“如果这样可以的话,目标人物应该早就去找了。”

  “……也是。”

  他能想到的,晏珹不会想不到。

  他瞧着对方坐在轮椅里,垂着眼不发一言的模样,心里不禁有点沉闷。

  哎。

  “晏珹。”少年低声询问,“这里面好闷,要不要出去透透气?”

  旁边的太子殿下不小心听到他对临安王的称呼,有些惊奇地看了看他。

  “……”晏珹将目光移了过来,然后在卓溪期待的眼神中,点了个头。

  “皇弟这是想出去散散步?”容帝见他们离开座位,微笑着询问。

  卓溪:“回陛下,是的呢。”

  少年笑得十分和善。

  容帝点点头,道:“那便去吧,旁边正好就是御花园。对了,朕差两个公公陪皇弟去罢。”

  “不用啦陛下。”卓溪笑说,“我家王爷喜欢清净。”

  容帝看了他们几秒,终是妥协:“好罢,莫要迷路了。”

  卓溪觉得对方比起担心他们迷路,更真实的目的应该是监视。

  刚才在这大殿里,他就感觉有几双眼睛在不知名的地方悄悄注视着他们,他能感觉出来,那不是来自官员,应该是一些太监或侍卫之类的。

  系统意外道:“宿主,你的直觉还真敏感。”

  卓溪:“那可不。”

  又想起之前安福说,王府以前的下人大多经常更换,他突然发现,可能背后的原因不是那么简单。

  晏珹之所以把那些下人换掉,也许是因为——那些人里,就有容帝暗中派来王府监视他的。

  要是这样,事情就完全能说得通了。

  这些人的弯弯绕绕,还真是多。

  他突然发现,男人哪怕已经成了这样,却还是生活得如此谨慎。

  不由有点心疼。

  他到底是招谁惹谁了。

  晏珹对宫里的路线似乎还是比较了解,二人离开大殿,来到了御花园中的一处凉亭休息。

  这地方倒是被容帝精心布置过,景色甚好。每个人走进来,大概都会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卓溪跟在男人身侧,背着手溜溜达达地走着,不时四处环顾,打量周围景致。

  脚边草丛发出一声轻响,定睛看去,里头竟然还有几只雪白的兔子。

  不过这兔子比卓溪的原形要大上许多,它们在园中无忧无虑地生活着,于草丛里蹦蹦跳跳。

  有两只蹲在卓溪脚边,看起来有点好奇地直立起来,用鼻子闻了闻他的衣摆。

  卓溪低头瞅了眼,笑了:“哎,晏珹你快看,这里居然还养了兔子。”

  他抱起其中一只,举起来冲着不远处的男人笑。

  园中点着不少灯,光线暖黄,带着些朦胧之意。晏珹于凉亭中,望向对面抱着兔子朝他笑得开心的少年,眼神深邃。

  他没有开口。

  卓溪也有点习惯了他的性子,知道男人虽然很多时候不喜欢回应他,其实他说的话,对方都有听进耳朵里。

  把兔子放进怀里,他笑眯眯地走过去。

  揉了几把兔子,他说:“晏珹,我不喜欢那个使臣,说话阴阳怪气的。”

  男人目光落在不远处一棵桃树下,淡道:“他此次,是冲着本王来的。”

  卓溪:“嗯,我看出来了。你真要带他去参观那个巡鹿台么?”

  晏珹冷笑。

  “有何不可。”

  这人身上又开始滋滋冒冷气了。卓溪心想。

  他叹口气。

  “晏珹。”他说,“我既然说要报恩,就不会看着别人欺负你。这次你可得把我带上。”

  欺负他?

  晏珹想,少年莫不是把他想的太好了。

  就听卓溪又道:“下次那人再那样阴阳怪气的跟你说话,我就……”

  男人将视线移到他身上,“就?”

  卓溪:“我就私底下找机会把他套麻袋打一顿。”

  “……”

  卓溪眨眨眼,又凑过来一点,对他说:“对了,你叫你的属下以后跟着我的时候,记得再远一点。”

  “……”晏珹稍稍有点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他竟察觉到了。

  而此时暗中蹲守的暗卫差点一个脚滑:什么,这小公子一直都知道他的存在?

  ……这可真是太失败了,丢脸啊。

  卓溪:“我之前只是不知道,那是你的人。”他还以为,是其他什么人在派人监视自己,也是这两天才确定,应该是晏珹的人。

  果然,男人并不是那只平阳犬——而是只把自己锋利的爪子藏得很好的猛虎。

  “派人跟着我,是担心我么?”他挑眉笑道,“王爷,做人不要这么口是心非嘛。”

  晏珹不咸不淡地抬眼。

  “并无。”

  系统吐槽:哇,宿主好不要脸。

  目标人物明明就是提防着你,才派人跟着的,你平时一举一动估计都被上报给了对方。他的宿主明知道这些,却一点也不在意,反而开始逗弄起了对方。

  系统忍不住感叹,这宿主是真的强。说不定要不了多久,还真能把目标人物给攻略下来。

  听着系统在那一会儿“哇”一会儿“啧”的,卓溪疑惑:“十三,你干什么呢?”

  系统:“唔,没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攻略目标人物(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攻略目标人物(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