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王爷在上(六)
糯米卷2021-03-25 21:513,041

  洗完澡后,浑身总算舒坦了。他披着头发来到膳厅,晚饭已经做好了,正摆在饭桌上冒着热气。

  晏珹用饭的时候,府里没人敢接近这里,都是呈好了饭菜就退下了。

  所以他们也不知道,卓溪这几天一直和临安王一个桌子上吃饭来着。

  就像这时,也就只有卓溪一个人会往这里走。

  晏珹正在用膳,卓溪的到来并没有影响到他,男人保持着一种不急不缓的节奏吃着饭菜,从他的神情,你根本感觉不出这菜到底好不好吃。

  今天的菜是卓溪买的,所以他不免有点想知道对方的看法。

  他走过去坐在旁边的凳子上,撑着腮帮子看对方,“晏珹,今天的菜怎么样?”

  男人似乎是刚好吃完了,用手边的帕子擦了擦嘴角。

  卓溪眨眨眼。

  晏珹的目光落在少年有些湿的发上,不知在想什么。

  正当卓溪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男人却开了口。

  “这是你做的?”

  “那倒不是,不过是我买的。”卓溪说。

  晏珹停顿了会儿,道:“王婶今天有事?”

  卓溪愣了下,反应过来,“嗯,她家小孙子生病了,家里没人,我就去帮她买了菜。”

  原来,这人知道自己府里的下人都叫什么啊,他还以为对方压根不会去记。

  然后他就看见,男人的下巴轻轻点了下。

  卓溪怔了怔,忙喊系统:“十三,你快看下进度条!”

  系统:“恭喜宿主……进度又涨了一丢丢。”

  “一丢丢是多少?”

  “就,百分之二。”

  卓溪有点意外。

  虽然涨得依旧不多,但最起码不是一动不动。

  他决定再接再厉,多跟男人聊聊天。

  “对了,我刚才回来的时候遇到了之前那个孙公子,他父亲……好像是个很大的官?”

  晏珹淡淡道,“兵部侍郎。”

  卓溪:“兵部侍郎是做什么的,官很大么?”

  男人用依然没有什么波澜的语气说:“正三品,掌管兵力。”

  卓溪:“懂了……”

  他对这些东西了解的并不多,系统给的资料又十分简略,简直是坑爹。

  这么听起来,那个孙公子的父亲身居要位,权利很大。难怪那家伙一副仗着背后有人耀武扬威嚣张跋扈的做派,果然是家里有靠山。

  想了想,他又问:“我今天打了他,他父亲不会来找你麻烦吧?”

  晏珹垂眸看他一眼。

  卓溪支着脑袋和他对视,眨了眨眼。

  然后,男人便轻笑了一下,不过是冷笑。

  那一声含着浓浓的嘲讽,仿佛他从未把对方放在眼里过。

  “他不敢。”

  闻言,卓溪放心了,“那就好。”

  看来,所谓的大官,也还是比不上男人这个王爷大。即便男人现在坐在轮椅之上,他曾经带给那些人的余威,却仍然存在。

  再说孙公子那边,那天回家后,他就找人去查了下,卓溪后来究竟去了哪。没成想查出来的结果是,对方说的“回家”,居然是回临安王府。

  不对啊,难道那少年竟然是临安王的下人?

  孙公子琢磨半天,怎么想都不觉得卓溪像一个下人。

  因为他的气质和行为举止,半点都没有一般下人的样子。不仅没有卑躬屈膝,就连看人的时候,都是直接直视的。

  这哪像个下人!

  孙公子想了半天,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肯定是临安王养在府里的小男宠!

  真是没看出来,那看起来废人一样的男人,居然还有养男宠的爱好。

  可如果人是临安王的……他还真没那个胆子去跟他父亲孙大人告状。

  哎……可惜了。

  “晏珹!”又是一个清晨,卓溪趴在窗边,笑容满面。

  正在窗边看书的晏珹看了他一眼,伸手将窗户一关。

  “哎。”卓溪往后一闪,老老实实地从门口出现,“王爷恕罪,小的不该从窗户那冒出来吓唬您。”

  男人掀起眼皮看他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你觉得这样能吓到我?”

  随后,那视线又收了回去。

  卓溪尴尬一笑,摸摸鼻子,凑过去:“晏珹,听说今天好像是中秋节?”

  男人头也未抬。

  对他来说,每一年的节日,过与不过,并无区别。

  他也从未刻意记过这些日子。

  但卓溪似乎起了兴致。

  “中秋节,不是要赏月吃月饼,做花灯吗?”这可是他从系统那问来的资料。

  不过看起来,晏珹好像并不打算过节。

  卓溪想了想,男人孤身一人,这府里的人也都和他不亲近,对他来说,好像确实没有什么过节的必要。

  但好不容易从系统那问来的资料,卓溪不想就这么算了。

  于是他转身去了后厨。

  系统嘲讽他:“我看应该是宿主你自己想过节吧。”

  卓溪:“十三,瞎说什么大实话。”

  王婶见到卓溪,很是高兴,“小卓你来啦,有什么事吗?”

  ***

  天色渐晚。

  晏珹放下手中的书,屈指敲了敲桌子。

  黑影进入房中,“王爷。”

  “他在做什么?”

  “呃。”黑影回答道:“卓公子现在正在后厨。”

  晏珹微顿。

  013看着卓溪手底下那坨不明物体,电子音都带上了点犹疑:“宿主……你这是在做什么?捏手雷吗?”

  卓溪:“?你在说什么,我这是在做月饼。”

  系统在自己的资料库里查找出“月饼”这个东西,然后和他手底下的那玩意对比了一下。

  “……”

  他就没看出来,到底这坨东西哪里和月饼沾上边了。

  今天中秋节,王婶做了晚饭之后也就回了家,后厨这会就卓溪一个人。他对这些事很有陌生感,做的时候还有点新奇,013一边看着他做,一边忍不住出声指导。

  大概半个时辰后,卓溪把自己的成果放进笼屉里,拍了拍手上的面粉。

  “大功告成。”

  在他离开后不久,闻着味道的安福有些好奇地进了后厨。王婶应该回去了,这会儿是谁在厨房里做东西吃呢?

  “这是谁做的?”

  他打开盖子瞅了瞅,拿出一块吹凉,放进嘴里。

  “!”侍从的脸上露出一种惊恐的表情,把盖子盖回去,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逃命似的跑了出去。

  安福发誓,他从来没吃过这么可怕的东西,他感觉自己的味觉都有点失灵了。

  从那以后,可怜的侍从再也不敢胡乱把东西往嘴里放了。

  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提。

  系统又好奇地看着自家宿主手里的东西,“这个是什么?”

  卓溪:“竹子啊。”

  “宿主,我知道是竹子。”013默默道,“让我猜猜,你不会是想做花灯吧。”

  卓溪敷衍地笑了两声,“恭喜你,答对了。”

  这次系统选择闭嘴旁观,因为他觉得经过刚才的实验,哪怕他在一旁提醒,宿主可能最后也还是做不出个什么能看的玩意。

  就在这时,安福神色难看地路过,看了卓溪一眼,没说话。

  卓溪有点奇怪,“你怎么了?”

  安福摆摆手,又摇摇头,选择黯然离开。

  他很想问,卓公子,后厨那些东西是不是你做的。但是直觉告诉他,好像不应该这样问出来,会伤了少年一片赤诚之心的。

  他不忍心。

  还是尽早回房睡觉吧。

  而晏珹在膳厅用过晚膳,推着轮椅路过少年房前时,不太意外地看到了对方背对着他趴在桌子上,不知在捣鼓些什么。

  似乎是听到动静,卓溪回过头。

  晏珹没看他,而是操纵着轮椅缓缓离开了。

  “十三,你觉得好看么?”卓溪问。

  系统沉默了下,很诚实地评价:“……宿主,老实说,有点丑。”

  卓溪也沉默了下,“……算了,丑就丑吧,凑合着用。”

  书房里,男人坐于案前,似乎在书写着什么。

  卓溪推开门,看了一眼。

  “晏珹,你有空吗?”

  “……”男人掀起眼,看他。

  “你在忙的话,我就不打扰你了。”卓溪把手里的东西一股脑放到桌上,然后退出去,还很贴心地把门给带上了。

  做完这些,他满意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晏珹应该……大概……会有那么点开心?

  书房中,男人透过摇曳的烛火,看向桌上那碟形状有些奇怪的“食物”,以及那个做工十分粗糙的,大概能称得上为花灯的物品。

  他没有动作,只是继续着手头的事。

  待到做完后,他才重新讲视线投向桌面。

  握着笔的手指顿了顿,而后将笔放回了笔架。

  推着轮椅来到桌前,晏珹端详着面前那个做的歪歪扭扭的花灯,发现上面还画着只什么东西。

  在仔细辨认了一会儿后,他总算明白,那大概是只兔子。

  如果少年的原形不是只兔子,老实说,他可能会完全猜不出来这上面画的到底是什么。

  目光从花灯转移到那碟不明食物,晏珹神色微顿。

  最终,还是伸手拿起了其中一块。

  “启禀王爷,之前您吩咐的事……”一道黑影跃进房中,一抬头,却被他脸上的表情吓了一跳。

  暗卫从未见过自家主子露出这么奇怪的表情,该怎么说呢……那说不上是可怕,也说不上是扭曲。

  但就是一种很难以言喻的微妙之感。

  此时的晏珹:“……”

  那少年,真的不是想给他下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攻略目标人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攻略目标人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