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聚
斯人若彩虹2020-10-09 17:141,834

  在海印村的第三个月,我知道日子不会一直这样开心下去的。我们酒吧的生意极差,整天入不敷出,我每天都做好了离开的准备,快乐的日子就要结束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在老板拖工资拖了一个月下,我无可奈何的提出了辞职,他也爽快的答应了。后来我才知道,这家酒吧包括整个客栈都被转让出去了。说实话,这个老板心不坏,但做事太欠缺。这种事应该提前跟我说,不是等火烧眉毛的时候让我自己提出来。

  要离开海印村了,我一点也不伤心。并不是我心狠,而是我找到了下家,就在双廊镇,离这里只有12公里骑电动车就可以到了。

  我提前两天去双廊镇找了个客栈租下,找了个面朝洱海的一个小房间,每个月只要九百块。一般长住房都在一千左右,我这个房间在三楼,房间很小,只够一张床和一张桌子,一个卫生间。但房间外面就是一个公共大阳台,站在这里可以看见整个双廊和洱海的风景。

  新工作的地方叫“麻园酒馆”,老板姓李,他让我叫他才哥。麻园在古镇的主街道上,门口有棵几百年的大榕树,大榕树开得枝繁叶茂,遮天蔽日,传说超过百年的大树都会有点灵性,我有时晚上路过会在心里跟它问个好。酒吧背后是个寺庙,旁边还有个火锅店和一些小吃摊。

  这里的工作时间跟海印村又不一样了,毕竟是酒吧,晚上才营业,我上班从九点到十一点,这意味着我每天闲的时间更多了。

  在双廊刚安顿好,海印村酒吧的工资也结给我了,最后少了几百块我也懒得跟他扯,听一号摊位大姐说他欠摊位几千块都拖了两个月了,这么一看,我还算是幸运的。

  离开那天,跟海印村的小伙伴们一一告别,他们每个人跟我说的话都是一样的:“张老师,要记得常回家看看!我们会想你的。”兄弟姐妹们,我又何尝不是呢?短短几个月,我已经融入了你们,融入了这里,每个地方都有我们快乐的回忆,我真的很不舍!如果以后这里还有工作的机会,我一定会再回来。最后不要忘记再去一次小普陀,跟观音娘娘道个别,感谢她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

  渐渐的,我适应了在麻园工作的生活,还没一星期,海印村的小伙伴就告诉我,合唱团那个节奏感很好大姐家女儿出嫁,邀请我去喝喜酒。对我来说简直太开心了!我们又可以见面了!真的很想念他们。而且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民族特色的婚礼,我很期待,也很好奇。

  终于等到那天,我一大早就骑电动车跑去海印村,洱海公路还是那么美,此刻我的心情跟洱海一样美?到了之后,另一个大姐接到我,带我去了结婚的大姐家。她们家在巷子里,这一片我从来没有进去过,都是很复古的房子,很有民族特色。一进大门,一个大院子,两层或三层楼,一楼中间是客厅,两边是卧室或厨房,楼上也是卧室,每个卧室都会有卫生间。可能是因为每一家的人口比较多吧,才会有那么多的房间,我猜他们这里应该没有计划生育。

  院子里早已坐满了人,到处贴着“囍”,饭菜都是村子里的大姐大哥们出力帮忙做,所有人坐在一个小马扎上,围着一个小圆桌。这种就是传说中的流水席,一拨客人吃饱喝足让出位置,下一波人再接着坐下继续吃。这是我第一次吃流水席,好奇的成分多一些,这种体验感估计很少会有。

  一直到中午我都没看见新娘和新娘官,穿过院子进了客厅才看见了今天的丈母娘,丈母爹,也就是那个节奏感很好的大姐。她今天化了妆,盘了头发,还穿了紫红色的旗袍,整个人容光焕发。看见我来,立马招呼我,把我当成贵宾一样招待。聊天的时候我知道,原来新郎官也是江苏人,跟我是老乡。

  过了一会儿,大姐们叫我,说要去接新娘,她们还拿了一件白族的传统服饰给我穿。衣服不太好穿,需要人帮忙才能穿好,头上的头饰是个帽子,镶满了饰品,很重。整件衣服以白色粉色为主,而老年人的白族服饰是深蓝色,头饰是黑色的。

  一大帮人浩浩荡荡的敲锣打鼓去接亲,我跟着他们走在队伍的最后,鞭炮声一直响,那场面相当壮观。队伍热热闹闹地穿过一个小巷子到了另外一家,可能是因为新郎是外地人,所以需要借别人家的房子来用一下。接亲仪式跟我们那里差不多,新娘穿着婚纱和伴娘们在房间里堵着门,新郎伴郎和大伙们在门外起哄。白族的朋友用白族语言在外面大喊着什么,每喊一句旁边人都附和着“哦!”一声。大概是像我们那要说喜话吧。没过多久,门打开了,新郎牵着新娘走出来,跟我们一起回到了大姐家。

  这时大姐家的院子里的音响已经打开,放的全是我听不懂的白族喜歌,整个场面充满了歌声,祝福声,鞭炮声和笑声。那样热闹的场景,每每想起,都是一种幸福感。下午,流水席又开始了,大家又开始吃喝起来。

  晚上还要上班,我就先回去了,道别的时候还是依依不舍,但我答应他们会经常骑车回来看他们。愉快的一天,在热闹的场景下结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大理国的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大理国的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