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幕 有财是财狼
风狂e号2021-10-17 23:201,820

    “呵呵。”贤兄搔头傻笑,又望向那个X班的守门员,喘气着,吃力地说,“X班的这个守门员……真卖力!如果我……是守门员,我就叫后卫……去帮我捡球。”

    小胡涂立马反诘:“贤兄,你当后卫的时候,不都是叫守门员帮你捡球的么?”

    贤兄拍拍胸脯,缓了口气,解释说:“因为我要开球门球啊,当然是我得节省体力啦,到场外捡球多费体力啊!”

    X班守门员已经捡到了球,正单手抱着这个英式足球,又飞一般往球场冲刺,像个美式足球(即橄榄球)运动员。可没冲到一半,他就慢了下来,另一只手叉着腰,“跑”转为“走”,还是慢慢地走,也雨中“慢步”起来……

    他似乎是在半路被另一个“自己”从正前方,迎面撞了个满怀,腰部瞬间被撞伤。

    没错,他在“冲锋”的半途被另一个“自己”打败了。这个另一个“自己”就叫“疲惫的自己”。

    小胡涂和贤兄相视一笑。

    “体力还没你好呢,贤兄。”小胡涂耸肩道。

    “I Am Strong(我很强壮)!哈……咳……咳!”

    贤兄哈哈大笑,却因自个儿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刚笑到一半就被另一个“自己”半路截杀,咳嗽起来。

    “注意身体啊,贤兄,别逞强。真的不行的话,你可以退场,我一个能顶俩!”小胡涂开玩笑说——之前贤兄跟他说过类似的话。

    “不行……不行!”贤兄又拍了拍胸脯,缓了口气,摆摆手说,“我就不信,我的体力比不过那个守门员!”

    贤兄说完,两个猪鼻孔又“呼哧呼哧……”大喷气了。

    “呵呵,说到那个守门员——你觉得他为什么要扑那个球呢,贤兄?”小胡涂忽然问道。

    “呼哧呼哧……”贤兄喘了几口气后,才惊奇地问道,“小胡涂,你是说,你早就料到那个球不会进?会飞出去?小胡涂,你真是神人啊!”

    “额?!不是……”小胡涂对于贤兄的这个回答有些意外,更有些莫名其妙,说,“我是说,那个球即使进了也是无效的,相当于踢出底线,还是对方的球。他本来没必要去扑的,可他却去扑了,你觉得他为什么非要这么做呢?”

    小胡涂考虑到贤兄的理解能力不是很好,故而重申问题,把问题分解开来,进一步解释自己刚才问的问题。

    “那个球进了不算?!我不知道啊!!”贤兄听后居然更惊奇了!!

    贤兄真的如老孙所说,和晓巨人一样是巨人症吗?!老孙的神棍预言似乎又得到了意外的应验。

    “这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远的射门,如果球进了,我却判无效,还判给他们球门球。我这样做是不是太没人情味了?”

    那个无聊的裁判又走过来了,还是一身雨衣,一手喇叭,一手撑着伞。

    “裁判大哥,你是在开玩笑吧?!!!”贤兄的惊奇程度上涨到了最高潮!!!

    “我也认为这球如果进了,应该算得分。”

    XX班的淋湿的临时富二代队长闲来无事,也跑过来“有聊”了。他的头上还是那顶挡雨的白色帽子,只不过白帽被泥土混合雨水,添了点颜色,“帽上开花”罢了。

    “会长,你也觉得应该这么判?”裁判问。

    “不是这样吗,副部长?”XX班队长答曰,又说道,“比赛完,我请你吃饭。”

    “好啊,一定随叫随到!”裁判乐开了花。

    富二代队长是会长?!XX班队长的全称原来是“XX班的淋湿的临时富二代兼官二代队长”?!

    小胡涂听到他们的谈话,比贤兄更惊讶,内心如下云云——

    “原来我们班的这个什么临时‘队长’(小胡涂死也不承认这个队长,故加双引号)和裁判是有关系的呀,还是上下级的关系。怪不得他敢公认在比赛场上违规戴帽(非连进三球,上演帽子戏法)。果然有猫腻!有奶便是娘啊,不管别人叫不叫他爹,当不当他是男人!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功利主义的社会,‘财狼’(豺狼)当道啊!”

    有奶就是娘,有奶也是狼,有风更是狂啊!

    风啊——

    狂啊——

    风狂啊——

    疯狂啊——

    呼哇呼哇,呜哇呜哇……小胡涂听到,此时的风声宛若没奶吃的婴儿的啼哭,凄厉得撕心裂肺。

    ……

    

    这时候,X班守门员已把球放到小禁区线上,准备开球。

    “ok,不见不散!”见到X班守门员要开球门球了,XX班官二代队长(会长)手上做出“ok”手势,往回跑去。

    “好!”

    裁判跟在“会长队长”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果然是其“大领导”下的臭屁跟班。

    何谓“臭屁跟班”?如上,说得不好听点,“臭屁跟班”一般意指“那种跟在领导屁股后面的专拍马屁的跟屁虫”。

    那么,又何谓“大领导”?类同“大地主”,即“我的地盘他做主,别人的他也能做主”的人。XX班“队长”在小胡涂全然不知的情况下,早在比赛前,就剥夺了XX班小胡涂的队长职务,自己则当上了“临时”队长,这就是一个很好的范例,就是“大领导”之精髓所在。

    ……

    正当小胡涂在揣摩人性人心,思考社会现状,担忧社会前景之时,贤兄突然搔头很困惑地问他:“小胡涂,你还没告诉我呢。既然那个球进了也是白进,是违反足球比赛规定的,为什么他也去扑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胡说笑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胡说笑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