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路路攸宁2021-01-14 19:303,072

  “殿下看我这副模样,是叫胸有成竹吗?”梓舒指了指当下的环境,“这明显就是灰心丧气只等死了。”

  “等死的人还能这么泰然自若,本殿对你更是好奇了。”李汀白让人打开狱门,“究竟什么才能让你害怕?”

  “我虽表面这样,在殿下看不到的心里,却是怕得要死!”梓舒看着走进来的李汀白道,“殿下不信就听听这心跳声!下次不妨送些酒来,我也能壮壮胆。”

  “这水没动,怎么,怕我下毒?”李汀白拎起水壶倒了杯水,自己喝了一口。

  “哪儿能啊!”梓舒将手臂枕在脑后,“所以说殿下不懂得别人心思。就是因为怕的要死,所以茶饭不思,现在就算山珍海味摆在我面前,都吃不下。”

  “巧舌如簧!”李汀白瞪了一眼梓舒,“兄长为了你,想破了头,这几日什么法子都用尽了,甚至还去求了那日在场的王公世家们相助。”

  “是嘛!”梓舒突然站起身,恭敬的朝着南边行了一礼,“雅乐拜谢大殿下。”

  “尽管没有任何帮助,你还是一样要死。这样也要谢他?”李汀白沉声道。

  “拼尽全力救我于水火的人,自然要谢!还要感谢大殿下,我都拿剑伤着他了,却没有责怪我半分。”梓舒又坐回原位,“我这儿就这么点地方,殿下随意。”

  “本殿来就是想看看你的潦倒样,可惜没能如愿。”李汀白根本没打算坐下来,“不过,看你这样,倒是期待你能再次给本殿一次惊喜。”

  “殿下不仅喜欢看人笑话,还喜欢给人出难题。”梓舒又闭上眼。

  “若你这次还能‘侥幸’逃脱,我答应许你个心愿。”李汀白深深地看了一眼梓舒,然后转身离开,“千万别让我失望!”

  听听,这最后一句话,李汀白用了“我”字,这代表是李汀白,而不是大宁的二殿下。

  “我看出来了,就是不想让我舒坦!”梓舒赌气似的捶了下棉被,然后噗嗤又笑了出声。

   李易阳这几日是跑断了腿,好话说尽,面子用尽,可就是没人会愿意为一个乐人求情而惹怒皇后娘娘。谁好端端的没事干去触这个霉头?

  自梓舒被关进大牢,舞乐坊的守卫就全撤走了,长思自然恢复了自由身。按照先前与梓舒商量好的,长思悄悄从后门离开舞乐坊,坐着马车直奔城外。

  “还有三日,雅乐就要被问斩了!怎么办,怎么办啊!这些人,被救的时候看谁都是好人,轮到要他们帮忙了,一个个老狐狸似的,躲得比谁都快!”李易阳真是无计可施了,他硬着头皮给母后写了封信求情,可什么都没等到。他甚至能想象得到,回到长安他将面对怎样的后果。

   李汀白倒是老神在在,直觉告诉他,雅乐这次还能死里逃生。入狱这么大的事儿,他的家人都没来看过一眼,就不担心吗?

  “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殿下……”二人各怀心思,对于门外传来的声音根本不在意。

  “殿下,大事不好了!”一副工匠模样的人气喘吁吁的闯进驿站。

  “什么事,如此惊慌!”李易阳没好气的问,现在还有什么事比雅乐重要?

  “殿下,出大事了!”工匠噗通一声就跪下了,身后站了五六个侍卫,都拔出刀,一把按住他,“小人叫王五,是千佛洞负责石窟开凿的。皇后娘娘供养的石窟,出事儿了!”

  “糟糕!”李易阳一拍脑袋,来敦煌这么久了,自己竟然将石窟的事儿忘得一干二净,“出什么事了?”

  王皇后供养的石窟数十丈高,是整座千佛洞最大的石窟,依靠山崖而建,从远处看,是一座宏伟壮观的九层楼阁。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李易阳和李汀白随着王五赶到了千佛洞,看着眼前宏伟的建筑,除了震撼就是震撼。但这种激动没有维持太久,就被一座只有佛头的石像打断了。

   “这座佛祖石像要先在崖壁上凿刻大体轮廓,然后用草泥垒塑,再用麻泥细塑,最后用色料着彩。原本进行的好好的,可小人发现雕刻佛身这段的岩石太硬,无法动工。我们耗尽了力气,都没办法撼动一丝一毫。”王五都快要哭了,“要是耽误了娘娘的大事,小人的命死几回都不够啊!”

  “佛祖面前,什么死不死的!”李易阳忙出声打断,“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佛祖勿怪,佛祖勿怪。”

  李汀白伸手摸了摸崖壁,上面果然有开凿的痕迹,很浅又杂乱无章。拿起散落在地上的凿具,试了试,果真坚硬无比。顺着脚手架往上爬,又试了试上面的崖壁,很轻松就凿开了一道缝隙。

   “二殿下当心啊!”底下的人仰着头看着李汀白的动作,都心惊胆战的。

  “果然有问题。”李汀白到底是练武之人,这样的高度也没在怕的,连落地的姿势都很潇洒。

  “这块石壁是要凿刻什么?”李汀白问。

  “回殿下,正中央是佛祖的身体,两侧是八人一组,呈八字行列置的伎乐的供奉像。”王五哭丧着脸,“这飞天图只绘制了一半,该如何是好啊!”

  “这太邪门了!”跟着一起来的世家贵族说,“佛窟修一半遇到这种事,还真是头一次呢!”

  “小人,小人该怎么办啊?”王五直接瘫坐在地上。

  “老夫以为,不妨请千佛寺的明善住持前来看看吧。”说话的是世家中的马老爷,这位老爷可是虔诚的很。

  “说的是。请明善住持来看看,他可是得到高僧!”众人附和。

  “那还不快去请!”李易阳暴躁的踹了侍卫一脚,“快去!”

  很快,明善住持到了,查看崖壁后,啧啧称奇。直言在千佛洞几十年,这样的事情闻所未闻。

  “那可怎么是好!”李易阳也是焦头烂额,怎么最近烦心事这么多!

  “殿下也不必太焦急。”明善住持道,“老衲曾听闻西域有件奇事。石国国王下令修缮一座佛院,并要给佛像塑金身。奇怪的是这金箔怎么也贴不上去,后来佛寺的僧人告诉国王,这佛院很久都没有鲜花舞乐供奉佛祖了,许是佛祖不肯接受国王的诚意。国王紧忙派歌舞伎用旋舞祈福表演,佛缘的香火又旺盛起来。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再塑金箔时,很是顺利就完成了。”

  “那我们还等什么?照着做啊!”李易阳说道,“舞乐、鲜花、还有什么?佛祖喜欢什么?都一并准备了!”

  “殿下!”马老爷道,“殿下有所不知,这石国素来重歌舞,石国的歌舞,我们也不会啊!”

  “石国的舞就是那个什么旋舞?”李易阳道,“这儿就没人会吗?”

  “传言这旋舞甚是奇妙,乐人站在很小的台子上,舞乐的过程中不能踩空,否则不仅乐人容易受伤,更甚恐怕触怒佛祖!”马老爷想了想,“敦煌城中,还真有一人有这样的本事。”

  “是谁?快去叫他来啊!”李易阳忙道。

  “殿下,这人恐怕是来不了。”马老爷摇摇头,“此人现在正关在大牢里,等着问斩呢!”

  彼时的大牢里,顾桑和长思前来探望梓舒。

  “还是母亲做的饭菜可口,大牢里的饭菜难吃的紧。”梓舒这几日过得倒也舒心,狱卒怕是得了李汀白的嘱咐,洗漱茶饭竟是一样都没断过,所以自己的模样还是一如既往的干净。

  “我的孩子,怎么就摊上这么个事!”顾桑没想到自己出了趟门,怎么回来后儿子就进了大牢。

  “母亲,我没事。真没事!”梓舒安慰顾桑,“您看我这不是好好的!”

  “你让我说的我都告诉他了,你确定这法子可行?”长思压低声音问。

  “我何时骗过姑姑?”梓舒挑了挑眉。

  长思也不愿意让顾桑在继续难受,在梓舒的催促下,带着顾桑离开。顾桑恨不得自己替儿子受这份罪,听长思说梓舒有办法离开,可还是放心不下。梓舒再三保证,顾桑才一步三回头的跟着长思走远。

  “我还想着你会用什么办法离开这里。”清冷的声音又出现在门外,“没想到你这步棋下这么大。”

  “殿下真是,一日不来挤兑我,是不是心难受啊?”梓舒又夹了一筷子豇豆塞进自己嘴里。

  “效法石国的故事,用歌舞祝祷,亏你想得出来!”李汀白负手看着自在吃饭的梓舒,心里竟然有些期待他会怎么唱完这出戏。

  “殿下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梓舒吃完最后一口,满足的放下碗筷,优雅的拿出块帕子擦了擦嘴,“歌舞祝祷由来已久,遇到麻烦事想要借助一些力量再正常不过。再说了,这法子可不是我想出来的。”

  “那是谁?你在这牢里也没见过什么人。”李汀白思忖片刻,“你的母亲?舞乐坊的官人?不对。那些王公世家连兄长都未能说服,怎么可能会帮你?”脑补了无数种可能性,但很快就被自己推翻。

  “我的殿下呦!”梓舒站起身,走到门边,与李汀白四目相对,“想出这法子的是你呀,二殿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敦煌曲之幕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敦煌曲之幕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