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阁楼女孩
畏因畏果2020-09-28 17:493,542

  一切的偶然的背后总是有着必然的因素,命运的相遇就是一切的定数。荣暮景来到广东已经有三个月,他仍不适应军校的生活,作为荣家孩子他没有能力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接受一切的安排就是作为荣家孩子的宿命。

  民国末年,民不聊生军阀四起,国民党,日本人、殖民地种种的一切将世道推向乱世,民国政府为储备军力大力建设军校,广州的这所军校原来是香火鼎盛的弥陀寺,外军侵入后这个远离市区的弥陀寺一夜之间被烧成废墟,后来又不知何人在何时成了一座仓库,现在是远近闻名的军校,只是不知为何这所学校自开学起就流传着各种诡异的传说。

  军校里什么样家庭出来的人都有,有军阀少爷,官家公子,也有像荣暮景这样的商家子弟,但多数是社会中阶级子弟,他们想要出人头地拼了命的考进军校,他们仇视这样官宦世家的少爷公子。所以学校里分成阶级的两派,但学校不会就家庭背景就偏袒那个学生这是学校校长定下的校训“有教无类”。

  荣暮景不是一个喜欢表现得人何况在荣家作为私生子他的地位也不过是比下人好一些,荣家把他送入军校一定有其他需要他做的事,离开上海来广州前唯一关心他的二哥告诉他的,作为荣家人只有什么都这能是佼佼者不然荣家可以毫不犹豫地抛弃。

  教官严铁山走进教室,严肃的扫视了一眼教室,开始今天的课程,不苟言笑的严铁山被学生们私底下叫做“严铁板”,今天的严铁山比以往更加的严肃,坐在荣暮景身后的同学小声地议论着。

  “今天教官的脸色不太好。”

  “这你都看的出来,铁板脸都一样。”

  “我估计就是因为那件事!”

  “你是说学校的兵器库被盗!”

  “兵器库这可是大事!我也听说了,警察局都来人了。”

  “这么严重,丢了什么?”

  “不知道!可能是枪之类的吧!”

  ……

  就在他们聊的越来越起劲的时候,严铁山突然停讲课的声音,大声呵斥道:“刘义,杨正言,苏子儒操场跑十圈,既然你们这么喜欢聊天,去操场好好聊。”瞬间教室里鸦雀无声。

  在军校只看能力不看背景,教官的命令是必须要遵守,这是校长在开学时候所说地警告。刚开始有些学生不以为然顶撞教官,违反校规,不服管教。直到警察局局长地儿子犯错,局长亲自带着自己地孩子来向校长道歉想再回军校地,被校长不知用什么手段让这个局长都不知什么原因下台了。

  荣暮晋不在乎这些他只要好好地在军校读书,训练这比在荣家地时候舒服自由地多。课堂上严肃地气氛也影响不了荣暮景地心情。他没有朋友总是一个人走在学校里。校门口花西装梳着飞机头地男人皱眉看着身边穿着制服的小警察正在纠结中。

  小警察抱着几本很厚有皮制书皮的西洋书,他每个月都会和上司丁卯辰来军校送书,这是这个月是第二次来了,离上次送书只有十几天。

  丁卯辰深吸了一口气踏进学校往教官办公室走去。严铁山是个严肃地人就算他不面对学生也是板着一张脸,学校地盗窃事件整个办公室地气氛也都严肃着。突然一摞书放到了桌子上严铁山看了一眼是丁卯辰他地眉头皱地更紧了。

  “丁探长啊!这还不到一个月,又要去送书?”严铁山没好气地问道:“学校地事还忙不过来,今天你自己去吧!”

  “老严,你知道我是不能总上去地。”丁卯辰玩笑道:“我找你,你可以找个其他人。”

  “丁探长,谢谢你给我出地主意。”

  丁卯辰不客气地说道:“不客气,比如马上要进来地这小子就可以。”

  荣暮景不知道即将有个麻烦地任务等着他自动送上门,他只是来把班上地作业拿来交给严铁山。看到这个穿着花西装梳着飞机头地男人正吊儿郎当地坐在严铁山地桌子上手肘下压着一大摞西洋书。

  “教官这是我收上来地作业。”荣暮景恭敬地把作业交到严铁山手上,正准备要走严铁山说道:“荣暮景,来了三个月了还没有交到朋友?”荣暮景没有反驳也没有回答他看着严铁山。

  严铁山拉下坐在桌子上地丁卯辰道:“这是丁卯辰丁探长,你把这些书拿到后山的藏书塔去。”说着指了指桌子上地书。荣暮景看了一眼这个看上去吊儿郎当穿的花里胡哨地男人点点头抱起书本说道:“知道了,教官。”

  严铁山看了一眼丁卯辰道:“你后送书就找荣同事。”

  丁卯辰上下打量了一下问道:“上海荣家,荣暮初还好吧?”

  “大哥,很好在上海商会做会长。丁探长认识我大哥?”荣暮景对于这个大哥并不熟悉,只知道他是一个很厉害地人。在上海也是一个可以完全脱离荣家独当一面地人物。

  丁卯辰不屑地一笑道:“同学而已,看来你和你大哥还真不是一个妈生地。”说着带着小跟班离开了办公室。严铁山示意荣暮景道:“去吧!”

  荣暮景从办公室出来抱着厚厚地书往后山的藏书塔,这座学校的人好像谁都不愿意提起后山那座塔,像是遗忘了后山还有这样一个地方。这几本书还真是重,这些书的外皮一看就是西方的书籍,荣暮景曾在荣暮初地书房看过这样地书。

  广州地天气闷热,荣暮景前段时间总是中暑,在训练时几次晕倒被人送到医务室,校医刘熙若难得遇上这么弱地学生久而久之就认识了荣暮景。刘熙若是个温柔开朗地姑娘,在军校做校医也有些年头。荣暮景地一些学校地故事都是刘熙若告诉他地。比如军校七大怪谈:幽灵塔、地狱呻吟,消失的仓库,西方恶魔,浮水黄金,发光神树,春天来的恶婴。

  幽灵塔就是后山的藏书塔,曾经作为弥陀寺摆放经书的佛塔,在烧毁整个寺庙唯独留下了这个佛塔,后军校建立想要拆除缺总也拆不掉,总是出现十分怪异的事后来就把的佛塔继续作为军校藏书的地方。刘熙若告诉过荣暮景后山藏书塔上有一只美丽的怪物她无所不知,为人解答心中的疑惑,相对的她需要灵魂作为代价,永远禁锢在她的身边。当时他微笑的表示不相信。

  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就来到藏书塔前,十三层高的塔是十分少见,八角形的砖制塔身,阁式的建筑,当年为什么没有被侵略军摧毁这也是一个谜。以塔为中心的方圆内绿色的嫩草已经发芽,通往塔门的青石板路上一层薄薄的青苔。

  塔门是暗红色的木质大门,门把手上两个普通的铜环有些年头,荣暮景用力推开塔门,咯吱的开门声打破了塔内的宁静,塔内安静的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整座塔的塔墙上环绕一直通到塔顶,原以为墙上刻着什么佛经咒语,仔细一看那全是从古到今的书籍,这里的书从古代史到近代历史,从医学、四书五经、机械学、武器学、咒语、神话还有西洋文学……从汉语到英语、法语,拉丁语,书籍语言也是各种各样,那种壮观让荣暮景震惊军校还有这样的地方。塔的中间环绕而上的木质楼梯直接能到达塔顶。

  荣暮景不知道要不书放到哪里,他找了一个赶紧的地方放了下来,就在这时一个从塔顶传来的声音道:”下界臣民,吾得书就这样放在黑暗之中合适吗?给吾拿上来。“

  荣暮景抬头看向塔顶一根棕色的头发从上面飘了下来,荣暮景想了想抱起书往塔顶走去,刚到一半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抬头看看剩下的楼梯咬了咬牙在奇心的驱使下又转过一层层的阶梯网上爬去,终于到达了塔的顶端。

  没想到这塔顶不是就没有空间上面有一个大大的阁楼,塔顶的窗户可以很好的看到外面,正中一张古色的红木书桌上整齐的堆着一摞摞的书和旧报纸杂乱无章。跪坐在卧榻上的女人她棕色的长发披散着,白皙的小脸在长发承托下更加的白皙,像是洋鬼子一般的白色,高挺的鼻子,深邃的眼睛正认真的看着摊在卧榻上的书。

  女子没有看荣暮景她冷冷的说道:”下界的臣民念你初犯我原谅你的无礼,直视神颜,把书放下可以回到你的下界去了。“

  荣暮景看着女孩小心翼翼地说道:”姑娘,你是什么人?“

  女子停下翻书的手转头看着荣暮景,这时荣暮景才看清楚这是一张巴掌小的脸,白皙的皮肤不像是中国人,棕色的头发没有打理缺十分的有光子,高挺的鼻子樱桃小嘴,那双深邃的眼睛盯着荣暮景道:“我是住在塔里的神,命运之子你将在明天太阳西斜的时候再次到来成为吾忠实的仆人。”

  荣暮景看着这个女子他并不相信她说道话仍旧小心翼翼地把书放下,说道:“严教官让带给你地书我已经送到了,再见了。”女子没有说话目送着荣暮景下楼去。很快塔内又变得安静就像一切没有发生过一样。

  荣暮景走出塔看了看没有任何异样地塔并不把刚才在塔顶地女孩放在心上,明天要上户外课他决定去医务室找刘熙若拿点藿香。刘熙若正无聊的看着窗外发呆见荣暮景进来笑着问道:“又中暑啦?”

  “我是我想要点藿香,明天要户外训练课。”荣暮景道:“我怕中暑。”

  刘熙若笑着说道:“严铁山,还真是铁面无私,把你们往死里练。”拿了藿香正准备要走荣暮景突然想起藏书塔的姑娘,转身问道:“藏书塔的那位姑娘,是生了什么病吗?”

  刘熙若听闻藏书塔有些吃惊不过她很快恢复面容道:“你还真特别,你见过阁楼幽灵啦?”

  荣暮景也没有隐瞒的说道:“严铁山让我给她送书去。”

  刘熙若突然是想到什么起身去后面的柜子里拿出一个精美的盒子,道:“你还是第一个觉得她是病人,给这个下次你去送书的时候带给小姑娘。”

  荣暮景不解的看着她问道:“你知道她?她是什么人?”

  “不要随便打听,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刘熙若道:“既然老严让你去送书,少问送就是了。”

  荣暮景不在乎道:“我只做好我自己的事。”

  刘熙若满意的说道:“老严让你送书是对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阁楼上的幽灵侦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阁楼上的幽灵侦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