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残羹冷炙
明和2021-01-25 20:082,841

  小白打来电话,说要过来陪她过生日。

  范小聪说:“我很好。反正我闲,不如放假后我去看你。”

  就像去年一样。

  已是期末,学校还有最后一项收尾工作,阅卷,登记,发放放假通知书,开个会,这个学期就实打实的结束了。她也就放假了。

  辞旧迎新,她想了想,这一年比去年有变化吗?去年行尸走肉,无欲无念,活着不过是一个程式化过程,所以吃饭吃个水煮菜也能下肚,吊着命罢!现在呢?现在不太一样啊!

  她这么想着的时候,将锅里的回锅肉盛起半碗之后,又洒了一大把辣椒粉,不过瘾,又洒了些椒盐。

  是的,不一样了。带着李衡后,她再没有做过水煮菜了,每每总是将菜做得有滋味一些,名目是不能苛待孩子,一不小心就善待了自己。而近来她的胃口更加猖狂,喜欢吃肉,还是重口味的肉,越辣越好,好似这样就能让生活多些滋味、少些麻木。

  麻木了许久,突然又难受得紧,不甘于麻木一样。

  吃饭时,李衡尝了一口她的那半碗肉,辣得热泪直流,喝了一杯凉水入肚,停下来还是辣,于是包着一小口水,缓解着舌头的不适。

  却见范小聪吃得很快意,辣得直哈气,却也停不住嘴。

  这厢饭还没吃完,就听到有人敲门。

  这个点,也不知道是谁。范小聪起身朝猫眼看去,竟然是李蔚,怎么会这么早?她开了门,转头对着李衡喊了声:

  “阿衡吃完了吗?你爸爸回来了。”

  阿衡不知道他该吃完还是没吃完。最近这两大人很奇怪,不太说话。他在这怪异的氛围下通常是夹着尾巴做人。

  “我还想喝碗汤,可以吗?”

  “可以。”

  范小聪挡着门口,等着李蔚转身回自己屋。这些天李蔚已经不进她家门了,想必今天也不例外。

  却不料李蔚杵着不动,一双眼悲天悯人般落在她身上,盯得她很不自在,心里却在哼,不是保持距离么?这又是要做什么?

  她嘴一撇,打算关门回撤,再次不料李蔚伸手挡了门,接着将她从门内拉了出来,顺势将门撞上了。

  “你干嘛?”

  李蔚看着她,干脆一把抱住,头搁在她肩上抱怨:“生气。”

  范小聪感觉出今天李蔚不一样,情绪有些浓烈,她推了推,没推动,也就罢了。

  “你怎么了?”

  李蔚见她没太反抗,心下突然就安定了,所有的不确定全都确定了。

  之前看着她油盐不进,他束手无策,又见到严修送他的画,更是打了退堂鼓。可感情不由自己。也许正如当年茫茫网络中被她吸引一样,他现在也仍被她吸引,是他喜欢的样貌、身形,是他喜欢的声音,甚至连她现在的清冷也牵动着他。

  她虽然捡回了他的画,可是送了阿衡一套少儿哲学丛书作为回报,此后,连一个眼风、一个多余的词汇都没给他。

  自杀过?坚持单身?被感情伤透了?因为宋鹏飞吗?或者严修?总要搞清楚。

  他于是找人将范小聪的过往查了个底朝天,他料想过她被生活暴击——但他真的没想到是这样的暴击!

  他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惹事的人,却要遭受这样的不幸!

  当年网上谈得热烈时,虽然常常视频,可她从未要求过现实里见面。她有很强的安全意识——发生那样的事,他第一反应是有心人故意为之,这些天杀的!

  以范小聪不惹事的性格来看,谁会对她如此?

  宋鹏飞,他推断。

  什么人渣!范小聪不过主动离了一次婚而已!

  竟然因此就遭受社会性死亡!

  她曾经被摔入地狱,终于逃离……从此变成天边的一片弱不禁风的云,风一吹,她就能散给你看……

  她一切的行为都有了解释。她小心的避让着所有有可能的风雨。她将自己龟缩,安安全全的避在大门装有三道插销的1401里,与世隔绝,也作茧自缚。

  范小聪没等来他的回答,终于发火,顾忌着屋内喝汤的李衡,压低着声音说道:“喂!松开!有没有搞错!”

  压着的火不像火,李蔚笑了,他松开她一点,双手扶着她的腰,低头调笑:“搞错?那我该抱谁,嗯?”

  那上扬的尾部颤音颤得人心都酥了。

  “你有病。”范小聪脱围出来,强装镇定,反手敲响了自家门。还以为他出什么事了,结果被吃了豆腐!

  李蔚见她被吃了豆腐的反应还算温和,远没有大门那三道插销激烈,于是他也一改先前的阴郁,变得愉悦。

  拿到资料后,他在办公室枯坐了一下午。没等到下班,就以身体不适为由,提前遛了。迫不及待的敲门,见面的拥抱没有遭到强有力的反抗,就是她心中有他最强有力的证明,在她那样的遭遇后。

  李衡开了门,好奇的打量着他们。

  范小聪急匆匆的越过李衡,回到餐桌,平复心情。orz,她又不是十几岁小女孩了,心跳干嘛这么快。

  李蔚对着打量自己的李衡慈爱一笑,随即就跟了过去。

  餐桌上的青菜还有几根,回锅肉也还有几块,汤也有剩,只是油都已凝结起来,大概只有那碗汤不算冰凉。

  范小聪见李蔚跟到了餐桌,站起来,转身进了卧室,并上了锁。

  实在很不成熟啊……李蔚摇摇头,端起残羹冷炙到厨房,热一热,打算就这样解决掉晚餐。

  范小聪觉得她没谈过一场真正的恋爱。

  跟宋鹏飞当初处朋友处得相当公事公办,配对完成任务似的,先是谈判桌上做自我介绍又都问了对方几个问题,同意开始约会。那会都跟父母一起住,所以约会大都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约得那叫一个正经八百,几无心悸。

  以至于她都产生了宋鹏飞是一个正人君子的错觉。

  所以,她不太知道真正的恋爱该怎么谈,他们这样抱过两回的算不算暧昧?更要命的是,这一段时间的互不理睬,她心里其实很失落。她比任何时候都更有七情六欲。

  她将自己陷在被窝里,心中有两层烦闷,一个是关乎过去的,她已沦为一个千夫所不耻的破鞋;一个是关于将来的。现下是寂寞,心中便充满畅想,其实想一想也不过就是一个给他带孩子煮饭的人,跟当初与宋鹏飞成婚又有何两样?

  这样一想,倒是冷静些了。离个婚,已然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何必再次重蹈覆辙?

  她坚定了思想,侧耳倾听外头,李蔚那厮竟然动用了燃气灶,锅具工作的声音十分高调。

  她很狂躁,不能任由他这么下去,她和她的地盘都不能沦陷!

  她开门出来,绕过巴掌大的厅,进到更小的厨房。菜已热好,李蔚这厮正不嫌弃的吃着他们吃剩的,见她进来,十分谦逊:“抱歉,我实在有些累,懒得做饭了。”

  范小聪一鼓作起来的火气被君子的谦谦给灭下去大半,再发出来也会威力不够,索性就倚在门口,双手抱于胸前,用蔑视的眼神看着他吃残羹剩饭。

  这样一看,也是秀色可餐,李蔚有点像钟汉良,年轻时看着挺平易近人,现在愈发成熟像何以琛。

  不过经年后再一琢磨,便也不尽然。当年年轻,帅,清华高才生,天之骄子,得天独厚,虽交往上亲切友善,实则已经习惯了别人来将就他吧,不然,怎么开口让一个女生不远千里去看他呢?

  亦或他们都一样,抱着游戏的态度开始,无法正经的持续,网恋网恋,也就网上恋恋?

  彼时真是年轻。

  她蔑视的眼神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已柔和和迷蒙。

  李蔚三两口吃完饭,辣得直咂嘴,喝了些凉水后,自觉将锅碗刷了,还粗粗清理了下厨房。

  而范小聪像根柱子似的还杵在那没动,迷蒙的双眼,是在看他呢?还是在透过他看什么?

  他走过去,伸出爪子勾起她下巴:“嘴巴红得像香肠,是不是也是辣的?”

  “你流氓啊!”范小聪偏头退一步离开了他的魔爪。

  他说:“嗯。”

  范小聪的心开始狂跳……她压抑着羞怯、躁动以及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对李衡说:

  “阿衡,把你爸带走,现在,立刻,马上。”

  当晚,范小聪转账了这个月的薪水给李蔚,通过微信,并告诉他,自己要回老家,预计开学前才回来,不能陪阿衡了。

  “什么时候走?”李蔚微信问。

  “明天一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四年后的十四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四年后的十四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