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交出来
清香兮2021-08-01 16:102,239

  姜慈直接上前,手指捏着林姝曼的下颚,向左转转,向右转转。

  “怎么这般没规矩。”

  嬷嬷甩开姜慈的手,把自己主子护在后面。

  “一点教养礼数都不懂,我家小姐是你碰的?”

  姜慈一下子摁住了嬷嬷的肩头,那骨头咯吱的声音清晰可闻,“让开。”

  “你!”

  嬷嬷只觉得骨头都快要碎了,她倒在了地上,大声痛呼。

  “姜慈,这华容膏并没有问题,如今我的脸上……”

  林姝曼没有说完,姜慈打断,“在你脸上的确看不出什么。”

  她一手夺过来华容膏,递给了倒在地上的嬷嬷,“不如你试试。”

  嬷嬷跟在林姝曼身边多年,自然知道这里面是带毒的,而且毒性极强。

  只是小姐在刚才上如厕的时候,在脸上抹上了解药。

  姜慈带上面纱,然后又打开瓶子上的盖,味道弥漫开来,旋即,就见她脸上开始肿痛,因皮肤太痒,所以嬷嬷忍不住挠脸。

  不过片刻,嬷嬷脸上皮肉绽开,痛的直喊,“小姐,快救我,快救我啊!”

  林姝曼赶忙扶起她,“这……”

  姜慈回到座位上,悠然品茗,看着眼前的热闹。

  “林姑娘,你脸上图了解药,当然没事,可现在你的嬷嬷脸上没凃,所以……”

  姜慈用茶盖轻轻撇去茶沫,幽香传来,惬意的抿了一口。

  “所以你赶紧拿出来解药吧。”

  嬷嬷闻言,“是啊小姐,快拿出来,你那里有啊,刚刚去如厕的时候……”

  林姝曼心虚,当下打断,“胡说八道,把这下人拖出府去。”

  “林姑娘真是的,刚才嬷嬷护主急切,还挡在你面前,和我辩理,如今为了掩饰自己的阴谋,竟要除掉下人。”

  林姝曼闻言,“我说这华容膏没问题就是没问题。”

  她十分坚定的回答,姜慈笑笑,“这是要扭曲事实吗?”

  她站起来,与她四目相对,一字一顿,“交出解药,快点。”

  “我不!”

  “快点!”

  姜慈的声音重了几分,林姝曼不肯,也不承认她在华容膏里做了手脚。

  旋即,便听到外面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交出来。”

  众人回头,只见霍渊带着小团子进来,纷纷行礼。

  “王爷,世子。”

  “交出来。”

  霍渊携着清清冷冷的调子,重复着刚才那句话,语气冰冷霸气,没有一丝温度。

  太妃起身,疾步来到霍渊面前,“曼儿没有在华容膏里下毒。”

  “解药!”

  霍渊抬起手,口气重了几分,眼底的冷意更甚。

  “我没有,我也,真的没有。”

  林姝曼对上那双冰冷如渊的眸,开始心虚。

  姜慈没想到林姝曼会如此倔强,心许她爱慕霍渊,所以在霍渊面前,更不能承认此事。

  姜慈只觉得,这男人,就是猪队友!

  无奈之下,姜慈开口威胁,“你脸上明明涂了解药,对不对?”

  林姝曼不承认,连连摇头,泪流满面。

  姜慈继续道,“那就洗把脸,再用一次华容膏,可好?”

  “不,不要!”

  霍渊见状,吩咐下人,“来人。”

  门外便来了几位婢子,姜慈叮嘱道:“好生伺候着,把林姑娘的脸多洗几次,洗的干干净净。”

  “是。”

  林姝曼不愿意,她可从来没受过这般屈辱。

  “王爷,王爷。”

  她不停的叫着霍渊,又看向一旁不敢言的太妃。

  “你们……”

  她从来没想过,会有如此狼狈的时候,也从来没想过,让她陷入如此境地的人,是她多年来心心念念的郎君。

  所有的愤恨涌上心头,她死死的盯着姜慈,“你不得好死。”

  闻言,姜慈把青柠拉过来,“摘下面纱。”

  旋即,青柠那张狰狞的脸露了出来,周围的目光投射而来,她下意识的低下头。

  “我婢子现在这幅样子,都是因为你。”

  林姝曼还在挣扎,可看到青柠的脸之后,默了一瞬。

  如果打开华容膏的人是姜慈,那该有多好,如果她用了,王爷就不喜欢她了。

  可现实告诉她,破了相的人不是姜慈,而是她的婢子青柠。

  她用力的挣开了下人的手,“我交出来。”

  霍渊在一旁看着,当她令人递给青柠解药的时候,道了一句,“别耍什么小心思。”

  林姝曼闻言,更加委屈,泪水如决堤,控制不住的往外流,“王爷,我的计谋被人看穿了,如今只能交出解药,还能耍什么小心思?”

  “若姜姑娘的婢子再有什么闪失,拿你试问。”

  “一个婢子而已。”林姝曼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眼底是强烈的不甘和仇恨。

  旋即,她见霍渊转过头,看着她。

  素日里,他都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孤冷模样。

  这一次,他正眼瞧着她。

  林姝曼感觉到周围的气压变低,特别是霍渊转过头来的时候,林姝曼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

  他双眸如深不见底的渊,似是能把人吞噬进去。

  “在本王眼底耍心思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

  林姝曼感受到了一丝杀意,但也不敢继续说话,他终于知道太妃为什么怕自己的儿子。

  乖乖的应了一句,“是,王爷。”

  出府之后,霍渊看着走远的姜慈,叫住她,“下次若有事,先来找我。”

  屡次帮忙,姜慈实在不好意思。

  “臣女都可以自己解决,真的不需要了。”

  看着姑娘为难的表情,霍渊不解,冷冷道,“我要护着你。”

  霍渊的话音中带着几分温柔,姜慈心里打了个哆嗦,十分的不习惯,“王爷……”

  话落,霍渊见她两颊绯红,沉默不语,不尴不尬的杵在那里,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的话会引来误会。

  “你毕竟是本王的恩人。”

  “王爷心意,臣女感激不尽。”以后不用再出现了,自己完全就可以解决。

  剩下的话在嘴边戛然而止,面对这冷冰冰的泥塑人,她还是把话咽回腹中。

  霍渊没说话,默了一瞬,想起刚才。

  当时尘枫来报,说姜慈婢子受了委屈,来王府讨要个说法,他抛下一切政务,屏退所有文武重臣,赶往府邸。

  这份急切,这份在乎,是从前没有的。

  霍渊不想沾染情爱,更不想让一个女子来扰乱自己的心神。

  思及此,他皱眉,“快些回去吧。”

  姜慈弯身行礼,见天色不早,赶忙回到了将军府。

  之后的几天,青柠的脸好了许多。

  姜慈说道,“我发现你从前就有些痘痘在脸上,打开那华容膏之后,脸上中毒,全部都是。”

  “是啊,特别是吃辛辣的东西,就会冒痘,也不知怎么回事。”

  姜慈笑道:“你这是青春期。”

  “啊?”

  姜慈想到,其实京都之内,应该有很多这样的女子,如果研制出去痘的,应该会大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萌宝:神医娘亲要翻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萌宝:神医娘亲要翻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