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通通买下
清香兮2021-07-29 10:552,269

  咻的一声,剑锋直指姜慈,“不想活命了吗?”

  听这声音,无比熟悉,应该是冥王跟前的那个侍卫尘枫。

  姜慈不害怕,毕竟从前可是在战场上舔过刀尖的人。

  但她爱惜美貌,万一这剑在脸上划道口子,可怎么得了?

  “尘枫。”她下意识的开口。

  可车外的尘枫并没有听见,长剑再一次逼向姜慈,姜慈被逼到角落。

  千钧一发之际,又一道声音响起,“住手。”

  长剑收了回去,姜慈倒吸一口凉气,还好有惊无险。

  微风拂过,车窗一角扶起,男子冷漠的脸庞渐渐清晰起来。

  他一身墨袍,头戴玉冠,冷峻如仙。

  只见他骑着马过来,长剑挑起车帘一角,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出来。”

  霍霆知道爹爹生气了,赶紧脱离姜慈的怀抱,出去跟爹爹认错。

  “是我想娘亲了,和娘亲没有任何关系。”

  小团子撒娇卖萌,抱住了霍渊的双腿,满眼委屈,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

  霍渊微微侧目,看向姜慈,“你。”

  姜慈抬头,赶忙解释,“小世子过来,我应该找人向冥王府通报一声,是我的过失。”

  “你没事吧?”

  霍渊的口气中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关心,只是说出来的时候,他有些难以开口。

  姜慈见他并没有追究自己的责任,笑的无比开心,“没事没事。”

  她心里松了口气,毕竟惹了冥王,可真没什么好下场。

  霍霆晃着霍渊的手臂,撒娇道,“爹爹,刚才娘亲买的药都撒了,你要赔。”

  一口一个娘亲,侍卫尘枫听得很别扭,小心翼翼的开了口,“小世子,人家是姜姑娘,可不能胡叫。”

  霍霆吐舌头,傲娇的抬起小脸,一手拉着爹爹,一手拉着姜慈,“这就是我娘亲,我想怎么叫就怎么叫。”

  尘枫闻言,马上闭嘴,姜慈试图扯开霍霆的手,声音低低,几不可闻,“不是跟你说了,不要在外面这么叫我。”

  画面极其和谐,街上的百姓看了,纷纷笑道,“夫妻哪有吵一辈子的,好了好了,快带孩子回家吧。”

  “是啊,看这男子性情冷漠,面无表情,就和那泥塑人似的,肯定不会哄妻子。”

  听到这些话,姜慈颇觉尴尬。

  可霍渊却不同,他虽然冷冰冰的不言不语,嘴角却弯起一丝微不可查的弧度。

  一瞬之间,他的脸上再次恢复常态,沉沉开口,“你买的什么药?”

  这么多药,哪记得过来?

  姜慈旋即开口,“有些药名已经忘记了。”

  霍渊回头,唤来尘枫,“这药铺所有的药都买来。”

  闻言,姜慈连忙抬头,“不用不用。”

  可还没等话说完,那男子已经带着霍霆走远了。

  差不多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尘枫又准备了一辆马车,把所有的药都装了进去。

  姜慈见状,很是无奈,“我不要那么多的药啊。”

  尘枫笑道,“主子命令,属下不得不照做。”

  既然都买了,姜慈也只好欣然接受。

  她回府之后,青柠见状,赶忙帮着下人把药拿进来。

  “小姐,你好大的本事儿,买来那么多药。”

  姜慈笑笑,“是啊,路遇贵人。”

  这一天下来,差点见了阎王爷,倦色涌上眉梢,姜慈沐浴更衣,上床休息。

  次日,姜慈开始把所有的药摆出来,寻找医书,查看这些药材。

  姜慈发现,这药材和药名完全不符,慢慢的,她看出了猫腻。

  有些中药本就很便宜,卖得也便宜,所以没什么利可赚,姜湾把这些药材换了名字,然后吹嘘其药物本身的作用和功能,扩大宣传,这样价格就可以不断抬高。

  再者说,有些药材之间模样相似,老百姓根本分不清。

  姜慈让青柠去打听药铺的事儿,发现那边的买药的都是达官贵人。

  因为价格足够昂贵,又说百病可治,那些人当然心动。

  姜慈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可如今她并不认识那些人。

  于是她马上去了温氏,“娘,你还认识那些从前与你往来的药商吗?”

  温氏点头应是,他猜到了女儿要做什么,承诺一定会联系到那些药商。

  过了几日,温氏带着姜慈,去了东城街的一座茶馆。

  虽然不再联系,可温氏父亲当年和这几位药商交好,再次邀请,她们不好拒绝。

  药商一一坐下,等着温氏开口,可温氏性子太温顺,主持不了局面,她看了看姜慈,“你想问什么便问。”

  闻言,姜慈开口,“你们可知姜湾把药材换了名字,高价卖出,从中也给了你们不少利益吧。”

  他们闻言,心虚的不得了,纷纷低下头,一言不发。

  姜慈见状,冷哼一声,“看来收的钱不少啊。”

  厢房寂然无声,落针可闻。

  姜慈拍案喝道,“昧着良心做事,不怕遭天谴吗?你们也知道我和姜湾是对立的。”

  话落,姜慈轻轻抿了口茶,笑道,“可你们不知道,如果你们惹了我,包庇姜湾,下场就会更惨。”

  果然,威胁一番之后,有人站了出来,“其实我们都知道,可我们并没有抬高药材的本钱卖给姜湾。”

  “那么,愿意和我一起把姜湾告上公堂吗?”

  此话一出,厢房再次回归安静。

  商人注重利益,所以姜慈开口道,“好,以后我开了药房,会自己另找药商,不会让你们得利的,你们要知道,我姜慈医术精湛,也会经商,不久之后,你们手上的药再也无人来买。”

  他们闻言,互相对视一眼,纷纷答应下来。

  出了们,药商们冷汗岑岑,连连叹气,姜湾不是个善茬,她姐姐更是个不好惹的祖宗。

  *

  诉状写好之后,姜慈就递交地方衙门。

  这一次,姜慈才不会去找皇上理论,他们都是坐在一条船上的,当然会互相包庇。

  过了几日,姜湾被告上公堂,姜慈温氏以及那些药商也都到了衙门。

  药商说姜湾从他们那里进药,然后换了药名再高价卖出去。

  可姜湾不承认这些药商与她有往来,她药铺中的药也卖得不贵。

  衙门官员又派人到了姜湾的家,找出姜湾家中账簿,上面的一笔笔支出,确实没有体现进药的明细。

  又找来了所有药铺的下人,姜慈看得出,他们早就统一了口径,都说不认识这些药商。

  官员看到账目中没有支出,他百思不得其解,“你来说说,药材是哪里来的?”

  姜湾又辩解道,“本王妃在京都之外又大片药田,有些药种药材都是自己多年研制的,所以药铺才会出现那些没听说过的药名。”

  证人找了出来,可姜湾也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和药商没有关系。

  此时,温氏开口,“就算你的药不是从他们手中进的,那药铺也不是你的。”

  姜湾大笑,“何出此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萌宝:神医娘亲要翻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萌宝:神医娘亲要翻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