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一句诗幻化太古神兽?
青鸿2021-05-06 20:013,545

  随着林清玄的手在墙壁上不断挥动,一股道韵也随之缓缓流露出来,而何紫璇和小兰也已经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她们的神魂随着林清玄的手进入了那画中世界,这个世界与现实世界有很大差异,它还只是一片朦胧,是最原始的状态,目之所及皆是混沌。

  而林清玄的手就好像是主宰整个世界的造物主一般,在它的引导下,鸿蒙开辟、混沌湮灭、宇宙开始形成、大陆由此诞生、生灵缓缓出现。

  山、河、湖、海、沼、漠、林、戈一样一样地接连出现,而她们则站在一条大江岸边看那浪花淘尽悠久岁月。

  终于,有一天,大雪纷飞,整个世界仿佛都被这永恒的雪花所覆盖,天地间所有的情怀都被揉杂成了一个字,寒!

  而就在她们瑟瑟发抖之际,一个披着蓑衣的老翁提着鱼竿和桶来到了江边。那老翁好像看不见她们一样,径直坐在了她们身旁,然后给鱼钩挂上鱼饵便一把扔了出去。

  鱼饵扔出去后,老翁就没了动静,就静静地坐在那里等鱼儿上钩,整个浩渺世界也因此安静了。

  日月定格、气象静止、连那滚滚不尽的大江都停止了流动,整个世界因此而停止在了这一瞬间。

  此刻,一股玄而又玄的道韵突然显现,贯彻尽她们的神魂,在这股道韵的洗礼下,她们的心境一阵通透,来到了传说中有些人一辈子都无法进入的悟境。

  此刻,她们学习的法术和神通在脑海中被疯狂推演,一个个原来无法领悟的关键点被轻松破解,自身战力也在不断攀升。

  终于,不知道是过了多久,也许是一瞬间,也许是一万年,她们的神魂达到了承受这境界的极限于是被直接挤出了这个世界。

  睁开双眼,两女对视一眼眼底尽是震撼,因为方才明明才过了几息时间,而她们却见证了一个世界的诞生,在里边仿佛经过了无数年一般,而且自身所习练的神通法术也突破了好几层。

  而现在她们才发现,这墙壁上被林清玄所画下来的正是那老翁雪钓的画面,一股股道韵流转其中,但两女却是不敢再直视了,生怕神魂崩裂。

  “两位姑娘,我这画可还行?”

  而这时候,林清玄来到了她们面前,带着淡笑发出了疑问。

  “先生画技高超,小女子佩服不已,想必这天下间能与先生比肩之人恐怕是没有了吧!”

  开玩笑,这画要是不行那哪样的画才行啊,这都画出了世界演变、画出了大道真理啊。

  “哈哈哈哈!姑娘赞缪了,在下这点本事还不敢妄称天下第一啊!”

  被美女这般夸赞,林清玄心底是高兴不已啊,终于有人能欣赏爷的才华了。

  而就在何紫璇打算再捧一捧林清玄的时候,他感觉到腰间储物袋里边的传讯玉符突然涌现出了一阵阵波动。

  神念探入一看,她马上神色一变,但想起林清玄还在面前,所以又将脸色缓和了些许。

  “先生,我还有些急事,不便久留,小女子就先告辞了!”

  微微欠身一礼,何紫璇便打算告辞了,说罢便拉起小兰便打算离开了。

  而小兰却还一脸疑惑:“小姐,你这是……”

  “姑娘且慢,在下在这里却是难寻知音,姑娘今日到来却是令在下颇为喜悦。既然姑娘有事要离去我也不便挽留,那就送姑娘一份礼物吧!”

  林清玄见何紫璇脸上似乎有些难色,再加上走得如此急切,便觉得应该是遇上什么麻烦了,于是略一思量后便神色一正,伸手拦住了她。

  “既然如此,那就谢过先生了!”

  林清玄都这样说了,何紫璇也不好拒绝,不然要是万一前辈不高兴了就不好了。

  毕竟像这种前辈高人一般都是喜怒无常的,尽量不要惹得他们不快。

  “好!小虎,拿纸笔来!”

  林清玄见此立即吩咐一个小孩拿来了纸笔。

  将纸铺好后便开始挥毫落笔了,这次他仍旧还是使用了主动技能落笔惊神,毕竟只有用了技能的字画看着才好看。

  两女看林平之笔墨挥洒之间,那普通的宣纸上竟然好似有龙凤飞舞、神兽嘶吼一般,其气势简直是气吞山河。

  片刻后,林清玄骤然收笔,身上的高深气势也于此时尽数收敛。

  此时那宣纸上正躺着四句诗句: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

  这诗句一成,两女便感觉一股豪气和磅礴迎面而来,但由于时间紧迫,她们也没有过多欣赏,而是张口就夸赞了一句。

  “先生才华当真举世无双,这般恢弘诗句也是随手拈来。”

  “哎!姑娘过奖了,姑娘不嫌弃的话,可以将这诗句带回,心中缺乏信念之时可略赏一二!”

  林清玄一脸谦虚地摆了摆手,然后将宣纸卷起来递给了何紫璇。他也只是个教书的,也没什么好东西,只能希望这字画可以在她们气馁的时候能给与一些激励。

  “多谢先生,那小女子就告辞了!”

  感受到传讯玉符的震动越来越激烈了,于是何紫璇也来不及多说了,拿起字画行了一礼后就带着小兰打算离开了。

  “好,姑娘慢走!”

  应了一声后,林清玄目送着两女走出门去,然后金光一闪腾空而起便消失不见了。

  “唉,修仙者真好,可惜我没有资质,不然像这样飞来飞去多舒服!”

  羡慕地看了两女的背影一眼,叹息一声后便走进了教室继续上课去了。

  而何紫璇二人上天后,小兰就有些疑惑地对何紫璇说道:“小姐,家中有难,方才何不向前辈讨要些宝贝啊,以前辈的手段,随便拿出些法宝就能解决麻烦了,总比这没什么用的字画……”

  说着说着,小兰声音就小了起来,然后抬头有些躲闪地看着何紫璇。

  何紫璇闻言立即转头看向了她,然后眉头一皱。

  “住口,前辈乃隐世大能,我们能碰见已经是极大的福缘了,怎么能再贪求其余宝物呢!”

  但旋即,她便看了看手中的字画:“前辈行事自有道理,也许是我何家该有此劫吧!唉!”

  叹息一声后,话音一落,二人便消失在了天空中。

  与此同时,陈国第一大家族何家里边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陈涛,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可能把女儿嫁给你的,你就是图谋我何家的底蕴,我告诉你,不可能!”

  何家家主何太冲此时一脸决然地对面前一个锦衣华贵男子这般说道。

  “哦?既然如此,你们违抗皇旨,那就怪不得我了,杨总管,动手吧!”

  那男子见此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戏谑,然后便吩咐后边一个太监模样的老头准备动手了。

  “遵命,三皇子殿下!”

  话音一落,那老太监杨总管身上猛然爆发出一股极强的气势,令何太冲和他身边的一众家族众人一阵心惊。

  而何太冲则是感觉到身上如负担了万钧之力一般难以动弹,只见其一阵咬牙切齿:“出窍境!”

  “违背皇旨,死!”

  老太监见此脸上没有丝毫波动,灵力涌动之间就准备动手了。

  而就在此时,两道流光从远处飞来,露出面目,正是何紫璇和小兰。

  “爹!”

  “璇儿,你怎么回来了啊,我不是让你不要回来吗?你在琉璃宗里面,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的。”

  “爹,你们如果都死了,那我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糊涂,糊涂啊!”

  “说完吗,说完了就一起上路吧!”

  此时,那老太监目露阴狠,伸手一拍,四周灵气顿时朝着他狂涌而去,待气势达到巅峰之时,一道遮天黑光自其手中激射而出化作一九幽巨手,瞬间笼罩住了整个何家上空。

  一时间,日月无光、天地暗淡、乾坤颠倒,周围天地元气狂暴不已,一股仿佛来自地狱的气息瞬间铺展开来,令在场何家之人尽皆是颤抖不已。

  何太冲见此面露苦涩,我何家难不成就要断送在我这里了吗?

  眼看着那巨手一步步逼近,何紫璇银牙紧咬,在这巨大的压迫下,她生不起丝毫反抗之心,就好像是蝼蚁面对滔天洪水一般,有的只是无尽的无力感。

  巨手压近,何紫璇只感觉身体在崩解、神魂在碎裂,再进一步必然爆体而亡。

  而就在此千钧一发之际,何紫璇突然感觉到手中一阵滚烫,低头一看,发现那原本普通的字画此时居然爆发出了耀眼金光。感受到手中愈加滚烫的字画,她忍不住将字画抛了出去。

  而这一抛出去可不得了,只见字画无风自动飘到了空中。随后,字画展开,其上瞬间爆射出了一道金色匹练。金色匹练刚一出现,她便感觉浑身一轻,那股压迫力竟然瞬间消失不见了。

  凝神一看,那字画上面的字竟然变成了金色,接着,在何紫璇震惊的眼神中一个个飞出字画,飘到了那手印的前方。

  接着,那些金字化作一道道与此前林清玄身上冒出来的极其相似但却威力更甚的金光,然后旋转飞舞,最后竟然化作了一只似鱼非鱼、似鸟非鸟的生物。

  这……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太古神兽鲲鹏?

  震惊的不只是何紫璇,何太冲、所有何家子弟,还有那杨总管和三皇子,皆是目瞪口呆,此等神兽之威,令他们神魂颤栗。

  这时,仿佛空中有一道恢弘威严的声音念起了这上面的诗句:“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

  “吼!”

  话音一落,那鲲鹏嘶吼一声,直接双翅一扇,那遮天盖地的黑手居然……居然被吹散了?

  而这还没有结束,那鲲鹏直接原地消失了,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杨总管面前。

  杨总管见此陡然一惊,正准备抬手抵挡,但谁知还不待他动手,那鲲鹏直接对着他猛然一吸。

  “不,这不可能!”

  “呲溜!”

  杨总管惊恐的嚎叫刚刚出现,一道声音响起,他的神魂居然瞬间被吸进了鲲鹏的嘴里,然后消失不见了。

  “扑通!”

  尸体倒地、鲲鹏消散、天地恢复了正常,但现场的众人心底仍旧是难以平静,方才那一幕幕如九天惊雷一般在狠狠地鞭挞他们的神经。

  这是何等神威?一句诗幻化成太古神兽秒杀出窍境高手!

  而这时,小兰捂着嘴满脸惊喜地推了推身边还陷入震惊无法自拔的何紫璇:“小姐,你说的是真的,这肯定是前辈知道我们有难,所以才赐下了这字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玄幻:开局签到浩然正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玄幻:开局签到浩然正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