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伐木人
山水2020-12-16 15:261,977

  我叫张初一,出生在一个东北山村。

  虽然现在已经进入到了信息高速发展的年代,但在我生活的山村,还保持着最原本,最古老的生活方式。

  伐木,永远是在我生活的这个山村的生存手段。

  村里几乎所有的壮年男子,都以伐木为生。

  背靠大山,脚踩黑土地,这虽然不是我们唯一的生存手段,但却是赚钱最快的。

  而每年到了九十月份,就已经是寒冬时节。

  我自小跟爷爷长大,爷爷也是这深山之中最有经验的伐木工人,跟着他我也自然而然的知道了很多关于伐木的事情。

  只是虽然我可以漫山遍野的跑,但爷爷就是不许我去后山。

  本来我也不当回事,但是在挨过我爷爷的几次打之后,我算是彻底不敢往后山去了。

  但是是每到初一十五祭拜山神的日子,爷爷就会主动的带我去后山,而这么多年过来,我也就习以为常了。

  今天正式十月初一,今天是我的生日,也是我在这深山之中生活的第二十个年头。

  我早早的就起来,发现爷爷早已经给我煮好了鸡蛋。

  虽然,我也曾跟着我离婚的父母在城市生活过一段时间,但是我总觉得城市的生活并不适合我。

  总是那样束手束脚,而且规矩颇多,相反在大山之中,我才能感觉到真正的自由。

  随着氤氲的热气,我将爷爷煮的鸡蛋剥好,并顺手将爷爷用盐腌制的野兔肉切下来一块儿,用荤油在大锅里炒了一下。

  这几乎是我跟爷爷约定俗成的规矩,差不多每一年过生日的时候都会这样,他给我煮好鸡蛋,我做好菜,等着他回来吃。

  今天一大早,就有一辆鲜红的丰田霸道车停在门口。

  虽然我不知道这些人是来干嘛的,但是今天不知怎的,我心中一阵慌乱,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初一,快去山里看看吧,说不定还能看到你爷爷最后一面。”

  听到院子里的喊声,我直接就冲出了屋子。

  这才看到隔壁的陈三叔,语气中带着哭腔跑到了我家院里。

  眼见着这个年近五十的汉子,额头上都已经挂上了汗珠,甚至帽子里面还在冒着热气。

  我知道事情肯定不好。

  “陈三叔,到底怎么了?”

  我焦急的扶住堪堪要跌倒的陈三叔,也有点慌了神。

  “你爷爷他在后山伐树的时候,被倒下的大树压住了,你要是去晚了,可能就看不到你爷爷最后一面了。”

  听到陈三叔的话,我不禁一愣,然后也不理会陈三叔,径直的朝着后山跑去。

  但是这一路上,我却在暗暗的琢磨。

  在这深山伐木一直都有规矩,那就是每逢初一十五祭拜山山的日子是不可以伐木的,按说爷爷在这村子里过了一辈子,伐木也伐了一辈子。

  这样的道理,这样的规矩他不可能不了解。

  虽然所谓的祭拜山神,在我看来,多多少少有一些封建迷信在其中,但是我知道,爷爷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坏了规矩。

  因为这是老一辈传下来的说法,更是老一辈用血的教训留给后人的经验。

  但是事关跟我相依为命的爷爷,我也就没想太多。

  我对这里的山路及其了解,所以当陈三叔说爷爷在后山的时候,我甚至不用他带路,就能找到后山的位置。

  但是今天,我就觉着这后山的路格外的远。

  好像我无论走多久,都没有办法走到尽头一般。

  随后,我心中越发的惊讶,因为我发现周围的景物开始越来越陌生。

  我终于有些慌了。

  我知道在山里迷路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尤其是在现在这个季节,山里面很多的野生动物还都没有进入冬眠的状态。

  就算是现在站在我面前一个黑瞎子,我都不会意外。

  但最可怕的还不是熊这种生物,我最怕的就是碰到狼群,这些畜生最为凶狠。

  虽然现在已经很少有人能在野外碰到野生动物了,但我们这里毕竟身处大山深处,再加上外面的过度开采产砍伐,不断的压缩这些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

  所以在我们这里还会经常遇到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

  至于找不到路这件事,我根本就不担心。

  按照我爷爷教给我的方法,想找到回去的路并不难。

  但是今天奇怪的是,我几乎用尽了爷爷教我的所有方法,但是我却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从眼前这个地方离开。

  不断的找路,让我的体力急剧消耗,我不断的喘着粗气。

  胸膛就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

  那是恐惧之后出现的愤怒。

  我懊恼,我后悔,当时怎么就没等一等陈三叔让他带我一起找到爷爷。

  可就在我快要放弃的时候,我忽然看到一座雕像。

  那是山神。

  我们每逢初一十五就要祭拜他,而我也不知怎的,在看到了这神像的时候,心中忽然就静了下来。

  与此同时,我不断的朝着那山神像走去。

  我根本就忘记了周围的一切,而就在我走了几分钟之后,我猛然觉得那山神像迎面扑来。

  我怕他撞到我的头,下意识的缩身一躲。

  但那山神像还是直接撞进了我的身体,在这个时候,眼前的景象才慢慢的浮现出来。

  我看到了爷爷,再看下周围,确实是后山无疑。

  而爷爷此时已经被人绑上了,而他的身边,则是躺着一颗已经被砍到的大树。

  在他旁边,正是陈三叔。

  不过他却没有像之前那样慌张。

  我几乎下意识的喊了一声:“爷爷。”

  我爷爷猛然回头,看到我的时候,他的脸色有些不自然。

  “娃子,快跑。”

  爷爷脱口而出。

  我看了一眼陈三叔,又看了一眼爷爷,说道:“爷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但就在这时,陈三叔开口说话了:“初一爷爷,这山神宝藏的秘密你也守了这么多年了,既然今天你都把这守山树给砍了,就别怪我要斩草除根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东北秘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东北秘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