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月涌2020-10-30 23:492,004

       在众仙家着实按捺不住好奇心,前往璇玑宫寻战神之时,却发现璇玑宫已换了牌匾,空无一人了。

  后听闻天界消息最灵通的司命讲,战神将军向天帝请罪,并自罚下界轮回,天帝慈悲,只是允她辞去战神职位,不做它罚。曾经威名赫赫的战神,如今便只是一个没有品阶的小小仙子罢了。

  有那心直口快之辈闻言反驳,“你当战神的名号是怎么来的,她如今就算没了品阶,你敢招惹她吗?打的过她吗?”

  众仙闻言皆是无语凝噎。是啊,没有品阶对战神而言顶多是日子要过得清贫些,但有腾蛇神君的照应,这也都不是问题了。

  褚璇玑迎着众仙惋惜不解的目光,用璇玑宫内多年的积蓄同百花仙子换了些树种,老君那儿换了一套茶盏,翩然离了众人的视线。渐渐的,战神将军的事迹成了三界的传说。

  除了腾蛇外,无人知晓她在偏僻少有人踪的星河旁的空地上,起了一座小木屋,栽了几颗松柏,种下了一片桃林。天界少有风起,这里却宛如尘世般有着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晴日里,她每天都要早起收集桃露,用从老君哪儿换来的天青瓷茶具煮一杯三清茶。午后躺在桃树上,脸覆一张金色面具遮挡阳光,昏昏睡着直到日落。

  雨雪天,她便窝在膳房里研究美食,月升日落,时光轮转,她竟也有了一手好厨艺。永芳阁的馒头、六凤斋的桂花莲子糕、广云轩的八宝鸭子、客来居的牛肉面……这些她都做的原汁原味,甚至更胜一筹。

  偶尔也会随腾蛇下界去跟无支祁、紫狐、亭奴他们小聚一下,看他们喝着酒,畅聊着往事。开始紫狐还会为璇玑打抱不平,后来看她那样也就渐渐的不提司凤了,就像从来没有过这个人。

  与老友小聚之后,她都会去庆阳买一捧莲蓬,去留仙楼买几坛醉龙吟。再去鹊桥找个卖面人的小姑娘,让人替她捏两个精致的小面人却从不带走。

  每每从下界归来那夜,璇玑总会喝个大醉。腾蛇不明白,明明是凡酒,怎么会醉得倒神躯。紫狐说这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也就由着她喝。醉酒的璇玑不吵不闹,只是偶尔会傻笑,偶尔会默默流泪,偶尔也会喊司凤这个很久都没再听到过的名字。

       

  崇德殿的羲玄殿下终于可以过平静安生的日子了,但他却有点不太习惯。浴室内,寝殿里,他会习惯性的抬手想布下结境,然后倏然一笑,摇摇头放下手。

        渐渐地,崇德殿内的结境越来越少,恢复了最早的样子。

  他有时会突然的想念三清茶的味道,想到那双琉璃般剔透的手捧着青瓷的茶盏,美不胜收。

       偶尔听到仙家们谈论快要成熟的蟠桃是如何美味,他便起那个人为他跑遍了人界搜寻来的各种美食,那才是味觉的享受……

  月桂升空,星河亮起的黑夜,他时不时的会回忆起那个人退婚时跟自己的对话。

  她第一次恭恭敬敬的朝他行礼,称他为殿下,他当时是什么表情来着?好像是蹙了蹙眉,心里有点闷。她一脸真诚的向自己致歉,“殿下,之前是璇玑唐突了。”他不知怎的打断了她的话,开口问道“战神为何退婚?这不是战神想要的吗?”

  此话一出,他竟被自己阴阳怪气的语气惊到了。而她只是平静的,用那双澄澈的眼睛看了他一会儿,反问他“殿下,您还记得洵儿吗?”他当然记得,那是他作为禹司凤之时,与她化作的褚璇玑生下的第一个孩子。

  点了点头,他回答“记得,这孩子小名汤圆儿,自小调皮。”像是知道他在疑惑为何突然提到这孩子,她浅浅一笑,似陷入了回忆。

      “近日我下界去看了洵儿的转世。百年来,这孩子都已转生多次了,我看着他每一世都会遇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故事,恩爱缠绵,兰因絮果,现业谁深。忽然明白了我于殿下,大概也是这般吧。”

  她忽然抬起头来,“璇玑终是明白,此刻的羲玄乃是天界太子,而我的司凤早已经去了。”

       那双眸子无比闪亮,夺目的似挂在天上的星辰,她的话信誓旦旦,掷地有声,“褚璇玑只嫁禹司凤,不嫁旁人。从此以后,我会守着跟司凤的回忆,再不叨扰殿下。”

  羲玄说不清楚听完她的话自己是什么心情,只觉得向来平静无波的心湖像被卷起了狂风巨浪,他无处可逃,避无可避。但他只是握紧了掌心,用自己都诧异的平静语气开口道“褚璇玑,你不该将自己困在原地。”

  “殿下,我这颗心本就生于红尘,被红尘所困,璇玑心甘情愿。”

  天幕上划过一道流星,打断了他的回忆。羲玄觉得或许自己改闭关一段时日,他竟被禹司凤的回忆影响了,对战神生出一缕情谊来。然作为天界太子,身负重担,若为情爱所迷,他怎么对得起这芸芸众生,况且他……

  悠悠一声叹息从他口中逸出,缓步走下通天台的背影在月光下清冷迤逦,令人心生遐想却不忍亵渎。

        桃林木屋里,自觉许久没有吃荤的腾蛇正对着璇玑嚷嚷,“臭小娘,为什么最近光给我吃菜,我又不是兔子!你看看我都瘦了,快点给我做肉吃。”

        看着腾蛇为了口吃的如此耍赖,璇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哄小孩似的应着“行行行,我去给你做好了吧。”

        终于心满意足的吃到肉的腾蛇此刻却头疼不已,这臭小娘在耳边一个劲的叨叨,“腾蛇,你不要只是吃肉不吃菜,这样不健康。腾蛇你不要…”

         腾蛇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未来得及细想,一句话便脱口而出“臭小娘,你现在都成了另一个小厨子了。”

          这话一出,两个人都愣了。褚璇玑静默良久,抬头看了眼欲言又止的腾蛇,扯开嘴角笑了笑“这样,不好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美人煞之春事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美人煞之春事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