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
青璃2020-11-22 09:363,066

  76。

  沈瑜走了几步,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既然,阿苏维已经病重,那你是不是很快就要回到你的地,去夺回属于你的权力了?”

  此话一出,她的心里竟然有些沉重。

  莫枭铎说:“放心,走之前,你需要的我都会帮你安排好。”

  沈瑜摇头:“不是,朕只是觉得你走之后朕会想你。”

  这样一句话,轻飘飘的,却如一块巨石在莫枭铎心里砸出了阵阵涟漪。

  他的嘴唇微抖,钳住了沈瑜的手腕:“你说的是真的吗?你没有还在勾引我?”

  他害怕她这句话不是由衷说的。

  沈瑜笑了:“在你心里,这都算勾引?看来你还是被勾引少了。”

  她走了几步又说:“不过没关系,日后真成了汗王,有的是女人来勾引你。”

  莫枭铎从她背后抱住她,痞笑一声:“喜欢的女人做什么都是勾引,不喜欢的女人做什么都勾引不了我。”

  “你说成了汗王,有的是女人来勾引,”他把下巴放在沈瑜的头上,“那你呢?你成了皇上,有很多男人来勾引你吗?”

  此刻莫枭铎已经在心中想好了,她若说有,那他一定警告她,他走了之后若有哪个胆子大的男人敢勾引她,他回来一定把他们碎尸万段。

  可让他没有想过的是,沈瑜回头,抬眼盯着他的脸,道:“你这……不是吗?”

  好一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他这算勾引吗?

  难道……

  他断断续续地说了一句:“喜欢的人……做什么都是勾引?”

  沈瑜轻轻“嗯”了一声,比起回应他的话,这更像她发出的一个音节。

  莫枭铎强忍住心中的激动,一把抓住她:“是真的吗?”

  是真的喜欢他吗?

  他原本可以把这个话题停在一个“嗯”上,可他偏要在这个话题上再求证一遍。

  沈瑜知道他要问什么,嘴角还挂着笑容:“朕说,你走了朕会想你,你猜呢?”

  莫枭铎抓着沈瑜的手用力了一些,他的声音竟然有一丝悲凉:“我不敢猜……”

  不过很快,他用一种威严十足的语气说:“就算你不喜欢,我也会让你嫁给我的。”

  他忽然笑了:“阿苏维做不到的,我一定要做到。”

  沈瑜从他手里挣扎出来,问:“那你究竟是想娶朕呢,还是想比过阿苏维?”

  莫枭铎看向沈瑜的眼睛,他的眼睛里有鹰一般的光芒:“比过他的方式有很多种,他做不到的也有很多事,但偏偏娶你,是我一定要达成的。”

  沈瑜忽然想起了那天凯旋之后,莫枭铎问自己的话。

  “阿苏维没做成的,有一件是做朕男宠。”

  “那天你问过朕,能不能接替阿苏维的位置,做朕的男宠。”

  “若你当不成汗王,你真的愿意做朕的男宠吗?”

  沈瑜非常清楚,莫枭铎不是楚天阔,他有属于自己男人的权力追求,她并不觉得,他会愿意甘心做自己的男宠。

  但莫枭铎的回答是:“做不成王吗?那我愿意啊。”

  他又加了一句:“只不过……”

  77。

  “只不过什么?”

  莫枭铎扬起下巴:“我更想当靺鞨的汗王,然后一路打进京城,把你抢回去做王后,没有王妃的那种王后,让你只有我一个男人。”

  沈瑜没说话。

  “至于男宠不男宠,不是问题,”莫枭铎摸着下巴说,“其实我走以后,最担心的是,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身边那些男人不会安分的。”

  “所以私心想来,我更想待在你身边做男宠,永远地看着你。”

  莫枭铎说。

  “沈瑜,你知道吗,若你是个公主,这个国家是你父皇当政,”莫枭铎指着脚下的土地,“我当了王的第一件事,就是带人打到这里来,打到你父皇把你嫁给我和亲为止。”

  抱得美人归的决心,他已经向她表明。

  可惜这个江山是他心爱的女人的,他见过她为了自己的生民土地而悲痛欲绝的样子,不忍心这样做。

  沈瑜害怕那种血流成河的战争,害怕那种尸横遍野的场景,害怕那种滔天的失职感。

  “这是朕的江山,”沈瑜挺直了身子,“朕不敢去发动战争,但是会尽一切去争取和平。”

  哪怕,是她嫁过去的方式。

  她目光很是深邃悠远:“朕不求你永远不打进来,朕只是希望……别再随随便便屠城了。”

  一次屠城,她永生难忘。

  莫枭铎本想对她说:“只要你肯嫁过来,我一定不会对大梁发动一兵一卒”,可是他此刻才明白过来,他们两个之间的对话已经由男女变成了两个感情颇深君主。

  所以他只是点了点头:“好。”

  最后,沈瑜主动抱了抱莫枭铎:“打算什么时候走,提前告诉朕一声,不要朕一觉醒来就消失不见了。”

  莫枭铎点了点沈瑜的鼻尖:“好啊……”

  “怕一觉醒来人不见了,不如睡觉的时候就把人抱住,躺在自己的床上,自己亲自看着,也放心不是?”

  莫枭铎坏笑了笑。

  沈瑜也没犹豫,一掌打到莫枭铎胸口。“不正经!”

  “不正经?”莫枭铎眼睛一眨,“皇上窝在臣怀里睡觉的时候哪里正经了?”

  沈瑜瞪了他一眼:“又提这事儿!”

  “为什么不提?”莫枭铎很喜欢看她嗔怒的样子,“人睡都睡了,皇上还想赖账不成?”

  等沈瑜批完了奏折,已经快到晚上了。

  她想起她还没有下旨,赐宁远霖居栖云殿呢。

  她很快便写了圣旨。

  她刚落笔,萍儿便来向她传唤:“皇上,宁小主求见。”

  如今的他还没有位分,只称得上一声小主。

  “臣参见皇上。”宁远霖跪下,敛衣磕头。

  正写着他的事情呢,他就来了。

  沈瑜放下笔问:“你来何事?”

  宁远霖抬头,眼睛看着沈瑜的脸,深吸一口气才敢说:“皇上……皇上夜里可需要臣伺候?”

  他确实是鼓足了勇气才敢问的。

  可莫枭铎听见了,只想把他赶出去。

  这个人……是来邀宠的?

  沈瑜连连摇头:“不必了。”

  她又补充道:“日后朕不传召你,你也不用想着伺候朕。”

  宁远霖的眼睛明显黯淡了一下。

  78。

  不知道为什么,那瞬光让沈瑜想起了做错事的孩童。

  那种小心翼翼的眼神,又像从来不曾得过父母宠爱的孩子。

  沈瑜乃嫡公主,虽不曾体会过这种滋味,但是常见几个庶出的姐妹们怯生生的,就是这种眼神,那个时候她就心生怜悯,也可怜她们。

  那种可怜跟武卓群在她面前眼巴巴的样子不一样,他那是装的,脑子里指不定想着什么坏主意呢。

  可是眼前这个男子显然是真的可怜。

  沈歆说过,这个宁远霖是真心喜欢她,在她还是个小公主的时候就这样。

  那种喜欢却得不到的滋味,应该很难受吧。

  “朕这几日累了。”她竟然不自觉地就向他解释,“待得日后,再过去陪陪你。”

  虽然不喜欢他,但多多少少给他一点关爱,她还是能做到的。

  然而她绝对不能给他太多的照抚,即使是这种怜悯的感情,落在那些男人们眼,也会让他们毫不留情地举起屠刀。

  那宁远霖似是笑了一下,远远瞧去便是十分欢喜的样子。

  “臣静待皇上垂幸。”

  他说着便要起身。

  “等等。”沈瑜说道。

  那宁远霖又看向沈瑜,不知她要说什么。

  沈瑜把圣旨递过去。

  “一会儿你去栖云殿的偏殿住,朕把那里赐给你。”

  栖云殿,离皇上寝宫最近的一座。

  这让他心中不住的惊喜。

  可他也想到,是偏殿。

  主殿有楚天阔在住。

  宁远霖和楚天阔,沈瑜都没有明确给过位份,但是主偏殿之间已经定了高低。

  眼中划过的是上午楚天阔与沈瑜之间的缠绵,这让他不觉又怒火中烧。

  可愤怒的同时他又很无力。

  早听闻皇上和楚天阔是多少年的交情。

  他这卑微之身也比不了的。

  没关系,他会尽一切努力,得到皇上的青睐的。

  就这样想着,宁远霖跪谢退了下去。

  因为圣旨已发,萍儿早就找好的人把偏殿收拾了出来,所以他即刻就可以住进去。

  楚天阔在主殿里自然能够看见一大堆宫人在偏殿收拾屋子。

  本来就不乐意沈瑜后宫里收了一个不明不白的男人,虽然他知道沈瑜让他住到这里是为了让自己看着他,可是一看见这些人在收拾,他还是心里堵得慌。

  凭什么这个男人就可以得沈瑜圣旨册封,还有一大堆宫人忙前忙后的。

  想想他当初仗着脸皮厚,偷偷摸摸地住进栖云殿,连灯都不敢点。

  即使到现在,他住这里也只是被沈瑜默认,连圣旨也没有。

  别说住在这里名正言顺,楚天阔待在这里,哪怕身份都没有。

  那个该死的宁远霖,虽然没有位分,好歹也是皇上口谕,真真正正收进了后宫的后宫人。

  楚天阔仔细想了想自己,沈瑜好像只说过一次,他是皇上的客人。

  那个宁远霖叫皇上的内人。

  楚天阔越想越憋屈,他一定要给自己安个身份。

  偏偏他又是被当众捉过奸,不能进后宫的男人。

  正在他生气的时候,宁远霖出尘的身影缓缓走进了他的视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凉懿梦:美男别争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凉懿梦:美男别争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