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
青璃2020-11-22 08:013,032

  73。

  沈瑜便不动了。

  他想她,那种想念如火焰一般在心中翻滚燃烧,烧得他彻夜难寐。

  加上之前那道圣旨的刺激,一个拥抱已经把他心中所有的情绪都激发出来了。

  他抱着她,越来越狂躁。

  那原本冰霜一样清冷的眸子不知何时变红了,竟有种说不出的邪魅感。

  林之锦张嘴,一口咬在了沈瑜的下颌线处。

  “之锦,疼!”沈瑜微微皱眉,抱着林之锦的手也攥成了拳头。

  “疼吗?”林之锦抬头看着沈瑜,“疼就对了,我看你下次还敢不敢把我的东西送人!”

  一句话里,用威严,也有怒意。

  沈瑜不敢回答,林之锦现在不太正常。

  “不说话?”林之锦又咬住沈瑜的耳垂,用牙齿研磨,那种侵略性的气息落在沈瑜耳廓,让她抖了一抖。

  林之锦又用力了些咬她。

  沈瑜在他怀里发抖:“好疼!”

  “记住这种疼,”林之锦强硬地说,“我给你的,只有我能给你!”

  “嗯……”

  躲在他怀里,沈瑜低低回应着。

  他的舌头一点点舔弄着她的耳朵,舔得她浑身发软,满脸通红。

  林之锦顺势把她放到草床上,手扯住她的衣带。

  沈瑜急了,抓住林之锦的手:“之锦,不行!”

  她的惊叫在寂静的牢房中很有穿透力,把不太清醒的林之锦震醒了。

  林之锦凝望了床上的她一会儿,然后轻轻叹了口气。

  “起来吧。”林之锦伸出手,把沈瑜扶起来。

  他的眸子像黑夜里的湖,波光粼粼,闪动着一片晦暗的光泽。

  “既然已经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了,那就早点让我出来,出去看着皇上,”他眸子里倒映出沈瑜的脸,“不然我怕,属于我的,又被别人拿走了。”

  最后这句话,沈瑜走出天牢的时候一直在想。

  他其实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隐忍,至少有些事情上,他不想以退为进。

  出去之后,莫枭铎也没说什么。

  他们一前一后默默走着。

  “朕还要去找一趟楚天阔。”沈瑜忽然抬头说。

  栖云殿里,烟雾缭绕。

  楚天阔已经坐在椅子上思量着该如何下手了。

  一个人影落在他眼眶里,抬头竟然是她又来了。

  “楚天阔,”沈瑜轻轻说,“若朕在这栖云殿偏殿安排进一个人,你可愿意替我看着他?”

  楚天阔瞥了沈瑜一眼,他的消极倒是极为灵通:“谁啊?宁远霖吗?”

  沈瑜点头:“是他。”

  “他又是因为什么进了你的后宫?”楚天阔扬眉看着她,一副你不给我个正当理由,我就不会放过你的样子。

  沈瑜道:“他怕不是已经听到了你我之间的对话,朕怕他回去透露了什么消息,只好把他放在身边看着。”

  “真的是因为这个理由吗?”楚天阔用手撑着脸问。

  “自然,”沈瑜点了点头,“不然朕怎么会这么着急地把他册封起来。”

  “可是既然他知道了皇上的秘密,”楚天阔抬眼问,“皇上为什么不直接把他解决了?”

  74。

  “朕不想杀人。”

  这个回答是楚天阔没料到的,这绝对不像是皇上应该说的话。

  可这又确实是沈瑜心中所想。

  “皇上你不想杀人?”

  楚天阔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笑了。

  “你在这个位置?你不想杀人,可你做得到吗?”

  他只觉得这是沈瑜不想杀宁远霖的借口。

  “您到底是因为不想杀人,还是因为你舍不得他?”

  “朕没有舍不得他。”沈瑜说,“朕只是觉得,他不需要因为这个就被杀了。”

  更重要的是,宁远霖是沈歆送来的人。

  给她皇姐一个面子,她也不能随便把这个人杀了。

  “但愿皇上不是因为真的舍不得他,才不想杀他的。”楚天可气哼哼地说。

  为了转移话题,沈瑜问:“那件事情,你想好怎么做了吗?”

  玲珑的手指一摩擦,楚天阔便展开了扇子:“皇上这么问,是要督促我快点?”

  竟然被他猜中了。

  她确实希望他快点儿,好尽早把林之锦救出来。

  屋里面虽只有几根摇曳的烛火,楚天阔却能借着这一点点光,看清沈瑜脸上的红痕。

  这一点点的燥红便点起了他心中的怒火。

  楚天阔霍然站起身,一步一步向沈瑜逼过去:“怎么?你很着急吗?”

  沈瑜后退,只抬头看着他,不说话。

  “急着把你的林之锦救出来是吧?”楚天阔薄薄的唇角勾出一丝冷笑。

  他伸出手指摸了摸沈瑜的脸,“怎么这么红呢?他亲了?”

  他的手指落到沈瑜的耳垂上,他又问:“这里呢?他咬你了?”

  沈瑜突然觉得眼前的楚天阔也不太正常。

  “你清醒一点儿。”

  楚天阔自顾自地说:“没想到他那么衣冠楚楚的人,还有咬人的癖好啊。”

  “你!”沈瑜气得失语。

  “皇上,”楚天阔的手直接落到了沈瑜的领口,在她锁骨处轻轻点了点,“要不怎么说,让您先好好谢我……”

  他眼神里像有万片桃花一点盛开,那种光芒既媚人又醉人。

  “第一次,您最好还是选择温柔一点儿的。”

  这话说得极妖娆,每一个字都像有魔力一般在沈瑜耳廓萦绕。

  但楚天阔这种妖娆在沈瑜听来,更像是暴风雨前最后的平静。

  “皇上啊,”楚天阔看着沈瑜,眼里蓄满情绪,嫉妒又无奈,“你若真想借我之手救他,那就安分一点,别总去看他,不然……暴露了您的心思,也不利于我们行动不是?”

  原本他想说的是,不然他就不救了。

  可他可以不救林之锦,却不能放任晏熙扬坐到那个位置上。

  说到底还是败给了她。

  沈瑜只道:“朕不会再去看他了。”

  楚天阔高声说:“那最好。”

  “皇上,”楚天阔忽然低头看她,眼神里尽是妖媚,“这件事情,别急,让他好好在里头待着,你,就多在外面陪陪我就好了。”

  “朕不想打扰你想事情。”沈瑜转身就往外面走。

  她好像把楚天阔给惹怒了,她不想继续触这个霉头。

  75。

  出了栖云殿,莫枭铎就在外面等她。

  刚刚他一直在听里面的对话,终于明白了,沈瑜在求楚天阔救林之锦,而且好像还许诺了什么东西。

  他越听越生气,只是因为沈瑜为什么不去求他。

  “皇上,”莫枭铎走着走着就停了下来,“您为什么不找我?”

  “什么?”沈瑜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想除晏熙扬和他背后的势力,为什么不找我?”莫枭铎重复了一遍,声音冷酷。

  沈瑜明白他在问什么了。

  事实上她也要找莫枭铎的,只不过她觉得莫枭铎不如楚天阔会算计,主力还是要靠楚天阔的。

  她知道在这场除掉晏熙扬的战争之中,楚天阔莫枭铎和武卓群都会不遗余力。

  “楚天阔……他神机妙算,或许更会谋划一些。”沈瑜道。

  莫枭铎不屑地笑了笑:“可他就是个戏子,算出了天机又能怎么样?”

  沈瑜在心中暗暗说:你不也才是个侍卫。

  似乎猜到了沈瑜的想法,莫枭铎道:“怎么?觉得我也使不上什么力,是吗?”

  他笑了:“你们国家,最重的罪名就是通敌叛国和起兵谋反吧。”

  是这样。

  “通敌叛国,证据是要看有没有通敌。”

  所以,靺鞨为敌,通则叛国。

  莫枭铎拍了拍沈瑜的肩:“只有我,能让他们真真正正地勾通靺鞨。”

  若有勾通靺鞨意图谋反一个罪名,他们就可以株连九族,被一举拿下。

  可是……

  沈瑜总有一种隐隐的担心。

  担心这些人不是那么容易伏法的。

  脑海中突然窜出来几个月之前贤王谋反的事情。

  如今贤王还被关在天牢里。

  那时候世人都觉得他带着一群家丁谋反简直是笑话,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她不得不重新审视贤王谋反的事情。

  正好,林之锦也关在天牢里。

  是该给他找点事情做了。

  想到这里,沈瑜抬头对莫枭铎嫣然一笑:“还请未来的靺鞨汗王帮帮忙~”

  这样小鸟依人的状态,让莫枭铎想起了他们刚见面的时候,那个时候她真是一颗爪牙都不露,装的和小白兔一样一样地勾引他。

  如他日后所言,这样勾引她要负责。

  莫枭铎的手攀上沈瑜的腰,一用力便把她按到自己怀里。

  “所以,皇上事成之后,如何谢我?”

  沈瑜的手勾上莫枭铎的下巴:“谢礼不会薄的。”

  “真的假的?”莫枭铎依然把沈瑜抱在怀里,一脸严肃认真,“靺鞨那边,阿苏维一仗之后大病,如今已经病入膏肓,就要命不久矣。”

  “打阿苏维病了之后,靺鞨内部分裂,已成五派,其中自然有投靠我的势力。”莫枭铎说道,“你若是想,一旬之内我必然给你做足晏邦遒私通靺鞨的伪证。”

  沈瑜相信莫枭铎绝对有这个能力。

  她担心的不是能不能有足够的证据拿下晏邦遒,她担心的是能不能有足够的能力拿下晏邦遒。

  她最怕的就是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还藏着后手。

  沈瑜目光定了定:“真的,为朕江山除害,朕必厚礼相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凉懿梦:美男别争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凉懿梦:美男别争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