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杨紫在心上2020-10-31 15:021,656

  那时候她还没有见到过他,她也还从未走进过那座巨大阴冷的太极宫。他不知道那宫殿中所发生过的各种故事,那是座真正的殿宇,宏大庄严,犹如一头潜伏在那里,随时准备出击的雄狮,而这座殿宇的主人唐太宗李世民就是那座雄狮,那头猛兽,他叱咤风云,征战南北,在金戈铁马,鲜血淋漓之中,终于杀进了长安城,杀进了这座前朝皇帝隋炀帝的宫殿,将一个崭新的帝国握在手中。

  以后没有谁再见到过这座两朝数代皇帝在此献演伟大史剧的舞台,现在这殿宇早就不复存在了,连残留的遗迹都没有,岁月无情,她不管这座宫殿曾是怎样的恢宏雄伟,也不管这宫殿曾给美丽的武曌,留下了多少切肤的苦痛。

  然而就在武曌正面对着那个一出生出绿色锈迹的铜镜,模模糊糊的辨认出她自己的青春,是那个将他招进宫中的太宗李世民也从后宫的寝殿动身,他在左右侍从的簇拥下,向早朝的太极宫大殿走去,他神似的严峻,目光深沉,但一身的英武之气,却无论如何掩饰不住他内心深处的不尽苍凉,那是种凋敝的景象,也许因为已是严冬,他走在凄冷的回廊上,他觉得他只是履行义务的去上朝,他已经不会再有当年的勃勃雄心和豪言壮语了。

  五更的天色依然灰暗,天气奇冷,大地和枯枝被冻的僵硬,空气中飞舞着透明的冰霰,紧闭的宫门外早已聚集了赶来上朝的文武百官,他们来回跺着脚,将手穿在宽大的棉袍袖子里,他们一律铁着被冻得脸等待着那个打开宫门的时刻。

  然后那个看更守夜的侍官在最后的困顿与清醒中,终于姗姗走来,打开了那两扇沉重的宫门,于是门外的官员们蜂拥而入,并开始在城里石板铺成的小路快步行走,他们默默无语,神色匆匆,闷着头一直向前,好像被什么人追赶似的,他们的脸因这一阵匆忙的小跑,已由在城门外等待时的愚钝、麻木而骤然间变得紧张,庄重乃至于生动起来,他们很快找到了自己上朝的位置,他们严阵以待的站在自己的岗位上,等待着他们的君王上场。

  于是李世民气宇轩昂地走上大殿,他是整个上朝议政的庞大仪式中,唯一可以坐在椅子上的人,那椅子便是皇位,他唯有坐在那把椅子上,才可以是至高无上的,也才能够主宰自己,并能冷静而缓慢的审视他眼前这只庞大官僚队伍中,每一个人的脸和每一个人的心,他为此曾付出过极大的代价,他不仅驰骋南北,推翻了隋炀帝,而且杀死了与他争夺皇位的手足弟兄,他至今没有忘记那一层层用尸体和血水垒砌的红色阶梯,他常常为此感到恐惧。

  这时候坐在龙椅上的太宗李世民显得有几分倦怠,这至少逃不过离他最近的那几位进臣扫视的目光,这使他虽身为皇帝,但仍是觉出了几分不自在,他将目光游离开,他开始心不在焉地听着大臣们的汇报。

  皇帝为什么倦怠,这在满朝文武心中是个不言而喻的忌讳,特别是作为外戚的长孙无忌更是深知其中的奥秘,长孙无忌不仅是朝廷的重臣,还是一年前撒手人寰的长孙皇后的亲哥哥,他深知唐皇李世民是怎样的深爱着逝去的皇后,尽管后宫美女如云,皇后的离去还是使他感到了孤单和失落,那是一种失去了亲人的疼痛,那疼痛是深入骨髓的,李世民从此意志消沉,他甚至也有了那种寻寻觅觅,无所事事,又总是感叹春花秋月,物是人非的心情。

  他总是凭蓝脸跳皇后长水的赵林并大声背叛,不能长久与之相伴,从此他便消沉下去,甚至不再关心他所开创的贞观之治,为了消除孤独寂寞,他开始在龙床上同各种不同风格情调的女人 做爱。后来,后宫的女人也不再能使他满足,他便派出宦官,到民间招募美女,而武曌就是为使他获得更新鲜的刺激而被召进后宫的,但无论怎样荒淫无度,都不能抵消太宗李世民对长孙皇后的怀念。这怀念很深而且很久远,因而变得扭曲,变得使他痛苦不堪。

  谁都看出了皇帝在彻夜与女人交欢。

  李世民在倦怠中干脆不去想国家的大事,他觉得在不疼不痒中,上朝的时辰已经够长了,于是他把他倦怠的目光转向他的儿子们,他即刻敏锐地发现,在他的一长串的14个儿子的队伍中,唯独没有由长孙皇后所生的那个册立为东宫太子的皇位继承人,他的长子李承乾,于是他立刻警觉起来,并以声色俱厉的询问太子的病难道还没有好?

  满朝文武面相觑,大殿上雅雀无声,这时候专门负责太子的太子太傅一路小跑的走上来。猛然跪到在大殿前,叩头不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则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则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