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骨相
青丝凤翎2021-11-07 23:324,102

  “你醒了?”

  少年坐起身,看了看四周,最后眼睛定在安长风身上,道:“你救了我?”

  这少年长着一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五官犹如精工雕琢般深邃分明,一身华贵的蓝衣衬出一股无法形容的艳绝。

  安长风有点无法直视这张脸,起身到几案边倒了碗茶水给他。

  “你昏倒在路上,手上的伤一直在流血,我看着不像是刀剑弄的,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我四下游玩,不小心撞见了猿魔,给它抓伤了。”

  安长风奇怪道: “猿魔是魔界无月谷的魔怪,你怎么会遇到它?”

  “它正被修真界的人追杀,我运气不好,迎面撞上了。”

  “猿魔甚少远离无月谷,你这运气属实太差了,以后出门还是要多带些防身器物。”

  “嗯”少年动了动自己受伤的左臂,示意道,“哥哥,我好像付不起药钱。”

  说得一点负罪感都没有。

  安长风:“……”

  这少年气质出挑,怎么也不像是流里流气的纨绔子弟。

  “赊账也行,立个字据,下次再来还。”

  “我不赊账。”

  “那你要怎么样?”

  少年想了一下,道:“打杂还债可以吗?”

  “我不缺伙计。”

  少年略微失望,掀开薄毯下榻,“那等我找到活干,攒够了钱一定过来还你。”

  安长风听着话不对,问道:“你的家人呢?”

  “我没有家人”少年叹道,“我在家中并不受欢迎,我的父母也从来都不管我,身上的盘缠已经用光,又刚好碰到了那魔物。”

  说着,他取下头上的黑玉簪递给安长风,“哥哥且先收着,余下的日后再来还。”

  这黑玉簪色泽纯亮,质地通透,握在手中颇有些分量,道:“你这簪子价值不菲,莫说抵了药钱,恐怕我还得给你找余头。”

  “余头不打紧,要是能有个地方住最好了!”

  安长风问道:“你平时住哪里?”

  “这几天没地方去,我找个破庙将就一下。”

  “等等……”见他要走,安长风出声阻拦,道,“好像……我这里也需要一个人帮忙,要不你暂时就留下吧。”

  少年眼中焕发神采:“可以吗?”

  “我把里间收拾一下,刚好能腾出一个地方,你就暂时在这住下吧。”

  “谢谢哥哥!”

  安长风把簪子还给他:“东西你还是先留着吧。”

  少年看了一眼,没多说什么,收了回去。

  里屋基本没什么东西,柜子挪一挪腾出地方,把病榻搬进去就行。

  搬动柜子时,少年似想帮忙,安长风担心弄到他的手让他在外面等着。

  不一会儿,里间就收拾好了,少年赤着脚拎着毯子放在榻上。

  “你的鞋呢?”

  少年毫不在意的坐在病榻边,低头看了一眼,道:“被猿魔追打的时候掉了。”

  安长风忽然想起自己连对方的名字都还不知道。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安珧,长风是我的字。”

  “哥哥唤我阿兰便可。”

  “……兰?”

  “嗯,因为我母亲非常喜欢兰花,所以家里人都叫我阿兰。”

  安长风喃喃重复道:“阿兰……”

  “怎么了?”

  安长风笑了一下,道:“你有所不知,我以前养过一个孩子,他的名字和你一样,也叫阿兰。”

  阿兰:“那看来我们还挺有缘分的。”

  安长风看了眼毯子,道:“毯子薄了些,明天我去买一张厚实点的,免得生病。”

  说着,安长风抱起药箱放在柜台上,把里面的药材都翻出来,阿兰走过来时正好看见泷月端着一碗黑不溜秋的药水放在安长风旁边。

  安长风端起来一饮而尽,泷月收碗,整个过程默契十足。

  瞧见他,安长风道:“他们是我的灵式,白衣叫泷月,红衣叫辰星。”

  “长得很像。”

  安长风点头,道:“算是双胞胎吧。”

  阿兰四下看了看,道:“哥哥,你这位置选得不是很好啊。”

  安长风道:“好的地段都要花大价钱,能在这找到这么个地方已经算是很不错了,再说我还有两个孩子要养活,不能全投了去。”

  安长风把药材归入药柜后,拿起换洗衣物就去隔间沐浴,出来后发现阿兰跟着两孩子围在桌边玩起了灵塔。

  灵塔是泷月自创的一种消遣游戏。游戏过程很简单,在图纸画的一座线条复查交错的城堡,玩家各拿一枚骰子从塔基的几个入口出发,然后爬高楼似的一路往上爬,中间有无数障碍和弯道,只要一不小心就会在某个地方迷了路回到起点,最后谁先爬上塔顶,谁就是赢家。

  此前辰星可算是个这个游戏的高手,附近根本没人玩的过,连创作者泷月都望尘莫及,附近的孩子都不跟他玩,阿兰一来,当即打破了他百战百胜的记录,安长风出来时他已经凑了个整,输了十把,脸上但见怒容。

  这孩子怒起来可不得了,非得把这屋子拆了不可,安长风道:“阿兰,里面还有一些热水,洗完脚再睡吧。”

  阿兰起身:“好。”

  辰星拍桌而起:“不行!我还没赢回来!”

  “辰星,莫要胡闹。”

  他一开口,辰星不甘心地坐了下来,耷拉着脑袋转着骰子玩。

  阿兰走了过来,道:“哥哥,我没有鞋子。”

  “先穿我的吧。”

  如同往常一样,泷月关上大门,辰星台内拉下隐在角落的绳结降下天顶灵阵,两人化为蝴蝶形态栖在仪架上。

  阿兰从浴间出来刚好看见安长风靠在床榻边翻阅那本修真异闻录。

  他头发微带湿意,肤色白得几乎透光,身体在些微昏暗的里屋胧着一层朦胧的月华,烛光将他的侧脸打磨出一份异常俊美的柔光。

  “哥哥对修真界感兴趣?”

  安长风正看得入神,边看边道:“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接触修真界了,有些事情还是需要深入了解一下。”

  “文字未必全部属实,光靠几本书可不够。”

  “没办法,这附近也没有可以相互询问的对象。”

  “那哥哥想了解哪个门派?我倒是知道一些。”

  安长风闻言抬头。

  “你对昆霊知道多少?”

  阿兰想也不想道:“它立派不过八十年有余,有些事情自然比圣谷这种老派更清晰明朗,你想知道它什么?”

  安长风道:“昆霊地处西南,而西南民风一向彪悍,就连昆霊内部也有不少匪盗出身的弟子,其中更是设立了一个叫也七的宗门,也七宗内无一例外全部都是戈尔人,近几年也七宗没少对外设立勇猛纯良的好印象,西南事端处理得无懈可击,人们对他们苛刻的态度逐渐发生了转变。”

  安长风停顿了一下继续道: “戈尔部族本是草原上的一匹悍将,其势利遍布西南一带,后来出了狼神事件,整个戈尔部族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世人说他们被狼神诅咒了。”

  阿兰道:“狼神顶算是个传说,谁也没见过,不过,我倒是知道一点,昆霊掌门岳连珏正是出身戈尔部族。”

  安长风有些意外道:“可他看着不像戈尔人。”

  戈尔人长得都很粗犷,比较有辨识度,岳连珏蓄着一把小胡子,五官朴实,反而比较像常年行走在外的中原商人。

  阿兰道:“他本身是中原人,却在戈尔部族长大,那些年正值战乱,西南一带都不好过,孩子生下来饿得不行的就吃了,忍不下心的就是扔在路边,岳连珏也是个弃婴,不过他运气比较好,被戈尔部族中的一个妇人收养长大,后来还当上戈尔军队的参将。”

  安长风奇怪道: “这种事并未对外张开,你怎么会知道得那么清楚?”

  “到处走,见得多了,岳连珏虽看起来老实,实则也是个老滑头,哥哥若是见了,莫要理会他。”

  说着,阿兰躺了下来,手撑在脑后,偏过头看着他,漂亮的桃花眼闪着细碎灵动的光泽。

  不知为何,安长风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随口道:“嗯,我熄灯了。”

  他袖子一挥,烛光熄灭,屋内陷入一片黑暗。

  连着三天了,大司山那边仍旧没有动静,安长风打算出门干点别的,他这儿实在太清闲,每天单靠那点微薄得可怜的诊金迟早要关门。

  于是,他又翻出了几天前藏的道士专用物,辰星和泷月化成蝴蝶藏入收纳盒,阿兰见了也没说什么,跟着他出门。

  安长风在春江边选了一个位置颇佳的地方摆起了摊位,道幡一挂‘占吉卜卦论尘缘,妙算连珠断神机’

  没过一会儿,客盈如潮,摊位围满了人,看官运的,算生辰吉时的,占卜命势运理的……

  阿兰在旁边帮忙干一些磨磨,封漆之类的杂事,两人忙活了一下午,人才散了个干净。

  阿兰拉了个凳子坐过来,道:“哥哥除了会医术,看相也看得风生水起。”

  “哈哈哈哈,如今这世道还是看相算命划算,而且不需要什么成本。”

  阿兰眨了眨眼睛,道:“那哥哥能否帮我算上一卦?”

  “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价钱有些贵,单算一卦你估计要给我做两个月杂役,加上药钱你这半年都没有自由了。”

  阿兰眨了眨眼,道:“药钱是不是贵了些?”

  安长风厚颜无耻道:“药钱不贵,是我工钱给低了。”

  阿兰想了想,再次取下头上的黑玉簪:“哥哥看这个能抵几卦”

  这应该就是他身上唯一一个能卖钱的东西了吧,要不然怎么会多次想要抵掉,安长风拿起来看了看,开玩笑道:“手感不错,成色也好,不过……只能抵一卦。”

  阿兰毫不犹豫道:“那就一卦吧。”

  安长风把黑玉簪放在一边,拉过一张纸,递过笔墨。

  “写上生辰八字可卜前程运理。”

  阿兰接过笔,一听,道:“忘了,摸骨看相可以吗?”

  “可以,你要看什么?”

  阿兰随口道:“官运,财富,姻缘都可以。”

  “好,那你现在别乱动”说着,安长风伸出手,摸上他的额头,随后,纤长的手指摸向两颧,耳后,一路探到后脑骨骼。

  “摸骨看相我还是头一次,我看你这骨相非常完美,骨肉得当,均衡匀称,不偏不倚必定是位福禄无双的显贵,命禄更是……嗯?”

  安长风摸着他的手骨,突然顿住。

  阿兰问道:“命禄如何?”

  安长风抽回手,道:“你的手骨骨相复杂,半生坎坷磨难或将影响你今后的命数,切记动燥嗔怒,否则将酿就不可避免的大祸。”

  “听起来不太吉利啊,你们算命是不是都喜欢先夸人然后打击他们。”

  安长风爽朗笑道:“哈哈哈哈,骨相透运理,运理显人生,大凡因果源自生活,万事有好皆有坏,何来打击一说。”

  阿兰道:“命数财运都看了,那姻缘呢,哥哥看我什么时候能取个漂亮媳妇回家。”

  “你……”安长风看着他那张认真问询的俊脸忍俊不禁,拿起黑玉簪别在他的发束间,“这种问题就没必要花钱了吧,隔壁张大爷王大婶都能给你答案,没准还能当场给你介绍一群如花似玉的姑娘。”

  阿兰歪着脑袋,道:“我说的是漂亮的。”

  “漂亮也分很多种,高矮胖瘦,沉静活泼,有人喜欢安静的,有人喜欢灵动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审美方式,那在阿兰心中什么样的才算漂亮?”

  “呃……”阿兰沉吟了一下,忽然凑近,“长成哥哥这样的也不错。”

  安长风:“……”

  这时,不远处一辆马匹受惊长啸,前蹄高高抬起把车上的人甩了下来。

  安长风正要回头看,阿兰突然伸手搂住安长风带着他闪到一边,与此同时,马车撞倒了他们的摊位冲上道横冲直撞。

  一道红光闪过,辰星瞬间落在轿顶,然后一个利落地翻身跃上驾驶位,他手拽缰绳强行调动,愣是在不远处稳住了它。

  阿兰单手搂着安长风,两人贴得极近,安长风甚至闻到他身上淡淡的兰香。

  一阵痛吟打破了这静谧的尴尬,安长风连忙走过去扶起来人,两人四目一对,他立马认出来了。

  “何冬!?”

  何冬尴尬地拍了拍膝盖上沾的灰,道:“不好意思啊,出门走得急,这马还没吃饱就给牵出来,一路上竟跟我撒泼,给你看笑话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玉影摇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玉影摇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