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虞长莺
三月弥芽2021-06-18 16:523,090

  腊月,小年前,冷宫晴雪院,因为楚王造反,京城内乱,没有人留意到虞长莺已经饿了七天。此时的虞长莺骨瘦嶙峋,身上伤痕遍布且狰狞,脚上还有铁链锁骨,看起来随时都要化风而去,但那双眼睛却始终亮若繁星。

  终于,门外的混乱更甚,虞长莺仿佛听到了城破的声音。皇城随之燃起大火,火光冲天的样子看得虞长莺嘴角微扬,拼着最后的力气爬起身,扶着墙壁摇晃的走到门口附近。

  铁链拉扯着让虞长莺不得不停下,她就站在这个囚禁了自己八年的地方,遥望门外冲天的火光,脊背挺直却如同风中芦苇摇摆,即便如此,也依旧矗立原地,坚忍不拔。

  虞长莺目不转睛的望着门外浓烟滚滚,心里想的,却是这八年苦心筹谋终于有了回报,等到院门外终于出现人影的时候,她才眨了眨眼睛回神。

  来人一身戎装,身姿挺拔又巍峨,那张冷若冰霜的脸上,在看见站在屋门口的虞长莺时皱了皱眉头,抿着嘴停在院子里许久都没说话。

  “你怎么来了?”虞长莺望着来人淡然一笑,她以为这人事成后会去大殿,因为他们的仇人此刻必然还在那里,那人是舍不下那个皇位的。

  “你可以走。”男人望着虞长莺答非所问,换来的却是一声轻笑。

  “我走不了的。”虞长莺说完抬手捂住胸口,那里跳动的心脏,正因为眼下发生的事情而疯狂的鼓动,且伴随着蚀骨的疼痛。

  男人望着虞长莺眉头紧皱,没人留意到他紧握成拳的双手,眼神复杂且犹豫不决。

  “可以去找汪神医!”男人咬牙说道。

  “汪神医?原来他已经是神医了吗?”虞长莺有些惊讶,然后好笑的望着男人。

  囚禁八年,她对外界知之甚少,如果不是眼前的男人,她走不到今天。到头来,她想知道的,也不过是别人想让她知道的罢了,所幸,结果不坏。

  “虞长莺!”男人表情不虞的瞪眼大喝,虞长莺却是不以为意。

  “你走吧!不是说要亲手报仇吗?那两个人我都留给你。”虞长莺望着男人,如同老僧入定一般盘腿坐到地上。

  如今的她体力不济,离死不远,站太久会累,而且她也倦了,能有今天的结果足矣!其他都是奢求,她已不再心存侥幸。

  “王爷已经都知道了。”男人瞪着虞长莺,后者听得一愣,神色黯然的垂眸一笑。

  “你不该告诉他的。”虞长莺抬头望着男人,神色变得清冷。

  她忍辱负重甘心被囚,不过是想要留着这条命,只有活着她才能处心积虑谋划,才能有机会报仇。从贱人到军师,从人前到幕后,虞长莺从来不在意过程,只求一个结果。

  结果便是这天翻地覆,战火屠戮,是那两个人的死期,也是自己的大仇得报。

  从逍遥侯府被抄家的那一刻开始,虞长莺就已经死了,她可以是阴毒被废的皇后,也可以是诡计多端的不活先生,独独不能是那个名满盛京的贵女虞长莺。

  “你走吧!再不走,那两个人就该逃出去了。”虞长莺冷着脸闭上眼睛,不再去看男人纠结踌躇的样子。

  她这辈子亏欠很多人,也包括眼前的这个男人,在所有人都因她而死之后,她有什么脸面独自求活?

  “白鹭还在等着你给她报仇,你确定要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见男人站在原地许久都没离开,虞长莺忍不住冷笑着哼了声。

  听到白鹭二字的时候,男人明显愣怔,然后咬牙瞪了虞长莺一眼,再也没有犹豫的转身走了出去。

  门外的喧哗依旧,所有人都在奔走逃命,眼看着大火就要烧到眼前,虞长莺坐在原地一动不动,明明应该狼狈的样子,却因为嘴角那抹浅笑而变得风华绝代。

  等大火从院子里烧进来,然后蔓延至整个屋子的时候,虞长莺终于有些呼吸不畅的软倒在地,可这一切都不能让她闭上眼睛,直到胸口撕裂一样的剧痛,她也忍不住喷出一口血来,然后表情舒心的咧嘴一笑。

  真好,那人给她种了噬心蛊,次次拿着母蛊对她极尽折磨之能事,而她也给那人下了同心蛊,两个人谁也别想独活。

  “虞长莺!虞长莺!”

  门外,似乎有谁在撕心裂肺的叫着自己名字,但虞长莺已经视线模糊的看不清东西,气息羸弱间,她隐约看到火光中出现一个人影,还没跨进院门就被人紧紧抓住。

  不管来人如何挣扎怒骂,甚至大打出手,都没能踏进这烈火熊熊的冷宫晴雪院,而虞长莺也在这吵闹不休中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终于,都结束了。

  “小姐,小姐?”

  耳边的声音有些聒噪,虞长莺皱着眉头动了动,顺手拉起被子盖住耳朵,然后翻身缩成团,想要继续安静的睡下去。

  “小姐?您醒醒!”明明看到床上的人动了动,却孩子气似的把自己团成团又缩进被子里,让床边穿着一身月牙色劲装的丫头看得直皱眉。

  “怎么了?小姐还没醒吗?”身后屏风突然探出一个脑袋,是个圆脸的小丫头,嘴角微扬的笑得很有福气,说完就端了一盆水走到旁边架子前,小心翼翼的放好。

  “许是药效还没退。”床前的丫头沉声回应。

  “那不如先去前边跟老爷说一声,就说小姐身体不适,不去见客了。”圆脸丫头小声提议,床前的丫头皱眉沉凝,似乎有些犹豫。

  “是宫里来的人,点名要见小姐,老爷那边怕是也不好拒绝。”

  “可小姐之前染了风寒刚刚见好,这会儿起不来,老爷那么心疼小姐,应该会有办法的吧?”圆脸丫头说完也是皱眉。

  宫里来的人,就算只是一个传话的小宫人,也得小心翼翼的应对才不会落人把柄。

  “那我先去前院说一声。”床前的丫头正要转身离开,却见原本躺在床上的人突然就坐了起来,被子顺着动作一划,落到了腿上。

  “小姐!”看到人起身,两个丫头齐齐喊了一声,圆脸的丫头更是动作迅速,取来一件披风罩在了对方身上。

  “小姐可是醒了?”月牙色衣服的丫头小心翼翼望着床上明显还有些迷糊的虞长莺,屏息等着对方回应。

  而此时的虞长莺还有些愣怔,视线从眼前锦缎丝被上扫过,最后落在自己如同凝脂玉一样纤白的双手上,下意识的活动了一下手指,然后侧头望向床沿。

  “白鹭?”虞长莺望着明显年轻许多,而且面容清丽的丫头,见对方依旧是一身月牙色衣服,仿佛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不由得眨了下眼睛。

  “小姐怕是还没睡醒呢!”这时,圆脸的丫头笑着捧了块面巾过来,小心翼翼的送到虞长莺面前。

  “彩雀?”虞长莺越过眼前的面巾,抬头望着圆脸的丫头彩雀,见对方脸上笑容依旧甜美,看起来很有福气的样子,不由得重重呼出一口浊气。

  脑子里的晕眩慢慢褪去,虞长莺还是忍不住皱眉伸手揉了一下眉心,对眼前发生的一切终于有了一个明确的认识。

  还活着,她身边的两个丫头都还活着,白鹭没有因为救她而被凌迟处死,彩雀也还没有为了护她而被欺辱致死,而她,竟然也还活着吗?

  “小姐,可是哪里不舒服?”见虞长莺低头垂眸不停揉着眉心,也不知是在想什么,白鹭忧心的询问道。

  “要不我先去找大夫过来看看?”彩雀也是皱眉,面露担忧。

  “无事!”虞长莺抹了一把脸,心思躁动的同时,还是努力的维持了表面平静,如同往日一般,拿过彩雀手里的面巾开始洗漱。

  “你们刚才在说什么?”之前隐约听到对话,让虞长莺想起了很多事情,上辈子好像也是这个时候,宫里来了人说要见她,但她因为染病十分疲倦,就让白鹭去前边向宫人告罪,父亲便礼貌的把人送走了。

  至于宫里来人所为何事,也是后来三皇子上门才得知,只是……。

  “是宫里来人指名要见小姐,也不知是为何事。”白鹭伺候着虞长莺更衣,旁边彩雀也早就准备好了要给虞长莺梳妆。

  “嗯!跟父亲说我一会儿过去。”虞长莺低声吩咐,白鹭整理好刚刚帮人系上的腰带后,点头应了一声是。

  “小姐,您今儿想要梳个什么样的妆?”等白鹭转身离开后,彩雀望着坐在镜子前的虞长莺笑着问道。

  “简单点的。”虞长莺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感觉熟悉又陌生。

  她竟然活着回到了自己十五刚及笄的时候,在所有悲剧都还没来得及发生的起点。

  “好嘞!”彩雀应声动起手来,很快就帮虞长莺梳了个简单大方的发型,略施脂粉就已是风华绝代,人也看着精神不少。

  “小姐真漂亮!”彩雀笑望着虞长莺,毫不掩饰的赞叹。

  “你是想让我夸你手艺好吧?”虞长莺斜了彩雀一眼,后者偷偷吐了下舌头,表情讨好的望着虞长莺嘿嘿笑了两声。

  “鬼灵精。”虞长莺嗔了彩雀一句,低头起身的时候,嘴角也跟着闪过一抹笑意。

  大家都还活着,挺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有个宠夫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有个宠夫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