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好久不见
三月弥芽2021-06-18 16:523,518

  一句好久不见,让虞长莺神情忍不住有些恍惚。

  上辈子嫁到晋王府,除了一开始的浓情蜜意外,在赵飞环进门后,就跟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还没封后那会儿,戎昊就已经借口事务繁忙而甚少出现,好不容易回府也是去赵飞环那里。

  一开始的时候虞长莺并不在意,直到封后不足一个月,她就被戎昊借口废黜,然后被困在冷宫晴雪院八年,从此不见天日,更不要说见到已经称帝的戎昊。

  因为还要用她来拿捏逍遥侯府和苏家,所以戎昊没有杀她,却任凭赵飞环对她百般折磨,直到逍遥侯府被抄家灭族,苏家也被株连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那几年她唯一做对的事情,大概就是在赵飞环为了折磨她,给她下了噬心蛊的时候,偷偷的也给赵飞环下了同心蛊。

  噬心蛊无药可解,赵飞环当时是对她动了杀心的,如果不是戎昊还想留着她钳制逍遥侯府和苏家,她怕不是早就死了。

  至于同心蛊,同样无解,因为同生共死的关系,让赵飞环不敢轻举妄动,就怕虞长莺死了,自己也活不成。

  因着这样的关系,虞长莺才能在冷宫里苟活下来,在此期间,戎昊从未出现过,就像是把她遗忘了一样。

  毕竟是一颗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棋子,谁会在乎呢?

  上辈子好不容易才明白的道理,这辈子倒是一开始就心知肚明,望着态度亲切,脸上也笑容不减的戎昊,虞长莺也跟着扬起嘴角。

  “好久不见,晋王殿下。”

  暖阁里,因为晋王的加入而显得热闹非凡,对于刚才在梅林院外发生的事情,众人也只在一开始的时候议论了几分。

  毕竟皇帝赐婚逍遥侯府,虞长莺不日就要嫁给楚王,这对如日中天的楚王来说可谓是如虎添翼,难道晋王就一点都不忌惮吗?为何还能如此心平气和的跟虞长莺打招呼?

  不管众人如何猜想,在戎昊入座后,男宾和女眷中间的屏风终于被人撤下,男女分坐两边的拥簇着戎昊和赵飞环上座。

  虞长莺依旧坐在一开始进门就坐着的那个位置,听众人议论着一会儿的游园会该如何如何,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只是眸光偶尔扫到上座的赵飞环和戎昊,心里忍不住觉得好笑。

  因着她要嫁给楚王的关系,这辈子晋王能娶的正妃只剩下一个赵飞环,会出席这样的游园会恐怕也是为了给丞相府面子,而赵飞环何尝不知戎昊心思?却还是迫不及待的把她也请了过来,要说这不是一场鸿门宴,虞长莺是不相信的。

  她只是有些好奇,赵飞环会如何出手罢了。

  窗外飞雪飘飘,屋内却因为击鼓传花而热闹喧嚣,每个人都准备了节目,力求在这样的场合能够夺人眼球,于是击鼓传花之时,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小姐,可是身体不适?”白鹭见虞长莺眼帘微合,有些昏昏欲睡的样子,不由得皱眉上前低声耳语。

  “嗯?不,就是有些无聊。”一直想知道赵飞环请自己过来目的为何,结果却只看到一群孔雀开屏,让她感觉甚是无趣。

  就在虞长莺犹豫是不是该接口离开的时候,屋子里的人终于安静下来,原是外边管事前来通报,说梅林里边已经准备妥当,可以开始游园了。

  “弄了半天,原来这才是开始吗?”甚少参加这类聚会的虞长莺,脸上闪过一抹诧异,然后哑然失笑的跟着众人一道起身。

  无视离开暖阁时,远处投来的打量视线,虞长莺跟着众人鱼贯走出门,看到门外梅林三三两两散落的莲蓬亭子,三面垂帘的绕着温泉水渠,一看就是用了心的。

  “赵小姐有心了,这样就算在林子里游玩也不会觉得冷了!”有人见了梅林内的布置,笑着望向赵飞环追捧,后者却只是礼貌的笑了笑。

  这些人的心思赵飞环又怎会不懂?怕不是看见今天晋王也出席了这次聚会,便以为她注定会嫁给晋王,而后晋王的侧妃之位,若是能有赵飞环点头,必然事半功倍。

  可这在别人眼中的恭维,对于赵飞环来说却是一种讽刺,因为她一点都不想嫁给晋王,她心里装着的人是楚王,是那个英俊威武,风姿卓越的大齐战神。

  如果丞相府能够扶持楚王就好了,偏偏父亲和祖父都觉得这个时候不宜站队,就算楚王如今手握十万精兵,也没能取代外祖家有三十万西南军的晋王在丞相府眼中的地位。

  本来还能再等一等,等楚王这次东海凯旋回来必然再获封赏,到时候必然能跟晋王一较高下,而父亲跟祖父自然也会多一个选择,而她也能手握更多说服父亲和祖父的筹码,结果谁知道……。

  皇帝的赐婚打乱了赵飞环的所有计划,说不定,也包括晋王的。

  抬头望了一眼丰神俊朗,看起来依旧风度翩翩的戎昊,赵飞环微微皱眉的抿了抿嘴,视线不经意的扫向梅林一偶,那里一闪而过的身影让她看的眸光微动,然后收敛神情恢复如常。

  被人群聚焦的戎昊,虽然知道此次出席的目的是为了丞相府,却还是忍不住让目光投向虞长莺。比起高傲如孔雀的赵飞环,戎昊其实更想娶的是虞长莺。

  当然,如果两个人都能娶进府那是再好不过,只可惜……。

  “王爷在想什么?”赵飞环的说话声让戎昊猛然回神,收回视线后才发现,身边的人已经四下散开各自游玩,只剩下赵飞环一人。

  “难得在这个时候看到腊梅争艳,赵小姐费心了。”戎昊笑着回应,就像个普通被风景迷了眼的翩翩公子。

  “能得王爷这番赞誉,是小女子的福气。”赵飞环微微欠身行礼。

  “赵小姐谦虚了,能让腊梅在这个时候争相开放,怕是费了不少心思,还有这温泉水渠,若非周边白雪,谁能想到这是在冬天?”戎昊望着赵飞环若有似无的打量,话中有话的试探。

  赵飞环垂眸一笑,没有明示。毕竟都不是什么蠢笨的人,耗费心血举办的这场游园会,可不是为了得戎昊一声夸赞的。

  “因为虞小姐应邀出席,小女子便多费了些心思,听说虞小姐之前染了风寒刚刚见好,可不能再让人病了。”赵飞环说完扫了一圈园子,果然没看到虞长莺。

  “赵小姐果然是个有心人。”听到赵飞环这句话的戎昊,眼神微眯的应道。

  “不过是东道主的应尽之仪罢了,毕竟天寒地冻,暖阁里还准备了几间休息用的屋子,若是王爷累了,不妨也去休息一番。”

  “也?”听到这个字的戎昊心念一动,忆起京中某些秘而不宣的传言,不由得把赵飞环上下打量了一遍。

  都说赵飞环高傲,只当众夸过楚王一人,这次皇上赐婚,赵飞环突然办了个赏雪游园会,还亲自给虞长莺下了帖子,而在此之前,除了宫宴之外,两人从不曾同时出现。

  这样一看,戎昊对于赵飞环刚才说的话就忍不住多想了一些,然后从善如流的转身,在无人察觉的时候往暖阁走去。

  梅林里三三两两的人聚首,或吟诗作画,或嬉戏玩闹,谁也没有留意到戎昊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只当是跟一起不见的赵飞环有了首尾,至于同样不见踪影的虞长莺,本就是个不常露脸的人,这会儿又低调,早就被人抛诸脑后了。

  对于被人遗忘这件事情,虞长莺并不在意,她现在正一个人待在暖阁二楼的角落房间,屋子里熏香浓郁,让她闻着有些头晕。

  “小姐!”白鹭破窗而入的时候,虞长莺眼神微眯的望了她一眼,等嘴里被塞了颗苦若黄连的药丸后,她瞬间清醒的差点把脸扭成麻花。

  “真苦!”虞长莺眉头紧皱的苦着一张脸,在白鹭倒了杯水递给她的时候,毫不犹豫的灌进喉咙,然后就着白鹭的手吞下一颗蜜饯,这才舒服了一些。

  “小姐,此地不宜久留。”白鹭把袖子里的面纱递给虞长莺,后者戴好之后松了一口气。

  还是大意了,没想到赵飞环为了对付她,竟然使了个计中计,原本以为对方擅用蛊虫,会在此基础上大做文章,结果那些被引来的蛇虫都只是诱饵,害她跌落水渠才是目的。

  别人都是借故把衣服弄湿,然后骗入房中算计,赵飞环却是声东击西,让她自己踩进水渠弄湿鞋袜裙摆,然后发现的丫鬟光顾着告罪,提都没提找房间换衣服的事情。

  反而是白鹭担心她穿着湿的鞋袜和衣衫会染病,毕竟之前染了风寒刚刚见好,可不敢再掉以轻心,主动提出让虞长莺在暖阁里等候,她去把备用的衣衫和鞋袜拿来换上。

  所幸虞长莺留了个心眼,并没有待在暖阁,而是躲到了二楼最角落的房间,结果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没想到这房间里竟然也是早有准备,熏香的味道让她差点失了心神。

  好在白鹭来的及时,赴会之前她们也早有准备,不然这事情怕是没这么容易翻篇。

  想到这里,虞长莺就忍不住幽幽的叹了口气。

  “不愧是上辈子当过皇后的人,果然有心计。”

  “小姐?”白鹭隐约听到虞长莺说了什么,却是没有听清。

  “没什么,先离开这里再说吧!”虞长莺摇头摆手,对自己的轻敌表示懊恼,早知道被那些蛇虫惊吓的时候她就应该大叫,而不是为了隐瞒而保持缄默。

  怕不是连她踩进水渠不好声张这一点,都被赵飞环给算计了进去,毕竟林子里还有那么多公子在,想想男女大防四个字……,上辈子被囚八年,还真是一点都不冤。

  “小姐,有人来了!”白鹭耳聪目明,在虞长莺懊恼的时候低声提醒。

  “走吧!”不用猜也知道来的是谁,只有让她嫁给晋王戎昊,赵飞环才能有嫁给楚王的可能,因为丞相府绝对不会允许赵飞环给人当侧妃,除非别无选择。

  上辈子不就是这样吗?如果楚王没有发配关外戍边十载的话,赵飞环怕不是早就嫁给楚王成为楚王妃,而太子之位最后会花落谁家,还真是不好说。

  扫了一眼依旧飘烟的香炉,虞长莺眉一挑,收回视线走到窗边,任白鹭带着自己跳窗离去。至于后边来的人不进门还好,毕竟,这会儿正是香气浓郁的时候,否则……。

  切,可有的热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有个宠夫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有个宠夫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