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静日玉生烟
衡门栖迟2020-12-07 21:593,047

  三

  幸福的时光往往是那么短暂。一转眼克己和永新就要去参加科考了。

  克己三年前已经通过州试,后因在路上感染风寒发挥不佳,春闱一战落第,如今经过三年的复习,打算重整旗鼓,再战春闱。永新恰好去年通过了州试,准备和克己一起去参加考试。

  这段时间晞颜和夫人以及月娘、淑贞等人都在为他二人准备行装,好不忙碌。兄弟二人随身携带的包裹物品准备妥帖后,晞颜又安排上房伙计荣贵跟着一起去,好在路上有个照应。

  出发的时间就定在了农历九月初十这一日。

  九月初九这天晚上对于淑贞、永新、克己和月娘来说,是最难忘的一晚,明天就意味着和最爱的人分离,这一别少则三五个月,多则一年两载,也未可知。

  秋日的夜色朦胧凄冷,似有一层薄薄的雾气笼罩在花草树木之上,给万物注入了一份淡淡的哀愁。一轮弯月冉冉升到了半空中,给这万物平添了一丝清明和迷茫,一股沁人的寒凉之气扑面袭来,让人禁不住打个寒颤。

  烛火静静地燃烧着,不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红泪一滴一滴滑落到烛台上。淑贞与永新相对而坐,看着燃烧的红烛,那摇曳的烛光不仅能给人带来温暖和光明,还能让人获得心里的暂时平静,同时散发着热量的烛花也似镜子一般映衬着两人的脸——人面烛花相映红。

  两人心情均很复杂。春闱一战对每个举子都至关重要,永新去参加科考,不是因为“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他本人没把功名利禄看得那样重,只是他身上有着过多的压力,作为家中长子,他肩负着光耀门楣的重任,这么多年寄人篱下的生活,他对于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有深刻的体会,一旦金榜题名,不仅能光宗耀祖,不让淑贞失望,同时也不负平生所学。

  淑贞和永新想的不一样,在她看来,功名倒是其次,爱情才是最重要的,是否考中倒在其次。

  “哥哥,这一路上,定然有不少苦头吃,哥哥路上要注意安全,住大一些的客店。好在和大哥一起去,也有个伴,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荣贵去做,他平日里虽精明,可人比较懒散。好在柱儿勤快一些,一直跟在你身边,懂得照顾你。”

  “妹妹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我这一走,妹妹要照顾好自己。”永新劝慰道。

  “我知道,到了东京汴梁一定要常常写信给我,让我随时知道哥哥的情况,这样我才能安心。”

  “放心吧,一定。”永新握着淑贞柔弱的手。

  “世间的功名如过眼云烟,不必太在意,柳屯田一生潦倒落魄,却活得潇洒自在,‘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是何等的胸襟,何等的气魄,何等的洒脱!大丈夫当如是也。”

  永新将淑贞拥在怀里,只说了声“我知道”。

  淑贞倒在永新怀里,一种离别的忧愁漫上心头,她不想表现得太感伤,不想让永新惦记。可身在其中,怎么做得到呢?朦胧的月光泻了进来。映着淑贞白皙的脸庞,更显得她妩媚多姿,风采绰约。“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哥哥,我们以后也只能是天涯共明月了。”

  永新沉默片刻,说道:“海角天涯能够共享明月也是一种幸福。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环境,面对同一轮月亮,回忆两人共同经历过的风风雨雨,这份相思只有彼此知道,无论是泪水还是微笑只有彼此懂得——这便是爱,独一无二的爱。”

  淑贞会心一笑,“爱得越深,就越懂得对方的心。对方的一个微笑,一个眼神,一蹙眉头都蕴含着千言万语,这一切只有相爱的两个人才能懂得——这便是爱情的奇妙之处。

  永新望着淑贞,他有太多的话想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所有的话语变成了深深的吻,润物细无声,一丝丝喜悦缓缓流到淑贞心里。不管明天离别时是怎样的惆怅与感伤,眼下淑贞偎依在永新怀里,她能真真切切感受到他的存在,他的气息,他炽热的心……

  这壁厢依依不舍,月娘和克己也在房间里难舍难分。月娘自从嫁给了克己,夫妻感情深厚,月娘心直口快,豪爽大方让克己颇为佩服。每当克己遇到不如意的事情,月娘都会从旁帮他周旋料理。有这样好的贤内助让克己省心不少,尤其是月娘与公婆、小姑相处和谐,更让他满意,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月娘把兰儿抱在克己面前,克己接过兰儿抱在怀里,连亲了很多下。逗玩了一会,直到兰儿有了困意,才交给月娘。月娘哄着兰儿睡着了,把他放到床里。

  克己说道:“我这一走就是好长时间,家里的事都落在了娘子身上,爹娘年纪大了,立己平日又粗心大意的,只能辛苦娘子多费心了,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放心吧!家里的事情官人就不用担心了,只要你平平安安的,照顾好自己就好,外面不比家里,样样事情都得上心。我在家里静候你们的佳音。”

  说到考试,克己没抱太大的希望,他心里清楚,在功课上他没有永新出色。三年前落第,虽说有客观因素,但在他心里无疑是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一切都是未知数,虽无必胜的把握,也只能尽力一搏。

  月娘见他脸上有一层阴云拂过,劝慰道:“官人不要把以前的事情太放在心上,世上哪有一帆风顺的事,凡事都是苦尽甘来,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官人只有放平心态,才能发挥得好,若心事重重,即使文笔再好,恐怕也很难发挥出来。即便做最坏的打算——发挥不佳,官人在钱塘想立足亦非难事。再说,凡事有一利必有一弊。官人若考中,可能会被派往别的地方做地方官,到时候和家人分别也是不忍,所以官人不要想太多,只要正常发挥即可。”说完走到书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一封信递给克己:“这是淑贞写给官人的。”克己接过来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工工整整地写道:

  春闱报罢已三年,又向西风促去鞭。屡鼓莫嫌非作气,一飞当自卜冲天。贾生少达终何遇,马援才高老更坚。大抵功名无早晚,平津今见起淄川。

  克己读罢,颇有感触:“淑贞这孩子既聪慧又心细,难为她想得周全。”

  “是啊!她与永新真是天生一对,郎才女貌,不知羡煞多少人。官人如今和叔叔一起参加考试,两人若是同时考中,那咱家真是三喜临门!”

  “这第三喜从何说起?”

  “永新高中回来之后,老爷夫人定会为他们筹办婚礼,有情人终成眷属,难道不是喜事吗?”月娘反问道。

  克己会心一笑:“还是娘子说的是。”

  月娘犹豫一会,最终还是说了出来:“世间的事往往变幻莫测,难以预料,官人这一去,切莫被路边的花花草草羁绊住。我只怕‘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返。’”

  克己握着月娘的手:“娘子放心,自从我与你结发为夫妻,自当恩爱两不疑。我的为人娘子还不清楚吗?”

  月娘略显得有些尴尬,“我知道官人不是那种轻薄纨绔子弟,有些话不说出来心里总是惴惴的不踏实,不是不相信你。只是……”

  克己打断了月娘的话:“我知道。我不会让娘子失望的。”

  月娘躺在克己的怀里,久久不愿睡去,她心里清楚,过了今晚,很长的时间将会是她一个人躺在这空旷的大床上,她看不到他的人,闻不到他的气息,唯一留给她的便是温馨美好的回忆,和他生活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想到这里,泪水从月娘的眼角滚了下来,落到克己的手背上,克己替她擦拭掉泪水,双手捧着她的脸,心生无限怜惜之情。他紧紧拥抱着月娘,那样紧,让月娘感到呼吸有些窒息,可心里是喜悦的,喜悦层层叠叠在房间里蔓延开来。外面的空气早已浸着秋季的凉意,房间里却漾着春天般的暖意……

  太阳不会因有情人的离别而延缓它的升起。

  九月初十这天早上,秋高气和,云淡风轻。东方的半天空上,远远望去银灿灿的一片霞光,光彩夺目,一轮红日周围似被镶上一层浮动的金边,缓缓从地平线上升起。

  克己和永新等一行人在全家人关切的目光中上路了,一直等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家里人才陆续回去,而淑贞和月娘依旧伸长勃颈站在那远望。他们的身影早已消失在绿水青山之中,剩下的只是车马行走过后扬起的尘土,渐渐地,尘土也越来越稀薄了,最终也看得不甚分明了。淑贞痴痴吟道:

  候馆梅残,溪桥柳细,草薰风暖摇征辔。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楼高莫近危栏倚。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朱淑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朱淑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