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谶语
衡门栖迟2020-11-29 21:253,095

  一

  宝康巷是钱塘有名的巷子,青砖铺地的宽阔大道,能容下三辆马车同时驶过。道路两边是高墙大院,红墙绿瓦雕梁画栋彰显着主人的身份。朱府位于巷子道北,宽阔的庭院占据了宝康巷六分之一的面积。院门外左右两侧摆放的石狮子,更是威风凛凛。

  今天的朱府非常热闹,原来朱府的千金淑真年满一周岁。

  天气晴朗,浮云皎皎点缀在瓦蓝的天空上,形态各异,姿态万千,似一幅幅美妙绝伦的图画悬浮在空中岿然不动。没有一点儿风,空气也凝固了,但见袅袅轻烟徐徐上升,由清晰变得朦胧,最后消融在广阔无垠的晴空里,与自然万物融为一体。

  此时地上、台阶上到处是炮仗的碎屑。踩在脚底下,偶尔噗嗤一下发出细碎的响声。未到中午,阳光垂直压了下来,热嘟嘟的,刺得人不敢抬头。朱府的老爷朱晞颜此时额头上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但依旧满面春风,向前来道贺的宾客一一致谢,寒暄过后,将众人让到府内。

  走进院门,是一条用青砖铺成的宽阔甬道,甬道两侧栽着垂柳。垂柳里侧各有一个用鹅卵石砌成的凹形水渠,翠绿的柳条直拂水面,有的深入水底,澄澈的碧波里郁郁葱葱。垂柳之间摆放着柏木做的方桌和柏木墩。炎热的夏季,闲暇无事,坐在柏木墩上乘凉,喝点儿茶水,下下棋或是聊聊天,闻着柏木发出沁人的幽香,亦别有一番风味。微风拂过,平静的碧波亦掀起一层微澜,发出泠泠清脆的响声。水面上漂浮的花瓣,绿波渺渺中红白各色点缀其间,蝴蝶、蜜蜂也似蜻蜓点水在花瓣上飞舞。偶尔小鸟飞来,喝着水,踱着步,丝毫不理会旁边还坐着人。花香弥漫,鸟鸣嘤嘤,令人心神摇曳,神清气爽,舒心极了。

  宾客们陆续向庭院里走去。有的背着手踱着,神态悠闲,四处望望,偶尔伸出手往哪里一指,似乎在向别人讲述什么;有的似乎遇见久未见面的熟人,拉着手,寒暄一会儿便聊了起来;有的神态凛然,表情庄重,俨然一副绅士派;有的昂着头,横挑着眼睛,滔滔不绝地发表着宏论,对旁边侧目而视的人视而不见,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声音越发洪亮;有的似乎被庭院里的景色吸引,边走边讨论哪颗垂柳修剪得精致美观。

  甬道正中是穿堂,当地放着一个大理石屏风,屏风正中央雕刻着精美的牡丹花案。左右两侧篆书:竟夸天下无双艳,独占人间第一香。笔锋浑厚圆润,颇见功底。转过屏风,是三间厅房,厅房后是正房大院。正房是五间上房,皆是雕梁画栋。正房的东西两侧各有四间厢房。正房与厢房之间有两条铺着鹅卵石的小径。东边小径通向学堂和厨房;西边小径通向西园和后院。

  一进入后院视野顿时开阔了。宽阔的露天场地摆放了五六十张桌子,每张桌子上都摆着茶具和各色新鲜瓜果,东西两侧栽着的松柏和梧桐,此时已郁郁葱葱。正前方是五间主房,中间是厅堂。此时室内室外都坐满了人。

  待宾客入席坐好后,丫鬟和小厮将茶果撤下,厨房上菜,大约一刻钟的工夫,各色菜肴纷纷端了上来。

  晞颜举起酒杯,面向宾客说道:“承蒙各位知交好友厚爱,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光临寒舍为小女道贺,在下不胜感激之至,在此先饮一杯以示感谢。”说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紧接着说道:“今日宴饮请诸位不要客气,尽情用餐。在下特意邀请苑香楼的湘菲姑娘为各位弹唱一曲,以助雅兴。”此语一出,全场顿时寂静下来。

  湘菲姑娘是钱塘有名的歌妓。长得姿容出众,丽质天成,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无一不佳。在座诸人有的目睹过其风采神韵,听说将其请来弹唱助兴,依旧双目含喜,大有百看不厌之态;有的听过大名,只恨无缘相见,一听“湘菲”二字,神往不已,脖子伸得老长,左顾右盼。

  众人焦急等着她出场,半晌却无动静,不免有些骚动。有的起初小声嘀咕,声音也越来越大。有的等得不耐烦,聒噪起来。一个大腹便便的人赤膊,嚷道:“怎么还不出来,不就一个卖唱的吗?在老子面前装什么?”旁边一个大鼻头哼了哼鼻子,附和道:“就是,要不是老子们出钱,拿什么臭美?早把你饿得进窑子了。”

  此语一出,有的人斜着眼,露出鄙夷之色;有的紧皱眉头以示不满;有的也只是沉默不语,静观他人;有的人似在欣赏一出好戏,看得津津有味;也有听不下去的人,便劝道:“兄台切莫急躁,人家是钱塘名妓,自然不能随叫随到。想当年,钱塘名妓苏小小,上江观察使孟浪想见她一面,连请三次都不去,这叫自矜身份,兄台还是耐心等吧!”

  大鼻头颇不服气,斜睨了这人一眼,翘起二郎腿,故意抬高声音:“老子一介武夫,粗人一个,最看不惯这些人故弄玄虚卖弄风骚,装什么风雅,和那些臭文人一个德性,有本事去战场厮杀一番,哼,只怕敌人没到近前,早吓得屁滚尿流,只恨不能钻回到娘肚子里。”

  话音刚路,便有无数只锋利的眼睛向他射去。有的怒目而视,见他体格健硕,知是习武之人不便招惹;有的被他挑衅的话激怒了,站起来想和他理论,被左右的人给摁住了,劝道:“何必跟这种粗人计较呢!”

  有的窃窃私语,嘲笑他粗鄙不堪:“这种人还自鸣得意,当真不要脸。看来不读书还真不行,说话也上不了台面,以后得好好督促儿子学习,省得让人瞧不起!”

  “就是嘛,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家伙,给咱们提鞋都不配。自太祖皇帝登基以来重视文臣轻视武将,还真有远见呢!”

  “啧啧,你看他翘起二郎腿,那副丑态,看了真让人作呕。”说完,向四周扫了一眼,伏在一人耳边低语:“别看他在这儿耀武扬威,要是在战场上,早被敌人吓得腿肚子发软抽筋了,要不边疆打仗我军总是失利呢!”

  庭院里的嘈杂声和杯盘碗箸相碰时发出的清脆响声在空中回荡着……

  而厅堂里漫过一缕悠扬的琴声,让嘈杂的庭院渐渐安静了下来。众人放下杯盘碗箸,不约而同向厅堂望去。只见厅堂中央一位女子端然而坐,身着粉红百合如意窄裙,以轻纱遮面,看不太清容貌,依然能感觉到那种超凡脱俗的神韵风姿,恍若神仙妃子一般。这朦胧迷离的美,极富诱惑性,让人神往不已。众人伸长脖颈向厅堂张望,后排看不清的干脆站起来。刚才那个抱怨的武夫,见她迟迟不肯出来,早就憋了一肚子火,好不容易出来了,又以轻纱遮面,更加恼火,骂道:“妈的,青天白日,还遮着脸,见不起人了怎的,当真晦气。”

  众人哪里还顾得上他在说什么,目光都落在这位绝色佳人身上。直到悠扬的歌声响起,众人才彻底安静下来,静静地聆听。心想:虽看不清美人芳容,但能聆听美人天籁般的歌声,倒也值了,回到家,向亲朋好友炫耀一番,亦觉得面上有光。

  刚才的喧哗躁动,湘菲姑娘化妆时尽收耳底,她跟那些达官显贵打交道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刚才的一幕不过是毛毛雨,不值一提。她态度平和,气定神闲,伸出纤纤玉手,轻轻抚弄琴弦,一挑一抹之间风姿绰约神采毕现。当真琴音令人销骨,歌声让人心醉: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萧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众人似乎忘记了宴饮,忘记了自身,甚至忘记了时间的存在,灵魂似也在这瞬间得到净化。正午阳光正毒,众人顾不上扇扇子,伸长脖颈向厅堂张望,身体胖的耐不住炎热,也只是轻轻抖两下宽大衣袖,权且当作扇子。众人只顾欣赏表演,并未察觉天空有什么变化。不知什么时候起,蔚蓝的天空飘来一大块乌云,将太阳遮住,明亮的天空一下子变得昏暗了。众人这才发觉,皱起眉头:“晴朗的天怎么出现一块乌云呢?要下雨吗?”晞颜和夫人见太阳被乌云遮住,心下也是担忧:“大喜之日下雨确实很麻烦。”心里暗暗祈祷:“千万不要下雨!”或许两人的赤诚感动了上天,乌云在空中游走一阵,越走越远,天空又恢复了明亮。两人长长舒了口气。众人见乌云游走了,绷紧的脸上亦有了笑容,笑容亦极浅。众人的心思都在轻纱美人身上,无暇顾及其他。

  当最后一个尾音从她喉间缓缓逸出时,余音袅袅,弥漫在空中久久不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朱淑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朱淑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