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巾帼不让须眉
衡门栖迟2020-12-10 19:032,538

  一

  这一天,微风轻拂,浮云淡薄,淑贞坐在梳妆镜前化妆。春香端来一碗红枣莲子粥,她漫不经心舀了几匙。磕了一会儿瓜子,口有些干渴,叫春香沏了碗碧螺春,放了一匙蜂蜜,才觉得嗓子舒服些。又吃了几块新鲜的菠萝,舌头有些酸涩,便放下不吃了。见春香坐在一旁刺绣,心想,反正无事可做,索性将前些日子绣了几针便仍到一边的睡衣找了出来,俨然绣了起来,没绣一会儿就觉得腻烦了,又将其扔到一旁。双手托着腮,一会儿看看这儿,一会儿看看那儿,见书架上有几本书摆放得不整齐,便走到书架前,将书摆好。然后坐回原位,用手不停绞着手帕翻来覆去地。如此好的天气闷在房间里真是辜负这番春色了,想到这里,淑贞信步向东园走去。

  一路上风丝细细,温和地抚摸着她的冰肌玉肤,柳叶舒展开来不似刚长出时的嫩黄,翠色欲滴的一片。木屐踩在幽静的小径上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惊扰了几只悠闲自在的燕子,呼啦啦从柳树枝上飞走。

  她想东园的池塘应该别有一番景致吧,便缓步走去。池塘周围芳草凄凄,芳草丛中海棠花迎风浮动娇娆妩媚!池塘里的水在阳光的照射下波光荡漾,暖意无限,“春江水暖鸭先知”,只是缺少了活泼可爱的鸭子,减了不少神韵。忽然一对燕子从水面上轻轻掠过,如同蜻蜓点水一般,惊动了淑贞,看着这对燕子成双飞过倒让她想到了鶼鶼,也就是比翼鸟,此鸟飞止饮啄,不相分离。死而复生,必在一处。”所以白乐天有诗曰:“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来了一缕微风,花草树木也随风摇曳,柔情无限,春色美好只可惜佳人不在,难怪那个独守闺房的贵妇人要抱怨:“无端嫁得金龟婿,辜负香衾事早朝。”

  突然一声婉转清脆的叫声划破了长空的寂静,紧接着又连叫了几声,淑贞寻声向池塘东面走去,走出一箭之地,看到几棵杏树,最里面一棵杏树上,一只黄鹂鸟正站在上面悠闲唱歌,她的到来似乎没有打扰到它,它站在上面岿然不动。繁密的杏花含苞待放,粉白的花骨朵娇羞地相依相拥,不忍分开。杏花的花瓣尚且不忍分离,人又怎能长久的分离呢。“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恐怕只是离人无奈的自我宽慰罢了。“手把杏花枝,未曾经别离。黄昏掩闺后,寂寞心自知。”淑贞咀嚼回味着“寂寞心自知”,忽然来了灵感,匆匆回到房间,坐到书桌前凝思片刻,提起笔来,一排排细密工整的楷书赫然映在绛红宣纸上:

  屋嗔柳叶噪春鸦,帘幕风轻燕翅斜。芳草池塘初梦断,海棠庭院正愁加。几声娇巧黄鹂舌,数朵柔纤小杏花。独倚妆窗梳洗倦,只残辜负好年华。屈指清明数日期,纷纷红紫竞芳菲。池塘水暖鶼鶼并,巷陌风轻燕燕飞。柳带万条笼淑景,游丝千尺网晴晖。人间何处无春色,只是西楼人未归。

  写完后认真读了几遍,放下笔。春香听她专心读自己写的诗,摇摇头:“写诗已经是小姐的一大癖好了。”

  淑贞笑道:“晋代有个大将军叫杜预,这人行军打仗时定会将《左传》带在身上,他曾说王武子有马癖,和长舆有钱癖,自己有左传癖。你可以叫我‘诗癖’。”

  “小姐写诗我不反对,就怕小姐像诗人一样整日多愁善感,无故寻愁觅恨的。”

  淑贞苦笑一下,“你的担心恐怕是徒然的,诗人心思细腻,能发现常人发现不了的细微之处,怎会不多愁善感呢!就说贾生吧,十八岁便以能诵诗属书闻于郡中,得文帝器重,让他作梁怀王太傅,没料到梁怀王骑马时不小心堕马而死,梁王堕马本是寻常之事,贾生却耿耿于怀,哭泣岁余,也死了,才三十三岁,一代俊杰英年早逝,还不是多愁善感的文人气质使然嘛。”

  春香不禁毛骨悚然,“既是这样,小姐可要将多愁善感的性格改变一下!万不可步贾生的后尘。”

  “性格是与生俱来的,岂是后天人力所为。”淑贞抬头见春香满脸焦急之色,安慰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学贾生的,我还有永新啊!”

  淑贞嘴上这样说,闲暇无事还会想一个问题:如果有一天永新不爱自己了,真的能彻底忘记他吗?她没有办法给自己一个明确的答案,哪怕有一天他辜负了自己,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感情这种东西莫名其妙,让人难以捉摸,没有办法用是与非去衡量,用好与坏去取舍。

  春香听她嘴上说得果断,说完后又陷入沉思之中,一副惘惘的表情,一副茫然的样子,知道这是她假装刚强的宽慰之词。

  “小姐这样想我就放心了。如今春光明媚,郊外已绿草茵茵了,我们去踏青如何?”

  “踏青?”淑贞想了想,“很久没去普惠寺了,不如我们去上柱香?一则为克己和永新祈福;二则春光明媚,沿途可以欣赏路边的风景。”

  “好啊!我去换件衣服顺便收拾一下东西。”

  “好吧,你快点儿啊!”淑贞坐在梳妆镜前打量自己一番,不需要补妆,便换了一件浅绿色藕荷宽边褶裙,刚换完春香也收拾好了。见她穿一件粉红色宽边如意裙,笑道:“咱俩这身穿着真是桃红柳绿,相得益彰!走在大街上定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小姐要是觉得我穿得太艳丽,我去换一件”,春香说完就要脱。

  “不要换了,你穿这件衣服挺合适,外面阳光明媚春色怡人,不穿得艳丽些岂不是辜负这大好的春色了。”说罢,拉着春香的手往外走。

  两人从朱府出来,慢慢悠悠向普惠寺走去,沿途喧嚣声不断,道路两边到处都是摆摊的,远远望去琳琅满目的一片:淑贞摩挲着各色精致的小手工艺品,又恋恋不舍地放下;一会儿又拿起摆在摊位上的各色扇子,欣赏画面上的山水草木鸟兽虫鱼,她见扇子上画的只有形似而缺少神韵,摇摇头,春香说道:“这扇子上画的还不如小姐画的好呢!而且这扇子纸质地也极普通。”卖扇子的一听,一把把扇子抢过去,厌烦地嚷道:“快走快走,既不识货,就不要站在这里碍眼,妨碍别人做生意。”春香见这人如此蛮横,毫不示弱:“看你的破扇子吧,白给我们都不稀罕,还当什么好玩意呢!”说完拉着淑贞便走,淑贞摇摇头,跟着她走,“你这张嘴太刁了,真拿你没办法。”

  “谁让他说咱们不识货,站在这里碍眼呢!”然后趴在淑贞耳边低语:“他要是知道小姐身份,早就吓得屁滚尿流磕头如捣蒜了。”

  淑贞捏了捏春香的鼻子:“你还想仗势欺人?”

  “怎么会?知道小姐不仗势欺人,所以才没跟他一般计较。”

  两人边闲聊边向前走,走着走着,见前面不远处围着一群人,吵吵嚷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人越来越多,向前拥挤,淑贞差点被撞倒,春香扶着她。

  “我们也过去看看。”

  春香拽着淑贞的手:“还是别过去了,人那么多,万一撞到你就不好了。”

  “没关系,别人都不怕,就我娇弱不成,我又不是纸扎的,一碰就坏了。”拉着春香的手便往人群里走。春香见劝不住,也只好跟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朱淑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朱淑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