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巾帼不让须眉
衡门栖迟2020-12-11 17:233,386

  二

  两人尚未走到近前,就听见有打骂的声音,什么“王八羔子”,“活腻了”,“他妈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这些污秽之语便传到了淑贞耳朵里。

  淑贞听是打架的声音,且语言粗俗不堪。要不别去了?可架不住好奇心,心里打退堂鼓,脚下的步子却没有放慢,片刻工夫就蹭到最外围,此时打骂声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响亮。里一圈外一圈的人层层围着,围得水泄不通,除了谩骂殴打之声外,什么也看不见。

  春香又劝道:“我们还是回去吧。里面的人在打架,有什么好看的,万一不小心受伤就得不偿失了。”

  淑贞也有一丝犹豫,又一想,光天化日,当众打架,岂不是无法无天了。爹爹是钱塘父母官,传出去,定会说钱塘治安不好,岂不有损爹爹威望。这样想着,更想进去一看究竟,看看是谁如此胆大妄为。

  “没事,我们小心点就好了。”说着小心翼翼往里挤,顾不上左右的人白眼看他们,只是低头往里钻,春香硬着头皮跟着。淑贞从未如此近距离跟别人接触,也顾不上男人身上的汗臭味,费了好大力气,终于钻了进去。只见几个膘肥体壮、满脸横肉的人正在殴打一个小伙子。小伙子看上去二十左右,被打得浑身是伤。

  一个满脸横肉的人,一手掐着腰,一手攥着鞭子,鞭子在他手里不停地甩来甩去,速度之快,让人看不清鞭子,只见空中有一道道椭圆形的圈子似一道道寒光一闪一闪的,加上噼啪的响声在空中盘旋回荡,让人不寒而栗。满脸横肉之人面露得意之色,斜觑着眼睛,嚷道:“说!还敢去我们府上骚扰我家小姐吗?”一边嚷着,脸上的横肉颤颤巍巍地一起一伏,时而上提,时而下坠。

  淑贞看着此人感到恶心,直想吐。

  小伙子虽然受了伤,但看得出来长得眉清目秀,五官端正。被打得站不起来,依旧挺胸抬头,声音里满是坚毅和执着,“我没有骚扰大小姐,我是真心喜欢她的。”

  话音刚落,又是啪的一声鞭响,空中似打了个闪一般,小伙子的衣服上瞬间被抽出一道鲜红的血迹。小伙子忍不住哎哟一声,紧接着又一道鞭子直劈下来,满脸横肉的一边打,一边骂:“兔崽子,有种你别叫,也算是你娘养的。”

  周围人巴巴地看着,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句公道话。淑贞哪里见过这种场面,环顾四周,周围人都和哑巴一样一言不发,满脸横肉的人越打下手越重,眼看小伙子就吃不消了。通过满脸横肉的嘴里嚷嚷的话,淑贞大体猜出了缘由。小伙子被打得遍体鳞伤,依旧不后悔爱上一个有钱有势人家的小姐,这种勇气和执着精神倒让人敬佩。想到这里,淑贞鼓足勇气,向前跨出一大步,从众人之中挺身而出,说道:“几位兄台,不知道这位小伙子犯了什么错,你们这般打他。纵使他犯法,也当交由官府处理,光天化日,怎可随便打人?”

  “官府?”满脸横肉的人似没听清一般,露出十分不屑的表情,上下打量着淑贞,嘴一撅,故意拉长声调,继续说道:“我们家老爷就是官府,他想打人,谁他妈敢说一个不?”紧接着又自问自答:“简直他妈的就是活腻了。”他眼睛在淑贞身上逡巡不定,“你是谁家小妮子,不知天高地厚,连我们张府的事情都敢过问,胆子可不小!”

  其他几个人在一旁起哄道:“这小妮子活得不耐烦了,不过!长得倒蛮水灵的,要是把她带回去,老爷肯定喜欢,说不准,还能给她个姨太太做,哎哟,这小妮子当真有福,别人想求都求不来。”话音刚落,一阵狂笑似猛兽一般,淑贞望着几张面目狰狞的脸,恶心的直想吐。她见这几个人满嘴污言秽语,知道和他们是讲不了道理的,但已经身处是非之地,不得不和他们周旋下去。

  淑贞正色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难道你们敢胡作非为,强抢良家妇女不成?”

  这几个人又是一阵狂笑,一个皮肤黝黑的汉子,侧歪着膀子,踉跄着往淑贞这边走来。春香见状不好,一个箭步抢到淑贞前面,厉声道:“你们几个好大胆子,连朱府的大小姐都敢得罪,我看你们才是真的活腻了!”春香本想直接说出淑贞是钱塘知县朱晞颜大人的千金。话刚到嘴边,突然意识到,这样自报家门,周围又有这么多人看热闹,定会将此事传得沸沸扬扬。于是就直接说是朱府的大小姐,既不直接表明身份,又示意他们她是有钱有势人家的大小姐,希望能吓住他们,让他们知难而退。

  春香的疾言厉色起初倒是起了一些作用,侧歪着膀子的人,伸出一半的手缩了回去。不过,春香再怎么也只是个小丫鬟而已,这几个彪形大汉怎会把她放在眼里,也就震慑了片刻,就听见一阵冷笑,冷得人脖颈直打颤,鸡皮疙瘩起了一层。一个独眼龙冷笑道:“朱府?哪个朱府?你们府上的老爷是哪位?可否报上姓名?让我们哥几个也见识见识?”

  其他人也跟着起哄:“是啊!我们怎么没听说过钱塘还有一个朱府?”

  淑贞正色道:“井底之蛙只能见到巴掌大的天,孤陋寡闻,没听过又何足为奇?”

  这句话激恼了独眼龙,他见淑贞和春香口口声声说是朱府大小姐,又不敢说出是哪个朱府,以为在吓唬他们。便大跨步直奔淑贞而去,春香正挡在淑贞前面,他大手一叉,便将春香推倒在地,眼见淑贞要受一番羞辱,只听一声洪亮的声音响彻云霄,“有种你们就冲着我来,欺负一个姑娘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原来是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小伙子发出的声音,淑贞见他圆睁双目,银牙紧咬,眼睛里直冒火光,显然是见这几个人要欺辱她,才如此气愤,故而声音极大。淑贞看在眼里颇为欣慰,这人确实是一条好汉,为了他这番话,被卷入是非之中也值了。就在小伙子话音刚落地的瞬间,紧接着而来的便是啪的一声鞭响,然后一鞭接着一鞭,啪啪不断的回声在空中回旋。小伙子身上又多出了十几道鲜红的血印,淑贞转过身子,不忍心看。满脸横肉的人一边用力轮着鞭子,一边骂道:“妈的,就你这熊样还想英雄救美,你也配?”说完又一鞭子甩了出去。

  小伙子本是好心,他这一嗓子虽震慑住了独眼龙,却激怒了满脸横肉的。他打完小伙子便大步流星向淑贞走过来,看样子,是豁出去了。

  淑贞见这般光景亦有些心慌,只见这人伸出铁耙一般的大手向她身上扑过来。

  淑贞心里大叫:“不好。看来今天定要受一番折辱了,心里顿时冰凉一片,向四周望去,黑压压的都是人脑袋,一个一个都伸长了脖颈张望,除了那个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小伙子,挺身而出说句公道话之外,其他人都缄口不言。淑贞见这些人唯唯诺诺的样子,知道没有人会帮自己。可倔强的她绝不会坐以待毙,她想,我堂堂朱府大小姐,钱塘知县的千金,即使死也要死得有骨气,即使死了,也不能便宜这些恶棍。情急之下,从头上拔下一根雪白的金簪,攥在手心里。

  满脸横肉的人瞧在眼里,冷笑道:“就凭你,手无缚鸡之力还想拼一拼,以卵击石自不量力。别说是一根破簪子,就是给你一把锋利的剑,你能伤到我吗?我看你还是乖乖跟我回去,不要负隅顽抗了,吃亏的可是你自己。看看你细皮嫩肉的,要是被我抓破了,我还真有些不忍心。”

  淑贞毕竟是大户人家出身,见过世面,尽管心里慌乱,尽量不表露出来,面色沉静如水,浑身透着一股凛然之气,连满脸横肉的也有一丝微怯,他打过的人不计其数,头一次遇上一个姑娘竟然有如此胆量,不觉向后退了一步。淑贞看出他有些被自己气势震住,正色道:“别说是一把锋利的簪子,关键时候一根绣花针还可能置人于死地呢!不信的话,你就尽管放马过来。”

  满脸横肉的虽一时被淑贞的凛然正气给震住,可春香心里跟明镜似的,她知道淑贞是装出来的。万一被满脸横肉的人识破,他和淑贞距离如此近,淑贞定会吃亏。想到这里,春香从地上站起来,猛然扑到淑贞前面,横在淑贞和满脸横肉的之间,“你要是敢动我们家小姐一根汗毛,我就跟你们这帮王八羔子拼了。到时候我们家老爷和少爷自然会为我报仇,将你们一个个碎尸万段,将尸体扔到山沟里喂狗,不,喂狗也便宜你们了,将你们挫骨扬灰,让你们永世不得超生。”

  春香怕淑贞吃亏,故意激怒他们,然后用眼神示意淑贞赶紧跑。春香是一番好心,只是她没有经验。此时的情形不但淑贞跑不了,她也有可能丧命。

  淑贞眉头紧皱,思索着办法,却束手无策。不过,春香激怒他们的话确实见效了,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人,一把将春香拽过来,紧接着啪的一声脆响,春香的左边脸顿时肿了起来。满脸横肉的人也被春香的一番话给激怒了,他手尚未触到淑贞便直接收了回来,直奔春香的脖子过去,像养墨鸭捕鱼的船户一样,一只手紧紧捏着墨鸭的脖子。只是船户们动作熟练,掌握好火候和分寸了,他们绝不会用力过大以至于将墨鸭的脖子掐断,就没有办法捕鱼了。可眼前这个凶神恶煞一般的人,绝不会怜香惜玉,只要他铁耙一般的手稍微加大力度,春香的脖子就断了。

  淑贞吓得冷汗涔涔而下,春香知道自己命悬一线,随时可能去阎罗地府报到,索性把眼睛一闭,等待着不幸的到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朱淑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朱淑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