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白衣男子
衡门栖迟2020-12-09 20:042,095

  三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冬去春来,杨柳抽出了嫩绿的新芽,西园春早,夹径也抽新草了。空气虽说乍暖还寒,阳光却很明媚。

  淑贞闲着无聊在西园里荡秋千,看见一排绿油油的柳条,不禁感慨道:“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

  永新和克己马上要考试了,淑贞心里平添了不少焦虑,心情亦变得复杂。

  “大小姐好兴致啊!”淑贞听有人说话,回头一看,二姨太已经走到她面前。

  “二姨娘也是来荡秋千的?”

  “那倒不是,我闲着无聊,见阳光明媚便出来晒晒太阳,不期在这里遇见了大小姐。大小姐面庞泪光莹莹,莫不是因为永新公子?”

  淑贞见她明知故问,话语里还有嘲讽,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大比之期马上到了,我是担心克己和永新,并不像姨娘想的那样。”

  “是啊!没有比科考更重要的事了。大小姐博古通今,想必读过元稹的《莺莺传》吧。当初张生旅居蒲州普救寺,拼尽全力救护同寓寺中的远房姨母郑氏一家。后来在郑氏的答谢宴上,张生对他的表妹莺莺一见倾心,又经过婢女红娘给二人传递书信,以通款曲,几经反复,两人海誓山盟。后来张生赴京应试未中,滞留京师,与莺莺虽有情书来往,但终究还是变了心,并视莺莺为尤物,真是可怜了莺莺,一片痴情,最终付之东流!真是前车之鉴!”

  “我读这篇文章时确实有许多感慨,只是不敢和姨娘苟同。张生对莺莺始乱终弃,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张生与莺莺本是偶遇,两人并无感情基础。他看重的无非是莺莺的美貌。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弛,莺莺的悲剧也就再所难免了。后来莺莺另嫁他人,张生也另娶他女。有一次张生路过莺莺家,要求以外兄相见,遭到了莺莺的拒绝。莺莺敢爱敢恨不值得人佩服吗?毕竟当初她是以正妻的身份和张生订婚的!有的人可能连敢爱敢恨的机会都没有,地位使然,也是没办法的事!姨娘你说呢?”淑贞反问道。

  “我对莺莺没什么看法,只是感慨这痴心女子负心汉!男人不能飞黄腾达女子就不喜欢,一旦功成名就,又怕浮云蔽日,这不是左右为难嘛!我也是真心为大小姐考虑,永新公子一旦高中,顿时身价倍增,陈世美世间恐怕不止一个吧!一旦落第,本来就寄居在别人家里,地位更是一落千丈了!到时候只怕老爷……”

  “谢谢姨娘的一番好意,恐怕我没办法领情了。我不是莺莺有眼无珠,永新也不是张生薄情寡义,爹爹更不是势利小人,姨娘尽管放心好了。”

  “但愿一切如大小姐所愿。”二姨太叹了口气,顺手折了一枝柳条,用手把玩一会,顺手将柳条扔到身后,昂着头扭动着腰肢袅娜地走了。

  淑贞望着二姨太轻佻的背影,直到背影从视线中消失之后,淑贞才舒了口气。一屁股坐到秋千上,心里沉甸甸的,二姨太的一番话字字都像针一样刺到她心里。

  太阳渐渐向西沉了下去,西边的天空留下一道浓墨重彩的晚霞。残阳如血,直压下来,淑贞感到似有千斤重石压在心口,呼吸亦变得沉重。忽然不远处的梧桐树上扑棱棱飞起一只乌鸦,淑贞冷不防受着一吓,打个冷战,目光疏离不定,似乎在扪心自问:“或许我不该沉浸在诗书中?”

  “很多事情很难用好与坏去评价。一切都是性格使然,自己理解包容自己,活得坦然,别的倒在其次。”

  淑贞回头一看是月娘,问道:“自己活得坦然,便能抛开世俗的舆论吗?”

  “妹妹若不想隐居山林,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就不能不考虑世俗舆论。哪有什么世外桃源?”月娘用余光观察淑贞的反应,见她面色沉静,继续说道:“当今社会,崇尚女子无才便是德,妹妹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在某些场合确实能装装门面,可要知道,生活更重要的不是这些点缀,而是柴米油盐。”

  绚丽多彩的晚霞,纵然美丽无限,也会被这茫茫的夜色吞噬。淑贞隐约觉得眼前这绚丽的晚霞正是自己的写照,虽美丽无限,却极其短暂。她眉头微皱:“难道真的是红颜如花命如秋叶吗?”

  “如果爱情只能靠容颜去维持,世间就没有天长地久的情意了,便不会有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温馨和谐了。就拿我跟你哥哥来说,刚结婚时,彼此深爱对方,整天腻在一起也不会烦。而现在,就不会有那种如胶似漆的感觉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爱我或者我不爱他了。而是这甜蜜的爱情随着时间慢慢转化成了脉脉的温情,不再是轰轰烈烈,而是细水长流;不再是甜言蜜语,而是柴米油盐;不再是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爱情誓言,而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平和。”

  月娘摘下一朵粉红的桃花,暮色夕阳下,增添了一分妖艳:“妹妹比其他闺中少女幸运多了,他们大部分人在洞房花烛夜时才看见自己终身仰仗的夫君,不管什么样,都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而这‘命运’从来不会考虑他们的感受。”月娘目光深沉,似回忆往事一般:“我刚结婚时,一个人孤零零的,在洞房里,蒙着红盖头,浑身瑟瑟发抖,不是冷,是怕,对茫然未来的恐惧。”说到这里,目光里忽然有一丝喜悦划过,“不过,我是幸运的,得上天垂帘眷顾,让我嫁给你哥哥,彼此恩爱相守。妹妹就不会有我当初的恐惧之感,你与永新青梅竹马,情投意合,妹妹将来一定会幸福的。就像这桃花一样,宜室宜家。”说完,将其插到淑贞鬓边。

  淑贞感叹道:“我刚才还在感慨王昌龄的《闺怨》一诗呢!”

  “难道你也‘悔教夫婿觅封侯’了?永新若不参加科举,你和他的婚姻就属于门不当户不对!公公婆婆虽然通情达理,但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人言可畏啊!”

  “嫂嫂金玉良言,妹妹一一铭之肺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朱淑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朱淑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