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情窦初开
衡门栖迟2020-12-06 15:483,792

  三

  朦胧中一个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诗句,在耳畔边萦绕:

  初合双鬟学画眉,未知心事属他谁?待将满抱中秋月,分付萧郎万首诗。

  淑贞忽然清醒过来,原来是永新在读她昨晚上写的诗。

  永新见淑贞绯红的脸颊像一朵红透了的牡丹,艳丽中更多的是娇羞,又惊又喜,事出意料,一时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静静地站在淑贞面前。淑贞心里也如翻江倒海一般,虽有千言万语,嘴上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两人面子上不免有些尴尬,心里却喜滋滋的。

  还是永新打破了这寂寂的沉默,感慨道:“萧史与弄玉这段传奇爱情,羡煞了多少痴男怨女!”

  “有情人终成眷属太难了,人们才格外羡慕他们,聊以自慰罢了。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爱情的不幸又占了相当大的比例。”

  永新看着几案上的牛郎织女图案,朗诵道:“公子王孙逐后尘,绿珠垂泪滴罗巾。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读罢,叹息道:“只因门第观念活活拆散了多少有情人呢!”

  淑贞咀嚼回味着“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这两句诗,感到一股沁人的悲凉铺天盖地席卷而来,整个人似被千年寒冰冻住一般。

  永新见她表情凝重,忙关切地问道:“妹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淑贞眼里噙满了泪水,哽咽地说道:“我好怕!”

  “怕什么?”

  “我怕‘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会成为我们的谶语。”

  永新一边替她拭去泪水,一边宽慰道:“不会的,妹妹想多了。门第悬殊确实造成了不少爱情悲剧。写这首诗的崔郊却有情人终成眷属,两人经历一番磨难,苦尽甘来,可知苍天不负有情人!”

  两人深情地互望着,都想用真挚的眼神抚慰对方不平静的心。内心深处又都有一丝隐忧,一种莫名的恐慌挥之不去。永新担心的是自己寄人篱下的身世,父亲被贬蛮荒之地,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他怕会有无数的阻力挡在他面前,他能否抵挡住呢?他对淑贞的感情是真的,只是他一直将这份感情埋藏在心底,若不是无意中窥测了淑贞的心事,也许他永远也不会说出来。既然这段感情并不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他是不是应该主动争取一下呢!他不是言而无信之人,他可以为淑贞放弃自己的生命,只是人言可畏……他可以不考虑自己,难道连淑贞也不考虑了吗?

  而淑贞呢?可以为了感情不顾一切。但永新的爱里有太多的顾虑,他太在乎别人的看法,一旦他们的爱情遭到世俗舆论的压力,她会不会妥协呢?

  两人各自想着心事,房间里顿时静了下来。两人都不在说话,其实心里都有好多话想向对方倾诉,只是一时之间不知从何说起。

  突然门咣当响了一下,两人一惊,回头一看是春香抱着一大束菊花走了进来。

  永新笑道:“春香采的菊花真漂亮!”说完,将菊花接过来,走到书桌前,轻轻插好。

  春香笑道:“还是永新公子会说话。刚才锦绣叫我给夫人送东西过去,永新公子和小姐你们先聊着,我先下去了。”说着便大踏步出去了。

  永新看着瓶子里的菊花说道:“论艳丽,菊花在百花之中在平凡不过了。”

  淑贞微微一笑,说道:“‘土花能白又能红,晚节犹能爱此工。宁可抱香枝头老,不随黄叶舞秋风。’这么高洁的品格百花怎能跟它相比呢。”

  永新赞道:“‘宁可抱香枝头老,不随黄叶舞秋风。’这一句真是写尽了菊花的高洁,和元稹的‘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相比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淑贞道:“元稹才华固然是好的,诗文俱佳,只是这人太多情了。他曾为亡妻写下‘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样感人肺腑的诗句;一方面又与薛涛一见钟情,如此多情便是薄情!难怪鱼玄机会发出‘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的慨叹。有情固然重要,可专情更加重要。哪个女子不想跟自己心爱的男人厮守一生。可惜男人大都喜新厌旧,感情浓时可以为心爱的女人粉身碎骨,一旦‘恩情中道绝’,便会‘弃之如敝屣’了。”

  永新生怕淑贞会误会似的,忙握着淑贞的手解释道,“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如此!”说完见淑贞双目炯炯有神地望着自己,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缓缓说道:“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当真?”

  “君子之约!”

  ……

  中秋之后,淑贞经常陪永新温习功课,两人谈诗作画,下棋弹琴,日子过得倒也惬意。

  早上起来,淑贞掀开帘子,一推门,只见漫天大雪白茫茫一片,阳光照着洁白的雪花,刺得人睁不开眼睛,空气清新极了。淑贞看见春香踏着雪花向房间走来,嚷道:“这么大的雪,我要去堆雪人”,

  “这可不行,小姐身子弱,怎能受这种冻呢!叫老爷和夫人知道了,一定会骂死我的。”春香劝道。

  “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啊?”淑贞自有打算,这么大的雪哥哥们自然不会上课了,可以去找永新堆雪人。她穿上大红斗篷,戴上红猩斗笠,径直来到永新房间。果然如她所料,永新没去上课,正在读《孟子》:

  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

  淑贞笑道:“大雪天哥哥还在用功读书,想必用不了多久可要蟾宫折桂了。”

  永新忙放下书,笑道:“大雪天无事做,随便翻书看看,不想叫妹妹见笑了。”

  “大雪天看书到让我想起晋代御史大夫孙康映雪读书的故事,功夫不负有心人,孙康学有所成,这对哥哥金榜题名倒是一个好兆头呢!”

  “借妹妹吉言。”永新想帮淑贞解下斗笠,淑贞却将他手一推,说道:“外面刚下完雪,我们出去堆雪人好不好?”

  永新见她兴致正高,就披上风衣和她一起出去。

  两人在庭院里一边说笑,一边堆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堆了一个大大的雪人,只是没有眼睛,淑贞跑到房间,找了两个大大的黑色扣子,插进去作为眼睛,雪人一下子就变得有生机了。

  “怎么样?像不像?”

  永新握着她冰凉的手,说道:“这眼睛确实很好,只是妹妹体弱,天气又冷,还是回屋吧!别冻感冒了。”

  淑贞哪里肯听,灵机一动:“西园的梅花开得正盛,如今又下了雪,想必更有神韵了。”

  永新见她兴致正浓,便道:“踏雪寻梅倒是件雅事,妹妹既有兴致,我只能奉陪到底了。”

  两人踏着雪向西园走去。

  红彤彤的梅花覆盖一层晶莹的雪花,红白相间如天然生成一般,淑贞乐得合不拢嘴:“哥哥,你说自然界真是太奇妙了,有的物与物搭配起来自然天成,比如雪和梅。有雪无梅显得空旷而失去了神采,有梅无雪又无法衬托出梅的高洁,难怪古人说‘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梅俗了人。’”

  “是啊,‘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雪与梅相得益彰,各有各的优势。”

  淑贞走到一株梅树下,用手轻轻抚摸着梅花红红的花瓣。

  永新笑道:“这梅花带雪本就自然天成,倘若再画上一位绝世佳人,恐怕这梅与雪也要逊色了。只是这‘数萼初含雪,孤标画本难。’若再加上一位美人真不知哪位妙手丹青能画得出。”

  淑贞莞尔一笑:“如果画不出,哥哥把它记在脑海里可好?”

  “这么美的画面,我终生难忘!”

  “永远这样美好该多好!”淑贞指着前面的荷塘说道:“我们去荷塘那边看看?”

  永新不假思索地答道:“现在的荷塘只剩下枯枝败叶有什么好看的?”

  淑贞叹道:“再艳丽的鲜花也有枯萎凋谢的时候,就像女人的容颜一般,总会有老去的那一天,倘若到了那一天,哥哥是否也像对待这枯萎的荷花一般?”

  永新无心的一句话,淑贞却不高兴了,忙解释道:“是我失言了。妹妹不要往心里去。花儿会枯萎凋谢,可每到春天又焕发出勃勃生机,所以花儿从未真正老去,它的枯萎凋谢是为了让下一次的生命更加绚丽,妹妹不必为花儿感伤。容颜虽有老去的那一天,可夫妻之间患难与共,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累积起来的感情却愈久愈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并非因为貌美,而是因为情重。”

  淑贞听他说得恳切,释然道:“是啊!以色事人者,能得几时好呢?希望哥哥永远记住今天说的话,就让这片枯萎的荷塘作证吧!‘留得残荷听雨声’是义山的风雅,如今留得残荷作见证倒也不俗!”

  “妹妹放心,我会用我的一生践行我的诺言的。”

  “义山才华横溢,更令人敬重的便是他与妻子的伉俪情深。”淑贞说完又指着前面的红砖瓦房说道:“我们去绿怡轩看看?”永新也正有此意,两人绕过荷塘,向绿怡轩走去。

  绿怡轩是淑贞祖父祖母的住所。这里环境清幽,到了春夏,如置身于花海之中,两位老人在这里安度了晚年。过世后,绿怡轩便无人居住。春夏时节,人们到西园赏花时会到这里小坐一会儿,喝点水,下下棋。

  两人来到门前,只见正门之上有一金匾,匾上大书“绿怡轩”三个大字。进入堂屋中,抬头迎面看见一个青地大匾,匾上写着斗大三个字——怡心堂,两边是一副对联,上面写道:

  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对联两边还悬挂着各色山水画。大紫檀几案上,设着二尺来高古铜鼎,里面满是香灰。地下两排摆着四张楠木交椅。淑贞祖父祖母日常起居,并不在这正室,而在正室东边的两间耳房。两人未向东房门走去,而是掀开门帘进入西面的卧室,西面的卧室共两间,正中间摆放着翡翠几案,几案上面放着笔墨纸砚、还有茶具和花瓶。

  两人坐到椅子上,淑贞看着几案上面摆放的纸墨笔砚说道:“这里环境清雅,适合读书,等到来年春天,你和二哥搬到这里来住,想必爹爹会同意的。”

  永新打量着卧室,说道:“在这里读书、写字、下棋、弹琴,确实能够修身养性。只是……”

  “只是什么?”

  “我怕和妹妹见面不如原来方便。”

  淑贞笑道:“等你和二哥搬过来之后,我便搬到西楼去住,和你们仅隔一道篱笆墙一座板桥而已,隔桥相望倒也有趣。”

  永新一听,自是高兴,“这样一来倒有牛郎织女隔河相望的味道了。”此语一出,顿觉不祥,忙止住不说。

  淑贞听他以牛郎织女打比方,正要打断他的话,又见他脸色一变,便没再多说,接着刚才的话题说道:“既然如此,等到开春我就跟爹说去。”

  淑贞突然打了个喷嚏,永新忙说道:“这里冷,又没生炭火,我们还是回去吧。”

  淑贞点头答应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朱淑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朱淑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