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情窦初开
衡门栖迟2020-12-04 16:272,867

  一

  倏忽光阴易过,一晃五年过去了,原来那个略显稚嫩的永新已经出脱成一个翩翩公子。

  “明年就要去礼部参加考试了,凭哥哥聪明才智春闱一战必能高中。”

  “借妹妹吉言。”

  “再过几天中秋了,爹说今年中秋要好好热闹一下呢。”

  “是啊,家里好久没热闹了。”

  弹指间中秋到了。朱府上下一片喜气洋洋。

  一家人聚集在庭院里宴饮赏月。月色如霜,泻在那庭院的花草树木上,朦胧凄美。偶尔刮过的微风带着丝丝凉意,让人感觉清爽愉悦。

  淑贞高兴,吟诗一首:

  九秋三五夕,此夕正秋中。天意一夜别,人心千古同。清光消雾霭,皓色遍高空。愿把团圆盏,年年对兔宫。

  “果然是好诗,妹妹诗写得越发出色了。”嫂嫂吴月娘为她喝彩。这吴月娘是吴员外之女,和克己结缡二载,现有一子刚满一岁,名唤兰儿。吴员外膝下无子,便将唯一的女儿从小充作男孩养,平日教她读一些书,性情豪爽,颇像男孩,又懂诗词,和淑贞最聊得来。

  月娘赞道:“‘天意一夜别,人心千古同。清光消雾霭,皓色遍高空’四句与王昌龄的诗‘清辉澹水木,演漾在窗户。荏苒几盈虚,澄澄变今古’相比也毫无逊色之处!”

  克己点头称是。

  大姨太笑道:“大小姐论诗文的功夫堪比东晋时的才女谢道韫!难怪老爷平日疼小姐呢!”

  淑贞听着舒坦,嘴上还保持应有的谦逊:“大姨娘过奖了,谢道韫一代才女,别说让闺阁女子钦羡,就是男子也自愧不如,我哪里及得上呢!”

  永新附和道:“妹妹不必过谦,妹妹诗词书画上的造诣确实超出常人。”

  立己在一边笑道:“妹妹才气是真好,不过我最佩服的还是这口伶牙俐齿。”

  淑贞夹一个最大的虾,放到立己碗里,笑道:“我口齿伶俐,也不及哥哥‘剥虾’的本领大。”一席话说得众人都笑了。

  二姨太微眯双眼,清脆的声音如银铃一般,“大小姐口齿伶俐是众人皆知的,连教书先生都被驳得哑口无言,落荒而逃。”

  当年学堂之事,本是忌讳,很少有人提及,朱夫人一听,脸色一沉:“淑贞当时年纪尚小,口齿伶俐些倒也无妨,毕竟——童言无忌。大人说话倘若毫无忌讳,岂不是贻笑大方了。”

  二姨太缩了缩眼睛,解释道:“我是真心佩服大小姐口齿伶俐的,不像我这般嘴笨,不会说话,往往一片好心最终还会挨人骂。当真应着那句话了,‘好马出在腿上,好人出在嘴上。’我这辈子恐怕学不会了,只能怪自己嘴笨,笨嘴拙舌的,不像人家那样能说会道,让姐姐嗔心了,姐姐切莫见怪。”

  大姨太微笑不语。

  淑贞心中有气,刚要反驳,却听见朱夫人平静的语气中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严厉:“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人和人自然是不一样的,能不能说又有何妨?只要怀揣一颗善良的心,就不会被人小瞧,也不会被人轻视。至于无心之失,谁都会有,只是府上人多又杂,说话要小心谨慎些,毕竟我们是大户人家。”

  二姨太不再言语,淑贞见晞颜的表情也由严肃变得平和,想必也不满她提及学堂一事。随兴吟了一首诗,却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之上,难怪娘平日总教导她谨言慎行!淑贞沉思之时,只听忠叔说道:下面请湘菲姑娘表演节目。

  这湘菲姑娘是著名歌妓,淑贞贺周岁那天还为宾客弹唱过。不仅长得国色天香,还多才多艺。淑贞也想看看到底是怎样一个绝色佳丽。

  湘菲姑娘身着莲青色撒花软烟罗裙,头上挽着倾髻,簪着一支赤金翡翠步摇,鬓边还簪着一朵海棠花。细看容貌:一双凌波目顾盼含情,动人心魄,眉似远山,幽静淡远,肤若凝脂,晶莹剔透,举手投足之间,仪态万方。

  淑贞暗暗称赞。

  湘菲姑娘坐好后便弹唱了一曲《鹊桥仙》。歌声曼妙,琴声泠泠,似青山空远碧水潺湲,又似白云悠悠细雨绵绵。

  在座诸人都被这歌声和琴音感染。淑贞见永新也出神望着她,看样子也被她的美貌吸引,忽然感觉惘惘的,很不是滋味。她拿起酒杯自斟自饮,目光有意无意落到永新身上,永新浑然不觉。淑贞生气,当着众人的面又不好发作。只冷眼观看在座诸人的表情,不禁感叹:“‘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果是至理名言。”

  淑贞眼睛在众人脸上逡巡,忽然发现晞颜的表情很是复杂:有喜悦,有感伤,有怜惜,有无奈,尤其是眼神中那掩藏不住的深情,令她惊讶不已。当唱到“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时,目光正好和晞颜相遇。四目相碰的一刹那,晞颜却低下了头,似乎有些难为情。淑贞不由倒吸一口冷气,不敢再想下去,爹爹在她心中一向是古板正派的,居然也有如此儿女情长的时候。

  淑贞陷入沉思,湘菲姑娘弹唱完毕如何离开,众人如何评价的,都没听见。还是月娘拽了她一下,才回过神来:“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没,没什么。刚才歌声太美了,听得有些出神。”

  二姨太笑道:“大小姐能歌善舞,这位如花似玉的美女也唱得这么好,莫非有知己之感?”

  竟然把她和歌妓相比,淑贞心中不悦:“咱们府上,说到歌声动人,恐怕没人比得上二姨娘!莫非是二姨娘有惺惺相惜之感!”

  “歌妓也是人,要学会尊重别人,尊重别人也就是尊重自己。”晞颜语气生硬中带着严厉。

  众人不再言语。晞颜袒护一个歌妓,更让淑贞起疑。他说话极少这样生硬严厉,二姨娘嚣张跋扈,也疼爱她包容她,很少真的动怒。

  短暂的沉寂过后,朱夫人看向淑贞,问道:“这个月绣了几个香袋?”

  “四个”。淑贞答道。其实她只绣了一个,其余三个是春香替她绣的。

  月娘笑道:“绣的虽不多,但进步大,照这样下去,妹妹在针黹女红上自然是错不了的。”

  朱夫人点了点头。

  大姨太笑道:“夫人放心吧!大小姐聪明绝顶,诗词什么的都一学就会,何况刺绣呢!”

  “会不会写诗有什么要紧?把功夫用在针黹女红上才是正理,学会相夫教子才是女人的本分所在。”

  大姨太笑道:“正是呢,嫁一个有人疼有人爱的如意郎君,生儿育女,年轻时过得舒心,老了也有个依靠。这便是女人一生的幸福了。”

  “是啊!一个女人要是没有孩子,就终身没有了依靠……”二姨太喃喃自语,眼里含着泪珠。她又想起了自己的孩子,为她孩子的流产伤心,众人不免劝慰了一番。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丫鬟小厮们撤下酒席,端上茶来,又摆了几桌干果和水果,众人一边吃着,一边欣赏戏班子表演。

  淑贞本来兴致很高,却因一首诗引来家里人的争论,似迎头泼了一盆冷水,心情也变得惘惘的,又见永新痴痴望着湘菲姑娘出神,心里愈加烦乱,看了一会儿就悄悄退场了。

  月色朦胧,她信步来到西园荷塘边,伏在栏杆上观看荷花,此时荷花已经凋零了,那一片片碧绿的荷叶微微变黄,眼前的荷花既没有杨万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那般绚丽;也没有周邦彦“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的神韵;却有李义山“留得残荷听雨声”的味道。

  看着月光下的残荷,淑贞只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怅然若失。心里的烦恼像是被蚊虫叮咬一般,虽无性命之虞,却也刺痒难耐。

  淑贞心里烦乱,宴会太喧嚣才出来的,想独自静一静。可眼下,身处在静谧的荷塘月下,这幽静让她心里变得更加空旷了,茫茫然一片。就在这一刻她明白了:人就是这样复杂与莫名其妙,身处闹市日日为喧嚣困扰,希望找到一片心灵的净土。真的远离尘嚣时,又受不了隐居山林的清幽宁静。隐士们真像他们诗里写得那样悠闲快乐吗?“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幽静,能让一颗躁动的心安静下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境确实令人神往,可一生一世都如此的话,渊明不寂寞吗?不,他一定也寂寞的,他喜欢饮酒或许是为了排遣孤独寂寞之感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朱淑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朱淑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