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桥水鬼
小兄弟不才2020-10-16 18:443,168

  我是谁,我在哪,这里是什么地方?

  洛城苏湖湖畔的断桥之上,屹立着一个少年,年龄大约在十八九岁之间,他目光呆滞眼神涣散,嘴巴里不断重复问着自己这样的问题,可惜无人回应,眼神偶尔凝聚的光辉,也在刹那之间消散,深陷进漆黑的瞳孔里。

  时光不知过了多久,好像是得到了上苍的怜悯,凭空里总算有了回音,声音很轻,有些缥缈,但似仙乐。

  “这里是洛城苏湖湖畔,你脚下猜的便是七界闻名的断桥。”

  音落,凭空里便出现了一个少女,年龄大约在十四之间,却已经长的出水芙蓉,亭亭玉立,明眸皓齿,眼神炯炯如暗藏夜空星辰,身穿束腰绫罗白衣,长发乌黑如墨玉,眼眸开阖间,竟然暗含有万千光华藏匿与眼角,手中握着一把玄青宝剑。

  她足步轻点,破空而现,身影如蜻蜓点水般出现在了少年男子的身后,稳稳地落在了断桥之上。

  “你是谁?为何出现在这里?这鬼界之门是你开启的吗?你跟鬼界是什么关系?为何我感觉不到你身上有任何鬼气?”

  女孩的脸上渐渐布满寒霜,由最初梦幻般的美丽瞬间便进入了肃杀的境界,眼神犀利,手中紧握的宝剑开始吟吟作响。

  如果这少年点头称是,那么在下一刻,少女手中紧握的宝剑肯定会刹那出壳,斩掉少年的脖颈,让他头落身陨。

  少年屹立在断桥之上,像是没听到她的话语一般,依旧呆立原地,看着断桥尽头的水面出现的一个漩涡,漩涡里面漆黑如墨,像是一个深渊。

  偶尔会有一道道怨灵厉鬼从这个漩涡里探出头来,因为是白天,所以它们也就没这么猖狂,敢把全部鬼影魅体裸露在外界,探出头来的刹那又快速躲进了黑色漩涡里面。它们仿佛在等时间,等待黑夜的来临。

  瞬间从漩涡里传出难听桀桀的凄厉怪叫,像是兴奋,又像是哀怨,让人觉得毛骨肃然,不敢靠近。

  “是啊我就是从那里出来的。”男子轻声说道。

  声音似乎听着有些悲愤,又有些茫然。

  然而听在少女的耳朵里却如五雷轰顶,手中宝剑瞬间出窍,不在给男子任何喘息的机会,一道青色剑芒犹如闪电般朝着男子的后背刺去。

  她以为眼前与鬼怪为伍的男子会反抗,与自己来一场殊死搏斗,多么振奋人心的时刻,终于可以在父母面前展现自己的实力,十年修道终于有成,今日便拿你祭剑,只有降住了你,也算正我天道仙缘,就算仙道缥缈,我也会勤奋苦修,你也算是我踏上仙途的第一个开路先锋。

  正当剑锋刚触碰到少年后背,或还差一丝一毫的距离,少女嘴角刚划出弧度的微笑突然冷却,这少年竟然纵身朝着那个黑色漩涡鬼界通道跳了下去。

  使得剑锋刺了一个空。

  他为何没有反抗,为何没有与我奋力厮杀,这完全不符合逻辑阿,在那一刹之间这些念头便出现在女孩的脑海里,难道他是想跑吗?

  湖水不是很深,眼看男子就要被吸入黑色漩涡里,少女的手中突兀地出现一条白色丝带,散发着莹莹白光,向着男子的腰间卷去,在玉带卷住男子腰间的刹那,少女猛的一用力,就重新把男子拉回到了断桥之上,这男子就像没有缚鸡之力一般,瘫坐在桥面上。

  少女又拔出刚回窍的剑,只听一声呛的一声嗡嗡响,玄青神剑的剑尖便直抵少年的脖子。

  “说,你到底是谁?叫什么名字?那鬼界之门你是如何打开的,你是不是鬼界密布在人界的鬼茧,化作人形后,兴风作浪人间。”

  这男子依旧不发话,只是轻飘飘的抬起头了看了少女一眼,眼神中仿佛有千言万语却欲言又止,接着便低下头颅,没有说话。

  “哎,小子,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告诉本姑娘,我或许可以帮你伸张正义。”

  这少女见降妖除魔不成,便做起路见不平伸张正义的买卖,少女想到这里,也是把头抬得老高,那傲娇的模样显得自信满满,温暖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在她的身上散发出一道道霓虹,散发的霓虹光芒又像圣光一样照耀在男子的身上。

  自语道:“这行走天下,名望还是很重要的,或许某一天会获得一代仙侠的称号也不错。”

  少女收回了玄青宝剑,蹲下身来,保持与男子同样的平行高度,便开始打量起男子来。

  这样细看,也并不十分讨人厌的样子,只是有点奇装怪服罢了,面貌清秀白净,没有痘痘,黑麻点,唇红齿白,肌肤挺白挺精致,浓眉大眼,头发浓密稠黑,就是有点短,扎手,身上没有任何鬼气,检查完毕,并用手中的玄青宝剑再次确认了一下,剑身拿到离男子头颅很近的距离,让玄青神剑去探查男子的识海。

  “嗯,玄青神剑没有动静,说明他与鬼族没有任何关系,那,那个鬼界通道到底是谁打开的哪?这个男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到底是谁?难道是其他仙门的师兄或者师弟,第一个发现这里的,然后来到此处查探,被我撞见,然而问他什么也不说,真是让人头痛。”

  少女打量完毕,满意的点点头。人倒是不错,可以是个闷葫芦,呆头鹅,大木瓜,没得救了。

  少女还是有点不死心。

  继续问道,这次显然有点客气一些,语气也比开始温和地问道:“敢问师兄在哪个仙门别院修行,今日相见真是缘分,若是来日同为师门还请师兄多多照顾。”

  男子此刻似乎终于有了反应,像是被自己某些话语刺激了一般想起什么。

  眼神终于有了光泽,回过头来,就问道:“小姑娘,你刚才说什么?什么仙门?什么同门师兄?这里是什么地方?”“难道我穿越了!”少年把最后一句话的声音压的很低,只有自己才能听到。

  此刻的少年一扫最初的悲痛神情,仿佛换了个人一般,眼神对着眼前的少女不停打量她的身姿,和周围身边的幻境。

  “这里是上古世界啊!难道你不是九大仙门其中一门中的弟子吗?”少女惊奇地问道。

  男子摇摇头,表示听不懂。

  少女接着又问道:“难道你是我们洛城城外的村民?”

  男子又摇头表示不是。

  “洛城城里人?”

  男子继续摇头。

  “洛城潇湘书院弟子?”

  男子继续摇头。

  “其它洲城的人?”少女的问话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眉头扭成了麻花状。

  见男子继续摇头,有些怒道:“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你到底是什么人,好歹也是个男子,怎么如此个扭扭捏捏,还不如一个女子。”

  少年坐在地上,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可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记得那天晚上,我和我女票出去约会,在公园遇到几个抢劫的,抢了我身上的手机财务不说,竟然有打起我女票的主意,我看情况不对,就用力挣脱一个男子的束缚,用脚狠狠踢在了对我女票动手动脚的那个劫匪的肚子上,我看我女票也挣脱了劫匪的束缚,就让我女票逃跑,他们有四五个人,谁知道有一个劫匪在背后捅了我一刀,不多一会我就躺在地上,渐渐失去知觉,全身觉得麻木,气血感觉在倒流一样被抽空,我用力挣扎,最后也无济于事。

  在我醒来时,我便出现在了一个黑咕隆咚的地方,还好还能看清面前的事物,只见一个很苍老的婆婆手里端着一个碗,碗里有一碗冒着热气泡泡的土黄色汤,她的嘴巴里没有几颗牙齿,大牙都有些活络快掉了一般。

  笑着对我说道:“小伙子,把这碗汤喝了吧,喝了所有痛苦烦恼都没了,痛痛快快的上路把。”我不肯喝慌乱之中便打翻了她递过来的碗。

  她又接着说道:“哎,又是一个执念深重的人。”那老婆婆就开始摇头,我也听不懂她说的话,难道还有一个执念深重的人嘛?我也不知道她说的是谁,那个人我也不认识,这个念头也只是在我脑海一闪而过而已。

  后来我就跑到一座桥上,桥下全是雾,接着就从四面八方出现许多骷髅鬼兵过来抓我,他们大声喊道:“十殿阎罗卫兵在此哪个敢在此撒野,小心使你魂飞魄散。”

  我看有瘆人的骷髅拿着阴符阴兵走上桥来抓我,慌乱间我便纵身一跃跳下了破烂的木桥,仿佛跳进了一处水潭,那水潭深不见底,使我无法呼吸,有夺魂蚀骨之感,在我感觉到自己快要消失的一瞬间,我身边就突然出现一个黑洞,把我吸纳了进去,最后我就出现在了这里。

  男子说到这里,脸上不时的有痛苦难受的表情划过脸庞,依旧沉浸在那种痛苦之中,他的表情里有思念,有悔恨,有难舍,总之是五味陈杂。

  少女看在眼里,在心上也流露出一种难以说出的感觉,给她感觉就是眼前的男子执念真的太重,重的如一座大山一般,压的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少女听了男子说了好一阵,也是似懂非懂听了一个大概,反正只是确认了一两点,一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二他是从那个鬼界之门出来的,虽然身上没有鬼气,但一定跟鬼族有关系,等会把他捉拿捆绑,交给母亲发落,也算不虚此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回梦游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回梦游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