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谨言慎语2020-10-25 14:023,659

  吃完饭后的两个人都有点疲倦,也不想外出闲逛了,干脆回到客栈的庭院里坐着喝茶聊天去了

  秦丞又追着打来了报备电话,林七月简单的跟他说了几句,并告诉他明天晚上就回龙城。

  挂上电话后。林七月长吁一口气,想想自己也不是小孩,天天被人这样约束查岗的还真不适应,不过又一想人家安排自己过来的,这样追问也体现了秦丞的责任心。

  夏深看着长吁后的林七月:“他是不是喜欢你啊?”

  林七月不容置疑的一口否定:“怎么可能啊。”

  夏深又带着询问的口气试探着问:“那你喜欢他吗?”

  林七月略微想了一下后说:“怎么说呢,我跟他算是亦师亦友吧,他应该也是把我当姐姐一样吧。他工作的时候很认真,我看着从他手下捏出的那一个个带着灵魂的作品,我挺崇拜他的。可是,他不工作的时候,又挺缠人的,喜欢有人陪他玩,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小屁孩。”

  “他比你小?”

  “是啊,比我小五岁呢,很阳光,很有爱心,会热心的帮助身边人。家境优渥,良好的心性应该是从小在爱与包容的幸福环境下养成的吧。”说这些话的时候,林七月的眼光有点散看着远处的花花草草,好似有点向往,有点羡慕。

  夏深:“那你呢?”

  “嗯?什么我呢?”林七月带着疑问的眼神看向夏深。

  夏深冲着林七月莞尔一笑:“我是问你,你这么好,小时候也一定会有很多人疼的吧。”

  林七月呵呵的惨淡的一笑:“我?怎么说呢? 我好像从小就属于那种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人。感觉我的前二十八年,过的乱七八糟。”

  说完这些的时候,林七月的眼神飘忽的拉的很长,长的将她又拖回到了曾经那些她不愿意回想的记忆里去。

  可能是因为在这静谧的他乡,面对眼前这个眼光温柔,语气温和的人,林七月忽然想把自己压抑了20多年的不曾为人说的委屈全部倾诉出来。

  我出生在七夕那天,奶奶一直说那天出生的女孩命不好。我是在不受待见跟被嫌弃的环境下长大的。”

  我父母工作都很忙,所有我从小跟爷爷奶奶长大的,爷爷是传统的老一辈思想,重男轻女的特别严重,如果说现在让我回忆,那最多的都是他们说的那句,你怎么不是个男孩啊。这句话根深蒂固的扎根在我的心里,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我自己都在恨我自己为什么不是个男孩子啊。

  现在的我不太在乎了,可是小时候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怎么都想不明白,这又不是我错,他们为什么就不喜欢我呢,我也是这个家的孩子啊。

  稍微大点,我为了讨他们的欢喜,我努力让自己乖巧听话,我从不去索取想要的东西,我抢着干活,即使经常被堂哥欺负,我也忍着,我知道男孩都很坚强,所以被欺负了,我也不哭,眼泪快要流出来的时候我就瞪大眼睛,往上看,后来我被欺负的时候真的不会再哭了,可是即便我再努力他们依然不喜欢我。

  你知道吃饭都要看别人脸色,是什么滋味吗?如果桌上摆着爷爷跟堂哥喜欢吃的菜,我一口都不会去吃。不是我不想去吃,而是有一次我多吃了一点喜欢的菜,爷爷的筷子差点摔我脸上,所以我现在成了一个吃货也是可以追根溯源的。

  堂哥可以抱着碗大口大口的吃肉,而我呢?每次奶奶给我夹一块肉还要附加上一句:“你真馋。”

   我厌恶极了跟着那块肉一起吃进嘴里的“你真馋”的否定句,后来我躲开放在我碗里的肉,我跟奶奶说,我不喜欢吃肉,心理暗示真的很有用,现在的我真的一点点都不喜欢吃肉。

  再后来很多我得不到的东西我都会用心理暗示告诉自己,我不喜欢这个东西,慢慢的我真的有了太多太多不喜欢的东西了,以至于现在的我都不懂索取,也不懂得怎么去接受爱与被爱。

  我曾经特别羡慕院子里其他的小朋友,我看着她们依偎着自己的父母,喊着妈妈我要这,妈妈我要那。我眼巴巴的看着小朋友在妈妈怀里撒娇。而我呢?平时就很少看见他们,我总是在盼着过节,过年,那样我就能看到他们了。

  可是,很多年来我看到的都是堂哥一家热热闹闹,其乐融融的上演着母慈子孝,而我站在门口望穿秋水都没把他们盼回来。后来再大一点,我也放弃了这种渴望,爱回来不回来,父爱母爱与我而言已经不重要了。

  我自己也不争气,从小学习不好,无论学校的老师还是家里人,对我评价就是,这孩子很老实,就是太笨了。

  上过学的人都知道,学渣是不受人待见的,老师不喜欢,同学们也多多少少的会孤立呢,而我已经形成的自我认知就是别人不给予我的,我就远离,所以我小时候几乎没有朋友,没有玩伴。

  直到上了初中我遇到了小鱼儿,在否定生活里长大的我,质疑所有的爱,所以我并不愿意跟人多亲近,可是小鱼儿并不在意我对她的疏离,整天缠着我围着我“林七月,林七月的”喊。

  她喊我一起上学,陪我一起放学,慢慢的我开始接受她对我的友好。用小鱼儿现在对我们关系的评价语就是“你我本无缘,全靠我死缠”。

  那段日子是我最开心的日子,我现在闭上眼睛好像都能看到小鱼儿蹦蹦跳跳的说”林七月,你过来追我啊,林七月你别让我抓住了。”

  是小鱼儿让我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会喜欢我的。

    初中时候的男孩子都很皮,我那会长的特别矮小,所以有些男孩就手贱,一会揪我头发,一会往我后背贴一些不好的字或者画,可能是我从小被欺负惯了吧,我也懒得去反抗。

  但是小鱼儿不一样,有一次小鱼儿抓到恶作剧的男孩,跟他扭打起来,不用想都知道,小鱼儿肯定打不过那个孩子,她被揪着头发按在地上,那天我发疯了一样拿着拖把杆,朝男孩抡过去,喊着,你放开她,有想上前阻拦的同学,也被我乱抡的棍子吓着了,男孩子放开小鱼儿,我还没放松下来,在走廊里追着撵着的去打他,后来是小鱼儿从后面抱着我说:“没事了,七月,没事了,七月。”

  慢慢把拖把从我手里拿走,我转过身去告诉小鱼儿,他们可以欺负我,但是我绝不让别人欺负你。

  后来我们被老师提溜到办公室挨训,小鱼儿泪如雨下,痛哭流涕,而我就那么紧紧的抿着嘴站在那里,其实我也想哭,我也想示弱,可是我就是哭不出来。

  那天从办公室出来,小鱼儿第一次指着她泪痕未干的脸对我说:“林七月,哭,会不会?哭,会不会?你倔强给谁看啊。”

  那件事后,小鱼儿回家跟她妈妈闹着要学跆拳道,回来趾高气昂的告诉我,“林七月,以后我保护你。”

  我妈跟我奶奶如果现在还在世的话,我若问她们我第一次来例假是什么时候,她们一定说不出来,还好我从小长的小,可能是营养不良发育的晚,所以我的第一次荒乱是小鱼儿帮我度过的,她教我买什么样的卫生用品,怎么用,我的第一件内衣是她陪我去买的,如果说我一直身处黑暗,那她就是抚慰我的一束光。

  可惜这束光只陪了我三年,初中毕业后,她考上了高中,而我去了职业学校,我们依旧经常联系,但没有她每天的陪伴,我又回到了我的黑暗生活里去。

     后来我工作了,认识我前夫,一起工作了两年才算熟路起来,然后他辞职拉着我跟他一起干,那会的我特别想逃离原来的家,所以就跟他一起了,其实我现在都回想不起我跟我前夫的恋爱经过,我们没有花前月下,没有正常恋爱的约会,看电影,我们那会在一起谈的就是怎么赚钱,那几年的日子糟糕透了,我爷爷奶奶相继离世,爸爸出意外也走了,我妈退休后,可能是因为以前工作太操劳吧,一闲下来反而病了,以前拼命攒的钱最后都花在了看病上,细想想,人这一辈究竟都在图什么。

  我不太懂得去爱与被爱,有次我回家我看我妈,临出门的时候,我妈从我背后一下子抱住了我,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去回应她,我就身体僵硬的站在那里,这个拥抱我等了好多好多年,可是真的抱我了,我却没有任何感觉,甚至就是想赶紧逃走,我可以秉持做女儿的义务,去照顾她,但是我真的不爱她。当然我现在也不恨她们。我知道我这些想法,如果让那些圣母看到,会被喷,会被抨击,但是不爱就是不爱,我骗不了自己。

  我原生家庭塑造了我现在扭曲的性格,以至于我把自己的婚姻生活也弄得一地鸡毛,最终草草收场。

  林七月自嘲的轻笑了一下,看着夏深:“你看我是不是真的很令人讨厌,我的命是不是真的不好。”

  夏深听着林七月声音低沉的倾诉,心头尖锐的感觉一种同感,他想上去抱抱林七月:“不是的,这都不是你错,你很好的,你不需要自怨自艾,你看你现在有我,有小鱼儿,还有你的那个秦老师,我们都喜欢你啊,其实人这一辈子身边来来回回的人很多,最后能留下三两知己就足矣。

  林七月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嗯,是啊,我原本就不敢祈求太多,现在有你们我就很知足了,其实多数时候我觉得一个人也挺好的,其实我一点都不怕孤独。”

  林七月眉眼上挑,轻轻的笑了一下:“你知道我最害怕什么吗?”

  夏深回应着笑了一下,带着逗弄的语气问:”怕拔牙?还有怕高?”

  林七月轻咬了一下嘴唇,好像在想象着什么一样,脸上露出一些嫌恶:“错了,我最怕我哪一天在家猝死,死了好多天都没人发现,尸体腐烂,最后通过恶臭的气味被邻居发现。每次想到这,我都会不寒而栗。”

  夏深忍不住伸过来手来,轻敲了一下林七月的脑袋:“你说你年纪轻轻的,整天都在想什么呢?你这么怕,那我以后天天给你发微信让你报备,如果不回应,我就把你当失踪人口来处理。”

  林七月噗嗤的笑出声来。心情也明显好多了:“天天发?你可真敢说,好难坚持的。以后你要结婚的,我可不敢麻烦你。”

  夏深暗想着,结婚?我以后的结婚对象应该就是你吧?只是你究竟会不会接受呢?:“不信?那咱就试试。我还怕你以后有男朋友了,会吃醋打我呢。”

  两个人就相互调笑着,看似玩笑的言语,殊不知,假作真时真亦假,真做假时假亦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月夏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月夏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