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中秋(二)
吴郡持戟郎2020-10-21 16:013,949

  徐麟的义父刘睿,虽贵为正四品兵仗局掌印太监。但家宅门头并不甚高大。步入第一进院子更会令人感觉甚是局狭,较之京中一般的商贾富户尚多有不如。可惜徐麟曾在此生活多年,早已轻车熟路,更深知自己这位义父虽为人内敛,却实是个皮里阳秋的人物。

  果然走过第一进的院落,眼前便豁然开朗。二十丈见方的大园之中,此刻更摆满了各色礼物。头发花白的老管家刘忠正领着几个家丁正挨个清点。听那刘忠拿着厚厚的一叠礼单,一一唱道:“……兵部石尚书府礼赠绸缎五匹、东阳大梨十筐。李提督于宁夏军前敬献上等紫貂十领、贺兰石五十方……”徐麟不禁看看自己手中拎着的果品,不禁有些自惭形愧。

  好在管家刘忠在徐麟面前依旧颇为恭敬,行礼问安之后,更对欲将礼物塞在自己手中的徐麟连连摆手道:“麟少爷一片孝心,岂能与这些俗物混在一起。公公正在后堂,麟少爷不妨当面献上!”徐麟也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硬着头皮又跟着刘忠穿过两进院子,这才来到了刘睿府中绿水环绕、假山叠嶂的后堂门前。

  想起自己童年时曾在此玩耍的昔日种种,徐麟不禁有些怅然。正不知如何自处之际,却听屋中轻声唤道:“麟儿,你回来啦?”听到那虽然阴柔却充满慈爱的声音,昔日所遭受过的屈辱竟瞬间烟消云散,徐麟紧走两步进入屋中,动情的跪拜叩首道:“义父在上,不孝儿徐麟来看您老人家了!”

  “麟儿,你我父子何时变得拘礼了啦?快快起来说话!”刘睿一边说着一边走上前来,将徐麟扶起。此时徐麟才发现向来颇重保养的刘睿那白净的脸上此刻业已多了许多皱纹,鬓角之上更生出了许多白发,却也不禁为之动容。

  刘睿在宫中摸爬滚打多年,察言观色的本领早已炉火纯青。看着徐麟脸上的表情,也知他是真心体恤自己。忙故意打趣道:“麟儿你来便来嘛!何苦还如此破费,你虽然已升任小旗,然每月饷银不过三两五钱!何况义父老了,如何受用的了如此之多!”言罢更笑意盈盈的从地上拾起徐麟带来的果品和糕点,甚是珍惜的放在了自己的书案之上。

  徐麟虽知义父此举有些做作,但心中却仍不免颇为感动。刘睿放好东西,更从桌上端起一盘点心,亲切的递到了徐麟的面前,甚是欣喜说道:“今个儿既是中秋,麟儿不如尝尝这宫廷里的月饼。你小时候可最爱吃这一口了,只是现在大半年不见得来我这儿一趟。”

  徐麟听出义父语气之中嗔怪,倒也有些自责。连忙答道:“徐麟初入行伍,不免军务繁忙了,不能时时前来请安。还望义父海涵。”言罢更连忙接过那官窑所产的瓷盘,拿起其上的一个月饼,大口便咬了下去,一阵烤至软糯酥脆皆恰到好处的面皮顿时便充盈于他的唇舌之间,再往下更是令人久久难忘的肉沫鲜香。

  “怎么样?这饼子的馅料可是浙江进贡的上等火腿所制,可还和咱们麟儿的口味吗?”刘睿站在一旁,甚是关切的问道。迎着那充满慈爱的眼神。徐麟感动的想要道谢,不焦急开口之际却被满嘴的食物呛得连连干咳起来。

  “傻孩子,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刘睿哈哈一笑,从身后乖巧的小厮手中接过一盏香茗,递到了徐麟的面前。更温柔的说道:“这东西,义父家多的是。若是喜欢,待会便多带些回去。给家中二老还有兄妹几个尝尝!对了,那兵部石尚书送来的东阳大梨也甚是香甜,一会为父也差人挑两筐送去贵府吧!”

  徐麟虽然早已见惯了自己这位义父的出手阔绰。但今日终究是有求于他,实在不敢多拿。可偏偏他生性倨傲,不善逢迎。一时更窘得不知该如何应对才是。

  刘睿何等聪明,一眼便看出徐麟的尴尬。却也并不点破,只是转身来到了书桌之后,抄起一卷正在批阅的则子,轻轻的用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故作惊异的说道:“你瞧我这脑子,险些将这正事给忘了!”徐麟见状忙将手中的月饼和茶盏放下,毕恭毕敬的走上前来,双手从刘睿的手中接过那则子。

  “前线战事不利,皇上大动肝火。著兵仗局调发新锐火器运往辽东,这便是那孙公公草拟的清单。你自幼便喜好铳炮之物,现在又在神机营当职,倒不如替义父我参详参详。”刘睿见徐麟将那则子接了过去,便大马金刀的往书桌后的太师椅上一坐,气定神闲的品起茗来。

  徐麟虽然久不往来于刘睿府中,却也知道义父口中的孙公公指的是兵仗局提督军器库太监孙颛。虽然早年间亦与此人打过几次照面,但却并不熟悉。倒是入职神机营后听闻了不少此人不学无术、贪赃枉法的风评。有鉴于此,徐麟对这份清单自然格外的上心。促读之下,更是发现不少问题,不禁便微微一笑。

  “哦!麟儿,你缘何发笑?”刘睿问得虽然关切,但却依旧优哉游哉的坐在从太师椅上。言罢更端起茶碗抿了几口清茶。“义父相询,徐麟不敢有瞒。只是见孙公公这单子上所列的佛郎机、三眼铳等物俱是嘉靖朝所产,怕是比我都要大上几岁年纪!”

  刘睿听罢倒也不发笑,只是颔首言道:“咱们兵仗局的家底,麟儿,你也是知道的!洪武十七年太祖爷于南京创办本局之时,曾诏令天下:‘凡火器,系内府兵仗局掌造,在外不许成造’,故当世之时,本局能工逾万、巧匠云集,永乐四年,成祖爷发兵扫北,本局当岁便锻造火铳万七百位,箭十二万五千有奇,日夜供应前敌。那是何等的风光!”

  刘睿说起兵仗局昔日的种种辉煌之处,脸上竟也不自觉的带着些许得意的神色。但刘睿话锋一转,却又不禁叹道:“然自成化年间以来,朝廷下拨之钱粮日少,以至本局匠户逃故日多。工部不体下情,唯知清勾裁汰,以致隆庆年间本局竟仅存军匠一千七百八十一名。莫说复振永乐之雄。便是再现嘉靖三十七年,打造万把鸟铳之日亦不可得啊!是故此番朝廷大举用兵,咱们也唯有以这些旧物先顶账了!”

  徐麟虽知刘睿口中所说当是事实,但他终究年轻气盛。不免有些激奋的上前跪倒,手托着那孙颛的则子言道:“义父所言甚是,只是而今临战交锋,俱是火器为先。那佛郎机虽曰轻便,然其大者所及亦不过一里有余。那三眼铳照门全无、甚难讨准,往往虚发,皆非利器。徐麟听闻那倭军自嘉靖年间便俱用鸟铳,临阵齐发,其锐难当。我大明边军纵使骁勇,亦恐难敌其锋。还望义父明察。”

  徐麟言虽出口,但却又忍不住埋怨起自己来:“徐麟、徐麟,你今天本是听了母亲的话,前来刘府打秋丰的。怎么没来由说起这些了!”但就在徐麟怯生生的抬头上望之时,却看到刘睿并不气恼,反而伸出白皙的手指轻轻的敲击着面前的书桌,沉思片刻之后方才问道:“麟儿,那依你所见,又当如何?”

  徐麟此时已势成骑虎,只能将自己心中所想和盘托出,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答道:“义父,当今之世已非昔日太祖、成祖北驱鞑虏时可比,若两军皆用火器,则及远者胜、止近者败,洞准者优、虚发者汰。那倭军既俱用鸟铳,我大明亦当效之。况那……”徐麟说道此处才意识到自己失言,竟再也说不下去了。

  “呵……麟儿,你可是想说况那鲁密国(注1)特使朵思麻所贡之神铳远胜倭军所用鸟铳,我大明当大力仿造才是?”没想到那刘睿并不介怀,反倒是冷笑一声,将徐麟不敢妄言的心中所想直接便说了出来。徐麟虽然诧异,但此刻却也只能唯唯诺诺的答道:“义父明察秋毫,徐麟造次了!”

  “哼!麟儿,你自幼心直口快,倒是讨人喜欢。只是现在既已入行伍,还当谨慎些才是。”刘睿以手握拳,轻轻的敲击了两下面前的书桌,更继续言道:“那赵后湖(注2)虽是旷世奇才,更与你乃忘年之交。然猫捕鼠、犬守门,人贵在各安其职。他虽痴迷火器,但终究是万岁爷亲授的鸿胪寺主簿,本应好好效法其祖在诗词、经史上多下些功夫才是,怎可终日与那朵思麻研习制铳之术,更不该时常跑去神机营与你相谈施放要诀。”

  刘睿这番话虽然说的还算客气,但在徐麟听来却无疑五雷轰顶。虽说自己与昔日仍为太学生的赵士桢是在刘睿的府中所结识的,但自从自己入职神机营以来,赵士桢每次来找他都极为谨慎,并无第三个人在场。但却不想仍未逃出自己义父的法眼。

  “罢了!你且起来吧!”刘睿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话说重了,轻轻的抬了抬手,示意徐麟站起身来。随后更是语重心长的说道:“赵后湖虽官居八品,但终究是个书生,朝堂之上的利害关系,他是真不懂,也不想懂。为父本还欲让你规劝他两句,但现在想来也属多事了!他愿意折腾便让他折腾去吧!”

  徐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此刻也只能将那则子交回到刘睿的书桌之上,垂手而立在旁,不敢再发一言。不想那刘睿却并没再行训斥,反而面露微笑着继续说道:“至于那仿制鲁密铳一事,朝廷虽尚无定论,为父倒觉得颇为可行。已着手差人去办了。只是此铳虽是锐利,咱们大明军中恐尚无人懂得施放啊!”

  徐麟没想到刘睿如此通情达理,竟又忍不住答道:“义父,该铳我已与旗中兄弟操练多日了!”只是话刚出口,徐麟便知道不妙,恨不得当然便扇自己一个耳光。

  “哈哈,徐麟啊、徐麟,你果然还需多加磨砺才是啊!”不想刘睿却只是哈哈一笑,拿起早已蘸饱了徽墨的毛笔,在那孙颛所拟的则子上批了两行小字,随手放在了一旁之后,更笑意盈盈的对徐麟言道:“三日之内,兵部便会行文,著你来领百把新铳,你可要仔细查校才是!”

  “百把?义父,徐麟所辖不过区区一小旗,缘何能使得这么许多!”徐麟实在听不懂刘睿话中的玄机,只能开口相询道。“此事你不必多虑,三日之内,徐总旗你自会明了。”刘睿的话虽然依旧说的波澜不惊,但却已在明示徐麟已为他谋了个神机营总旗的职务。

  “多谢义父!”徐麟纵使再自命清高,此刻也知感恩图报,连忙从怀中取出那临出门时妹妹徐鸾托付的锦盒,恭恭敬敬放在了刘睿面前的书桌上。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小小心意,还望义父笑纳!”刘睿倒是颇为珍重,双手托起那锦盒,小心翼翼的打开一看,随即便合上放在手边。微笑支应了徐麟一句“礼重了啊!”之后,便对始终远远矗立在屏风之侧的小厮吩咐道:“去,把我为麟儿准备的东西拿来!”

  那小厮转入屏风之后,片刻光景便托出一个大木盒来到了徐麟的面前。徐麟不敢怠慢,连忙接在手中,打开一看竟方面那木盒之中竟摆放两支雕有西洋纹饰的短铳。而更令徐麟感到惊奇的是那两支短铳之上还摆放着三张崭新的百两银票。

  ———————————————————————————

  注1、鲁密国:即当时雄踞欧亚的奥斯曼帝国、

  注2、赵后湖:指万历年间的火器专家赵士桢,其字常吉,号后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战辽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战辽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