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红殷魔怔
梦九夏2021-01-07 17:033,132

  “嗡~”剑鸣响起,红光从剑身乍现而出,我瞬间抬起梅花单剑已是刺中飘在空中的剑符,空闲左手摸向挎包时,一张神行符丢出,神行术已是施放开来!

  这是我第一次因为愤怒施展道法剑技,剑鸣的呼啸声让我也是有些害怕起来!跨出一步,我眨眼片刻到了鬼男子跟前,冷冷说道:“挡我者死。”

  鬼男子双目圆瞪,他张开了血盆大口,原形当场毕露!

  “砰!”迅速掠过鬼男子的身边时,梅花单剑也是将他一分为二。紧接着,我一跃进鬼村里,展开了屠杀…

  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般凶残的打灭一个又一个厉鬼,甚至是不问青红皂白,甚至是连第二眼都不会去瞅一下就将其劈灭。

  渐渐的,我失去了理智,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梅花单剑殷红的剑身,不知不觉第二张剑符也是丢了出去。

  “二诀。苍吟怒涛御真道,诛邪灭妖天罚剑!天罚道剑,苍吟怒涛。”金属性的一百种变化,在每一招剑咒中都体现的淋漓尽致,而一诀与二诀直至三诀四诀,都只是一式的剑咒口诀罢了。

  念完第二式变化口诀的我,看向躲在阴暗角落内的一名鬼小孩。我怪模怪样的笑道:“来,出来,哥哥给你棒棒糖吃,来,出来。哈哈哈…”

  神经早已错乱的我,不知为何仰天大笑起来!我这是怎么了?这是我心中冒出的疑问,但身体为什么不受控制?

  突然,就在我连续劈出三四剑时,不远处一道殷红色的光芒直接将我手里的梅花单剑打落在地!

  “江…江余阳,你…你为什么偷走我的剑?”燕晴雪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然而,梅花单剑从手里脱落后,我居然是恢复了理智,不再癫狂了?

  我心中一阵疑惑啊,转身看向倚靠在土墙边的燕晴雪,我愕然道:“你这把剑太邪门了,我不要了。还给你。”

  “你!你无耻。”燕晴雪就跟疯了一般,凌空招回双剑后,跌跌撞撞的就想来劈我。

  我连忙闪躲到一旁,笑道:“对,我无耻,我是邪魔歪道,但是我救了你,你就不该说声谢谢吗?”

  “呵,救与不救干你何事,这里不是你待得地方,你给本道马上离开…”燕晴雪还没说完整句话呢,两眼一翻身子一软,居然是趴在地上,晕倒了。

  我是头都大了,连忙抱起这姑娘后,才发现,她胸口的伤,又崩裂了!

  临行前母亲检查过她胸前的伤口,只是被利器刮破了肌肉,修养几天也并无大碍的。可是这姑娘怎么比我还喜欢乱来啊,血要是再这样流下去,不死也得晕你个两三天。

  “哎,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为了救你也只好破例一次,再说了,反正之前也看过了,不差这一次。”我老脸有些红了起来。背着燕晴雪走出隐凤鬼村。来到一处空地上,帮她清理伤口。

  她的道袍依旧是那件逍遥纯白裳,镏金色的衣角上绣着一个太极八卦,而且上面还绣着金黄色的‘斋戒’二字。

  这应该是斋戒道的门派服装。解开了燕晴雪的腰带,我咬烂先前随手路边采好的草药。犹豫了数次后,还是伸手将她的衣领轻轻拉开。

  她的皮肤很是雪白,但时不时从伤口中涌出的鲜血让我不敢留意这些无光救人的因素。

  “噗…噗。要是被素柏知道这事,她非掐死我不可。”我郁闷的将嘴里苦涩的草药敷在燕晴雪的伤口上,重新绑好了白纱布后,伤口也是不再涌出血来。

  重新给燕晴雪穿好道袍后,眼下的问题也是来了。梅花单剑是不能再用啦,会让我陷入癫狂的。而且隐凤鬼村的出现,让我不知该如何应对,还有我现在这是在哪里?

  心中疑惑重重,拿出手机想要开启定位导航时,手机居然是无信号状态!暗自嘲讽一句:难道我已经与地球两相隔了?或者说穿越啦?

  我开始有些着急了,心中无比后悔将龙纹枪丢在家中,现在倒好了,灵符施展道法虽然威力巨大,但它不经用啊,只是一招就得消耗掉全部的道力,简直就是破釜沉舟的行为。

  想到这里时,我灵光一闪,抽出一张招鬼符后,暗道:白日招鬼开路,应该不会出什么叉子吧?

  想到什么鬼点子,咱就立马去做。丢出招鬼符后,咒语念罢。半晌时间,四名红衣厉鬼皆是陆续飘到了我的跟前。

  我暗自庆幸还好只有四名,要是再多出几名厉鬼,以我目前的实力,还控制不住这么多凶厉的脏东西。

  沿途背着燕晴雪,我抬手命令这四名红衣厉鬼上前开路,我自己呢,也是紧跟其后。

  有首诗词,是这样说的:天下快意之事莫若友,快友之事莫若谈。

  意思就说:天下间最愉快的事情,莫过于能交许多朋友,和朋友在一起很愉快莫过于来自和朋友间的交流、交谈。

  而如今我与燕晴雪的关系很是微妙,即像朋友?但却没有朋友之间该有的交流与交谈。即像敌人?但却也没有敌人之间该有的对立阵营。

  每次相见都是一言不合就要动手,实在让人有些犹豫,我到底救她是对的还是错的?

  重返隐凤鬼村时,村内的鬼怪都是不敢靠近我了,也许是因为起初我变态的道法剑技,让它们都吓破了鬼胆吧?

  瞅了一眼趴在我肩膀上的燕晴雪后,也是对她背上的那两把殷红色双剑怵然心惊。

  这两把剑很是古怪,而且当我顺走其中的一把剑时,心中却是非常的兴奋?难道这是斋戒道的镇派宝剑不成?只有斋戒道的传人才能支配与使用?

  脑力是有限的,既然剑都已经回到了自己主人的手里,我当然也不愿意再去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毕竟这些事都与我无关了。

  四只模样凶狠的厉鬼飘在跟前开路,倒是让我有了喘口气的时间。四下瞻望,打量起隐凤鬼村的期间,我惊奇的发现,这里的建筑居然都是与江家村无异!

  “真是活见鬼了!”我有些害怕起来。自顾自的就骂了一句。

  “嗯?我不是提醒你马上离开吗?你怎么还往这里面跑?”燕晴雪的话从耳边响起。

  我浑身一震,没好气的说:“我要去哪里,那是我的自由好吗?别搞得跟我媳妇儿一样,整天管我。”

  “你!你无耻。”燕晴雪扣住了我的咽喉,激动起来。

  我吓了一跳,连忙解释道:“停!你别激动,伤口等下又裂开了。我来这里是有事要办的。”

  “呵呵,有事要办?你也是为了得到血妖而来的吧?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燕晴雪无力的想挣脱开我环抱住她的手。

  “诶你这姑娘真是奇怪啊,我救了你两次了,你想让我再救你第三次吗?我倒是不介意你晕倒后,再给你敷一次药。”我有些不高兴了。

  话说罢,燕晴雪倒是安静了下来,但她随后的一句话,让我顿感如置身寒潭一般,不敢再犯二了。

  “江余阳,修道之人须知言行分寸,本道不与你计较之前误会,但你再敢屡次辱我,休怪本道剑下无情。”燕晴雪的语气冷漠无比。

  我心脏扑通扑通得狂跳啊,这女的威慑感太强了,怎么把我先前救她两次的事,都说的有些无关痛痒起来,反过来倒成了我一直在厚颜无耻啊?

  “也是。不过你身上有伤,而且刚止住血。如果现下自行走动,伤口又会崩裂的。”我平静的解释道。

  燕晴雪没有再做回答,她左手撑在我的背上,明显很不愿意与我靠的太近。暗叹口气:哎!真是相逢容易相交难啊。

  不再纠结燕晴雪后,我自顾自的就又打量起了:隐凤鬼村。其最后打量的结果仍然与先前得出的一样。这里跟江家村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简直就是骇人听闻。

  四鬼开路,加上可怕的燕晴雪一直在吸食周边道气,几乎没有鬼类敢靠近我们,当然!一些没有阅历的小鬼,是不知死活的扑上来,其结果都是被我招来的四鬼吃了一个干净。

  鬼吃鬼的画面,太过恶心,在这里就不多做介绍,但这一景象却是令燕晴雪怒了。

  她怒道:“邪术不正,招鬼损人也害己。江余阳,你要我说多少遍?”

  “我知道,但眼下不是没有称手的道器嘛,只能用招鬼术了。”我尽量把语气压得很低。

  “本道可以将红殷双剑,借给你一把。”燕晴雪拔出了自己背上的殷红单剑,递到我的跟前。

  我是吓得魂都快飞了,喊道:“诶,你快拿走,你这红殷会让我变疯子的,我还不想把自己玩坏呢。”

  “你错了,你刚才不是因为这把剑变疯的。而是你自己因为怒火攻心,才入了魔怔。”燕晴雪将那把被她称为红殷的单剑,塞到我的手里时,一句平淡无奇的话,让我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入…入魔怔?那…那我以后还会不会出现刚才那种情况?”我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握紧红殷剑的手都有些发抖起来。

  “杀意、杀念、杀气。构成魔怔。或仇念,或恨念,或贪念,或执念,或妄念,或怨念,善恶诸念缠身,人皆有之。日后多行善事,少为恶,心魔自然不会显形。”燕晴雪冷冷的解释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