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谷公羊2021-07-07 21:321,102

  从第二天开始,郜星文就带着素描本,通过指纹和虹膜解锁,进入到收藏馆上班。

  一进收藏馆,低亮度的感应灯亮起,郜星文仿佛置身于群星璀璨的浩渺宇宙,那些防弹玻璃展柜里的珠宝,在窄角光束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天地间好像只剩下自己,自己也渺小成一束光,那些痛苦、欲望、尘世的种种俗烦,统统灰飞烟灭。

  他调整聚光灯,逐件细赏这些精美的艺术品,从造型、色彩、线条、材质、风格、细节各个角度,最后选中了最倾心的两件。

  第一件是枚艳彩蓝钻的戒指,郜星文偷偷在心里给它起了个名叫“绕指柔”。

  戒指圈是细碎羽毛纹的宝剑造型,中间镶嵌着一颗纯粹无暇的蓝色钻石。明亮型切割工艺下的繁杂切面,将灯光折射出闪耀细碎的光斑,投射在背后的墙壁上,形成一方蓝色的夜空。

  另一件是一串造型简洁的华胜——两支绿宝石的茑萝纹发夹,以细细的相思扣黄金链相连,链子中间吊着一颗梨形钻石,钻石内部纯净无比,白皙透亮,郜星文给它取名为“秋浦泪。”

  他从小酷爱金庸,十六岁时偷偷在“海眼”网站上,写的第一部武侠小说《海山虬髯客》里,女主徽洛额前佩戴的华胜,就叫“秋浦泪”。

  ——挽青丝,贴额坠,华胜秋浦泪。

  他轻声默念了一遍自己写过的台词,自嘲地笑了笑。

  他站在这串额坠前细看了半个多小时,然后席地坐在展柜前的地板上,打开素描本开始临摹。

  郜星文画得细致又耐心,仿佛在做一件产品设计,浑然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直到馆内的讲解器里传来一个低沉磁性的男人声音,“sewin?午饭时间到了,你该休息一下了。”

  郜星文知道馆内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倒也不觉得奇怪,右手描着茑萝纹,头也不抬,扬了扬左手示意一下,“谢谢安保大哥,我一会儿就好。”

  35楼的办公室内,关智上把监控画面调到郜星文的素描本上,放大局部看了一会儿,嘴角不自觉翘了起来。

   

  画面里的郜星文终于合上本子,站起了身。

  他环顾了一圈馆内,似乎想找地方把本子和笔放起来,最后把它们放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迈步走出收藏馆。

  关智上拿起内线电话,按下监控室的连线按键,“把顶楼餐厅的画面切给我。”

  “好的,关总。”安保员赶紧把画面切过去。

  手机在大写字台上嗡嗡震动,关智上拿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划开接听,眼睛盯着电脑中的餐厅图像。

  “智哥,你在哪儿呢?”林大椿在电话里嚷嚷。

  “能不能不整天和个小孩儿找爹一样?直接说事!”关智上皱着眉毛,声音是一惯的不耐烦。

  郜星文出现在餐厅门口,关智上立刻前倾着身子,凑近电脑趴到写字台上,眉头不知不觉地舒展开来。

  “我拿你当哥,你拿我当不用付钱的马仔。”林大椿不满地抱怨道:“倪可心和孙金业,跟NVK公司的Braun联系上了,现在进了‘江南春’大酒店;刀子和鱼片摸进‘云河‘公司安设备去了,剩我自己在酒店门口蹲着呢。我再怎么着?守株待兔还是跟进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男左右为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男左右为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