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查案之皇帝赐婚
沐磬2021-01-04 06:414,090

  皇帝看着陆绎,让人喊来了礼部,“爱卿,你家中长辈为国赴难,今日,朕便做了这媒人如何?”

  陆绎有些迟疑,虽然这三年来,今夏与他的心意相通,这姻亲自然是指日可待,可到底没有问过今夏的意思。

  可是,皇恩浩荡,这事还能躲?

  陆绎自然只能叩谢,给了生辰八字和姓氏里居。 皇帝瞟了一眼,夏然的孙女,有点意思,“虽然是夏然之女,但也只是个小捕快,若是论身世,是真高攀不上你。”

  陆绎长拜不起,“皇上,此生此世,只愿与喜欢的人在一起,无关门第,只关风月。”

  “好一个无关门第,只关风月,感情还真是玄妙啊,让堂堂锦衣卫都成了诗人。朕就成全了你这对鸳鸯,也算是化解了你们陆家与夏家的仇怨了。”

  礼部筹算一番,算出了几个日子呈给皇帝。 皇帝唤了陆绎到跟前,指着这些个日子,“这天你以为如何?”

  三月三。

  掐指一算,还有几十天。

  这儿,倒是有个更近的,不过是在五日之后……

  “陛下,微臣比较急。”陆绎不似他爹一般圆滑,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的性子。

  皇帝哈哈大笑起来,“这日子太急了些吧,你可是朝内正三品,你娶妻,自然是要风风光光的。再者,你刚刚官复原职,无论是名望家底都毁了,你拿什么去娶姑娘啊?”

  皇帝似乎颇有心得,“陆爱卿,不是朕说你,娶妻只有一次,对,正常情况下只有一次,朕不一定。那自然要给她一个圆满,要让她永世难忘,要让四海八荒都知道你要娶她。”

  陆绎虽然娶妻心切,但……也是想给今夏一个圆满,要她比世上所有女子都幸福,“谢陛下提点,谢陛下赐婚。”

  如此,只需等待圣旨一下,就算是今夏不愿意,也只得嫁了。 可最终的最终,陆绎还是来到了今夏的跟前,想要问她最后的心意。

  结果,他掏心掏肺讲了这么多,她却什么都没听见。

  看了看睡得香甜的人儿。

  陆绎最终还是起了身,指腹蹭了蹭今夏,“你不急,我可很急,怎么办?”

  他看了许久,替今夏盖好被子,在月色清辉下离开。

  ……

  第二日。 袁今夏可谓之一觉睡到日上三竿。

  自从陆绎入诏狱,她偶尔会入梦魇,常常睡不好。

  她醒来,痴痴地想着,原来……大人还有安神镇魂的功效啊。若是以后嫁给他,定然每晚都能睡得很香吧。

  唔,问题来了,何时能嫁?

  大杨左等右等等不到今夏,只能寻了过来。

  今夏日常忙慌换好衣服,叼着包子,顶着自家亲娘的唠叨冲出门去。 京师的街头极其热闹。

  今夏从熟悉的小贩那儿撺掇了胡萝卜,看着身旁老实的大杨,“上官姐姐都要临产了吧,你怎么还一天到晚往外跑啊?”

  “我这不是赚钱养家吗?多跟夏爷出任务,多多领银子,毕竟,我夏爷办案,那是一办一个准。”大杨日常奉承着今夏。

  今夏对于这话一直很受用,毕竟她破案一直所向披靡,就连师傅都觉得她是天赋异禀,直到……遇见陆绎,被治得死死的,“那是那是,对了,昨天那个淫贼案,不是有个礼部主事的小姐报案么?我去实地参考了一下,发现了一些端倪,一会儿,咱们就去见一见。”

  “好嘞。”大杨应着,小小声地八卦,“诶,陆大人出来了,你们怎么样啊?”

  今夏悄悄靠在大杨耳边,“昨晚在我塌上。”

  “我**,今夏,你也太不矜持了,虽然说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可是……”

  今夏看着大杨那样,摆了摆手,一副大爷的样子,“说你也信,上我的塌,又不代表能干啥,你也不看看我家大人那身手。我倒是真想干点啥啊,毕竟我不吃亏啊,但是我打不过啊。”

  大杨被今夏怼得没话说,最后只能微笑,“幸好你把持住了,不然,陆大人多吃亏啊。”

  “诶,大杨,你皮痒了是吧?”

  ……

  礼部主事,江府。

  袁今夏拜见了江主事和江夫人,但是此二人仍然一口咬定,他们的宝贝闺女没有被人侵犯过。

  她倒是能够理解,毕竟这事关女人名节,多少人都选择不言不语,但是这江小姐倒是很果敢,案子都递到他们六扇门面前了。

  今夏无奈,只能要求见江小姐。

  这一次,江主事和江夫人干脆直接不让袁今夏他们见江小姐,甚至扬言要告到六扇门主事那儿去。

  今夏更加无奈,奈何礼部主事正五品,她也动不得啊,只得领着大杨离开了。 转眼,今夏就站在江府的墙外,“我记得,这儿是江小姐的闺房吧?”

  “是。”

  今夏直接一跃而起,翻墙而入。

  大杨已经见怪不怪了,跟着翻墙进去了。

  那江家小姐正在铜镜前伤神,看到今夏差点尖叫出声。

  今夏立刻捂住了那大小姐嘴,“嘘,小美人,别出声,我们见过。”

  那江小姐对这个帅气的女捕快有印象,很快镇定下来了。

  袁今夏松了那小姐,直接拿起桌上的糕点开始啃,“这点心不错,哪里买的?”

  江小姐根本没心情说闲话,“袁捕头,你们调查有结果了吗?可以证实我被淫贼轻薄了吗?”

  袁今夏一开始见到这位小姐就心生疑窦了,像是迫不及待地证实自己被轻薄了一样,所以她边去查证了一番,果然有新发现,“江小姐,还不说实话吗?知不知道报假案,最严重的可以关你进监狱的。”

  江小姐的脸色煞白,但是依旧不改口,“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袁今夏摇摇头,这种深闺小姐姐就是不会骗人,“近日,京师连着出现了好几起淫贼采花案,作案手段凶残,每次都能得手,想必已经在京中传开了吧。寻常人得知这种消息,大多都会害怕,可江小姐你却选择利用这件事。你明明没有是失身,你那天甚至连检查都不肯给我检查,为什么会说被淫贼侮辱了呢?”

  江小姐被质问的心虚,但是她想到自己的爹娘最近给她相男人的举措……你凭什么说我没有?”江小姐看起来娇娇柔柔的,此刻却是半点不退,像是站在了绝路上。

  今夏笃定一笑,吃着糕点,围着江小姐转圈,“你说,你是在城西郊外的梅花寺遇到淫贼的,可是,你衣衫凌乱来报案的时候,身上并无花香,也无檀香,去梅花寺,无非就是赏梅与拜神,可是你身上什么都没有,莫非你只是路过梅花寺吗?你一个深闺大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路过梅花寺作甚?

  ”

  “再者,你声称那淫贼将你掳掠到桃花林里欲行不轨。近日来,京师大雪,那梅花寺更是位于山上,雪色更浓,若是那淫贼在雪地上欲行不轨,那你身上应该有雪,就算雪化了,也应有水渍,可是,你身上并没有水渍,在你身上闻到了火器的味道。”

  袁今夏说着,还熟练地挑起了江小姐的下巴,“小美人,火器可是违禁物啊,你这是从哪里惹来的?” 江小姐愤愤地甩开头,“我没有,你胡说。”

  今夏耸耸肩,手指滑到了江小姐的脖子上,“这儿,有吻痕,是男人吧。昨天你来报案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你肯定跟某个男子亲密过。而且,我判断你跟这个男人是情投意合,因为……”

  她说着,看向一旁还未绣好的鸳鸯,但是如今已经被剪成一片一片的了,“这绣的挺好的,江小姐你怎么就剪了呢?我猜,你昨天不是被淫贼抓走了,而是去私会情郎了。” 江小姐跌坐在凳子上,眼泪倒是先流了下来。

  袁今夏最舍不得美人掉泪,伸手替她擦了擦,“江小姐,我们不是坏人,有什么苦衷,大可以跟我们说。”

  “求你们了,你们就告诉我爹娘,就说我不孝,已经失身了。”江小姐哭求着,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将自己攒下的银钱全都推到袁今夏面前,“我只有这些了,我看别人来求我爹办事的时候,也是这样子的,够不够啊?”

  今夏两眼发光,虽然这钱不多,但是对于她这种把嫁妆都赔了的人而言,简直是巨款。

  手好痒,好想拿。

  而大杨注意到的则是——姑娘,你这就把你爹贪污受贿的事给暴露了?

  大杨看今夏想拿,立刻拍了一下她的手,这种拿钱说谎的事情,他们要是做了,师傅肯定能够打断他们的狗腿。

  今夏艰难地收回来,“不行,我们拿公家的钱,给公家办事,这个我们不能要。要我们撒谎不可能了,但是你有什么苦楚,可以说出来,我们也许可以帮你。”

  江小姐走投无路,一咬牙就和盘托出,“袁捕头,杨捕头,你们有没有那种就算死也要在一起的人?”

  两人皆是一愣,自然是想起了自己的心上人。

  江小姐虽然掉着眼泪,但是想起那人却是笑的,“我也有,那是我们家的一个短期帮工。他救过我一命,从此我们就情意相通了。可惜,我们身份相差悬殊,我爹娘一直不同意。”

  袁今夏继续吃着桌上的水果,马上就猜到了后边的故事,父母棒打鸳鸯,女儿奋起反抗,“那也不用这么绝吧,赌上你的名声啊?”肯定是想着,若是被淫贼所采,自己名声不好了,爹娘就会将她草草处理,有人敢要就嫁了。

  傻姑娘。

  江小姐扑簌扑簌地掉眼泪,“我也没办法啊,我爹娘已经逼着我嫁人了,还有可能要做妾。我当然不愿意啊,正好,我听说京师出现淫贼了,我实在没了办法,才出此下策啊。”

  袁今夏突出葡萄核,随口吐槽了一句,“这个方法不好,要是你爹妈够疼你,不会将你浸猪笼,你就应该跟那男的生米煮成熟饭。”

  “今夏。”大杨就瞥了一眼,都过去三年了,还是一点成长都没有,这么老不正经的,什么下三滥招数也敢往外支,皮痒了吧。

  今夏也立刻意识到,马上端正坐好,“江小姐,我就随口说说,以上言论,绝不代表六扇门立场。你千万别当真啊,就算是成功了也别谢我啊。”

  江小姐突然羞怯起来,欲言又止,“我……我也是这样子想的,但是他没愿意,他不想毁了我。”

  袁今夏看了眼江小姐脖子上的吻痕,也对,这就解释吻痕的由来了。

  诶,头疼啊。

  一面又觉得这个男的有担当,一面又觉得生米煮熟饭最有效了。

  “这样啊,你这嫁娶啊,那是两方面的事,你爹娘想把你许给谁,你想办法跟那公子说清楚就好了。”袁今夏向来心疼这些小美人儿,自然是卖力地给出谋划策了。 “可是,对方很可怕的。”江小姐显得楚楚可怜,“听说啊,小孩子看到都会哭啊。”

  袁今夏又摘了颗葡萄,直接丢进嘴里,“谁啊?会吃人不?要不你夏小爷替你说说?”

  江小姐有些犹豫,“其实,这事儿也没定,目前,我爹给我看的对象是……锦衣卫最高指挥使,陆绎。”

  今夏的动作好表情都僵硬了,谁?风可能真的太大,她没听清。

  江小姐还在呐呐地说着,“可是,我觉得陆绎大人应该看不上我,毕竟他后院空置这么多年了。就算陆绎大人没看上我,那我爹也会给我找下一家,我甚至觉得……他在铆足劲儿把我送进宫。”

  那一瞬间,袁今夏把整颗葡萄都给吞了进去,即使江小姐说了一大堆,她满脑子只剩下——陆绎。

  陆绎这是什么意思啊?

  袁今夏看着江小姐,比她年轻,比她乖巧,比她好看。

  她又想起了市井的传言,这个陆大人啊,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不知道多少姑娘要贴上去咯。

  陆!绎!

  她直接一拍桌子,怒气冲冲地翻墙而去。

  而那张桌子,轰然倒塌。

  吓得江小姐都蒙了。

  大杨一边赔不是,一边去追今夏。

  出门时,才发现那倒塌的桌子声响不小,惊动了江家家丁。

  大杨一出门就被家丁追赶着。 他三两下就摆脱了,内心里……好的,不知道今晚回去,会受他爹什么惩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夫妇有点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夫妇有点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