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仙尊替我赎了身
虚渡2020-09-11 10:353,344

  万魂宗,本来一共有八座山峰,不过二十年前,与魔界的一场大战,生生毁掉万魂宗的一座仙山。

  尽管那一战万魂宗损失惨重,但魔族也是元气大伤,不仅整个魔族铩羽而归,就连魔尊墨炎也惨死在那场大战中。

  如今的万魂宗,就只剩下七座山峰,他们分别是掌门涵道子所统领的苍羽峰,鸣凤长老温锦言所统领的落月峰,飞鸿仙子翟雨彤所统领的林霄峰,玉舒长老欧阳净统领的晓霞峰,冲虚长老知语统领的万云峰,霓苏仙子画骨统领的飞雪峰以及冥寂长老柳风眠统领的临绝峰。  

   

  如今,七峰首座齐聚太清殿,看样子是出了大事。

  温锦言赶到的时候,其余六峰的首座都已经到齐了。

  翟雨彤自不必说,她一直与温锦言交好,就算别人不说,明眼人也看的出来,她对温锦言早已超越了同门之情。

  其余各峰的峰主,与温锦言都是曾经的师兄弟和多年的好友,就算不明着帮他,也绝不会暗中害他。

  唯独欧阳净,上一次仙魔大战的时候,温锦言出尽风头,就已经让他十分不爽了,更何况已故的天琼尊者从刚入门开始就一直偏袒他,什么法诀仙术都优先教给他不说,就连创派始祖轩辕祖师留下来的苍龙令,都交给了温锦言保管。

  苍龙令可是开启万魂宗秘境的唯一钥匙,欧阳净一直都很好奇里面究竟藏着什么秘密,让历代苍龙令的保管者都守口如瓶,讳莫如深。

  不过不管里面有什么,这苍龙令欧阳净都志在必得。

  所以这次,借着这件事,他一定要将苍龙令从温锦言手中夺过来,至于闻正泽的那些小打小闹,他从一开始就没放在心上,身为一峰之主,更是一派长老,不可能因为一丁点儿事就小题大做,他要的一直都是放长线钓大鱼。

  “锦言来迟,让掌门和各位师兄弟久等了。”

  万魂宗的掌门涵道子既是掌门又是各位师兄弟中最年长的,不仅德高望重,说话也极有分量。

  “无妨,来了就好。”

  温锦言一向当着明人不说暗话,更何况他心里还惦记着小凤凰的伤势。

  “听闻净师弟,已将近日发生的事告知掌门师兄了。”

  “是啊,所以今日请你来,就是想跟你确认一下,落月峰的弟子私闯晓霞峰,并打伤带走玉舒长老饲养的灵兽,可有此事?”

  “确有此事。”

  见温锦言二话不说就承认了,欧阳净不由的牵起嘴角。

  涵道子本还有心想维护温锦言,只可惜温锦言这承认的实在太痛快了。

  “你……唉……”

  “掌门师兄叹什么气?温师兄为人一向小心谨慎又律下极严,想必这次全是其门下弟子自作主张,才干出如此荒唐之事。”

  听欧阳净这么一说众人皆是一惊。

  本来今日一早,欧阳净就急匆匆差人去各峰请了各位峰主前来,众人一到,他就无奈哭诉了一番温锦言的所作所为。

  众人本以为他这番大张旗鼓是来向众人讨公道的,结果没成想温锦言刚一承认,他反倒换了一套说辞,不仅没有咄咄逼人,甚至还替温锦言辩解起来了。

  欧阳净的举动弄的众人一头雾水。

  “欧阳师弟,你这是何意?这件事不就是你先提出来,让大家帮你做主的吗?怎么到头来,反倒是你自己先替落月峰说话了?”

  “掌门师兄,我提出来又不是想为难温师兄,只是想给他提个醒,希望他别总是惯着他那几个徒弟,有时该惩罚的时候还是要惩罚的。”

  温锦言最是了解欧阳净,他相信事情一定不会这么简单。

  “既是落月峰有错在先,我回去之后定会对他们严加管教,只不过据我所知,那只灵兽似乎并不适合待在晓霞峰,所以我的意思是,如果净师弟愿意,可否让它暂居落月峰,由我亲自照料。”

  众人本以为欧阳净必不会这么轻易便忍痛割爱,结果没想到,欧阳净竟然十分爽快就答应了。

  “这有何不可,只不过,那只可是神兽凤凰,并非普通灵兽,在我晓霞峰都会不小心出差池,要是去了落月峰,只怕……”

  “不知净师弟如何才肯放心?”

  “不如,温师兄拿个什么东西出来做交换如何?”

  “好,不管是什么,只要师弟看上的,师兄自不会吝啬。”

  “这不是吝啬不吝啬的问题……”

  “师弟究竟想要什么?”

  “苍龙令也跟随温师兄多年了,不如暂交给我保管些时日如何?”

  这回不等温锦言说什么,万云峰的冲虚长老便当先反对道:

  “胡闹,欧阳师弟,你这要求也太过分了。”

  “是啊,苍龙令是开启秘境的唯一钥匙,历来都由宗门内修为最高的人保管,欧阳师弟难道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可你们也要知道,我的小凤羽可是千年难遇的神兽,神兽是什么?不需要我再解释了吧,自从一千年前九尾仙狐最后一次现世以来,这世间已经再没有神兽出过世了,我辛辛苦苦将小凤凰找到并饲养长大,难道还敌不过一把秘境的钥匙吗?”

  温锦言来之前,就早已经准备好欧阳净狮子大开口了,只是没想到,他一直以来觊觎的竟然是苍龙令。

  苍龙令虽然是万魂宗秘境的钥匙,但是秘境中究竟有什么却是无人知晓,因为几千年来,那个秘境就从未开启过。

  就算是温锦言接管以来,也一直秉承着天琼尊者的嘱托,不到危机存亡之时,绝不动用苍龙令。

  对于其他人来讲,或许神兽与苍龙令并没有什么可比性,毕竟苍龙令可算是万魂宗的镇派之宝,而一只神兽,不过是一只动物而已,有或没有都意义不大。

  可偏偏对于温锦言来讲,众生平等,不管是一个人,一只灵兽,亦或一条狗,一头牛,都有其存在的意义和生存的权利。

  苍龙令是死的,但小凤凰是活的。

  别说它是一只凤凰,就算只是一只普通灵兽,温锦言也断不会见死不救。

  所以,欧阳净其实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一局他必赢,因为温锦言实在太感性太心软了,这样的人,若不是有天琼尊者和各位师兄罩着,怎么可能会有今天。

  “好,我答应。”

  冲虚长老一向循规蹈矩,闻言更是再次反对道:

  “锦言,你怎么也跟着欧阳胡闹,这种事是你一个人就能做主的吗?”

  “为何不能,当初师尊即是将苍龙令交由我保管,那么它的归属就理应由我做主。”

  “可那是苍龙令。”

  “我知道,但欧阳师弟也并非外人,将苍龙令交由他保管,我放心。”

  欧阳净一听顿时差点儿乐开了花,好在他及时控制住了。

  “掌门?”

  冲虚长老还待求助于涵道子,结果涵道子却完全没有要插手的意思。

  “罢了,这是他们之间的私事,既都是出于自愿,我就不插手了。”

  “可是……”

  “既如此,那就多谢温师兄了。”

  “那凤羽……”

  “师兄放心,只要师兄愿意交出苍龙令,我保证以后有关凤羽的事,我晓霞峰上下再不过问。”

  “好,一言为定。”

  之后温锦言就十分痛快的将苍龙令交给了欧阳净。

  欧阳净本就对苍龙令志在必得,如今终于如愿以偿,便不再耽搁,告辞了各位师兄师弟,一转身就回他的晓霞峰去了。

  至于其他人,有的觉得反正事不关己,便也早早离去,唯独翟雨彤始终为此愤愤不平。

  “温师兄,你怎么能这么轻易就答应他?”

  “这不是轻易不轻易,我只是相信净师弟而已。”

  “你相信他?这么多年,他处处与你作对,你凭什么相信他?”

  “凭……直觉吧……”

  翟雨彤还是觉得温锦言太草率。

  “师兄——”

  “好了,不必对此耿耿于怀了,苍龙令是我万魂宗的圣物,并非归属于某个人,既如此交于谁保管,又有什么关系呢?”

  “唉,好吧……”

  温锦言离开苍羽峰后,便直接御剑回到了落月峰。

  他走之前,未免节外生枝,特意给小凤凰设了结界,希望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小凤凰不要出什么事。

  好在温锦言回来的时候,小凤凰睡的正熟。

  温锦言用灵气探查了一下小凤凰的伤势,比起昨日,已经好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神兽本身的自愈能力就十分惊人,这才短短一晚上,那些原本烧伤的地方就已经全部结痂。

  相信假以时日,小凤凰很快就可以恢复如初。

  温锦言刚回来没多久,霍飞燕就急匆匆跑来报道了。

  毕竟消失了一天一夜,她总得来跟温锦言说明一下缘由。

  “师尊,你之前去哪儿了?我刚才回来,见你和师兄们都不在,可是吓坏了呢。”

  “你还好意思说,你这一天一夜究竟跑哪儿去了?”

  对此,回来之前,霍飞燕就早已经编好了理由。

  “师尊,我能跑哪儿去啊?不就是下山买些女孩子用的东西吗?”

  “整日不好好修炼,竟弄些没用的。”

  “可人家是女孩子嘛。”

  “是,你是女孩子,你刚才说凡深他们几个也不在山上?”

  “是啊,师尊知道他们去哪儿了吗?”

  “还能去哪儿?肯定是找你去了。”

  “啊?这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白跑一趟,二师兄非念死我不可。”

  “你光怕被他念,就不怕被为师罚?”

  “啊?师尊,你不是……开玩笑吧?”

  “为师从不开玩笑,为了让你长点儿记性,就罚你一个月不许出门,顺便把落月峰的规矩抄一百遍。”

  “什么?一百遍?”

  温锦言一听顿时板起脸。

  “怎么?嫌少?”

  即是温锦言的决定,霍飞燕哪敢有意见。

  “不嫌不嫌。”

  然而抄门规什么的现在对她来说,已经不是什么大事了,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尽快除去自己的心腹大患。

  “对了,师尊,我从刚才就一直想问了,你床上的这只鸟……是怎么回事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动了师尊的炼丹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动了师尊的炼丹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