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谁是偷药贼
虚渡2020-09-05 12:553,732

  马上就要晌午,毒辣的艳阳,蒸腾的热气,吵嚷的蝉鸣,扰的人心头一片烦躁。

  墙壁上的挂钟,滴答滴答终于“叮铃”一声,十二点整。

  考试结束。

  今天考的是物理,是唐欣欣这辈子都无法“良好沟通”的克星。

  考完试,唐欣欣又饿又累,整个人就像一株蔫茄子,几乎就地就能躺倒,还是脸朝下的那种。

  好在校门外街对面就是一家麦当劳,看着上面黄橙橙的一个巨大M,唐欣欣瞬间眼睛一亮满血复活,也顾不得身后究竟是谁在那拼命喊她,就一头扎进了麦当劳的大门。

  一只巨无霸,一杯冰可乐,简直就是这个夏天的绝配,即解渴又解饿。

  唐欣欣一个人坐在公共就餐区着实怪无聊,于是便掏出手机打算一边追文一边吃喝。

  追的文叫《师尊把我宠坏了》,是一篇爽文,即甜又爽的那种。

  唐欣欣正看的带劲儿,不想一大口巨无霸咬下去,瞬间就噎着了。

  这一噎可不得了,几乎让她气儿都喘不上来了。

  唐欣欣捶胸顿足的使劲儿咳,咳了好半天才终于缓过劲儿来,本以为她这一番惊世骇俗的举动,肯定要引来一片恶意的围观。

  她正准备趁机遁走,免的丢人现眼,结果一回头,却撞上一个身材颀长的古风美人儿。

  男人穿着一身时下最流行的汉服,也不知道花了多少“银子”,那款式,那质地,那做工那叫一个精致秀丽,美轮美奂。

  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男人的颜值也很高,线条坚毅,容颜俊朗,气质高雅,简直就是时下cosplay中的王者。

  唐欣欣难得见到现场版的cosplay,还是个美男子,忍不住就要摸出手机,厚着脸皮上去跟人家合个影,结果手一伸,一把色彩鲜艳的羽——毛——扇——?就出现在她的眼前。

  唐欣欣怕自己眼花了没有看清,于是又拿近了些看看。

  恩,质地不错,根根分明,色泽鲜亮,跟真的一样,她如此感慨。

  然而刚感慨完,她整个人就崩溃了,她刚才干了啥?刚才分明不是伸手要捞手机的吗?

  手机呢?

  不对,刚才那玩意儿不会是自己的手吧?

  想到这儿,唐欣欣瞬间又抬了一下自己的手,待确认清楚之后,她顿时难以置信的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

  “……咯咯。”

  她又叫了一声。

  “……咯咯。”

  ???

  这绝对不是她的声音,绝对不是,于是她又不信邪的再叫了一声。

  “……咯咯。”

  我去,这特么是人声吗?这分明就是鸟声好伐?

  唐欣欣犹不信邪,于是: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旁边的仙君:“……”

  温锦言当时看向唐欣欣的表情和眼神,让很久以后的唐欣欣回想起来,都觉得,他当时仿佛不是在看一只鸟而是在看一个失心疯。

  唐欣欣:“……”

  尽管旁边有一直傻鸟仿佛疯了一般,一直在那里“咯咯”直叫,但是温锦言却实在没那个心思去关心,他现在最关心的是——他的仙丹哪儿去了?

  分明一炷香之前,他才刚检查过面前的炼丹炉,可是他也就一不小心去旁边打了个盹儿的功夫,炼丹炉里怎么就空了呢?

  温锦言身为正道仙门万魂宗的鸣凤长老,首先怀疑的对象当然不会是一只状似疯癫的傻鸟。

  唐欣欣:“……”

  于是在跟鸟人唐欣欣对视片刻后,他果断用传音入密招来了自己的三个徒弟。

  墨凡深身为落月峰的大师兄,资质好,修为高,自然成为师兄弟几人的表率,他刚来就带着两位师弟一齐向温锦言恭敬的行礼道:

  “师尊,不知急唤弟子几人前来,所谓何事?”

  温锦言烦恼的瞅着自己面前的极品炼丹炉。

  “刚才你们有没有注意到,落月峰上的结界有所异动?”

  墨凡深思索了一下:“没有啊,师尊,落月峰上的结界都是您亲手布下的,如果有所异动,我们肯定会察觉。”

  温锦言一听神情愈发凝重,落月峰上结界无数,按理说不可能让外人轻易闯入

  “我也知道是这样,只是……”

  墨凡深早就发觉不对了。

  “师尊,究竟发生了何事?瞧您的表情,是不是有外人闯进来了?”

  “我也不能确定,只是就在刚才,我一直炼制的一颗丹药,突然间……不见了。”

  君无尘是落月峰上的二师兄,年纪轻,还不如墨凡深那般沉稳,闻言他立刻吃惊道:

  “不见了?怎么会不见呢?这里又没有外人,我们几个刚才也一直都在屋舍里修炼,并未来过此处。”

  落月峰上的老三宣子明最是老实,听君无尘说完立刻附和的直点头。

  温锦言对三个徒弟的为人还是很放心的。

  “你们几个的人品为师当然是相信的,自然不会怀疑是你们监守自盗,只是这仙丹莫名其妙不翼而飞,着实令人费解,这样吧,你们几个先分头在周围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或事物。

  ”

  “是,弟子们这就去。”

  从刚才他们几人一直谈论到的“落月峰”“师尊”和“仙丹”,再到自己面前看到的货真价实的一鼎巨大的紫金丹炉,唐欣欣已经基本肯定,她这是穿越了,而且是十分不幸的穿到了前一秒还在拼命追后续的一本修真爽文里。

  而刚才那个所谓的现场版cosplay大帅哥,也不是别人,正是万魂宗的鸣凤长老也是本书的第一男主角温锦言。

  因为从刚才起这一股《师尊把我宠坏了》的风就冲着唐欣欣一直刮,刮的她到现在整个人都是蒙圈儿的。

  呵呵,穿越?穿书?好啊,没问题,咱都可以接受。

  可是尼玛让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花季美少女穿成一只鸟,这是哪个王八蛋想出来的?

  尼玛给老子滚出来,姑奶奶保证不打死你。

  尽管旁边的傻鸟现在整个鸟生都处于一种被颠覆的状态,但是也拦不住旁边的仙君显然对丹药比她更敢兴趣。

  温锦言仔仔细细的将炼丹炉周围查看了一番之后,除了一根火红的羽毛之外,就什么发现也没有了。

  火红的羽毛?

  唐欣欣盯着温锦言的手看了半晌,果断一脸无辜的别开了头。

  只是那根羽毛看上去有点眼熟???

  落月峰并不算大,查探了一圈之后,墨凡深几人便很快回来了。

  “师尊,周围都已经查探过了,并未发现可疑之人,而且也没有发现任何外人闯入的迹象。”

  “果然如此。”温锦言似乎早有预料。

  “结界没有异动,只能说明两点,一是偷丹药的是自己人,能自由出入落月峰的结界,二是偷丹药的人修为极高,竟然连师尊都能骗过。”

  比起第二种可能,君无尘显然觉得第一种的可能性更大。

  “大师兄,你开什么玩笑?整个万魂宗除了掌门真人之外,就数师尊的修为最高,难不成你怀疑是掌门真人偷的不成?我看还是第一种的可能性更大。”

  宣子明一听,顺着君无尘的思路顿时就想到一个人。

  “落月峰的人都已经在这里了,唯独缺少了小师妹,难不成……丹药其实是小师妹偷的?”

  一时之间,众人都因为这个猜测而陷入了深思……

  说到落月峰的小师妹,那可是《师尊把我宠坏了》中的第一女主,也是最初极受温锦言宠爱,最终却狠狠的背叛他,甚至害死他的人。

  这个小白莲花,是个深藏不露的狠角色,在落月峰上十几年一直隐藏自己的真正身份,将温锦言几人耍的团团转。

  如今丹药丢失,唐欣欣顿时觉得,这个偷药贼肯定非霍飞燕莫属。

  作为一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好鸟,唐欣欣绝不会将这种真相独吞,她必须要把这个非常重要的线索告诉给温锦言师徒四人,免得他们重蹈覆辙,走上老路,再被骗一次不说,还要再次经历一遍原著那般凄惨的结局

  就在唯一发现真相的唐欣欣纠结着要不要将这个真相说出来的时候,却见温锦言突然拿出一根羽毛道:

  “先不要胡乱猜测,为师倒是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东西。”

  “这……这不是这只鸟的羽毛吗?” 君无尘在看清了那根羽毛之后,瞬间就把矛头指向了唐欣欣。

  “没错。”温锦言并不否认。

  “师尊,从刚才起我就一直想问了,这只鸟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为师也不知,我回来的时候它就已经在这里了,只是一直叽叽喳喳的,看上去脑子好像不太灵光。”

  唐欣欣本来还对温锦言颇有好感,闻言顿时就炸毛了。

  “……咯咯”

  你才脑子不灵光呢,你全家脑子都不灵光,愚蠢的人类,看在你貌美如花的份上,本姑奶奶允许你收回刚才的话。

  尽管旁边的鸟明显对刚才的评价甚为不满,但也拦不住君无尘不无根据的猜测道:

  “师尊,你的意思难道是,丹药失窃,正愁找不到凶手,偏巧这只鸟刚好出现在炼丹炉旁边,又有掉落的羽毛为证,所以你觉得这丹药其实是它偷的?”

  某鸟人:“……”what?

  你说谁偷的?你再说一遍。

  还好,尽管温锦言捡了它的一根羽毛,却并没有因此而糊了脑子。

  “的确有可能,可它只是一只鸟,真的会偷吃仙丹吗?更何况那枚仙丹十分特殊,一旦被误食,稍有不慎就会爆体而亡,灵兽也不例外。”

  “可它看上去不像一般灵兽,倒更像是一只凤凰,要我说比起别人它的嫌疑最大。”君无尘皱眉。

  对于丹药失窃,其实温锦言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烦躁,闻言他一挥衣袖。

  “你们几个也不要胡乱猜测了,丹药失窃还是小事,如今最要紧的是要尽快确定是否有不明来历的人混进来。”

  “是,师尊说的是,这件事非同小可,我们还是尽快将此事上报给掌门师伯吧。”

  一看他们这就要走,唐欣欣立刻慌了。

  开玩笑,你们都走了,那我怎么办,我才刚穿过来,人生地不熟的,这万一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一不小心发生了意外可咋办?

  这里毕竟是仙门,到处都是会仙法的修士,万一被抓住了拿来炼丹是小事,万一真被当成鸟烤着吃了那才是大事。

  唐欣欣这么想着便趁着几人没走,立刻迈起小短腿“蹬蹬蹬”的跟了上去,它的这番举动立刻就引起了师徒四人的注意。

  “师尊,你看它的样子似乎想跟着我们。”

  “你也要去?”

  “……咯咯。”当然了,留在这里会死的啊大哥。

  不知怎么的,温锦言似乎也明白了唐欣欣的意思。

  “可是……”

  “师尊,你要不就带上它吧,难得这只鸟这么粘你,想必掌门师伯也不会介意,更何况,那根羽毛暂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能放它走。”

  “……咯咯。”

  到底要我说几遍,丹药真不是我偷的,信我!!!

  “……好吧。”

  虽然总感觉他们的对话有哪里不太对,却并不妨碍唐欣欣抱大腿。

  说完,她就立刻蹦跶到了温锦言的肩膀上。

  “……咯咯。”大王,带我去巡山呀。

  温锦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动了师尊的炼丹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动了师尊的炼丹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