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这该死的温柔
虚渡2020-09-09 11:423,057

  温锦言觉得自己八成是已经魔怔了,他分明再三确认,小凤凰的确已经昏迷了,然而刚才那一瞬间的感觉却又是那么真实。

  就好像每一次小凤凰看向他的时候,他都能若有似无的感应到对方的情绪一样,这一次那感觉竟是更加真实了。

  小凤凰被温锦言精心治疗之后,就一直躺在温锦言的床上,因为它已经完全失去意识,所以并不能自主的保持自己身体的平衡,如果放任不管的话,很容易压到受伤的羽翼,所以温锦言找了半晌最终还是决定将它安置在了自己的卧榻上,这样的话,靠着软枕的支撑,既舒服又不容易压到受伤的翅膀。

  小凤凰伤的很重,一时半会儿也没有要醒的迹象,看的墨凡深几人着急不已。

  “师尊,小凤凰它……不会有事吧?”

  “暂无大碍,不过为师总觉得治愈灵兽,应该还有其他更有效的方法。”

  墨凡深入门最久最是了解温锦言。

  “师尊,你就别为此烦恼了,你对灵兽本就研究甚少,能保住小凤凰的命就已经很不错了。”

  尽管墨凡深说的的确是事实,可是温锦言听后却还是轻轻的摇头道:

  “话不能这么说,为师一直教导你们,不能故步自封,要善于钻研,总不能真当轮到自己的时候,就是另一套原则了吧?这样,趁现在还不算太晚,你们几个帮为师去一趟文鼎轩,尽量多找些关于治愈灵兽的书籍回来,切记越多越好。”

  墨凡深三个自然是惟温锦言的命令是从。

  “是,弟子这就去。”

  “等等,飞燕那丫头还没有消息吗?”

  “师尊都这时候了,还惦记着小师妹,也太宠她了吧,她应该又是偷偷跑下山玩儿去了,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师尊要是实在不放心,明日一早我就跟无尘和子明一起下山去找找。”

  “恩,还是去找找吧,飞燕毕竟还是个小姑娘,不谙世事,一个人跑下山实在不安全。”

  “是,弟子知道了。”

  说完,墨凡深师兄弟三人便悄然退了出去。

  然而刚出竹舍,君无尘就忍不住冲着墨凡深和宣子明嚷嚷道:

  “师尊也真是的,张口小师妹闭口小师妹,也不想想,小师妹那无法无天的样子,究竟是谁宠出来的?”

  闻言,墨凡深恨不能捂住君无尘的嘴。

  “嘘,你现在自身都难保,还敢胡说八道?”

  “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师尊还担心小师妹一个人跑下山不安全,要我说,就她那古灵精怪的样子,被她遇上才是不安全。”

  闻言,墨凡深再次嗔怪一声。

  “越说越不像话了。”

  “我就是发发牢骚嘛,像我们这样爹不疼娘不爱的,自然是没法跟小师妹比的。”

  “你还说?信不信我把你这话原封不动的告诉师尊去。”

  君无尘一听墨凡深居然要去向温锦言告状,立刻便投降道:

  “别别别,大师兄最好了,是我嘴贱,你就饶了我吧。”

  “你说这话也忒没良心了,师尊对我们严厉,那也是盼着我们能尽早成才,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就这么不堪了?”

  “我这不也是羡慕嫉妒恨吗。”

  闻言,墨凡深恨不能赏他一个大白眼儿。

  “你可真能耐,跟个女孩子家争宠,也不嫌丢人?”

  三个人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文鼎轩的门外。

  文鼎轩是万魂宗内最大的藏书阁,分上下两层。

  别看文鼎轩从外面看,只是一幢平平无奇的四角阁楼,但是走进去,里面却又是另一番浩瀚天地,书盈四壁,浩如烟海, 内涵典藏囊括了六艺,诸子,诗赋,兵法,术数,方技,灵兽,药典等等,但凡你能想得到几乎应有尽有。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汗牛充栋的地方,三个人转了一圈儿下来竟是一无所获。

  “怎么可能?这边的架子居然全是空的,书呢?”

  闻言,宣子明也是一脸无奈道:

  “我这边也是,人物传记都在,唯独灵兽的传承和图鉴一本都没有。”

  对于这样的结果,墨凡深似乎早他们一步发现不对。

  “算了,别白费力气了,我刚才去问了看管文鼎轩的师兄,说是有关于灵兽的书籍,近日来大部分都已经被晓霞峰的人给借走了。”

  君无尘一听立刻吃惊道:

  “什么?都借走了?这是要举行读书大会吗?一次性借这么多书走。”

  “差不多,听说一个月后净师叔要举行一次关门大考,然后选拔出晓霞峰最优秀的弟子出来准备参加半年后的宗门大比。”

  这样一说,君无尘才总算明白了。

  “也对,每一次的宗门大比都是我们落月峰拔得头筹,以净师叔那小心眼儿的性子,不甘于人后也是理所当然的。”

  兴冲冲的来一趟却要空手而回,宣子明总觉得有负温锦言的嘱托。

  “那我们一本关于灵兽的书籍都没找到,该如何回去向师尊交代?”

  “这样吧,你们两个先留下来继续找,我去林霄峰转转,翟师叔那里一向藏书丰富,说不定会有所收获呢。”

  “好吧,那我也再去联系一下木师弟,看看能不能从晓霞峰上弄几本有用的书籍出来。”

  对此,君无尘刚说完就遭到了墨凡深的反对。

  “我看还是算了吧,你还嫌连累的人家不够多啊?”

  君无尘心直口快,一向没那么弯弯绕,一时也想不到其中利害。

  “木师弟与我一向亲如兄弟,为人又和善,才不会计较那么多呢。”

  闻言,墨凡深再次摇头。

  “我反倒觉得,这次的事,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我们三个擅闯晓霞峰是罪一,私自带走净师叔的灵兽是罪二,如此连累师尊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了,你还想节外生枝?”

  “那这么说,木师弟岂不是也要被牵连?”

  “你现在才知道啊。”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岂不是要成为千古罪人了,不行,我得去打听一下木师弟现在的情况。”

  君无尘说风就是雨,还好墨凡深反应快及时将他拦了下来。

  “站住,擅闯晓霞峰一次还不够,你还想再闯一次啊?”

  “那怎么办?”

  “以静制动,什么都别做。”

  文鼎轩之行虽然扑了个空,好在林霄峰上还是有所收获的。

  林霄峰的峰主翟雨彤一向与温锦言交好,一看是墨凡深亲自前来借阅,二话不说便将其所收集到的有关灵兽的书籍亲囊相赠。

  众人回到落月峰的时候,小凤凰还没醒。

  好在书籍是借到了,总算没辜负了温锦言的嘱托。

  温锦言要潜心研究关于治疗灵兽的方法,便遣了墨凡深几人离去。

  他一目十行,看了半宿,等将所有关于灵兽的书籍都浏览过一遍之后,天都已经快要亮了。

  自打成为一峰之主后,温锦言已经很少这样不眠不休的专注于一件事了,如今意外破例竟是为了一只灵兽,连温锦言都要忍不住嘲笑自己一声痴傻。

  不过,他已经没有时间了。

  百年来,他醉心丹术,对灵兽之事所知甚少。

  如若这番没有十足把握令小凤凰起死回生,他便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再将小凤凰交还给欧阳净,毕竟这世间没有谁再比欧阳净更了解灵兽了。

  虽然不知道这其中究竟出了什么差错,竟让他如此纵容座下弟子苛待一只小凤凰,但是温锦言相信,欧阳净真正看不惯的是自己,并不关灵兽什么事,只要是对待灵兽,欧阳净就算再心狠,也绝不可能做到赶尽杀绝的地步。

  当然,这也只是温锦言无计可施之下,所能做出的最糟糕的打算。

  好在这一夜的辛苦并不算白费,尽管还不能说百分之百,但是百分之七十的把握还是有的。

  所以,别说什么退而求其次,就算是欧阳净以死相逼,温锦言也绝不会再将小凤凰交回去。

  害它受了一次伤,温锦言就已经十分内疚了,同样的事他真的不想再做一次,更何况他也是真心喜爱这只小凤凰的,尽管也才相处了短短一日,可那种微妙的心灵感应,却让他觉得,这个小家伙真的很特别。

  沐浴着渐醒的晨光,温锦言再次缓缓来到自己的床边。

  小凤凰还在安然的沉睡着,感觉到它呼吸平稳,温锦言才稍稍放下了心,忍不住调皮的用白皙的指尖拨弄了下小凤凰头顶上的几撮小短毛,温锦言的眼神愈发温柔了。

  “你就安心的睡着吧,等我回来,一切都会好的。”

  尽管这一夜过的十分平静,可是温锦言却似乎早料到了什么。

  果然,就在他跟小凤凰说完没多久。

  一个翩跹,优雅的紫色身影便匆匆来到了温锦言的竹屋前。

  “温师兄,你起身了吗?”

  “是雨彤师妹啊,进来吧。”

  “温师兄,你……你这是一夜没睡吗?”

  “师妹这一大早匆匆前来,不会只是为了关心这个吧。”

  “看来你早就料到了,没错,我就是来给你提前报信的,净师兄一大早就跑去苍羽峰向掌门师兄告了你三大罪状,这会儿大家都在太清殿等着你给说法呢,你想好……怎么应对了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动了师尊的炼丹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动了师尊的炼丹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