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落毛的凤凰不如鸡
虚渡2020-09-16 09:003,063

  “凤羽,凤羽,你没事吧?”

  小凤凰栽下去的时候太突然了,幸好墨凡深及时用术法托住了它,否则还不知道要摔成什么样子。

  唐欣欣不是被自己丑哭了,她简直就被自己给丑晕了。

  她之前就知道自己有点儿秃,但也没想到会秃的这么厉害。

  尤其是从镜子里面一看,这哪里像只凤凰,简直还不如一只野鸡。

  野鸡尚且有一些还光鲜亮丽,她倒好左秃一块右秃一块的。

  就这形象,还到处跑着嘚瑟呢,也太丢人了。

  难怪之前一见面就被欧阳净嘲笑了,原来竟是真的丑出了天际。

  这么想着,唐欣欣简直伤心欲绝。

  顿时极其没脸的转身就走。

  墨凡深见小凤凰来的突然去的也突然,不由纳闷的道:

  “唉?你不是要找镜子吗?无尘的房间里有……”

  唐欣欣现在一点都不想照镜子,她恨不能砸烂全世界的镜子,眼不见心不烦。

  所以回到温锦言的竹屋之后,唐欣欣毫无意外的又自闭了。

  她一自闭就喜欢躲到桌子底下。

  温锦言起初并没注意,直到看它许久都不出来,才终于走过去道:

  “你又怎么了?”

  “……咯咯。”

  别理我,让我伤心一会儿。

  “又在闹什么别扭?谁又惹你了?“

  “……咯咯。”

  没人惹我,是我自己惹我自己。

  ”好了,有什么话出来说,总躲着也解决不了问题。”

  温锦言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堂堂一峰之主,更是被冠以修真界的翘楚,自从遇到这只小凤凰之后,耐心简直直线上升,不仅如此,甚至还学会了哄人这项特殊技能。

  以前只见过别人哄人,倒也没觉得怎样,只是没想道轮到自己的时候,这种感觉竟是又酸又甜。

  唐欣欣现在非常不开心。

  任谁顶着一副丑面孔也是羞于见人的,更何况温锦言还那么好看,这岂不是衬托的她更丑了?

  这么一想,唐欣欣简直更生无可恋了。

  温锦言好说歹说,见小凤凰就是不肯出来,最后干脆还是老办法直接上手,像上次一样直接就将她从桌子底下揪了出来。只是这一次他才刚把它揪出来,很快它就又回去了,他又揪,它再回。

  如此反复几次,温锦言终于放弃似的道:

  “好吧,你要是非要这么任性,那我可就不管你了。”

  唐欣欣又不是小孩子,只是这一副丑样子,她当真接受不了。

  闻言,唐欣欣终于转过头,慢慢从桌子底下走了出来,只是那小眼神看上去既委屈又犹豫,看的温锦言不由的心头一跳。

  “到底怎么了?出去玩了一趟,被欺负了?”

  小凤凰摇头。

  没有,只是这个样子真的好丑,让它以后怎么见人。

  她本以为伤好了的同时,羽毛也会很快长出来,结果显然不是的。伤是伤,羽毛是羽毛,根本不可相提并论。

  “没有被欺负,那为什么不高兴?”

  唐欣欣简直都不想说了,他总觉得温锦言八成都是瞎,不仅对它的丑样子视而不见,甚至还好意思让墨凡深带着她出去丢人。

  要知道,之前她还没秃的时候,墨凡深带着她,都要招来各种嘲笑,现如今她这个样子,那不是送上门的笑柄吗?

  为了表达对现阶段自己容貌的不满,她努力的伸长翅膀,到温锦言的面前给他看。

  之前受伤的时候,右侧就比左侧伤的重,所以比起左边,右边的羽毛被剪掉不少,尤其是这样拿到一块对比,简直要多明显有多明显。

  温锦言何其聪明,只看了一眼就明白了。

  “你是在为自己的羽毛担心?”

  唐欣欣一听先是摇头。

  不是不是,不是羽毛,是形象,形象。

  但是很快转念一想,现在她的形象本就是跟羽毛休憩相关,所以这么说好像也不错。

  于是很快的,她就又点了点头。

  尽管她自己颠三倒四,但是温锦言却是已经看明白了。

  “之前就总是害羞,现在又这么爱美,你是女孩子吗?”

  唐欣欣一听顿时瞪大眼睛。

  我去,你怎么知道的?

  我暴露了?

  什么时候?

  难不成我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说梦话了?

  “放心吧,如果只是担心自己羽毛的话,我有办法。”

  唐欣欣一听温锦言有办法,一改刚才的抑郁顿时就振奋了。

  她这变化太明显,看的温锦言忍不住轻轻一笑。

  “好吧,想知道怎么做?跟我来。”

  闻言,唐欣欣就屁颠屁颠的跟了过去。

  温锦言走到自己的书桌旁停下,随后便暗示唐欣欣自己上去。

  唐欣欣接到指令,二话不说直接就蹦上了温锦言的书桌。

  书桌又长又大,在上面作画都没问题,更何况是容纳一只鸟了。

  唐欣欣刚蹦上去,就见温锦言从旁边取了一本书,朝她摊开。

  “看到了吗?这是一本讲授神兽知识的书籍,上面说,神兽天生便有极强的自愈能力,这一点跟灵兽类似,但是却比灵兽更为强大。所谓的天生,也就是说,完全不需要靠后天的修炼,一出生即可拥有。”

  “……咯咯。”

  骗人,既然是天生的,那为什么我的伤口就能很快恢复,羽毛就不行?

  “别急,我还没说完呢,这种治愈能力,有一个弱点,就是越外在的部分,自愈能力愈弱。也就是说,你的羽毛并不是长不出来了,只是会长的比较慢而已。”

  “……咯咯。”

  慢?而已?这都已经两天了,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显然已经不是慢的问题了,而是非常慢的问题。

  “怎么?着急?”

  唐欣欣一听顿时点头如捣蒜。

  “着急也有办法。”

  “……咯咯。”

  快说快说,我就是要个能快速恢复的办法。

  “既然先天的能力已经不足以使用,那就只能通过后天的灵力来弥补,我这里刚好也有几本帮助灵兽修炼的书籍,不如这段时间,你就跟我一起修炼吧。”

  唐欣欣一听,顿时都惊呆了。

  大哥,你糊弄我呢,铺垫了这么一堆好听的,说到底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不过,Nonononono

  绝不可能。

  开玩笑,我在现世的时候就已经在没日没夜的备战高考了。

  这好不容易穿进书里,终于得到片刻解脱,你居然问我要不要继续学习?

  no,打死都不要。

  在这本书里,我只想无忧无用,与世无争,安安静静的做条咸鱼。

  这是我唯一也仅有的梦想,请务必成全我,谢谢!

  温锦言本以为作为神兽,又是一只爱美的神兽,为了变美变强,小凤凰一定不会拒绝他的提议,结果没成想,他才刚说完,小凤凰就很不给面子的直接偏过了头。

  连瞅都不瞅他了。

  温锦言:“……”

  虽然小凤凰拒绝的意思很明显,但是温锦言却仍旧再接再厉道:

  “修炼其实还有很多好处,不仅可以让你尽快长出羽毛,还能让你变的更强大,飞的更高更远……”

  小凤凰仍旧偏着头瞅着不知名的方向,假装听不懂。

  谁要飞的更高更远啊?谁要变强啊?

  难道当条咸鱼它不香吗?

  你听说过咸鱼是靠比强获胜的吗?他们比的是谁更咸好吗?

  “你这意思是,不想修炼了?”

  是啊,难道我拒绝的还不够明显吗?大哥。

  “唉,那可能以后十年八年你都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唐欣欣一听顿时瞪大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

  十年八年?你开玩笑的吧?

  怎么可能会这么久?

  我们家隔壁王大爷的鹦鹉脱毛之后,也就不到半年就长出新的了。

  你别因为我读书少就骗我哦。

  “你可能不信,净师弟的晓霞峰上就养着一只灵兽鹦鹉,只不过那鹦鹉总是喜欢跟无心打架,有一次它不小心被无心撕掉了一小撮羽毛,唉,那撮羽毛到现在还没长好呢,这都已经第九个年头了。”

  温锦言,你肯定在骗人,我不信。

  “我知道你肯定不信,这样,不如我带你去见见那只鹦鹉,等见到了,你就信了。”

  不要,我不去,休想让我再踏入晓霞峰半步。

  唐欣欣挣扎了半天,最终颜值胜过一切。

  “……咯咯。”

  好吧好吧,我信了,信了总行了吧。

  见小凤凰总算点头答应,温锦言二话不说就开始为它安排教学课程。

  “既然你已经同意了,那么从明天开始你就要跟我一起打坐修炼,知道吗?”

  唐欣欣:“……”

  唐欣欣很无语。

  一只修炼的鸟,这幸好是在书里,要是放在现世,那得吓死多少走过路过的人那。

  小凤凰没有异议,只能点头。

  只不过答应归答应,她只怕温锦言是异想天开。

  以前的凤羽不好说,就现在唐欣欣的资质,她几乎能够断定。

  修炼什么的,根本不存在的。

  她能够安安静静的坐着,不打瞌睡,就已经谢天谢地了,更何况还要修炼,一坐一整天的那种,那简直就是在挑战她的底线。

  要知道在现世,她可是货真价实的学渣一枚。

  为什么学渣,你以为仅仅是因为智商不够用吗?

  当然不是。

  而是因为她天生一看书就犯困,一提笔就犯晕。

   

  一张卷子还没答完,她就已经睡过四五觉了,试问:

  这样的顽疾,你能治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动了师尊的炼丹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动了师尊的炼丹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