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被认出来咯
虚渡2020-09-05 12:554,126

  随后四人一鸟便一起御剑往万魂宗的主峰苍羽峰飞去。

  所谓的掌门师伯即是苍羽峰的峰主涵道子,也是整个万魂宗的宗主,听温锦言汇报完落月峰上发生的奇事,他的神色顿时便凝重了起来。

  “有此等事?”

  温锦言再次谨慎的点点头。

  “千真万确,来之前我已经用灵识将整个落月峰探查了一遍,竟是毫无发现。”

  “你说的对,仙魔两界目前虽然相安无事,但也是情势紧张,这件事的确可大可小,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通知各位峰主将各自负责的地方尽快彻查一遍。”

  “如此就有劳掌门师兄了。”

  “无妨,对了,锦言师弟何时也对灵兽感兴趣了?你肩膀上的这只……如果我没看错——其实是只凤凰吧?”

  “……咯咯。”

  白胡子老头你好眼力啊,看我这色泽鲜艳的羽毛和这英姿飒爽的身姿,除了凤凰还能是什么。

  身为一只凤凰,唐欣欣十分自豪,甚至还摆出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来,生怕别人不知道。

  温锦言看着它不由的微微一笑。

  “应该是。”

  这时候,涵道子也发现了这只凤凰的不同寻常之处,忍不住感慨道:

  “凤凰是极少见的灵兽,锦言师弟能有如此机缘,真是我万魂宗的福气,只是这鸟看上去有点儿眼熟啊……”

  眼熟?你以前见过我?

  涵道子仔细回忆半晌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最后只好放弃。

  正事说完,温锦言也不想过多闲话,很快便带着三徒一鸟回到了落月峰。

  经证实,唐欣欣穿过来的那只鸟,的确是一只小凤凰。

  凤凰属于神兽,当然不能被算作一般的鸟类,也正以为如此,墨凡深师兄弟三人才没敢将它据为己有,而是十分意见一致的,直接将它的归属权判给了温锦言。

  尽管归属权什么的,实在是有点侮辱鸟生,可到底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能有个人罩着,总比独自闯荡要强,所以到最后唐欣欣还是勉为其难的默认的。

  温锦言的丹药虽然丢了,但是一时之间也查不到什么线索,只好暂时先当悬案处理。

  因为炼制那颗丹药所需要的药材都十分珍贵,所以温锦言决定,如果三个月之内,无法将丹药找回的话,他就只好想办法再炼一颗。

  那颗所谓的丹药究竟有多重要,到目前为止也只有唐欣欣最清楚,那可是之后的神魔大战中温锦言唯一用来保命的依仗,只可惜不管是在原著还是现在,这颗丹药始终下落不明。

  可悲的是唯一知道真相的唐欣欣目前只是一只鸟,对于丹药丢失的事不仅完全帮不上忙,甚至连自己的前途也是一片迷茫。

  幸好,温锦言是一个十分细心的人,就跟《师尊把我宠坏了》里面描述的一样,他不仅对自己的徒弟好,对一只鸟也是关怀备至。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落月峰上,但是如果你喜欢的话,可以暂时住在这里。”

  温锦言一边说着一边就已经帮唐欣欣在卧榻旁边的小几上铺好了床。

  折腾了一下午,这会儿天都已经黑了,说实话,对于一只来历不明的鸟来说,这样的待遇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尽管唐欣欣对自己穿成一只鸟的事仍旧耿耿于怀,但是对于温锦言这个监鸟官暂时还是很满意的。

  她一开心就习惯性的想说谢谢,可是结果一开口:

  “……咯咯。”

  对此,她倒是已经适应能力很强的早已经习惯了,只是温锦言似乎一直在细心观察她,所以她的一举一动早就已经引起了温锦言的怀疑。

  “你好像听的懂我说话?”

  “……咯咯。”

  当然了,你以为我唐欣欣真是鸟啊!

  “那你知道究竟是谁将炼丹炉里的丹药拿走了吗?”

  “……咯咯。”

  我怎么知道?不过据我猜测,十有八九就是你那宝贝小徒弟霍飞燕。

  “知道……还是不知道?”

  “……咯咯。”

  不知道,但是据我猜测吧……

  “知道?”

  “……咯咯。”

  也算是知道吧,不过只能算猜……

  “不知道?”

  “……”

  你妹,沟通好难,我暂时不想说话了……

  见唐欣欣刚才还十分欢腾,这会儿突然间冲着他直翻白眼,温锦言莫名其妙的竟生出一种被鄙视了的错觉。

  虽然并不算什么太好的体验,不过却让温锦言的心不由的柔软了起来。

  “好吧,大概是太过为难你了。”

  接着温锦言就突然站起来转身出去了,唐欣欣眼巴巴的看着温锦言离开,虽然很想知道他究竟要去哪里,却又不好意思跟上去,只好站在原地等他回来。

  毕竟她的鸟生也是有尊严的,从刚来就一直跟着温锦言就已经让鸟生很丢脸了,这会再巴巴的跟上去,岂不是坐实了她很黏他。

  好在,并没有让唐欣欣纠结太久,温锦言就很快回来了,不仅回来了,还带了一包点心回来。

  点心是拿油皮纸包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远远的唐欣欣就已经闻到味儿了,很香。

  温锦言一边朝着唐欣欣走过来,一边就已经将那个油纸包轻轻打了开来。

  “也不知道你饿不饿,究竟喜欢吃些什么,这会儿天色也晚了,也不方便出去捉虫之类的,要不你先试试这包点心,这还是早上的时候,林霄峰的师妹送来的,我早已辟谷,搁着倒是多余了,你尝尝?”

  “……咯咯。”

  大哥,你可真是太贴心了,我从中午到现在就吃了半个巨无霸还没吃完,这会儿真是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你可真是我的亲人那!

  虽然心里面已经给温锦言点了一一零八六个赞,但是饿极了的唐欣欣还是第一时间冲到了她的点心面前。

  点心相当好吃,香酥可口,味道甘甜,十分对唐欣欣这个鸟人的胃口。

  温锦言见唐欣欣吃的欢,忍不住温柔的想摸摸它的头,结果却被唐欣欣十分警惕的躲开了。

  见唐欣欣躲开自己,温锦言手举在半空顿时就有些尴尬。

  好在唐欣欣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最后还是主动将头伸过去,蹭了蹭温锦言的手心,算是对他表示了下自己的好感。

  尽管对着温锦言那张清雅绝尘的俊脸,靠近他的时候,唐欣欣的小心脏还是情不自禁的加快了几拍,但她很快就给自己找了一个自认为相当合适的理由。

  开玩笑,鸟对于人类,有着天生的畏惧好吧?就算她是凤凰那也是不同物种,吓的小心肝儿怦怦乱跳很正常好吗?

  唐欣欣吃点心的时候,温锦言就已经独自跑去一边打坐去了。

  唐欣欣也不管他,只是自顾自的吃着点心,毕竟鸟的喙跟人类的嘴不一样,吃起东西来,有点儿费劲,更重要的是,稍微口一大还更容易噎着了,幸好温锦言在打坐前十分细心的将一杯茶水倒满放在了点心包的旁边,否则唐欣欣真的很有可能,一不小心又把自己噎死一次。

  上一次噎死的时候,她就成了一只鸟,谁知道下一次再噎死还会成为个什么玩意儿?唐欣欣不敢想,更不敢冒险,所以一包点心,也就五六块儿,它却吃了足足一盏茶的功夫。

  温锦言没有打坐太久,等他睁开眼的时候见油皮纸包空了,还欣慰的赏了唐欣欣一个颠倒众生的微笑。

  唐欣欣不是没见过帅哥,只是这么近距离的被帅哥放电还是头一次,她几乎激动加惊喜的,差点儿用力过猛,身子一僵直接从桌子上直直的摔下来。

  幸好,眼看着她要跌倒,温锦言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术法,轻轻掀起一阵温柔的小风托了她一把,这才避免了尴尬。

  而当唐欣欣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究竟干了什么的时候,她几乎都惊呆了。

  我去,你这个花痴,都成了一只鸟了,还不知道消停,这种时候还犯花痴,丢不丢人啊?

  温锦言将油纸包收起,又将桌子收拾干净之后,才对唐欣欣再次道:

  “早些休息,明天见。”

  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是唐欣欣刚飞回到自己的小床上,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因为她看见温锦言竟然毫不避讳的直接在她面前宽衣解带,虽然唐欣欣现在是一只鸟,但到底也是一个女孩子啊。

  哪里见过这种阵仗,于是一看见温锦言将外衣脱了,她就赶紧用自己的一双大翅膀将一双鸟眼捂的死死的。

  心里想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她的这番举动,对于一只鸟来说,实在是太蠢萌了。

  温锦言尽管看见了,却也并不做声,只是背转身偷偷的扯了下嘴角。

  适时的给鸟生留点儿尊严也是仙尊的责任,尤其是这样的小凤凰倒显的更可爱了呢。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醒来。

  唐欣欣还有点儿不适应,毕竟头一遭穿越,实在是接受无能。

  从窗户飞出去绕着整个落月峰狠狠飞了一圈儿,唐欣欣才一边感慨着果然站得高看的远,一边总算让自己认清了现实。

  只不过在看到温锦言从小竹屋出来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悲伤了一把。

  这么漂亮又温柔的一个人,怎么就被害死了呢,真是天理难容。

  如果她不是穿成一只鸟的话,兴许会想尽一切办法改变温锦言的命运,可惜如今她只是一只鸟,所能做的也只是尽量陪伴着他罢了。

  温锦言刚出竹舍,小凤凰就迫不及待的朝他飞了过来,于是温锦言轻轻的抬起一只胳膊,好让小凤凰有地方降落。

  “是不是饿了?”

  “……咯咯。”是呢,好饿好饿。

  “今天给你抓虫子好不好?”

  “……咯咯。”不好,温锦言你疯了,谁要吃虫子啊?

  “不吃虫子?那……跟凡深他们一起去膳堂?”

  “……咯咯。”这还差不多,再让我吃虫子,跟你绝交。

  见小凤凰的神情,温锦言忍不住宠溺的摇摇头。

  “我现在对你……真是越来越好奇了……”

  由于温锦言早几十年就已经辟谷,所以之后唐欣欣只好跟着墨凡深师兄弟三个一起去膳堂用早饭。

  膳堂里人很多,各峰的弟子但凡没有辟谷的,基本都会在这里用餐。

  只是膳堂接待过各种人,却唯独没接待过一只鸟。

  为了避免麻烦墨凡深三人带着唐欣欣单独坐到了角落里,尽管如此,麻烦最终还是找上了门。

  “呦,瞧瞧瞧瞧,落月峰真是人才凋零,为了凑人数连鸟都不放过。”

  “哎哎哎,膳堂这种地方,禁止带宠物,落月峰的那几个赶紧把你们的鸟带走。”

  闻言,墨凡深几人还没说什么,唐欣欣就先炸毛了。

  宠物?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本姑奶奶是货真价实的凤凰才不是宠物。

  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唐欣欣就已经迅速飞到了隔壁的桌子上,那人见唐欣欣来者不善,立刻十分警惕的问道: 

  “你……你想干嘛?”

  “干嘛?”

  唐欣欣与那个挑衅的弟子对视一眼后,二话不说抄起爪子就掀了他面前的餐盘,然后直接扣在了那人的大饼脸上。

  “啊,岂有此理,这鸟疯了,快给我抓住它。”

  落月峰人丁稀少,所以总引人嘲笑,即便如此落月峰的众人也不是好惹的,

  “这位师兄,非常抱歉,这只小凤凰初来乍到不懂事,望师兄多担待。”

  “担待?它这么对我,我非告诉师尊不可,你们给我等着。”

  说完,那人就用袖子捂住脸,转身狼狈的跑了。

  “可恶,分明是他挑衅在先,怎么还恶人先告状?”

  “算了,别不服气了,赶紧吃饭吧,晓霞峰的人可不是好惹的,这下只怕又有麻烦了。”

  唐欣欣本也是一时冲动,以为随便教训一个人出不了什么事,可结果没想到,他们几个才刚回到落月峰不久,麻烦就再次找上了门来,只不过这次的麻烦可比上次的大多了。

  那人是御剑而来的,落地后唐欣欣才看清楚,对方脑袋上还趴着一只懒懒的黑蝙蝠。

  唐欣欣本以为对方是来找温锦言的,结果对方一开口竟是冲着她的:

  “我道是谁敢如此嚣张跋扈,原来竟是我的小凤羽啊?找了你一整天,原来你竟然在这里,怎么才一日不见就突然变成这副模样了,我都差一点儿……没认出来……”

  唐欣欣一听顿时一惊。

  “……”卧槽,你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动了师尊的炼丹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动了师尊的炼丹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