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只要你在我就不疼
虚渡2020-09-08 11:253,028

  尽管闻正泽很不想就这样放走小凤凰,奈何对方人多势众,他一时也找不到什么好办法来对付他们,于是只好作罢。

  回去的路还算顺畅,只不过他们徒步而来,御剑而去,早已引起了欧阳净的注意。

  “什么人在此私自御剑,可有接到传讯?”

  “未曾。”

  “那还不去查?”

  “是。”

  结果玄朗前脚刚要走,后脚就见闻正泽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师尊,师尊,不好了……”

  欧阳净前几日刚得了一只小刺猬,虽然娇小可爱,资质上佳,可偏偏性子冷傲,很不服管教,欧阳净正在为此头疼,闻正泽就偏巧闯了进来。

  闻正泽本就资质一般,说白了,还不如欧阳净手里的这只小刺猬用处大,他自己勤加修炼也就罢了,可偏偏对方不仅不思进取,还喜欢闯祸,竟给他添麻烦,所以一听到是他,欧阳净便愈发没好气的道:

  “你这张乌鸦嘴,可真会说话,再说一遍,谁不好了?”

  “是……是小凤羽它不好了,它被……被落月峰的人给带走了。”

  闻言,欧阳净倒是不紧不慢。

  “哦?是吗,玄朗,去看看。”

  “是。”

  玄朗老实的应着,但是在经过闻正泽身边的时候,却是忍不住意味深长的多看了他一眼。

  晓霞峰上安置灵兽的地方距离欧阳净此刻所在的正厅不远,所以玄朗去了没多久就回来了。

  “回禀师尊,凤羽的确已经不在那只笼子里了。”

  “看来正泽所言非虚。”

  “弟子不敢欺瞒师尊。”

  闻言,欧阳净总算放开小刺猬抬眼瞅了闻正泽一眼。

  “不敢?我看你敢的很。”

  闻正泽原本就被欧阳净看的慌乱,闻言更是心虚道:

  “师尊……师尊怎么这么说?”

  “今天将凤羽带回来的时候,我就特意让玄朗多给它加了几层结界,试问,我晓霞峰的法术就那么不济?任凭别人来去自如不说,还明目张胆的带走我的灵兽,你开什么玩笑?”

  闻正泽自认的确心虚,但他既然敢来,就早已做好了万全准备。

  “师尊,你猜的没错,他们的确有内应,可那个内应并非弟子,而是……而是木青悬木师弟。”

  “是吗?”

  “千真万确,弟子亲眼所见,木师弟跟落月峰的那几个小子混在一起,师尊若是不信,可传木师弟前来与弟子当面对质。”

  这一套说辞,是闻正泽来之前早就想好的。

  他原本只是想悄声无息的干掉那只嚣张跋扈的小凤凰,没成想到头来却把事情闹的如此之大,为今之计就只能先找个替罪羊出来替自己背黑锅了,而偏偏不巧木青悬又刚好撞在了枪口上,那不栽赃他栽赃谁?

  闻正泽在欧阳净面前煽风点火,目的就是要把自己从这件事中彻底摘出去,可谁知道老实如木青悬不仅没有趁机为自己辩解,甚至还给闻正泽的栽赃嫁祸添了一把柴。

  “不必了,弟子既然敢做就敢认,落月峰的几位师兄的确是弟子放上山来的,既然如今出了事,弟子甘愿承担一切后果。”

  本来私自纵容墨凡深几人带走凤羽,木青悬就已经心中有愧了,更何况他还是晓霞峰的人,如此吃里扒外的举动,就算是再可怜同情那只小凤凰,木青悬也依然无法说服自己。

  他这次来本就是来向欧阳净请罪的,既如此罪名多一条少一条又有什么区别。

  “青悬,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木青悬既已承认,便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闻言他再次对着欧阳净深深一拜。

  “弟子知道,未经报备,私自带外人上山,是大罪,弟子恳请师尊责罚。”

  “那这么说,凤羽果然是已经被落月峰的人带走了?”

  “……是。”

  “好,既然事情都已经清楚了,那你们就先下去吧,青悬先回去闭门思过,至于具体如何处置,待我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弄清楚之后,再行定夺。”

  闻正泽哪里甘心就这么让木青悬逃过一劫。

  “师尊——”

  然而欧阳净却是心意已决,并不因他的不甘心而有所动摇。

  “退下。”

  “是。”

  待闻正泽和木青悬相继离开后,玄朗才再次走到欧阳净的身边。

  “师尊,是否立刻前往落月峰,将这件事与他们理论清楚。”

  “不必。”

  “为何?”

  “温锦言之前屡次三番挑衅于我,都被他侥幸逃脱了,这次他的弟子私闯我晓霞峰证据确凿,单单只是去找他理论,岂非太便宜他了。”

  玄朗入门已久,一听欧阳净这么说,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知师尊有何妙计?”

  “哼,急什么,等着瞧。”

  话说小凤凰被墨凡深几个人带回来之后,连温锦言都是大吃一惊。

  他本以为即是属于自己的灵兽,欧阳净必会善待于它,可是没想到,悄悄相反,小凤凰不仅没有得到应有的善待甚至还受到了很严重的虐待。

  温锦言虽然修为甚高也精于医术,可偏偏治疗灵兽还是第一次,而且小凤凰所受之伤颇重,饶是温锦言见惯了各种场面,也依旧觉得触目惊心,难以下手。

  君无尘见温锦言一副为难的样子,以为他是不想施救,于是忍不住“扑通”一声跪下。

  “师尊,你一定要救救它,求求你救救它吧。”

  “你先起来,为师并非不救,只是……未曾医治过灵兽,只怕会有所差池。”

  “那总不能再把它送回给净师叔吧,小凤凰这样就是他们害的,就算送回去,净师叔也未必肯施以援手。”

  君无尘性子急,一急起来就容易口不择言,温锦言一听立刻就皱眉道:

  “休得胡说,为师就是这么教你在背后揣测尊长的?”

  君无尘当然知道应该尊师重道,只不过对于晓霞峰那位,他是真的尊敬不起来。

  “弟子知错,是弟子失言了,还请师尊责罚。”

  见君无尘还知道乖乖认错,温锦言顿时就泄气道:

  “罚当然是要罚的,你们一个个的都逃不过,只是在那之前先去给为师取剪刀,纱布和金疮药来。”

  君无尘原本早就已经准备好挨一顿骂了,结果听温锦言这么一说,立刻就兴高采烈的蹦起来。

  “是,弟子这就去拿。”

  之后,温锦言先是喂小凤凰吃了一颗保命仙丹和止痛仙丹,才总算开始细细查看它身上的伤口。

  小凤凰身上的伤口极多,最严重的就数两边翅膀上的伤口了,也不知是怎么弄出来的,看着连骨头都似乎已经变了形,不过好在伤口虽然多却并不致命,最致命的其实是疼。因为被火严重的灼烧过,所以烧伤面积很大,尤其是背部,几乎大部分的羽毛都已经脱落,就算是还没脱落的,也都是烧的焦黑一片,甚至还有很多已经黏在了一起。没有被完全烧干净的羽毛,根部还残留在皮肤内,而皮肤表层,则是起了大大小小数不清的燎泡,有些还算完好有些却早已经被擦破了,里面有浓水和血水流出来,看上去十分骇人。

  墨凡深几人在旁边光是看着温锦言查看伤口,就忍不住要扭过头去,可想而知,受伤的本人究竟该有多疼。

  君无尘回来的时候不止拿了剪刀,纱布和金疮药,甚至还拿了很多自以为温锦言有可能会用到的东西。

  温锦言不希望在治疗的时候被人打扰,于是便对墨凡深三个道:

  “好了,这里交给为师,你们先出去吧。”

  “是。”

  尽管这里的每个人都很担心小凤凰的安危,但为了不打扰温锦言施救,他们还是乖乖的全部退了出去。

  众人走后,温锦言先去净了手,当再次回到桌边的时候,却依然觉得无从下手。

  之前的小凤凰有多招人喜爱,如今的小凤凰就有多惹人心疼。

  温锦言几乎都想不明白,那个伤害了他的人究竟怎么忍心下的去手。

  小凤凰已经昏迷多时了,所以温锦言放心的拿起剪刀,小心翼翼的将那些烧焦了的羽毛全部剪掉。

  只不过已经喂了它一颗极品的止痛仙丹,在将它背部的断羽拔-出来时,它还是不由自主的抽搐了起来。

  温锦言知道小凤凰并没有完全清醒,只是被疼的狠了条件反射而已,尽管如此,他还是情不自禁的抚摸着小凤凰的头对它温声软语道:

  “没事的,忍一忍就好了,我一定会很小心,绝对不会再弄痛你了,好不好?”

  尽管连温锦言自己都知道,他的这番话不过是骗人而已,但是小凤凰却好像真的相信了他似的,居然就真的慢慢的不抖了。

  温锦言原本以为这样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可谁成想,就在他准备抬起放在桌上的手,为小凤凰继续治疗的时候,小凤凰竟突然又动了一下,之后温锦言再一低头,就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小凤凰的羽翼竟然不知不觉轻轻的覆盖在了他的一根手指上。

  那意思就好像是在温柔的跟他说。

  “别担心,我不疼的,你尽管放手去做就好,我……相信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动了师尊的炼丹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动了师尊的炼丹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