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变数来了
苏合香2021-08-05 17:382,022

  白鹭飞身而去,用灵力包裹住即将落地的人。

  “多谢……”男子昏了过去。

  顾云朗从半空中飞到归宁面前,“臣做到了。”

  慕轩上前一步,握拳放在嘴边,轻咳一下,道:“武试比赛结束,王侍是顾云朗。”

  所谓王侍,便是给女帝暖床的男宠。

  归宁自然不敢把女主的弟弟当男宠,她哪敢啊!

  她只是单纯喜欢看小奶狗,没那胆子上小奶狗。

  再者,顾云朗还是未成年啊!

  说实话,她只把顾云朗当做小朋友。

  “真棒,想要什么奖励?”归宁问道。

  “什么都可以?”

  “自然,只要朕有,要什么,朕都给你。”归宁承诺道。

  顾云朗张了张嘴,沉默了半晌,最后化成一句,“那陛下别忘了,还差臣一个承诺。”

  “好。等你想好了,再找朕兑现。”归宁吩咐道:“青鸟,带他下去包扎伤口。”

  “不用了,臣陪着陛下看文试。”顾云朗淡漠的说。

  青鸟立刻搬来了椅子,放在归宁的左侧。

  归宁又看了无解一眼,他刚刚丢出去的东西,好像是作弊……

  文试就没有武试那么激烈,文试有不少的人是普通人,但是也有低阶武者在其中,但是比赛有要求,不能使用灵力。

  因为文试不会出人命,所以文试的人是武试的十倍之多。

  文试人数黑压压的有将近两百人。其中不乏世家子弟……

  宿御就是其中一员。

  文试不是一对一,而是一起考,一共有三轮。

  归宁看到出宿御之外,还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慕轩上前一步,道:“陛下,犬子自觉在武试中无人能敌,若是参与武试,势必存在欺辱人,于是想要参加文试。犬子会遵守比赛规则的,不会动用灵力。”

  慕泓不是不喜欢她吗?

  干嘛参加文试?

  难道是想和宿御比赛一番不成?

  宿御带着面纱,只有少数几人知道他的身份。

  第一场是作文,不过归宁临时改了,改成作诗。

  目的是,尽快结束比赛,把宿御选出来。

  她的左眼在跳,所谓“左眼跳灾,右眼跳财”,她的直觉告诉她,会有不详的事发生。

  礼部尚书和段云一道选出符合高标准的文章,一下子就淘汰了十分之九的人。

  段云虽然有点纨绔子弟的毛病,但他父亲是侯爷,祖父是太傅,他也是妥妥的书香门第的子弟。

  段云十岁就中了状元,为京城中的“神童”。可见,纨绔面具后还是妥妥一枚大学霸。

  第二场,比棋。

  比棋只会留下最后三人。

  最后留下的三人,都是带着面纱的三人,很巧,有她认识的慕泓和宿御。

  “陛下,最后一题,请您出。”礼部尚书说道。

  归宁看着台上的三人,一心想着宿御赢,心里回想着男主擅长什么……

  “既然陛下想不出,那哀家替陛下出了这题。”太后人未到,声音先到。

  果然,她就知道,不祥的预感是真的。

  无解忙站起身,拱手朝太后行礼,“无解见过太后。”

  无解起身,连带着把归宁也扯了起来,归宁忙说:“母后,你来了。”

  “琴棋书画,那就比琴。三人共比,看看谁能胜出。”太后道。

  太后坐下后,归宁狗腿子一般的坐在太后身侧,太后能够教出女帝这样的反派,她的实力也不容小觑。

  毕竟先帝孩子众多,无论如何都轮不到她一介女子来做皇帝,偏生最后是归宁当了绥宁的女帝。

  太后是上一届的宫斗冠军,才能带出归宁这个反派王者呀!

  太后瞥了一眼归宁和无解的手,无形的绳子将她和无解连接在一块。

  归宁被太后盯得发毛,心里盘算着把缚灵绳送给顾云时,到时候,男主稍微用灵力,两人就能……

  “铮!”一声古筝之音把归宁从思考中拉了出来。

  慕泓久经沙场,所作之曲是战场之音,铮铮如血,响彻云霄,众人听音,仿佛置身于战场之中,能够感受到刀光剑影,战马嘶鸣。

  归宁不由得握紧拳头,其他二人的琴声都被慕泓盖过,这丫该不会要赢了宿御和那个灰袍男子吧!

  不要啊!就算宿御输了不要紧,可归宁宁愿是那个不认识的灰袍男子,也不希望是慕泓这个自大鬼。

  她的直觉告诉她,慕泓对她是有敌意的,不然他不敢下那么重的手。

  在海宴行宫之时,她分明感受到慕泓身上的杀气,她从心底排斥慕泓这个人。

  慕泓的肃杀之气只开了个头,随后就被宿御的高山流水的清音而追上,两人比琴比的如火如荼,不相上下。

  归宁一面感觉到自己置身于青山黛水之间,享受着闲云野鹤的田园生活,隐隐闻到一股青草的味道;一面又感觉到自己在沙场之上,马革裹尸的凄凉,厮杀之声,是国破山河的肃冷。

  确实,两者不相上下,比的便是谁能抗到最后,不被对方所扰。

  归宁只觉得,太后这个比琴之法,实在变态。

  “陛下,奴婢去拿茶。”青鸟说完,便退下了。

  归宁哪有心情喝茶,只盼着宿御能够赢。

  宿御赢了,她便不用立他人为王侍。因为,随便选出一个谁,背景都不是她能想到的,她不希望身边多一个危险人物。

  宿御至少是她所了解的人,而且宿御赢了,她会找人替代他待在宫里的。

  而别人不一样,别人不会如她所想那般,陪她演戏。

  青鸟站在了慕泓目光所及之处,说了一句话,但她没有说出声,想来只有慕泓知道她的含义。

  归宁注意到慕泓失神了一下,可他并没有出错,这是他军旅生活让他形成的固执和认真。

  青鸟无法分走慕泓的心神,无奈的退出慕泓的视线。

  众人注意到,慕泓的琴声愈发高涨,大有破敌之势。

  归宁已经准备好了,慕泓会赢。

  归宁低头扶额,心想着要不要把兵符还给慕泓,让他不要入宫当王侍……

  她不需要这么危险的人物当暖床的。

  下一刻,一声清音,如百鸟过境。

  归宁立刻抬起头,她知道,变数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