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异样
苏合香2021-08-05 17:382,100

  “陛下,您醒了。”青鸟把蚕丝锦枕垫高,小心的搀扶着归宁起来。

  归宁把手从青鸟的手中挣脱,缩进被窝里,整个人都被锦被盖住了。

  “陛下,该吃药了。”青鸟从未见过这般的归宁,这钻被窝不愿出来,像是只有坊间小孩才会做的事。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归宁从被窝里钻了出来。

  青鸟把药碗递给归宁,小声的说:“陛下您灵力……全失,但奴婢想,陛下天赋奇高,一定能重修灵力的。”

  归宁倒是一点也不伤心,她原本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了,何况她是女帝,身边有的是高阶真者。

  事实最终证明,归宁会被打脸。

  归宁喝了一口药,眉头瞬间皱起,归宁四下寻找痰盂,想要把嘴里苦涩不堪难以下咽的汤药吐出来。

  青鸟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归宁,眼中满是诧异和不解。

  归宁愣了一下,把嘴里的汤药咽下,她似乎,把原来的女帝形象给破坏了。

  归宁深吸一口气,把碗里的汤药一饮而尽,随后吞咽入腹。

  青鸟见归宁喝药前一副悲壮的模样,喝完药眼睛紧紧看着她,仿佛在期待什么?青鸟直觉心跳漏了一拍,女帝会不会知道了什么?

  “陛下。”归宁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低着头不敢吭声。

  归宁把药碗搁在一旁,她最不喜欢中药的苦涩,但奶奶是中医,她要是生病了,奶奶会给她配一副温和的药,让她喝下去。

  她虽不喜,但若是乖乖喝药,奶奶会奖赏她美味佳肴,奶奶的手艺,倒是无人能比。奶奶会在她喝完药,喂她一颗蜜饯,会赞美她一句乖孙孙最棒了。

  从小到大,从未改变过。

  若非倒霉来了这异世界,她还是那个被奶奶宠爱的归宁,有恩爱的父母,关心她的朋友……

  归宁看着地上的青鸟,敛去眼中的伤感,开口问道:“宿……丞相呢?”

  “回禀陛下,丞相大人,此刻应是在受罚……”

  “受罚?”

  “若非是陛下散尽灵力护丞相无虞,丞相怕是身首异处。国师大人知晓此事,大为生气……”

  “国师?无解!”

  “是。”

  男二这么快就出现了!

  “朕都没下令,无解越俎代庖,这是不把朕放眼里吗?”

  “奴婢这便去。”青鸟恭敬的退了出去。

  嘴里的苦味久久无法消散,归宁皱着眉,下了床。

  软榻旁的冰鉴里盛放着一串串晶莹剔透的葡萄,归宁笑着捻起一串葡萄,没有剥皮就往嘴里送,冰凉可口,香甜多汁,归宁嘴中的苦味瞬间消散了。

  归宁舒展眉头,还没吃第二颗,殿外传出一声挥舞鞭子的声音。

  归宁拿着葡萄,优哉游哉的走出大殿。

  殿外,宿御新换了一袭白衣,但身上未愈的伤口,侵染在白衣之上。青鸟及时的赶到,替宿御拦下了那一鞭。

  带着倒钩的灵器,带走了青鸟的皮肉,归宁看着鞭子上的鲜血和血肉,嘴里的葡萄瞬间就不甜了。

  原文中的无解,是个病娇……

  “臣见过陛下。”无解双手抱拳,躬身朝归宁行礼。

  鲜血顺着鞭子滴落在地,鞭子上的尖锐倒钩,在夕阳下散发出银色光芒,看得归宁触目惊心。

  国师无解带着半面银色面具,一袭绛紫色的长袍上绣着朵朵彼岸花,低调而奢华。

  他面容俊美,细长的丹凤眼流转着淡漠的光,单薄的唇紧抿,眉毛白淡而稀疏,最是引人注意的是他的头发,一头银发,被一根檀香木簪束起,在绯红的夕阳下,熠熠生辉。

  妖孽般的男子,说的便是国师无解。

  “朕已然无碍,国师无需担忧,丞相疲惫多时,回去吧!”归宁咽了咽口水,心里感慨着女主福利真好。

  不过无解的性格……

  “陛下,若非……”

  归宁把提着葡萄的手背着,作出一副威严的模样来,朗声道:“朕是天子,你是臣,记住你的身份。”

  “是。”无解看着光着脚丫子的归宁,她的言行举止都是符合礼仪的,无解从未见过这般轻浮的归宁。

  而且,他感觉到,女帝的威严感不足。对,今日,他没有感到女帝带给他的压力感。

  “青鸟,退下吧!”归宁瞧着青鸟手臂上的伤,心想着这里的人真能忍,要她挨了这一鞭子,肯定得痛哭痛晕过去。

  归宁瞬间联想到她这个反派大boss的结局,立刻对无解说:“国师,你替朕送丞相回去。”

  无解顿了一下,应道:“是。”

  归宁转身回了大殿,宿御二人这才离开。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谁也没有说话,他们心里都在想,女帝的异样举动。

  在无解看来,女帝最重视的便是她的灵力修为,她纵然再喜欢宿御,也不可能会散尽修为去救宿御。毕竟,这也是有前车之鉴的。

  再者,他赶去的时候,分明看到了宿御要对女帝动手,想是女帝也该知道。女帝断然是不会容忍一个对她有杀意的人存在的。

  在宿御看来,女帝没死,她醒来第一件事一定是重罚于他,可她仿佛是忘记了他对她做的事,说过的话。

  还是说,女帝在谋划着什么?

  未央宫,归宁吃一颗葡萄,念一句“回得去”;再吃一颗葡萄,念一句“回不去”。

  直到剩下最后一颗,归宁愣了一下,缓慢的念道:“回……回不去。”

  归宁吃下最后一颗葡萄,回想起魂穿过来那一刻发生的事。

  和往常一样,她把顾客要的画作寄出去,拿了奶奶从老家寄回来的快递,便回了家。

  奶奶回老家,找一件老物件,说是佩戴了它,便会桃花朵朵开。

  归宁二十五,年龄也不大,但奶奶见她身边没个男人,便有些担心她了。

  归宁想起来了,她睡前打开奶奶寄回来的快递,里面有一块雕刻着三只三足金乌的圆形玉玦。

  该不会,是这东西把她带到这个鬼地方的吧!

  归宁回过神来,天已经黑了,殿外高悬着月亮,皎洁的月光从窗户里映照进屋。

  “青……”归宁正想唤青鸟点灯,突然想到原主女帝是个喜欢黑暗黑色异类,夜里的皇城,一片昏黑。

  忽然,一个东西滚到归宁的床边。

  归宁感觉奇怪,伸手抓住床边的东西。

  “好像是头发。”归宁摸了摸。

  “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