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初上朝
苏合香2021-08-05 17:382,657

  顾云朗,女主的亲弟弟,那个被女帝吸走全身灵力的小可怜。

  人家未来可是整个修灵大陆的最强真者,现在却成了她的侍卫,看来剧情被她改变了。

  可现在,被葡萄噎得上气不接下气,归宁只觉得她马上就要去见阎王爷了。

  青鸟担心的顺着归宁的背,轻柔而温和,但一点作用都没有,归宁因为青鸟动作轻柔,愈发难受,心里吐槽道:拜托,给我重重一掌啊!

  顾云朗挥手,灵力直击归宁的心口,葡萄从归宁的嘴里掉了出来。

  一旁的宿御愣了一下,继续批阅奏折;顾云朗也是没料到,女帝会是个吃葡萄都会噎着的主。

  归宁眼睛四下寻找着,青鸟忙端上茶水,问道:“陛下,你寻什么呢?”

  “朕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太尴尬了,把原主的脸,全丢了。

  “你姐姐在什么地方呢?”归宁随口问道。

  顾云朗愣在原处,她怎么会知道姐姐的存在?

  归宁见顾云朗不说话,忽然想到她从未见过女主,和顾云朗也是初次见面,根本不知道对方的底细。

  “回陛下,国师大人见臣和姐姐有些许本事却无依无靠,因而将我们纳入玄天宫。”

  哦!在玄天宫啊!

  那可得多多的召丞相入宫了,这样,男主和女主接触也就多了。

  作为男女主的红娘,想来结局不会那么惨吧!

  晚间,青鸟摆上饭菜,归宁立刻邀请宿御共度晚膳。

  毕竟,宿御帮她批阅奏折,请他吃顿饭也是应该的。

  宿御安静的吃着,归宁瞧着宿御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指,愣了一瞬,这双手,可是送女帝归西的手啊!

  宿御眼神暗了一分,归宁立刻反应了过来,忙用玉著给宿御夹菜。

  “这个好吃。”

  宿御淡淡的放下碗筷,道:“臣用完了。”

  这是嫌弃她夹的了!

  “若是饿了,你唤青鸟给你准备夜宵便是。”

  宿御没有应归宁,而是走到案桌前,继续批阅奏折。

  归宁也凑了过去,道:“这么多,要不,不批了?”

  “陛下的手恢复了,便不用臣代劳。”宿御执拿朱笔,淡漠而疏远。

  归宁感觉到宿御对他的讨厌,也不再同他说话,可看到案桌上的奏折那么多,想到往后都是她一个人批阅,顿时头大。

  奏折的内容,她也看过一些,都是一些大臣能够自己处理的事,根本不需要向她禀明。

  想来是原主希望朝臣的任何作为,都被她尽收眼中……

  入夜,归宁见宿御还在批阅奏折,心下有些愧疚,她这个吸血的老板,让员工加班到深夜……

  “宿御,要不不批阅了?”

  “明日早朝,今夜应尽快批阅完。”宿御抬了抬酸疼的手,见归宁哈欠连天,“陛下就寝便是。”

  “那我真去休息了?”归宁指着里殿的方向。

  “嗯。”

  归宁刚转过身去,宿御不由得握紧手中的朱笔,他竟会对女帝有一丝的关心。

  突然,归宁转过头来,问道:“丞相,你不会再杀朕吧?”

  归宁想到在蛟龙水窟的时候,她灵力全失,宿御本来是要杀她的,可为什么她还活着?

  难道是说,宿御对她还有那么一点点不忍心?

  “砰!”宿御没有控制住力道,手中的朱笔应声而断。

  归宁后退了一步,转身一溜烟就跑开了。

  宿御看着手中断掉的朱笔,对归宁的怀疑愈发深了,归宁若是知道是他在背后暗害于她,断断是不会放过他的。

  归宁不仅放过了他,而且性子大变……

  一更天,青鸟端着托盘上前。

  “丞相大人,请用茶。”青鸟道。

  宿御头也没抬,青鸟左右看了一眼,随后把锦盒放在宿御的面前。

  “丞相大人,陛下的灵力被蛟龙元丹吸收,这元丹灵力深厚,可助丞相大人灵力提升。”青鸟压低声音,用宿御听得到的话说道。

  宿御没有去拿锦盒,青鸟解释道:“丞相大人……”

  宿御合上最后一折奏折,把锦盒拿在手中,站起身来。

  “丞相大人,宫门落钥了,陛下说,让你留在宫中。”

  宿御顿了一下,摩挲着手中的锦盒,归宁,我倒要看你,在谋划着什么。

  早朝,朝臣等候在正殿多时,久久不见女帝到来,不由得多想几分。

  宿御站在文官为首之处,身后的段云突然问道:“丞相,听说昨晚你宿在御书房呀!陛下该不会被你……所以才起不来吧!”

  “段家好家风,段世子不怕被陛下知道吗?”

  “我也只敢在你面说说,哪里敢在陛下面前造次啊!”

  一旁的武官中有人道:“怕是丞相以后不是丞相了!”

  朝臣皆知陛下对宿御欢喜不已,昨晚宿御留在了宫中,指不定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朕还没有开口,你们倒是要先替朕决断了!”归宁的声音响起。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卿连忙跪地行礼。

  归宁没有立刻让众人起身,而是道:“来,今儿讨论讨论,谁做丞相好?”

  “陛下,你该不会真的要里宿御为王夫吧?”段云惊诧的问出口。

  宿御是个不服软的性子,陛下用什么法子,让宿御屈服的?

  归宁正襟危坐,冷冷的看了一眼段云,道:“王夫是谁?都不会是他宿御。段云,你给朕跪大殿去。”

  “是!”段云忙应道,弓着身,一溜烟出了大殿。

  “陛下,臣知错,知错了。”刚刚说宿御不会为相的武官连忙叩首行礼请罪道:“丞相之才,众人皆知,此等大任,当属他担。”

  “有错不可不罚。”归宁手指敲着龙椅,行礼盘算着应该如何立威。

  武官惶恐的擦着汗水,众卿都一动不敢动,生怕惹恼女帝,下一个倒霉的就是他了。

  “哐当。”武官昏厥了过去。

  归宁紧张的站起身来,头上的冕冠因其晃动也歪了一下。

  归宁抬手扶着冕冠,冕冠前下垂的珠子相互碰撞,如同此刻归宁的心情,跌宕起伏。

  “带下去,宣御医。”归宁吩咐道。

  武官被抬了下去,朝臣顿时松了一口气,想当初,陛下可是当朝吸食了昏厥大臣的灵力的。

  下一刻,如同雪花的折子,被青鸟和顾云朗扔在了地上,前排的人,被折子毫不意外被砸到。

  “瞧瞧,你们都写得什么折子?是不是往后,城西的鸡丢了,城东的马跑了,也要来问问朕?”

  “你们好好看看,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非要给朕写一大篇废话,长篇累牍是要彰显你们的才华不成?朕到底是要你们的才华,还是要你们为朕分忧?”

  “即是为朕分忧,小事情就无需问朕。”

  归宁说了一大堆话,见朝臣不应,不由得觉得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

  她明明很凶的样子啊!

  “陛下圣明。”宿御开口道。

  “陛下圣明!”众卿附和道。

  归宁看了宿御一眼,心想着宿御应是最明白批阅奏折的苦。

  “往后,拿不定主意的事,问丞相和吴将军便是。”

  被点名的吴将军愣了一下,他想请辞回乡种田啊!

  “怎么?吴将军不想帮朕?”

  “臣定不负圣命。”女帝反复无常,他不敢惹恼女帝。

  “有事禀报,无事退朝。”归宁忍住哈欠,疲惫的说道。

  昨晚做了一夜的噩梦,都是女配和朝中臣子周旋,处理政务的梦。归宁庆幸拥有原主的记忆,不然应付这群朝臣,她着实不知道该如何。

  “陛下,三年一选的真者挑选……”

  “吴将军和丞相负责此事。”

  “陛下,臣年岁……”吴将军还是忍不住开口道。

  “吴将军,你要是觉得你难当大任,不如让刘参军帮你。”归宁不给吴将军拒绝的余地。

  青鸟小声的提醒道:“陛下,刚刚昏厥过去的就是刘参军。”

  归宁忍不住扶额,道:“退朝。”

  青鸟以为归宁下了朝会在房里补觉,才走进房里,就看到一个俊美的男子站在屋里。

  青鸟被吓了一跳,问道:“你……你是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