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有仙缘的少年
风很甜2020-08-15 21:592,562

  正午时分,熙熙攘攘的集市,一个少年独自坐在茶摊上,品着一杯清茶。那少年约二十岁,眉眼俊俏,鼻梁挺拔,脸庞光洁白皙,静静品茶的样子,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

  忽然,不远处的人群中传来一声惊叫:“有小偷!”只见一个行动敏捷的男子怀揣一个钱袋飞快地溜出人群。

  少年二话不说,拿起放在桌上的剑,向前飞奔几步,借着小贩的推车,在空中翻了个筋斗,便追上了仓皇逃窜的小偷。

  他伸手拎住小偷后颈处的衣服,小偷转头张皇地看了他一眼,手中的匕首就要刺向他。他松了手,猛地对小偷就是一脚,将他踢倒在地,匕首也掉落在地。又觉得便宜了他,又将那小偷拎了起来,朝他胸口就是狠狠一拳,又将手中未出鞘的剑按在他的胸口。

  少年拽出被小偷紧紧攥在手中的钱袋,扔向匆匆赶来的失主。又将小偷用绳子牢牢捆住,推向人群,掸了掸袖口的灰尘,淡淡地说:“送去见官吧。”

  “多谢少侠!”“真是年少有为啊?”……人群中不断传来赞叹之声,他转身离去,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少爷!少爷!”一声疾呼打破了他的高冷。原来是自己的书童,他正气喘吁吁地向自己跑过来,大概离自己不到一丈时停了下来,双手叉着弯下去的腰,喘着粗气。

  少年有些嫌弃地看着笨手笨脚的书童,问道:“你怎么来了?”

  书童抬起头,咧嘴笑了笑,说道:“夫人不放心,让我来看看。”

  少年抱着剑,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不耐烦地说道:“我就是抓个小贼,不耽误相亲。”

  “那便好,那便好。”书童舒了口气,傻笑地看着自家少爷。

  少年转身离去,心中想到他跟了自己十多年,竟还像个傻子,自己身上的优点竟没学到一点。看着书童没有跟上来,少年便很放心地进了一家名为“福满楼”的酒楼。

  然而此时的他并没有注意到,他身后的小巷里,两个身着白衣,戴着帷帽的女子正注意着自己。

  那两个女子身材高挑,透过帷帽的白纱,隐约还可窥见其花容月貌。

  其中一女子拉着另一女子的衣袖,看着少年进的酒楼,怂恿似的说道:“我看那公子有趣得很,从他刚才抓贼的样子,一定有仙缘。”

  “省省吧,师妹,我看你就是觊觎那公子。”另一白衣女子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背靠着墙,似乎有点鄙视地说道。

  可师妹并不见得会听自己的话,下一句话还没开始说,师妹就已向酒楼跑去,“师姐,若他有仙缘,那他便是我们的师弟了。”

  “薛幻尘!”师姐反应过来,大喊着师妹的名字,跟着她一起到了酒楼。

  福满楼是俞州最大的酒楼,装饰自然也是没得说,正厅中间是一个说书台,紧贴着说书台的是一些简陋的桌椅,显然是为专程来听书的人准备的,上头有茶水和点心,无论吃过不吃,钱都是要付的。

  而离说书台远些的位置,离地约10寸高度,地板铺设木板,桌椅也精致许多,是为来酒楼吃饭的准备的,各桌相隔较远,邻桌闲谈也不影响其它桌的听书。

  她们进去的时候,说书人正讲到精彩的地方,台下掌上此起彼伏。薛幻尘抬头往周边的木板台阶上看去,有一桌格外不和谐。

  那一桌客人没有听书,女客人温婉动人,优雅地为男客人夹着菜,男客人似乎是不好意思,一直尴尬地笑着,他碗里的菜都叠成山了。

  薛幻尘向着身旁的师姐低声说道:“让我来为他们增加些情趣。”说着,便伸出右手食指,朝着他们轻轻一挥,白色光芒瞬间散落在那女子身上。

  原本温婉可人的小姐霎时间停止了夹菜,抬起头含情脉脉地看着少年的眼睛,和一个陌生女子对视着,少年觉得些许尴尬,连忙把视线移开,干咳一声说道:“陈小姐吃菜,别客气。”

  那陈小姐仿佛换了个人似的,站起身来,走到少年身旁,半蹲下来,轻抚着他的后背,在他耳畔轻声说道:“都说谭家少爷仪表堂堂,是个正人君子,今日一见,果真如此。”少年的耳朵被她嘴里吹出的热气弄的痒痒的,连忙推开她。

  薛幻尘又要施法,师姐一把拽住她的手,轻声说道:“别太过了,师父知道我们如此择人,该训我们了。”

  “不如此怎知他的为人呢?”说罢,又向女子施了法术。

  那女子果真变本加厉了,直接躺入了少年怀里,轻抚着少年的脸庞,目光柔软似水。

  少年毫不犹豫地推开了怀里的陈小姐,厉声呵斥道:“陈小姐,请自重。”

  所幸说书过于精彩,众人的目光皆在口若悬河的说书先生身上,没人注意到举止失礼的二人。

  那陈小姐在那一瞬好似清醒了过来,看着怒火中烧的少年,无辜地问了句:“刚刚发生了什么?”

  少年撂下饭钱,面无表情地说:“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了,我们不合适。”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薛幻尘看到此景,不禁捂嘴憋笑,觉得此人愈发有趣。提起裙摆就跟了上去,师姐无奈地摇了摇头,也跟着她跑了出去。

  繁华的集市外二里地便是竹林,正值暮春时节,竹林枝繁叶茂,往深处走,还能听到几声蝉鸣,仿佛在暗示着夏天即将到来。

  薛幻尘抢先几步,找到一棵粗壮的大树,疾步飞了上去,坐在枝干上,向下张望着,摇着悬空的双腿。

  没过多久,少年孤身一人走到树下,薛幻尘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身体向前挪了挪,顺势掉了下去。

  少年十分顺手地接住了她,自然是薛幻尘刻意是他接得如此顺手,没有一丝犹豫。

  隔着白纱,少年辨别不出怀中姑娘的模样,只看到她在对自己笑,甜甜的笑容,嘴里的弧度像月牙一样完美,散发着温暖的气息。

  “公子生的好俊俏。”薛幻尘的话打破了原本的平衡。

  少年如大梦初醒般,轻轻放下怀中的女子,有礼地做了个揖,说道:“失礼。”

  少年打量着眼前的女子,一袭白衣,头戴帷帽,手中一把佩剑,总觉得很熟悉。

  “姑娘是凌域山的吧。”少年问道。

  薛幻尘故作惊叹地说道:“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凌域山广招有仙缘的凡人,派弟子下山寻找。姑娘装束不似寻常女子,白衣帷帽像是门派作风。方才的失足掉落恐怕也是故意而为之吧。”少年平静地回答。

  薛幻尘自知推断出自己的身份并不难,索性将自己的底细说了出来:“薛幻尘,凌域山内门弟子。”

  少年见这姑娘如此爽快地自报家门,便也不遮掩:“在下谭镜川。”

  “谭公子,入凌域派有兴趣吗?包吃包住还有补贴,还有很多姑娘呢!”薛幻尘调皮地说道。

  谭镜川早在很久前便有上山之意,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躲避母亲安排的相亲。自己的父亲早逝,母亲将自己视为珍宝,一定要让自己娶一位门当户对的姑娘。

  “何时可以?”谭镜川问道。

  薛幻尘摘下头上的帷帽,扣在了谭镜川头上,笑着说道:“以此为信物,上山寻我便好,随时恭候哦。”

  也是在这一刻,谭镜川才真真正正地看清了薛幻尘的模样。她笑的时候总会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像盛开的桃花一样美。

  谭镜川戴上白纱的帷帽,虽不是那么好看,但看着笑容纯真的薛幻尘,他竟也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好像在回应着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