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初到凌域山二
风很甜2020-08-15 17:033,317

  住处是清雅的小别院,木质的小楼,不是很大,但也算宽敞,庭院中的楼梯直接通向小楼的二层,一层的门紧紧锁着,从外面看不出来里面放着的是什么。

  庭院很大,栽满了各种从未见过的植物,一株株每片花瓣颜色都不同的花在石板铺成的小道旁盛开正艳。

  墙边栽种着比齐腰高的篱笆略高一点的树木,树上结着火红欲滴的小果子,像极了樱桃。

  谭镜川好奇地在庭院里转悠,摘了朵七彩的花,又采下一把“樱桃”,不停地摆弄着。

  “薛姑娘,这里的东西怎么都奇奇怪怪的?”谭镜川问站在木楼二层俯视着自己的薛幻尘。

  薛幻尘撇过头,露出嘲笑的笑容,带着一丝的傲气,说道:“喂,没见过吧,这里是仙山啊,自然跟凡间的东西不一样。”

  说完,薛幻尘敏捷地翻身下楼,稳稳地站在谭镜川面前,还抢下了谭镜川手里的果子。

  薛幻尘故作惊讶地摸着手里的果子,用手指捻着惊呼道:“你采它干嘛,吃了会中毒的,你不要命啦?”

  谭镜川听了薛幻尘的话,脸色霎时变成了灰色,心中想到刚才自己因为好奇,还吃了一颗,酸酸的味道中带有一丝甜味。

  薛幻尘瞧着谭镜川的怂包样,脸上的笑再也憋不住了,如同洪水般倾泻出来,顿时清脆洪亮的笑声响彻云霄。

  “这是朱玉果,凌域山特产,瞅你那傻样,真好骗。”说着,薛幻尘将手里的朱玉果投进嘴里,边嚼着,边大摇大摆地走出谭镜川的住处。

  谭镜川看着薛幻尘离去的背影,心想这薛幻尘跟自己第一次见到的真是天差地别,若说第一次见到的薛幻尘是倾城佳人,那今日的薛幻尘就是刁蛮少女。

  此时此刻,秦风澜和薛幻尘,以及其他两位内门弟子的住处——挽云殿,又是另一番风景。

  薛幻尘带着谭镜川去他的住处,其他几位弟子,也被秦风澜支开,此时的殿内,只有秦风澜一人。

  偌大的正屋显得有些空旷,秦风澜焦急地在屋内踱步,眉头紧锁,两只手不停地搓动着。

  正当她背对着正门的时候,一个清脆甜美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公主!”

  秦风澜惊喜地转过身,脸上洋溢着久别重逢的激动,湿润的眼睛漾出了晶莹的泪滴。

  她飞奔着跑到门口,紧紧抱住那个叫自己“公主”的女子,声音有些沙哑地低声说道:“不要叫我公主,她们不知道我是公主。”

  那女子把头倚在秦风澜的肩上,露出会心的笑容,轻抚着她的后背,低声回答:“好好,秦姐姐。”

  秦风澜送松开怀中的女子,她替自己拭去眼角的泪水,温柔地抚摸着秦风澜的脸庞。

  秦风澜微笑着,伸手握住她的手,喜悦溢于言表,说:“沐清,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沐清同样微笑着,看着秦风澜的眼睛,回答:“我知道,我也很想秦姐姐啊,我这不就来了吗?”

  常人或许认为两人会这么继续倾诉自己对对方的思念,但是这沐清话锋一转,语气竟变得严肃起来。

  “皇上特让我来帮助你,一定要早日寻得长生丹。”沐清说道。

  秦风澜一听到长生丹,脸瞬间阴了下去,脸上的笑容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无力地说道:“知道啦,有你帮我,就方便多了。”说罢,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

  沐清正欲再次开口的时候,门外传开了熟悉的声音。

  “呦!这谁啊?”

  秦风澜立即揉了揉眼睛,整理好面部表情,转过身搭着沐清的肩膀,挤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这是沐清,我儿时在凡间认识的伙伴。沐清,这是薛幻尘,我师妹,与我一样同为内门弟子,只是年龄小些。”秦风澜激动地说道,语气中却没有了沐清刚来时的那份喜悦。

  薛幻尘看着沐清,这小丫头比秦风澜矮点,长得倒很清秀,大大的眼睛水灵灵的,只是这眉宇间透露着一星半点的野心。

  薛幻尘走上前,拉着沐清的手,亲切地说道:“沐清姑娘,既然来了,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哦。”说完,俏皮地眨了下右眼,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

  沐清呆呆地看着薛幻尘,薛幻尘见沐清没有回应,显得有些尴尬,松开了她的手,自己的手却不知该往哪放了。

  “咳咳。”秦风澜干咳了两声,“幻尘,你别吓到她。”

  薛幻尘有些委屈似的撅了撅嘴,把腮帮子吹得鼓鼓的,轻轻地“哦”了一声。

  “这样吧,我带她去住处,顺便让她熟悉熟悉环境。”秦风澜拉着沐清的手说道。

  薛幻尘看着从自己身边经过的沐清,总觉得她身上有种说不出的怪异,却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怪。

  出了挽云殿的秦风澜、沐清二人,走在凌域山的各殿间。内门弟子的住处几乎都是一样的,除了名字不同。清一色的建筑,着实没什么好看的。

  “秦姐姐,刚才那人,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吗?”沐清环顾四周,确保没人后,低声问道。

  秦风澜拍了拍沐清的肩膀,轻松地笑了笑,“我不是说过吗?她们没人知道我的身份。”

  沐清舒了口气,说道:“那便好。”

  “对了,你可有找到长生丹的线索。”沐清说道。

  秦风澜摇了摇头,说:“上山那么长时间,凌域山能去的屋子我几乎都去过,没有任何发现。除了掌门、长老的寝殿和薛幻尘那处别院的储物间。”

  “只有这几处未去过吗?”沐清质疑道。

  秦风澜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掌门和三位长老的寝殿只有他们的亲传弟子才能进去。至于薛幻尘的储物间,她不过是普通的内门弟子,不可能与长生丹沾上关系。”

  秦风澜和沐清不知不觉走到了凌域山的湖心亭,湖面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使它美丽的身姿并不那么真切,看起来,就像一个幻境一般。

  两人静静地站在湖心亭,任由湖面吹来的微风吹乱头发。

  “秦姐姐,还有件事你别忘了。”沐清目不斜视地看着平静的湖面。

  秦风澜冷冷地笑了笑,说道:“我当然知道,只是这辛幽少祖真的在凌域山吗?”

  沐清转过身,眼神直直地盯着秦风澜,好像两道冰冷的光,直直打在秦风澜身上。

  沐清说道:“他既然这么说,就不会有错,辛幽少祖封印了自己的八成法力,才不会被感应到。”

  秦风澜低头“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湖面吹来的风愈发凛冽了,雾气不仅没被大风吹散,反而更加浓了,浓得把湖面遮得看不清了。在这四季如春般温暖的凌域仙山,秦风澜竟觉得有丝寒冷,她也开始觉得,从小陪自己一起长大的小丫鬟变得越来越陌生了,陌生到自己都快不认识了。

  薛幻尘出了挽云殿,又回到了谭镜川的小别院,别院里没有动静了,静得出奇,甚至风吹过,吹动树叶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

  薛幻尘径直走上楼,屋内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角落里没有蜘蛛网,桌椅上一尘不染,桌上放着刚煮好的茶水,木床上也被铺上了柔软的棉被。

  薛幻尘瞧着那棉被很舒服,毫不犹豫地躺在了上面,张开了双臂,露出了满足的笑容,眼睛半闭着,看着天花板。

  约莫过了一刻钟,门外传来沉闷的脚步声。

  薛幻尘抬起右胳膊,压在了自己的眼睛上。

  “哇,薛姑娘,你是变态吗?这么喜欢我的床?”谭镜川故作惊叹地说道,顺便把手里的东西放到了桌子上。

  “你干嘛去了?怎么去了这么久?”薛幻尘困倦地问道,依旧鸠占鹊巢地躺在谭镜川柔软的棉被上。

  谭镜川拿起桌上的还抱着粽叶的花糕,伸到薛幻尘鼻子边,晃了晃,说道:“我饿了,去膳房拿了盘糕点,一起吃吗?”

  薛幻尘嗅到了花糕的味道,猛地蹦了起来,坐到桌边,“花糕诶,好香啊。”

  说着,拿起花糕,拆掉包裹在外面的粽叶,吃了起来,还不忘边嚼边发出“嗯~”的声音。

  “川川,你说,为什么我觉得一个人很奇怪,却又说不出她到底哪里奇怪呢?”

  薛幻尘嚼着花糕,口齿不清地问道,嘴里的花糕还险些喷了出来。

  谭镜川不紧不慢地拿起一块花糕,剥掉了粽叶,送了一半进嘴里,不紧不慢地说道:“这个嘛,就跟我觉得你丑,却又说不上来你哪里丑是一样的。”

  薛幻尘听完,表情狰狞起来,狠狠瞪了谭镜川一眼,猛地将他踢到了地上。

  谭镜川狼狈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扶起倒在地上的椅子,掸了掸身上的灰尘,可惜地看了一眼地上的花糕,又把它捡了起来,放到了桌子上。

  “开个玩笑,那么激动干嘛?”谭镜川低声抱怨道。

  薛幻尘倒了杯茶,递给了谭镜川,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我也开个玩笑,你是习武之人,身子骨没那么脆弱吧。”

  谭镜川轻轻地“切”了一声,接过茶杯,一饮而尽。

  “眼睛是明镜知道不?一个人在想什么,有时候透过眼睛就能略知一二了。”谭镜川一本正经地说道。

  薛幻尘双手撑在桌子上,托着宛若千斤重的脑袋,不以为然地说道:“我怎么觉得你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呢?”

  谭镜川提高了音量,“切”了一声,仿佛在说“爱信不信”。

  “眼睛?对,眼睛!我怎么给忘了呢?我知道了!”薛幻尘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霎时激动起来。

  拿起盘子里剩下的最后一块花糕,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谭镜川眼睁睁看着这不要脸的薛幻尘抢了最后一块花糕,眼睛都要飞出眼眶了。

  “喂,你想到了什么啊?等等我!”谭镜川跟在薛幻尘这急忙慌地跑了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