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端倪
风很甜2020-08-15 17:043,328

  谭镜川跟着薛幻尘跑到了一处小阁楼,薛幻尘进去后片刻,谭镜川才气喘吁吁地停在了阁楼外。阁楼上赫然挂着“藏书阁”三个字。

  这薛幻尘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也许是新弟子有些害羞,谭镜川猫着腰,蹑手蹑脚做贼似的地走进了藏书阁。

  “薛姑娘?你在哪?”谭镜川轻轻地喊道。

  “薛姑娘?薛…”话还没说完,一只手就捂住了他的嘴巴,把他拖到了一个角落。

  薛幻尘一脸幽怨地看着谭镜川,低声抱怨道:“喊什么?”

  谭镜川扒开薛幻尘的手,喘着粗气,“你们神仙不会瞬移之术吗?还要跑过来?”

  薛幻尘白了谭镜川一眼,说道:“神仙不用修炼吗?而且我跟你一样,从前是凡人。”

  薛幻尘拿起她放在地上的一本书,边看边说:“凌域山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招收少许凡人弟子,不过得须通过那些变态的考验,像今年这般大规模招收,是第一次。”

  谭镜川靠着墙壁,想着这一段时间,恐怕最少也要几十年,又看了一眼薛幻尘吹弹可破的肌肤,不禁笑出了声,“敢问姑娘芳龄?”

  薛幻尘把手里的书拍在了谭镜川的脑袋上,低声嚷嚷道:“比你大就是了,毛头小子。”

  “啊!找到了!就是这个!”薛幻尘激动地叫唤。

  “什么?”谭镜川好奇地凑上前问道。

  薛幻尘把书卷了起来,往衣袖里一塞,故作镇定地说:“读心术,我一定要知道那丫头奇怪在哪里。”

  正当两人准备离开的时候,门外传来了脚步声,薛幻尘拉着谭镜川蹲了下来,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

  “何人在里面?”一个沉闷又极具威慑力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薛幻尘略微有些惊慌,牙齿轻轻咬住下唇,看了一眼身边的谭镜川,伸出手在他眉心点了一点,在他耳边轻声细语道:“这是隐身术,呆在这,千万别动。”

  谭镜川看着站起身的薛幻尘,想说什么,但还是乖巧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二长老,是我。”薛幻尘尴尬地回答道。

  站在门口的是一个凶巴巴的老头,他皱着眉头,正颜厉色的模样很有威慑力。

  他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薛幻尘,没好气地说:“就你一个人吗?”

  薛幻尘尴尬地笑了笑,摸了摸后脑勺,说道:“当然就弟子一个人了。”

  “没事了。”说罢,二长老转身跨出了门槛,朝长廊右边走去。

  瞧着二长老消失在长廊尽头,薛幻尘赶紧跑到谭镜川蹲着的角落,替他解除了隐身术。

  谭镜川蹲了半天,脚有些麻了,他站起身,有些抱怨地说道:“这人怎么凶神恶煞的。”

  薛幻尘把双手交叉着放在胸前,微微撅着嘴巴,附和道:“这是二长老,三位长老中,属他最凶了。就是他规定只有亲传弟子和内门弟子才能进入藏书阁的。”

  “行了,快走吧,万一他再折回来就糟了。”说着,薛幻尘拉着谭镜川的胳膊纵身一跃,光芒闪现,二人就消失在了藏书阁中。

  二人落地的地方是谭镜川住的别院,脚刚沾到地面,谭镜川决绝地甩开了薛幻尘的手,说:“你不是不会瞬移之术吗?你骗我?”

  薛幻尘摸了摸谭镜川的头,尴尬地笑了笑,说:“乖,之前姐姐太激动,把这功能给忘了。跟你闹着玩呢,那么较真,真是!”

  说完,薛幻尘掏出藏在袖子里的书,在旁边的床上坐了下来,翻开书本,认真研究起来。

  “喂,这是我的床。”谭镜川没好气地扒拉着薛幻尘的胳膊。

  薛幻尘扒开谭镜川的手,认真地说道:“你等着,我马上去找那小妮子。”

  说完,薛幻尘把书扔在了床上,消失在了房间里。谭镜川只能傻傻地看着消失在面前的薛幻尘,他才来到凌域山没几日,连弟子都算不上,更别提学法术了。

  凌域山给法术水平优异的内门弟子每人配备了一处小别院,薛幻尘、秦风澜均在列,若想找到沐清,去秦风澜的小别院即可。

  每处小别院都如出一辙,一样的庭院,一样的植物,一样的二层阁楼,除了房间的布置各不相同。

  “沐清姑娘!”薛幻尘叫住正准备外出的沐清。

  沐清认出眼前的女子是不久前在挽云殿见过的薛幻尘,她正对着自己露出甜甜的笑容。

  沐清友好地微微弯腰行了个礼,说道:“薛姑娘,有事吗?”

  薛幻尘搓了搓手,笑了笑,说道:“没事啊,既然大家都是同门,我来看看有什么能帮你的。”

  薛幻尘看着沐清的眼睛,却看到那眼睛宛若清水一般明澈,看不到一丝的杂质。

  奇怪了,我怎么窥不到她的内心?

  薛幻尘盯着沐清的眼睛,愣在了原地。

  沐清伸出手在薛幻尘眼前晃了晃,薛幻尘这才回过神来。

  “薛姑娘,你怎么了?”沐清看着薛幻尘的脸,关切地问道。

  薛幻尘揉了揉眼睛,吞吞吐吐地说道:“既然…你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先走了。”

  说完,薛幻尘转身往回走,走了几步,悄悄地回头望了一眼,沐清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这是怎么回事?她不过是一介凡人,想窥见她的内心轻而易举,可怎么读心术对她无用呢?

  薛幻尘前脚刚走,沐清就收起了刚才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凛若冰霜的严肃。

  秦风澜急急忙忙地出现在了沐清的房间,焦急地询问道:“刚才薛幻尘来过了?”

  沐清不紧不慢地倒了杯茶,递给秦风澜,冷笑了一声,说:“她是来过,不过很快就走了。”

  “她没发现什么吧?”秦风澜喝了口茶,依旧很焦急。

  沐清握住秦风澜拿着茶杯的手,轻声说道:“放心吧,她试图用读心术,但是门主封过我的心门,她什么也读不到。”

  秦风澜舒了口气,轻轻抽出被沐清握着的手,喝完了茶杯里的茶,继续说道:“薛幻尘那人,古灵精怪的,她若想知道什么,就一定会追查到底,你可千万要小心。”

  沐清对着秦风澜会心地笑了笑,说:“放心吧。”

  “怎么样?有没有发现什么?”谭镜川问着一脸失落地回来的薛幻尘。

  薛幻尘坐到椅子上,十分顺手地给自己倒了杯茶,狠狠地灌了一口,说:“我就奇了怪了,这小妮子没有心吗?怎么什么也读不到!难道她什么也没想?”

  谭镜川站起身,拿起书桌上的镜子,弯着腰,双手搭在薛幻尘的双肩上,把镜子放在薛幻尘面前,故作玄虚地说道:“没有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

  薛幻尘看着镜中的自己,肤白貌美,眼睛水灵灵的,她看着自己的眼睛,好像深不见底的深渊,她仿佛一下子坠落了下去。

  周围黑漆漆的,她还在不停地下坠,终于,她停了,她看到了自己的心,一颗不停跳动的心,她颤抖着,一步一步地靠近自己的心,直到自己的耳朵贴在心的外壁上,只听到“薛—幻—尘—”三字从心中传来,一字一顿的声音,听得她浑身发麻。

  突然的一激灵,薛幻尘发现自己还在谭镜川的房间里,一动不动地注视着那面镜子。

  谭镜川看着发了半天愣的薛幻尘终于回过了神,好奇地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薛幻尘推开谭镜川,站起身朝着他的脑门就是狠狠一拍,恼怒地说道:“你小子套我?我干嘛告诉你?”

  谭镜川摸着自己的头,委屈地说道:“不说就算喽。”

  薛幻尘想起刚才那一幕,心想自己能窥见自己的内心,怎么会看不到一个凡人的。莫非,她有意遮盖?没错,没有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

  只是可惜了,读心之术可以窥见他人的内心,属于侵犯隐私,每个弟子一年只能用一次,看来这个法子是行不通了。

  “川川,你觉得还有什么办法可以知道那小丫头在想什么?”薛幻尘笑嘻嘻地问着刚刚被打的谭镜川。

  谭镜川躺在床上,双手枕在下面,一脸享受地说:“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人家一小女子能想什么,说不定是你想多了呢?”

  说到这,谭镜川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敏捷地起了身,试探着问道:“你知道外门弟子都在哪里吗?”

  薛幻尘转过头,疑惑地看了看谭镜川,回答道:“岩居川观啊。”

  谭镜川挑了挑眉,不怀好意地笑着,“那…你能带我去吗?”

  薛幻尘看着不怀好意的谭镜川,不屑地说道:“外门弟子很忙的,你去那干嘛?”

  谭镜川起身盯着薛幻尘,说道:“那像你这样的内门弟子怎么这么闲呢?”

  薛幻尘“切”了一声,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衣服,背对着谭镜川,骄傲地说道“不看看姐是什么级别的?他们还不会的课程,不会的法术,我都会了,自然清闲。”

  薛幻尘又转过头,不怀好意地对着谭镜川说道:“让姐读读你的心,看看你都在想什么?”

  说着,薛幻尘向谭镜川扑了过去,不偏不倚,正好把他压在床上。谭镜川紧紧闭着眼睛,用手使劲捂住。

  “变态啊!”谭镜川大声惊叫着。

  谁知这薛幻尘力气这么大,不费吹灰之力就扒开了谭镜川的手,看着他紧紧闭着的眼睛,薛幻尘无趣地叹了口气,把腿从他身上移开,从床上下去了。

  “我才不感兴趣呢,书还我,你自己玩吧。”

  谭镜川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摸索到床上的那本书,双手颤抖着把它递给了薛幻尘。

  谭镜川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没读到什么吧?”

  薛幻尘背对着谭镜川,无奈地说道:“放心吧,我就跟你开个玩笑,姐可不是那种人,你的隐私我可不敢兴趣。”

  话音刚落,薛幻尘就消失在了谭镜川的视线中,房间里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了,平静得如一潭死水,好像她从未来过一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