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初到凌域山一
风很甜2020-08-15 17:032,998

  于薛幻尘而言,此次下山收获并不大,除了误打误撞收来的谭镜川,便再无其他人。而自己的师姐——秦风澜却并未告诉自己任何消息,难道她并未寻到有仙缘之人?

  在凡间的自由散漫日子过得极快,快得仿佛仅仅是一瞬,上山的日子很快就到了。

  谭家这几日似乎不太平静。

  “少爷,你真的要去…”书童还没说完,就被谭镜川捂住了嘴巴。

  谭镜川压低了声音,生怕母亲经过将他的话听了去:“要是被母亲听到,我就彻底走不了了。”

  书童听话地低声说道:“你走了,我怎么跟夫人交代啊?”

  谭镜川愣了愣,瞧这眼前呆头呆脑的书童,他跟了自己十几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这么抛下他,着实说不过去了。

  谭镜川推开了趴在自己身上,生怕自己溜走的书童,掸了掸衣服,起身走到书桌旁,坐了下来,说:“老夫人如果问起来,就说是我的意思,你阻拦不了我。我走了之后,你把这封信交给她。”

  说话之余,谭镜川挥墨写了一封信,塞进了信封,不忘在信封上写下来“母亲亲启”四个大字。

  书童小心翼翼地接过信,低着头,怯怯地问道:“那…少爷什么时候走?”

  “今夜!”

  “这么早吗?”书童的声音一下低了下去,攥着书信,诺诺地站着。

  “书信放我房中,你明早拿去给老夫人。”

  “哦”书童依旧怯怯的。

  谭镜川看着书童那副像黄花大闺女那般娇滴滴的模样,不禁嫌弃地说道:“你都跟了我十几年了,怎么还这么唯唯诺诺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本少爷欺负你呢。”

  说罢,谭镜川托住书童的下巴,凑近,不怀好意地笑着,说道:“给本少爷笑一个。”

  书童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谭镜川嫌弃地“咦”了一声,收回了自己的手,开始收拾东西。

  也许是不经意间吧,谭镜川注意到躺在床上的白纱帷帽,想起那日见到的那位女子,她的笑容宛若朝阳般温馨。

  去了凌域山,就能见到她了吗?

  谭镜川,你在想什么,这是你去凌域山的目的吗?谭镜川不禁嘲笑自己竟这么肤浅。

  第二日清晨,东方的太阳光穿过淡薄的云层,照耀在枝叶繁茂的大树上,被树枝树叶层层过滤,在地上留下一个个斑驳的光晕。

  客栈的一间客房内,一个身白衣的女子呆呆地坐在桌边,右手托着脑袋,左手摆弄着茶杯。

  另一个白衣女子,坐在床上,收拾着东西。看到她发呆的模样,说道:“师妹,快收拾收拾,今天要回去了。”

  薛幻尘继续摆弄着,权当没听见师姐的话,“师姐,你说,他会不会来?”

  秦风澜停下了手头的活儿,走到薛幻尘身旁,坏笑着说道:“怎么?莫不是看上人家公子了?”

  薛幻尘抬头看着满脸好奇的秦风澜,撅了撅嘴,说道:“他若不来,师父问起来,我多不好交代。你们都收了新弟子,就我没有,岂不成了其他师兄弟的笑柄?”

  秦风澜会心一笑,弯下腰摸了摸师妹的头,继续回去收拾东西。

  “对了师姐,你那位仙缘之人,何时来寻你啊?”薛幻尘转过身望着秦风澜。

  秦风澜愣了一下,说道:“也许过几日吧。”

  “男的女的,什么来头啊。”薛幻尘的好奇心霎时如泉涌般一发不可收拾。

  “你见到本人不就知道了?”秦风澜神秘地说道。

  薛幻尘转过身,嘴撅得都快碰到鼻子了,后悔自己怎么这么快就把谭镜川的底细说了出来,怎么没给师姐留点神秘感呢?

  地点回到谭府,谭镜川早已出了门,书童依照少爷的嘱咐,进了他的房间,取出那封躺在书桌上、恭候多时的信,交到了老夫人手上。

  书童猫着腰,将信递了过去,低声说道:“夫人,今早我去少爷的房间未找到他,只发现了这封信。”

  老夫人接过信,书童猫着腰退到一旁,挺直了腰板,看着老夫人阅信,他大气都不敢出。

  老夫人接过信,不耐烦地打开信封,一脸的莫名其妙,心想着这小子又在搞些什么名堂。

  “母亲,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孩儿已经出发去了凌域山。很抱歉不能待在您的身边,尽作为一个儿子的孝道。一直以来,母亲都希望孩儿娶一位门当户对的姑娘,安然地过一生,但这不是孩儿想要的生活。凌域山对于孩儿而言,有着特别的意义,孩儿此去凌域山,不求长生不老,不求得道成仙,只为心中的执念,还望母亲理解。”

  老夫人阅完信,脸上浮现出些许失望与难过,她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似乎是要哭出来,但很快就被遮了下去。

  “罢了罢了,他想去就去吧,腿长在他身上,我也管不了,走了好啊,清静不少啊。”老太太说着,但从她的语气中,感受不到一丝丝的快乐。

  凌域山地势高峻,上山的道路隐秘在人烟稀少的幽僻森林中,凡人想从这上山,难如登天。

  谭镜川艰难地一步一步向上爬着,脸上的汗珠一个劲地往外冒,帷帽下,脸侧的头发已被汗水淋湿。

  别看他脸上镇定自若的,心中早已怨声载道,心想这上山之路怕不是凌域派的测试题吧,能从此路上山者,则可留,不能者,自行滚蛋?

  过了约莫一个半时辰,谭镜川终于踉踉跄跄地爬到了山顶。越往上路越来越好走,不仅坡缓了,居然还出现了石阶。石阶的尽头,是一道山门。四周云雾缭绕,如同茫茫的大海一般,遮挡住山峰,形成巨大的天幕。

  山门前,直直地站着一个守卫,他手中紧紧握着一根锋利长矛,仿佛只要出现入侵者,那长矛就会狠狠地刺向对方。

  谭镜川瞧那守卫一动不动的,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若不是他动了动,谭镜川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死了。

  那守卫警惕地看着谭镜川,眼神中尽透着冰凉:“你是何人?来此有何贵干?”

  谭镜川尴尬地笑了笑,摘下头上的帷帽,递给守卫,说道:“我是上山寻仙问道的,这是信物。”

  守卫接过帷帽,细细瞧了瞧,似乎是在确认这是不是凌域山之物。

  “是哪位弟子与你的约定?”守卫冷冷地问道,把帷帽还给了谭镜川。

  谭镜川接过帷帽,说:“是薛幻尘姑娘,不知阁下能否带我去寻她?”

  守卫伸出手掌,对着石门略施法术,在白色光芒照耀下,石门缓缓打开,映入眼帘的竟是银光闪闪的光晕,跟石门一般大,发着耀眼的光芒,看不清对面是什么样子。

  谭镜川愣在远地,望着守卫,无法置信地问道:“就这…真的…要进去?”

  守卫没有多言,利落地推了谭镜川一把,他就这么毫无防备地被推进了一个未知的空间。

  谭镜川狠狠地扑到了地上,疼痛使他的表情霎时狰狞了起来。

  “喂,推之前好歹告诉我一声啊!疼死了!”谭镜川缓缓地叉着腰扶着身旁的凳子站了起来,忍不住朝身后大声嚷嚷。

  身后的大光晕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面墙壁,上面挂着一幅山水画。

  谭镜川走到墙边,轻轻扣了扣墙壁,实心的,坚不可穿,掀起那幅画,后面的墙壁也完好无缺。再检查一遍周围摆放的物件,没有任何机关。

  这就奇怪了,自己是怎么进来的?

  “这里是凌域山啊,都是仙人,用点法术把我弄进来,应该也不是难事。”谭镜川恍然大悟地自言自语道。

  这房间里的装饰很简单,坐北朝南,西侧是南北朝向的木床,南侧还有一个简单的梳妆台,房间正中是四凳的小圆桌,铺有紫色绣花桌布,东侧靠墙就是各种物件外加一套小小的书桌椅,还显得有些书香氛围。这显然是个姑娘的房间。

  谭镜川想着自己在这多留,若被他人看了去,恐怕会被当成淫贼捉住,于是赶紧推门准备出去。

  刚推开门,一个脑袋正对着自己,她撅着嘴盯着自己,吓得谭镜川后退了好几步,又退回了屋内,没站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门敞开了,一位姑娘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微微歪着头看着狼狈的谭镜川,问道:“你在本姑娘房里干什么?”

  谭镜川认出眼前的姑娘就是薛幻尘,不紧不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背后的灰尘,把他上山之后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

  薛幻尘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微笑着说道:“哦,原来如此,你手中信物的主人是我,山门自然把你送到我这了。”

  谭镜川把帷帽还给了薛幻尘,问道:“那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薛幻尘接过帷帽,挂在床边的衣架上,拍了拍谭镜川的肩膀,说道:“带你去住处,等新来的弟子们都到了,再去正殿集合,听掌门和长老的指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