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蜂奴 小豆包
怜才公子2020-11-09 10:162,307

  窗纱微动,从窗外“嗖”地窜进一个毛团,金棕色的毛团。毛团围着月光飞了一圈,落在月光伸出的右手上。

  站在月光手心里的,是一只长着长喙的蜂鸟。蜂鸟的身体呈流线型,因为飞行时翅膀煽动速度很快,羽翼裹住身体,乍一看像一只移动的毛球。

  月光认得这只蜂鸟,它是丹樨的蜂鸟,月光叫它豆包。

  “豆包,你怎么来了?”

  蜂鸟抖了抖羽毛,似乎被“豆包”的名字寒到,啾啾地叫了两声,歪着小脑袋,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黎嬷嬷。

  “貔虎?你说你叫貔虎?不好不好,听着像在叫屁股!再说,你一只小鸟儿,叫啥猛兽的名字,还是豆包好听。嘿嘿!”

  “啾!”豆包不满地鸣了一声,小爪子一蹬,身体一窜老高,双翅煽动,在空中悬停一息,收拢翅膀,“嗖”地俯冲下来,像支箭一样,直奔黎嬷嬷的尸身。

  此时,黎嬷嬷肿胀的嘴唇微张,齿间的缝隙探出一对触角,轻轻晃动,势欲爬出。豆包“啾”地一声,落在黎嬷嬷鼻子上,探出一只爪子,扒开黎嬷嬷的嘴唇,长喙一啄,拽出一只虫子来。接着,豆包甩动长喙,一仰头,把蛊虫吞进肚子里了。

  似乎意犹未尽,吞了雌蛊的豆包转了转脑袋,看到掉落在地上的玉碗,又兴奋地飞过去,站在碗沿上,从长喙里伸出粉色的舌头,像吸蜜一样,把玉碗里的雄蛊碎尸舔了个干净。

  豆包的动作又快又狠,月光连雌蛊长啥样都没看见,就被吞吃了。这不,小东西得意地飞回月光手里,用喙轻啄月光的指尖,求表扬。

  “呃,豆包啊!”月光对蜂鸟眨眨眼睛,“你好厉害!“

  豆包得意地歪歪脑袋。

  ”不过,玉碗里的蛊虫尸体,是用我的心头血养的呀!”

  “啾?”

  “不明白?豆包啊,你想想,你吃了那条蛊虫碎尸,那碎尸里有我的心头血。”

  “啾?”

  “还不明白?豆包啊,你喝了我的心头血啊~~~”

  “啾!啾!啾!”

  “哦,你是无意的?”月光斜着眼睛望着豆包,一脸无奈,“我也没有故意啊,你吃饭速度太快,还没等我开口提醒,你就吃完啦!”

  “啾!啾!啾!”豆包在月光手里,连连跺着爪子,看着月光的笑脸炸开了一身的毛,感觉更像一只豆包了。

  月光看着跳脚的豆包,一脸坏笑。豆包哀鸣了一声,“嗖”地一声穿过窗纱飞出去了。

  月光手里一空,笑意仍留在嘴角,“呵!去找丹樨?找丹樨也没用啊。傻鸟!你喝了我的心头血,就是一辈子是我的鸟儿啦。”

  飞在晨曦里的豆包身体一沉,随即“嗖”地一声,不见了踪影。

   

  皇后携太子白曦走进寝宫,看见丹樨斜靠在榻上,指尖顶着一只旋转的玉碗,黎嬷嬷脸朝下趴在榻前的地面上,一动不动。

  白曦上前,一把夺过玉碗瞄了一眼,见玉碗里什么也没有,便满意地吁了口气。随即抛了玉碗,抓过月光的左手,掰开手指,查看了左手的中指,见中指上有个血点,于是更加放心,回头朝皇后微微颔首。

  月光捡起玉碗,“皇后娘娘,这个玉碗好,送给月光行吗?”

  “这玉碗是黎嬷嬷的。”皇后神色一变,“黎嬷嬷怎么了?”

  白曦踢了踢黎嬷嬷的尸身,“死了!”

  “死了?”皇后转眼看向月光。

  月光一脸淡定,“黎嬷嬷拿着我的手捣鼓了一会儿,忽然,就捧着心,倒在地上,抽了半天,不动了。”

  “应该是遭母蛊反噬,啃心而亡。”白曦煞有架势地说,目光一转看向月光,“那雄蛊有没有种到你身上?”

  “我不知道啊!”月光一脸无辜。

  “那你有没有看到,有蛊虫从黎嬷嬷身上爬出来?”白曦接着问。

  “我不知道啊!”月光还是一脸无辜。

  “你怎么都不知道!”白曦气急败坏地指着月光,“那你知道什么?”

  “难道凭月光说雄蛊已经上身,太子就相信了吗,难道凭月光说黎嬷嬷和雌蛊同归于尽了,太子就相信了吗?”月光瞥了一眼白曦,“太子那么想知道,不如自己去验看黎嬷嬷的尸体,看看有没有蛊虫。太子那么不放心,不如找太医来诊脉,看看月光的女子脉象是不是因为雄蛊上身,变成了男子脉象?”

  “啊呀!”月光啪地扔掉手里的玉碗,指着太子脚下,“太子!您脚下有个黑红黑红的虫子。”

  “啊!”白曦一蹦三丈高,跳着脚往门口逃去,皇后也惊得连连后退。

  “杨素!杨素!”白曦高声喊着。

  紧闭的宫门“啪”地被推开,杨素持剑窜了进来,挡在太子和皇后身前,“太子有何吩咐?”

  “斩了,斩了地上的虫子,杀了黎嬷嬷,不,把她拖出去,快!快!”

  杨素沉着脸,看了看黎嬷嬷的尸体,又瞥了一下淡定自若的月光,“太子放心,蛊虫的宿主死了,蛊虫也活不了多久。如果屋子里没有母蛊的尸身,就应该死在黎嬷嬷身体里了。”

  白曦定了定神,“那把尸体拖出去烧了,再宣太医,就说,就说孤不舒服。”

  “是!”杨素上前,把黎嬷嬷的尸身往肩上一扛,推开靠榻前的窗户,抬脚掠了出去。

  月光心理暗暗赞叹,好帅啊!

  “你流口水了!”白曦嫌弃地说,一边脱下明黄色的外衫,向月光走过去。

  月光双臂收拢抱在胸前,“你要干什么?”

  “切!你还指望孤非礼你吗?”白曦气得鼻子都歪了,“快穿上孤的外衣,孤让舅舅去宣太医了,应该片刻就到。”

  “哦,那太医来了,太子要躲到哪里?”月光接过外衣,歪着头问?

  “孤~~~”白曦的目光在皇后的寝殿里转了一圈,犹犹豫豫地停在床榻上。貌似只有高大的红木床榻下,可以藏人。

  “太子这是要钻床底啊?躲猫猫么好玩儿!”

  “你!”太子眉毛一立,又要发怒。

  “曦儿。”皇后攥住白曦的手,“跟本宫来。”

  说着,皇后牵着白曦的手,走到床榻边。

  月光正在狐疑,难道皇后要亲手把儿子塞到床底下去?只见皇后伸手拉了一下悬在床框边的凤头帐钩,“啪!”靠墙的雕花床围应声而落,墙上露出一个大洞,目测能够容下两三个成人,里面堆放着一些包裹和上锁的木箱。

  月光转眼看着皇后,露出了解的表情,皇后脸上一红,指着墙洞对白曦说,“委屈曦儿了,一会儿可以在墙洞里待一会儿。”

   

  “启禀娘娘,太医到!”门口传来宫女的通报声。

  白曦一咬牙,爬上床榻钻进墙洞里躺下,皇后再次拉下凤头帐钩,床围缓缓升起。

  “小心蛊虫!”月光对着白曦无声地说了一句,看着白曦的脸“唰”地惨白着,被关到了床围后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曦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曦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